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2/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十五)

作者: 黄亮

 

二十八
 
    从前有个村,村里有个庙,庙里没有老和尚,也没有神仙皇帝。
    咳咳,秃噜嘴了,其实是没有神仙,有皇帝。据庙前碑文上的字,满清哪个开朝先锋,是野猪皮还是皇太极还是多尔衮来着忘了,是在这一边打过老虎还是临幸过村姑来着也忘了,反正就那么点破事,要是那爷几个后来没当皇帝,顶天村志土匪传里记一笔,因为当了,于是便有了这庙。
    一个贫困破落萧条,房屋院墙一片土黄暗灰没任何生气点缀的村子,搭上村边算得上金碧辉煌的皇帝庙,一点美学上的价值没有,但哲学上的意味却很浓,感觉这庙这村,跟鸡生蛋蛋生鸡一样互为因果生生不息。
    不知道是不是让满屏格格阿玛恶心着了,中国的历朝历代,哥们最烦满清。没上网之前就烦,尤其那个挂猪尾巴的阴阳脑袋,太丑了,丑到姥姥家。
    后来上网看人评论说闭关锁国文字狱祸国殃民贻害无穷,总觉着没说到点儿上。专制皇帝,抢了地盘把羊圈好不许乱说乱跑,那是人本职工作,你拿现代标准去指望他们?笑话。
    可丑不一样,按理甭管啥牲口膘肥体壮乖乖听话就完了,没见过非往恶心折腾的,谁家养羊养狗也不能剃半边毛儿啊。剃完还出门满大街溜达吹天朝上邦文明古国,谁碰着这种现眼邻居谁不惊诧?
    一想起我是这帮倒霉祖宗后代我就膈应,膈应的时候再一听那首臭不要脸的“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气死,他娘的那老妖要真再活五百年,你到现在还甩大辫子呢,你干?
    我觉着坏了蠢了知道错了都还算好改,丑不行,丑成习惯就是能瞅着粪坑壮怀激烈唱大风,不服不行。
    像那会已经开始流行的广场舞,集体操。让我看闹和扰民都是小问题,丑才是大毛病。而且人凑那种堆儿里,为了和群体一致,得着某种融入和满足感,竟愿意把自己那灵性自愿埋没掉,这才是最要命的。
    还有路边修剪成一溜秃的绿化带,典型的集体主义审美观,整洁干净但是冰冷无趣。哥们后来在凯迪当小编,办公的院里,有颗凤凰树,每年花开赶上风雨,满地落红点缀在绿叶青砖间,树上树下相互映着,美到半醉。但是只要雨一停,就有人吆喝着大家来扫除。那滋味,牛嚼牡丹暴殄天物,一个打着油纸伞雨中漫步的丁香少女,被泔水泼了个透心凉般的腻歪。
    最恶心还是每天晚上联播里那一张张呆板僵硬的脸,咋想的?二十一世纪了哎,即使是为了彰显权威,那种千年古尸的表情还能唬着谁?天天当着亿万观众面儿练诈尸,还不如弄个阴阳脑袋扎个猪尾巴鞭儿玩头发甩甩呢。
  
    我边在脑子胡思乱想这些,边跟老黄在供着皇帝的和尚庙前比赛咂么嘴,正啧得来劲,那边高速冲来一半旧大奔,到庙门口急刹甩尾赠俺俩满面风尘,跟着下来一家子特别有特色的鸡尾酒财主——金光灿烂的土豪兑土鳖,我和老黄怒发冲尘,我捋袖子他清嗓子刚要玩文武双全,一浑身貂儿的大胖娘们小步快跑进庙就嗑地上了,咚咚几个震天响过后,回头一脑门性高潮时的幸福和满足和黄土,招呼老公孩子:快来啊,皇帝!快来拜拜皇帝!
    老黄那儿啥表情没精神注意,我被铺天盖地的悲凉给淹了,这情这景加上还在风中飘扬的灰尘,窒息般难受,快步走到前边树旁深呼吸了几口才缓过劲儿来。
    老黄慢慢挪过来拍我脊梁安慰:知足吧,进步了,想拜谁都能拜了,以前就能磕一个皇帝,就能喊一个万岁,那才叫一沟绝望的死水呢。
    极端偏执教育下长大的年轻人,情绪思维容易在两极间震荡,我那会是真灰心,拿着文艺腔问老黄:这样的民众,希望在哪里?
    老黄忍着笑回:任何社会都是少数明白人,被无数笨蛋扯着后腿奋力前行的。不要急,你这儿的一生一世,搁历史上也只是一瞬间,慢慢来。
    我更悲凉:历史的一瞬可以淹没无数人的一生,对于个体来讲,进步的意义在哪?奋斗的价值在哪?
    老黄愣神:前段时间你说人生是游戏我丧气那会你咋安慰我来着小子?回忆回忆,再想想《飞越疯人院》里那句话:去他妈的,我总算试过了,起码我试过了。
    我没言语,一路萎靡着到晚上垫了半锅炖菜和烈酒才缓过劲来,紧跟着上了头过了劲开始豪情万丈战天斗地,被老黄边吃着我菜边鄙视,边喝着我酒边数落,边抽着我烟边寒碜,我居然还挺得劲。
    心理学上说人对什么付出的越多越待见,我这是把老不羞当孩子养,结果惯成不孝子了?我有时候还真恍惚。
 
