【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1/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十四)

作者: 黄亮

 
 
二十六
 
    关于轮子得单独扯扯,哥们对他们是真没好感,小时候上早自习看广场上老头老太比划就腻歪,感觉像跳大神,可不如耍太极的好看。
    后来被整反倒同情过一阵子,主要还是被央视累月反复的那几个镜头给恶心着了,心想他们要真跟你们说的那么万恶,全国警察媒体齐上阵,不至于就找着这么点罪证吧?
    因为同情加好奇加意外——2001年那会在城郊住,某天早起出门,一脚踏上本《转法轮》,还认真读了几天,读完才彻底鄙视上,什么什么,都是些什么,怎么会有人信这种荒唐无聊的东东?
    再后来翻墙看轮子网站的内容,歧视到无以复加,搞什么搞,完全是拿着共产党那一套在反共产党嘛。
    本来以为就我们河北老家偶尔会有轮子的活动迹象,结果在东北乡村一溜达一打听,几乎每家每户一本《九评共产党》,有的还搭磁带和光盘,路边电线杆和墙上,法轮大法好抗议共党迫害的口号标语也随处可见,惊着了,一路边走边问边痛心疾首,这么庞大的资源,如果用来宣传民主自由的基本理念,哪怕仅仅印一些网上的文章和段子,那效果该有多好?
    据说轮子在海外一年能有几个亿美钞的赞助,那么多钱,就用来干这个?糟践啊!
    这方面老黄跟我有分歧,他倒也不觉着轮子有多好,只是认为算不上糟,起码跟共匪比起,远远算不上。我听完炸了毛:大爷您这也忒没下限了,您用那么个玩意儿垫底,这世上还需要贬义词吗?
    老黄跟我解释:你看,人是需要点精神生活的,当初共党画大饼,把人折腾够了又扭头搞瘸腿改革一门心思奔钱走,理想破灭共产主义没人信了,正经宗教又必须受党领导,耍的跟他们家支部一样假大空,你让老百姓,尤其是那些奔不上钱的——种地要交税,打工是暂住,下岗没活路,送妻做三陪的穷百姓怎么过?
    我惊叹:您这顺口溜挺上口的嘿,您打哪听的还是自己顺口编的?
    老黄愤怒:字字血泪,你关心上不上口?你那人文关怀是只在网上飘的?
    我尴尬:毕竟还是受党教育长大,半路才出家的哈,我改,我努力改。
    老黄叹口气继续:人物质上被党剥削,精神上又被糊弄——连忽悠都越来越漫不经心,这种再不找点支柱随时崩溃的状况下,蹦出个法轮功来安慰安慰他们,不算是坏事,病急乱投医懂吧?前途无望的晚期病人医生都怎么给药?麻醉剂安慰剂嘛。
    我还是不解:那外边的有钱人也病急?几个亿就给他们拿来继续麻醉?
    老黄也不解:这我就不清楚了,我这岁数翻墙也不大灵活,去年翻一次中了一主机的毒,好嘛折腾俩月才弄好,后来再没敢出去过。
    我一拉老黄枯手觉着特别亲切:原来您也是电脑盲啊哈哈。
    老黄似乎从不愿给任何人进一步亲近自己的机会,习惯性斜视,找话呛:我这岁数!你啥岁数?
    我丧气,一甩膀子含恨上路。
 
