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4/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十七)

作者: 黄亮

 
三十二
 
 
    看着青山绿水老无赖日复一日,偶尔起腻难免,再加上年轻时的矫情劲,有天沿江走着走着无了话,似乎能扯的蛋全扯完,突来一股绝望的疲惫,感觉一脚迈出下面不再是生机勃勃的山花野草,是无味干瘪的垃圾塑料。
    脑子一恍惚,脚下没了劲,一屁股坐土里望着滔滔江水沉默不语,未来和过去一片混沌,正走倒走向前向后同样无趣无聊,想起那句“前面有千古远,后头有万年多,量半炊时成得什么”,特别想就此打道回府此生闭眼蹉跎。
    正准备心一横放出话去,被老黄看出大事不好,钱包要倒,迷魂大法随即使将出来:会游泳不?
    我一愣:会吧。
    老黄追问:吧的具体含义是?
    我腼腆:白天,天晴,无风,无雨,无雷电,无异兽,我跳这江里应该不会死。
    老黄继续:不赖,比我强。要是哪天老夫走着走着脚一滑下去了,你能救我不?
    我按捺不住的欣喜:哈哈。
    老黄斜我:咋,还想拿块石头谁救我砸谁啊?
    我澄清:那不会,能拉一把还是要拉一把,好歹是条性命。
    老黄没理我这调侃,直接升华:你有清晰的道德观念或者说道德底线吗?
    我惶恐:什么意思?
    老黄解释:就是关于道德,你有过长期的认真的思考,并得出一个标准,从此愿意尽力去遵从,即使没人管着看着吗?
    我迷糊:什么是道德来着?
    老黄解谜:这么问你吧,江里掉进去个人,你认为该不该救。
    我严肃:该!
    老黄再问:浪太大,你去救多半只会把自己搭进去呢?
    我猥琐:那就在岸边帮着喊喊救命好了。
    老黄逼迫:没别人,就你,不救的话那人一定死。
    我沸腾:那就救。
    老黄手术刀一般锋利:再认真想想,确定不是五分钟热血?事到临头真能跳下去?
    我现形:还真不敢说一定。
    老黄继续解剖:该救,没救,人死了,你会不会难受?会不会长年一想起就难受,就鄙视自己?
    我委屈:不至于吧,毕竟我游的也不好,下去多半也是死。
    老黄刀锋一转:好,换个例子,手里拿刀的坏蛋绑了人要杀呢?
    我纠结:空手入白刃咱也没练过啊。
    老黄再转:绑的要是个姑娘呢?婴儿呢?
    我燃烧:吗的跟丫拼了。
    老黄继续深入:要是你父母,你老婆,你孩子呢?
    我怒火冲天:断我四肢,用牙咬我也能把狗日的生吞进肚里。
    老黄深邃:要是你没有做到呢?
    我愤怒:这都做不到,哥们还是个人吗?
    老黄忧伤:换个不太扎眼的方式,再帮你找好借口,战争,灾荒,运动,共产主义,等等等等。我这一生所见,没有做到甚至为了自己主动把家人卖出去不知有多少,你确定你真可以?
    我想了想那些伤痕文学文革史,越想越觉着自己真有可能不是个人,卑微了,偶像剧台词都崩了出来:你到底想怎样啊?
    老黄黯然:我也做不到,不知道多少次,不好意思数,也不敢回想,粉身碎骨的疼,觉着连个牲畜都不如的东西至今还在这世上赖活着,太荒唐。
    我看他说着说着要抹眼泪赶忙安慰:我看网上说,能在您那种环境中过来还保持着内心耻感是不易的,总比许多人为了逃避责任逃避疼,把坏当好臭当香惨烈折腾当青春无悔要强多了。人吧,天使魔鬼综合体,谁都无法做到彻底的好,关键是往好那不懈努力,还是破罐破摔一滩烂泥。
    老黄眼泪还是涌了下来:太疼了,做梦都能疼醒,有时候真想给自己随便捡个借口,心安理得活下去啊。
    我一看把人劝哭了慌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但只能继续安慰:可别,各路流氓都能给自己找一脑门子借口理直气壮当王八,咱学谁别学他们呀。别让自己太难受,想想那些大环境之类的客观理由,但也别把理由当万能借口。咱这堆人将来是救赎还是搁泥坑里滚到死,我琢磨就在人心里这点知道错了又无能为力但就是不肯放下的难受劲儿了。
    老黄欣慰:年级轻轻就有这觉悟,老夫这辈子是真白活了。
    我饮水思源:薪火相传吧,要没您这样的纸上网上诲人不倦,我也还是个拐,天天被转着圈卖完说谢谢呢。
    老黄终极欣慰:不一样不一样,同样的书报网络,多少年轻人读了看了当了屁,像你这样的确实极少,你小子确实有前途。
    我终极客气:像您这样饱读诗书,又不拿着端着还能跟后辈打成一片的也极少啊,您才是确实值得尊敬仰慕的。
    相互吹捧这勾当吧,一玩上是真他娘上瘾,我这儿正急速想词准备将马屁进行到底呢,得亏老黄生硬着及时挽救:所以道德这东西吧,你得认真想明白,什么是好,什么应该,做好事是为了好的回报,还是为了内心安宁,还是像康德那样的,只要认为对就必须做,即使不高兴不舒服没好报。
    我从云里雾里被突然打落,落差有点大,头有点蒙,只能先敷衍着:哦,哦。
    老黄继续:弄好了标准底线,该做的没做到,或者做不到,是难受忏悔还是退缩放弃也得弄明白。咱们这儿很多人的道德观有问题,不像道德像交易,好人必须有好报,不然连人都不做。做好事稍有闪失就一退到底做烂人,看着别人努力还嘲讽:迟早吃亏,到时候你就知道老子烂是天经地义深谋远虑的。无论如何咱可不能学他们。
    我猛点头:恩,恩,那不能。
    老黄一看后生可教,将迷魂大法的最后一步老鸡汤使将出来:最关键,认为应该去做的事情,再苦再累也要咬牙坚持到最后。好比眼前这条路,既然选择了走,彷徨疲惫难免,但回头就是毕生的遗憾,走下去,即使尽头没有彩虹,也是对自我意志的磨炼。
    我抖擞了,平地拔葱接健步如飞,从白走到黑,就是不觉累,当晚非要在山沟玩月亮走我也走,被端起鸡汤泼自己一身的老黄哭着拦下。又过了一个多月再一次感到累和无聊时才反过劲来,哥们这不还是被人卖了说谢谢的拐吗?
 
