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6/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十九)

作者: 黄亮


 
 
 
 
三十六
 
 
    烧包这种现眼勾当,咱这辈子没少做,尤其年轻那会,儒家拿钱当粪武侠拿金子乱扔的毒还没解,经常饭店里喝着喝着就想拍案而起宣布今天在座的都我请,要不是酒量不好,每次拍案前都先钻了桌子,我能成好多人回忆里当年那二逼。
    但是被两千块钱就能烧到睡不了乡村大炕,非到大城市里醉生梦死的我也只见过老黄这一个。那两天热锅上蚂蚁啥样,土炕上老黄啥样,完全合不上眼,打着滚儿念叨旧时王谢堂前燕,慈禧那妖婆当年外逃都不能有他这委屈。
    有天一琢磨,自己这辈子多少独一无二的奇景都是打老黄那见识到的,难道他就是我生命中的唯一?还好想到这儿我就吐了,不然这想法再深入下去能吓死自己。
    没脾气,为了那条老命不被小钱儿烫死,搭上小巴陪着进了趟城。好烟抽上,好酒喝上,好菜吃上,完了淫欲自然开始思上,捏脚洗澡大保健,一穷酸书生他娘的腐朽堕落这一套还挺熟。
    最后那大保健哥们可没去哈,也不是吹自己多有节操。人嘛,就那么回事儿,做任何事情的原因都复杂,出于理性自利的本能,总是会拿最容易见人那个来先骗己再骗人。关键时刻能挺住,道德了底线了都能扯上,但多半还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
    问题在哪吧,老淫虫全活都玩完了,还不打算消停,出门一指斜对面二人转小剧场要去开眼。我那个鄙视歧视轻视蔑视:您说您逛个青楼还能拿古代骚客中外伟人垫个背,二人转算怎么当子事儿?那玩意是咱读书人该看的?节操不要,情操也不要了?
    老黄一翻白眼直接无视:不要读几本破书就飘天上,看不起劳动人民的乐子。大俗大雅,阴阳交融才是最高境界。马斯洛的需求理论看过没,人,得先满足了低级趣味才有精神头追求高雅,学共党天天这里不让看,那里不能碰,那不是在鼓励人高雅,那是在鼓励人草泥马。
    我不屑:您网上没看过视频吧,这可不是老赵台面上那绿色删除版,这他娘连个俗都算不上,就是板板儿的低级。
    老黄庄严神圣:咋?还能比老夫刚才干的勾当更低级?
    我一想差点觉着是,再想还是不对:性质不一样您晓得吧,就跟您看爱情动作片,和听人用粗话把那动作解说出来一样。一个能看,一个能看破红尘,一个能撸,一个能连撸的心思都绝迹。
    老黄不信:你看到笨蛋除了懒得跟他打交道还会有啥感觉?智力上的愉悦感嘛。看到土鳖拿尿泥儿边耍边乐呢?精神上的优越感嘛。看破红尘?滚滚红尘芸芸众生,一个个的都不如你,都低级弱智,你还看破?独孤求败笑傲江湖吧你。
    我恍惚:您这不对吧,自己一人站峰顶,不是应该高处不胜寒,孤独寂寞冷吗?
    老黄绕道将我:我刚可问了啊,那边大礼堂倒是有钢琴演奏会,你敢进人那门?你还嫌自己是土鳖的证据不过硬?
    我骄傲:哥们钢琴还是能欣赏的好吧,VOS上星空阿迪丽娜啥的都弹八九分呢。
    老黄班门弄斧般惊慌:VOS是什么组织?
    我脆弱:一个拿键盘弹琴的电脑小软件。
    老黄这口气松的,差点把魂儿带出来:总之一边让你觉着自己土,一边让你觉着自己洋,一边委屈自己成全别人,一边成全自己恶心咱们,你选吧。
    我刚要斗胆,老黄截我:你可想好了,咱可是中了奖来放松嘚瑟的,不是来学习进步的。
    我泄气,跟着老黄买票进了二人转的门。眼瞅一花花绿绿的大胖娘们,跟一猴崽子似的小伙连喊带比划互相埋汰对方生殖系统。那娘们胖的,有老黄俩,仨,四五六……感觉就像一座山脉,连绵不绝。那猴儿瘦的,豆腐渣建筑里号称的铁丝儿一般,吹弹可破。
    五分钟之后我就疯了,窝草居然比网上还恶劣,网上那是看你喜欢肉,给你来盘干炒肥猪油,喜欢咸,来锅清炖老盐巴,喜欢酒,老白干兑二锅头,捏着脖子往肚儿里灌,灌吐了还灌,边吐边灌,多恶心多难受好歹还是人遭的罪。
    眼前这连他娘低级都算不上了,说变态我都觉着是侮辱人变态。这玩意我以前觉着该这么分,好比看到个漂亮妞,琴瑟钟鼓是高雅,抚摸赞叹也旖旎,饿虎扑食是低俗,烂狗交尾是低级,如今拿着兵器谱把妞性器官各种划拉,这该算个什么,我是形容不出来了。
    放眼这一屋子哄笑着捧场的人,我都惊悚,比恐怖片中掉丧尸堆儿里都瘆得慌。扭头再看老黄,显然胃里也是翻江倒海,在吐与不吐之间苦苦挣扎。我也懒得羞辱寒碜他了,就想着赶紧从粪坑里爬走,于是一拍他胳膊,老黄心领神会,起身与我一起逃出了生天。
    半晌之后老黄终于成功把好酒好菜挽留在胃里,一脸万幸对我开口,我以为老东西这次总算要忏悔了,我错了,我还是太年轻,太简单:存在就是合理的,就看放哪使唤了。这种绝艺搁街头确实不合适,搁监狱给强奸犯当酷刑,搁医院给性瘾患者当极限疗法,这个世界早清净了。
    终生期盼的神仙要那一刻显灵,说满足我个愿望,长生不老金枪不倒哥们全不要,只要一个装满呕吐物的缸把老黄腌进去,看看到那时候他还能说出个啥来。
 