二十九
 
    有天中午在一全镇最闪亮的叫花子店里吃饭,要了五笼包子三碗粥,必须澄清的是,我只吃一笼包子喝一碗粥。
    热气腾腾刚端上,熄了烟头正准备开塞,旁边一人剩半碗炒饭起身走了,另一人忽地走来坐下就吃。也五十多岁,但不是老黄那种惫懒滑腻,搁哪条缝儿里都能随意打滚还带捞便宜的德行。
    干硬瘦,头发花白,腰杆笔直,蓝布衫很旧,但不破也不脏。一定是饿狠了窘迫狠了才这样的吧,我那会还是个赏乞丐五毛钱都能感动自己的二逼青年,楞了下,然后把自己那笼还全乎的包子也推到他手边,看着他,眼神温暖悲悯像画儿里的菩萨。他没看我,把刚吃几口的炒饭丢开,起身走了。
    我痴呆,扭头愣愣看老黄:啥情况?这老头咋不依好呢?
    老黄拈包微笑,口吐哲言:知道什么是慈悲吗?不要施舍不要回报更不要用伤害别人尊严的方式去帮助,你瞧你刚才那鬼样子,跟个下乡扶贫的村干部似的,谁能受了?
    我羞愤:批评人也得注意措辞啊,都村干部了还怎么下乡?村干部到乡里那是上贡。
    老黄塞了满嘴包子,嘟嘟囔囔油星四溅:领会精神!
    我不耻下问:啥叫不能伤害尊严?合着我帮他还得敬着他哄着他?我累不累贱不贱啊?
    老黄又塞了一嘴继续嘟囔:我给你讲个我小时候的事儿吧,大概二三年级的时候,我是个惯于也善于服从权威的小狗腿儿。
    我插嘴切他,老黄瞪眼,攒了半月的眼屎差点发射到我脸上,我惊悚闭嘴,老黄继续:有个女同学,名字忘了,长相也模糊了,就记得扎个马尾辫儿,头发有点黄,爱叉着腰笑着说话,准确的说,爱叉着腰,爱笑,爱说话。特别爱,上课说话被老师罚站,在讲台上面对同学站着,其它倒霉孩子这种时候都会尴尬,垂头丧气。她不,她看我们,她叉腰,她笑,得了冠军站领奖台上那种感染力十足的笑。所以,每次她被罚站的时候,是同学们都开心的时候。
    我实在绷不住,又插:老黄你平常说话都一股窝棚味儿,咋讲起故事来满满的读者知音感呢?刚那包子醋蘸多了?
    老黄大怒,眼瞅要掀包子,我只好低头认罪:我错了,我错了,再不敢打岔了,大爷您继续哈。
    老黄一手包子一手醋碟,架着膀子跟个手持剑盾,随时冲锋的勇士似的:这种情况,代表威权的老师当然不能忍,有一天有一个突然失去控制,对着她破口大骂,好像有贱,有不要脸,有没有小婊子不确定,就记得满满的恶毒,小孩子都能感到的恶和毒。
    我特别想开口又不敢,忍得眼睫毛都哆嗦了,老黄破天荒发了善心:说
    我先拿眼神谢主隆恩,然后吐苦水:这罪我小时候也遭过,先是罚,再是骂,女孩儿算好的了,我还经常挨打呢,我妈那会送我上学,跟老师打招呼都是孩子不听话随便打,千万别客气。恶劣在哪吧,骂完打完周围同学还附和着老师哄堂笑,哥们现在为啥臭不要脸混不吝,全是打残酷童年那折磨出来的。
    老黄边塞边感慨:后来别的孩子挨骂挨打,你是不是也跟着起哄笑话?
    我扭捏:恩。
    老黄边塞无限感慨:都一样,我们那会也是,老师骂她,我们笑,我那会还是个三好学生,个儿高也坐前排,能清楚看到她脸上那表情,像朵被扔进火盆里的花儿,迅速枯萎干裂灰飞,眼里有了泪,头也低了下来,跟每个熊孩子被罚站时的姿势一模一样了。
    我还是没忍住:这是您亲身经历还是读者里看来的啊?
    老黄边塞边不理我:打那天以后,我再没见过她。
    我拍大腿:靠,果然是读者!
    老黄还是连塞带不理,满嘴流油总结中心思想:有些东西应该是天生的,比如希望别人尊重自己,有些东西大概需要后天教导,比如学会如何尊重别人。还有些东西,必须天赋异禀机缘巧合才能侥幸拥有,比如在特别操蛋的,相互吐口水的环境里长大,仍能坚持自己对自己的尊重——尊严。
    我惊讶:大爷!您今儿是咋了?
    大爷坚持边塞不理:岁数大了喜欢回忆青春,这辈子我觉着好,应该坚持做的事儿,大多没做到守不住。但别人倘若能做到,哪怕只是偶尔一点,我都会特别尊敬。我琢磨吧,尊严没了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由此自轻自贱自甘堕落,成了心理阴暗的小人。自己丑,就盼着别人出门全淋硫酸雨,自己陋,就盼着天下大乱再均贫富,自己吃不到,那葡萄就是酸的,谁吃谁傻叉。
    我惶恐:大爷!您这都扯到哪儿去了啊。
    大爷幽幽长叹:据说笼子里螃蟹多了是不用盖盖儿的,它们彼此会拖着后腿儿,导致谁也爬不出去。咱们好歹是万物之灵,总得比螃蟹聪明那么一丁点儿吧。
    老黄叹完,忧伤望我,那眼神实在让我不得不觉着刚才这堆话是高深莫测的至理名言,于是拿起筷子准备吃着包子好好消化,低头一看,五笼全空了,这才醒悟,哪里来的长叹,分明是撑着了打的饱嗝儿!哪里来的忧伤,不过是吃顶了涨的难受!什么尊严慈悲,全他娘几笼包子的借口!靠啊!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645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