二十七
 
    走到哪个镇上的时候,碰上赶集,一条街的假冒伪劣小杂货,起码在我这个自以为有钱的土鳖二代眼里。
    老黄显然相反,一个摊一个摊慢慢过,看着物不美但价确实廉的还原地踏步,过到一个地沟油兑柴火熏出来的煎包子那,滔滔不绝吞口水,我说滔滔不是乱夸张,能将口水吞出长江大河动静的,这辈子只见过老黄一人。头回听我都没敢信自己耳朵,捏他手,翻他口袋,掀他胳肢窝确定没藏水瓶子,这才吃的惊。
    鄙视啊,道不尽的鄙视。那名言怎么说来着,你就算是个草绳,绑在大闸蟹上那也得卖螃蟹价。老家伙跟我混这久,咋一点档次上不来呢?
    再往前走,看到一勉强还能算白布的广告帘儿,上写止咳平喘,活血化瘀,强胃健脾,巴拉巴拉等全套江湖骗子用语,下面摊儿上卖的是不知哪个山头刨来的野草。
    我一看就乐了,一指卖草那村姑,再一指广告:费这些劲干嘛,直接四个字儿——包治百病,齐了。
    村姑看着我腼腆笑,老黄搁旁边吞完口水撑着了:年轻人说话不要那么阴损,中华医药,博大精深,你怎知这草吃完不灵呢?
    我还没跳,村姑在边儿弱弱的回:这不叫草,叫神仙根。
    我捧腹爆笑,老黄梗脖儿找补:名字只是个代号,不重要,吃了管用就好嘛。
    我啧啧:您一个张口科学闭口理性的居然吃草药?不会还信中医吧?
    老黄庄严:要没中医和草药罩着,老子这把老骨头早烂草里了,啥叫理性?啥叫科学?三千多年无数人实践出的成果,这就叫!
    我恍惚:您不能是真不知道啥叫科学吧?
    老黄不屑,下巴翘到鼻梁上:我还不知道这个,科学就是……吗的岁数大了记性就是差,话到嘴边说不出来,啊呀。
    跟老无赖没法计较,不然正经的楼全能被他歪到姥姥家去,所以只能不断提醒自己言归正传:清晰明了,可以证伪的才能叫科学,这个您不否认吧。
    老黄边恍然边不好意思恍然:恩,没有错。
    咱不计较,继续正传:现代科学拿着显微镜都找不到经络和穴位这您也知道吧,药房里卖的所有中药盒上全写着副作用不明您也清楚吧,这叫清晰明了?您上网看帖子,中医药出那些事儿,大规模肝损伤啥的不少吧,出了事想问责,人一开口祖传秘方成分不公布,这叫能证伪?
    老黄不以为然:科学也不意味着一切正确嘛。
    我点头:当然,但科学意味着错了可以发现,可以改正,中医药为啥犯啥错都能躲中华瑰宝这幌子里安然无恙?不是科学就是玄学,啥叫玄学?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信则有,不信则无。心诚则灵,不灵就是心不诚,上了当都不知道该打的门在哪。这种情况下,必然会招来各路神棍骗子傍着发财,就算里边还有点好东东,也早晚糟蹋干净。为啥不用现代科学的方式把这些都检验一遍呢?二十一世纪了,还这么糊涂着糊弄人,这哪是卖药,这不就是吆喝“傻逼,来食”吗?
    老黄犹疑:你这意思,骗子们打着爱国旗号圈钱,硬是不让中医药科学起来?
    我欣慰:要不呢?您听人老罗语录,中药本身就是人造出来的伪概念,正确的说法是古代草药和现代医药,差别只在有没有经过现代科学方式的检验。有,就能证伪,碰上骗子也容易戳穿。没有,就无法证伪,只要当场不死,几十年后铅汞中毒骗子早没了,或者把老药装新瓶里接着卖,您有脾气?拿着草药叫中药,相当于拿着裹脚布当芭蕾鞋,拿着民族国家当幌子诈骗,您没看现在什么蒙药,藏药,苗药全出来了,他奶奶的连锁分号嘛。
    老黄犹疑:存在的难道不是合理的?
    我吐血:您这意思,专制制造愚民,造多了之后就可以说愚蠢是合理的?
    老黄加倍犹疑:你这意思,老夫吃了几十年中药是当了几十年蠢货?
    我斩钉:恩!
    老黄大怒,烟屁股差点抽肺里:老子小时候除了中药没见过别的,不吃让我去死啊?老子跑一趟医院三五百,抓一把草药才三五块,结果一样都没死,我凭啥当冤大头?
    我截铁:草药当然是有用的,关键是副作用,几十年后的副作用。
    老黄冷笑:就现在这空气土壤水,你跟我说几十年后中药的副作用?老子得浑身癌都轮不到中药的副来起作用。
    我无奈:您这是比烂逻辑不讲理啊,因为有更坏的,所以自己这点坏就完全无所谓,因为之前无奈,如今就有理。时代在进步,人也该进步。您以前还唱红太阳暖洋洋呢,后来打开国门发现上了当,不也改拿太阳当蛋扯了吗?
    老黄耍赖:那你说,不让我吃中药吃啥?西药买不起,医保我没有。它就算都是骗都是假,总还有个安慰效应吧,我看网上说百分之七十的病可以自愈,老子花点钱买个安慰,让自己有信心好起来好更快,咋?碍着你了?
    我跪了:您吃您吃,您现在就抓起这包治百病来随便吃,我不吭声儿总行了吧。
    乐滋滋看戏的村姑一听居然有生意,赶忙堆笑:大爷来几斤啊,这药老好使了,我妈月经不调就是喝它好的。
    我拼命忍笑,老黄翻脸无情:知道啥叫安慰吗?你相信它是真的吃下去才叫安慰,你这都假成这样了还怎么吃?还能安慰个屁!说完甩手大步朝前走,留下村姑像条被栓好的犬一样原地起跳破口叫嚣:你这老头咋还骂人呢,你有能耐别跑啊,你看我不弄死你……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591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