 

三十七
 
 
    老黄病了,主要症状自称是头昏脑涨四肢无力,要不是还有个有据可查的次要症状——发烧来佐证,我不可能天天鞍前马后伺候他。
    没脾气,老簸箕人品再恶劣,体温计不能撒谎,更何况我前后在不同药房换了仨。可生病不假,也不能老这么病着啊,床前孝子都抗不住,我一几个月前偶遇的路人何德何能?何其无辜?
    这烧也是牛逼,要再高点咱去医院,几瓶子猛药输下去不信不能好。再低点完全可以忽略,老蒜头再能装也不至于在一两度上跟我矫情。天天早晚测着都三八,吗的气死我了。
    好吃好喝好言好语供着,稍有闪失还得挨批评,那批评,那贬义词密得,好像文化大革命是我发动的一样,这谁能忍?可每次翻脸摔饭盆之前,又总能收到来自老杠子的当头棒喝:老子有病,你有啊?
    无敌金钟罩,破不了,只好边伺候边给老萝卜起外号解气。
    一个星期之后脑门和胳肢窝都表示清凉了,正准备翻身农奴把歌唱,老倭瓜又自称胸口疼,抽烟加胸口疼等于绝症,这个在没有医学常识的普通群众,也就是我和老黄这里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于是心惊胆颤跑医院心脏肺查个遍,没事儿。但老黄非说自己疼,非让人给治好,把那医生愁得拿圆珠笔当辣条啃,万般无奈下说有可能是神经疼,先开点蕴养神经的药吃几天试试,不行也别回来了,长春那边有家大医院,您去折腾他们吧。
    最后这句是我打医生那苦瓜脸上看出来的,中国人嘛,再耿直察言观色也是生活基本功,不然出门一个个都有话绕着说,微言大义打禅机,云里雾里玩混沌,听不懂看不出三天就得被各路人马盖上傻逼的戳,像个老外一样走哪被涮哪。
    既然明摆着是敷衍,那药我觉着就没必要买,钱再少那也不能打水漂不是,还不如直接跑大医院再问问呢。
    不是自家钱,老黄无比洒脱,知道不是绝症,脸也不黑了,气儿也喘匀了,裤裆也不像来时憋尿似的夹那么紧了:哎呀,先买了看看嘛,反正吃不死人嘛,再说这边没买到那边一问也开同样的药,不彻底傻眼嘛,那才是真浪费呢。
    我一听也对,于是买了回去,到旅店老黄拆了包装看说明,看完仰天长笑接长啸,推窗望着楼下苍生,用长板桥头张飞那嗓门暴喝:我看看以后谁敢惹老子!哈哈哈哈哈~~~
    当场哥们腿就软了,裤裆夹的比老黄还紧,东三省哎,后来江湖传说中一句“你瞅啥”就能投胎的地儿,你喊这个不是找碎尸呢吗?再说咱俩住一屋,你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冲上来怎么分辨?我可还没活够呢,就算够了,也没打算死这儿,我还想着功成名就后,跑珠穆朗玛唱支山歌再被洁白冰雪浪漫埋上呢。
    于是哭着抱老黄大腿:啥情况啊大爷,药可还没吃呢,错哪了啊?
    老黄回头狞笑,拿说明书边指边解说:看清楚,这药是治疗神经病的!老子!神经病!吗的太爽了,终于盼到今天了,哇呀呀哈哈~~~
    守株待兔,瞎猫死耗子啥的成语谚语大白话想来都是有出处的,不然压根儿没法解释为何老黄这种货色彩票能中奖,也没法解释一天三包烟的主,胸口疼不是绝症却是绝世武功,更没法解释随便开的药吃了居然还挺灵。
    两片下去就见好,结果却被老黄主动停药挽回了病魔,说做人要实在,做读书人更得实事求是,小题大做不伤大雅,无中生有那就真是骗人了。神经病这种无敌宝典,既然让老夫拣着了,那就别想再离开。那嘴脸,跟共匪头子联播里吆喝要以德服人一样,恶心。
    打那以后,老黄出门一旦跟人掰扯,张口就是:老子有神经病,你有啊?对方每次听完,都先差异的看看他,紧跟着看我,哥们一开始羞愤的满地找洞,后来还是被习惯给战胜了,再有人看咱也张口:看什么看,神经病,没见过啊?
    有天没事儿我就琢磨,按老黄这运气这辈子不能过到两袖漏风这境界啊,再一想老蒜头中了奖那嘚瑟劲才明白,他就是传说中风吹鸡蛋壳,破财才能消灾的穷鬼命。
    几年后网上看一段子,感觉用他这儿也完全贴切,说有啥事儿本来想不通,一想是发生在老黄身上,就通了。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562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