三十三
 
 
    有天在山沟里晃荡到月明星稀才找到能食宿的地儿,被老黄信口逮着理由要吃大餐补元气,我忍着怨气捻腰包发现钱不够,于是出门找了个柜员机,回来瞅着一手烟一手酒直接下嘴拱盘子的天蓬老元帅无限忧伤。
    老黄秀完人类下限续上得胜烟,拿出国宴招呼外国总统那架势,指着一桌只剩油汤的空盘子让我舔,我也懒得搭理,当头一盆雪水给他浇了上去:莫钱了。
    老黄大惊,继而大怒:什么?这就没钱了?不是说好养人家一辈子的吗!
    恩,上面这句是编的,他当时那表情实在是跟这句太搭,而跟他脱口的这句太不搭:随富随贫且欢喜,不开口笑是痴人。
    我心里那个腻歪啊,就跟瞅着人边撸管边背党章似的。要了碗鸡蛋面埋头猛吃,没搭理他。老黄一看风头不对,收了恶心严肃起来:还剩多少?
    我腻歪劲没过,直接开呛:凭啥告诉你。
    老黄宠辱不惊:哎呀,君子之钱包,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嘛。
    我乐了,菜根谭还真读过,年轻啊,碰着显摆机会啥恶心都能放脑后去:君子之才华还玉韫珠藏呢,您这一路都藏哪了?眼角?
    老黄奸计得逞收了神通:到底剩多少?
    我那点才华好不容易能放脑门子上嘚瑟下,也心满意足了:五千。
    老黄松了口气,脑袋往椅背一仰:仨月足够了。
    我那放下去的恶心又翻腾了上来,一指桌儿上的好烟好酒汤汤水水:照您这生活水平,半月都抗不住。
    老黄豪迈:随富随贫嘛,老夫吃苦耐劳那会你还边玩尿泥儿边舔糖稀呢,你要能有我一半的一半优良品质,半年咱都能晃过去。再说你一二代,实在挺不过要点钱还不分分钟的事儿?
    我冷笑着泼冰水:出门溜达前家里讲好的,钱花完要回家汇报成果,看具体收获再决定是否批复下一次旅行经费。
    老黄目瞪口呆:你这二代当的咋跟个官僚梯队接班人似的?
    我仰天长叹:花啥钱都不易啊。
    老黄强作镇定:没事儿,车到山前必有路,大风大浪老夫都没淹死,不能被这点小钱难住。你等我想想,明儿拿个好主意给你。
    我先拿了个好斜眼给他,老黄拍案大怒:做差辈儿兄弟这么久,你什么时候见我骗过你?
    我震惊,吗的一老骗子居然问苦主这问题,这是什么样的精神?问题咱这人骨子里还就有这么点特殊的贱,碰到无以复加的情况时,好奇心总会压到愤怒感,总想等等看看还能不能真的再加上那么一丁点。这回也是,因为想知道第二天老忽悠怎么圆,所以没再言语,就这么一再错过了有仇报仇的大好时机,悲剧啊。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620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