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9/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二)

作者: 黄亮

 

四十二
 
    越往北走,树林越密,快到长白山那会,大路小路边的参天古木都不少见,有天走小道碰到一林场工人,都没啥事儿,青山野岭看着活人难免亲切,就蹲路边聊了半包烟的功夫,直到老黄不舍剩下的,才依依与人挥手道别。
    那老兄不大厚道,边不停歇的抽我烟边教育我们森林防火,人人有责。聊的内容感觉也不大靠谱,听的时候过瘾,半夜出门撒尿看到熊瞎子了,几人遛狗撞到野猪,大半天功夫擒获,再用大半天功夫煮烂,结果还是嚼不动了,去年这条道上有个骑自行车的老师晚上被东北虎咬,找着的时候大腿都没了……
    听完回头以己度人一琢磨,多半也是道听途说加胡编乱造的,能有一丁点亲身经历就不错了。
    我和老黄都属于兴头一起,嘴上没边儿那种。尤其喝点酒,华盛顿要来过中国,都能吹成祖上的八拜之交。吹完还死要面子,过后被人问,要么咬死了一定是,要么咬死了没说过。在爱吹牛逼的人眼里,这世上除了傻帽儿,全得是同道儿吧。
    当然靠谱的也有,比如我们盛赞这边绿色苍茫保护的好时,那老兄澄清说保护个屁,大炼钢铁那会也差点砍秃,现在能看着的基本都是次生林,八十年代才种下的。正经老林子得再往北,或者顺着没路的树缝猛往里钻才有可能。
    听完老黄啥反应没注意,我是心疼的直抽抽,祖宗家业啊,就这么被那些不肖长辈败光了,也不说留点给我败败。
    不过再惨的时候吧,只要身边还有个更惨的,心里总能安慰不少。我是觉着共匪现在搞的那些爱国主义教育全白扯,把全国人民分批组团到鸭绿江边过一圈,齐活。天天电视里编美帝人民水深火热更没戏,自家孩子都蒙不过去,实打实播点隔壁人民地幸福生活才是正道。
    像森林,这边好歹还有次生的,那边,一路走来两拃长的草都少见。多年以后网上愤青玩什么“帝吧出征,寸草不生”,哥们笑得那个不屑,全是人老金家玩剩下的,哼哼。
    临别现了把眼,这人吧,碰到自己不懂的乱开口,谁都能当晋惠帝。林场老兄说这边山头栽树,那边山头长成砍了再卖时,我急了,问干嘛要卖。老兄翻白眼:不卖你们用啥?我们花啥?
    我现了:不用筷子木头家居不行吗?不干这个找不到别的活儿吗?好不容易长这点树,还砍?
    老兄和老黄像个磨盘一样,正反拧着笑我,一个讥我年幼无知,一个嘲我昏庸糊涂。三人成虎这成语是很耐琢磨的,要就老黄一人,尽管很少翻身,但反驳的勇气总还能涌起。俩人同时耻笑,心里虚的像个没醋的瓶子。要真凑三个以上说我错,即使真是正确的,恐怕也得过很久才能相信自己。
    当然虚归虚,因为不知道差哪,所以嘴里还是不甘的嘟囔:道理通不通,理想总是好的吧,只要人人都……
    老黄出口想要挽救我:刚教育过你,要想解决问题,得先想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你也是个受过网民多年教育的人了,像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种白日梦,就不要再做下去了嘛。你还不如信跳大神呢,天灵灵地灵灵一念叨明天路边捡钱包,起码还能看个花哨。
    这时老兄开口彻底挽救了我:你还别说,我就挺信那个,前段时间我老姨得病,医院都说没救让回家等死,请了位大仙家里一闹,烧了碗符水一喝,全好了,上礼拜我回去还爬树抓松鼠呢。
    我连感激带稀罕,正准备开口细问彻夜畅聊,老黄崩溃了,起身随口编了个模糊理由拉着我要走。那理由是真模糊,我和老兄都没听明白,只是看脸色觉着很急迫很重要,都没敢拦。事后问老黄,他自己都不明白,就是觉着陪俩不着调的扯闲蛋,还得赔上烟卷实在划不来,所以必须得走。脸色是多年苦练修成的,只要让人看出有塌天大事,嘴里说啥都能飘然离去,多半还当你急糊涂了语无伦次。
    主权被老黄老这么颠倒着,我都忘了质问他,烟是我的,他凭啥划不来,光惦记那随时能脱身的牛逼脸色了。江湖绝学日后必有大用啊,想要拜师学艺的心思跟开了锅的水蒸气似的腾腾顶脑门,得亏还剩那么点理智盖着才及时挽救了自己——这要学开了头,会不会在邪路上一发不可收拾,将来自己也变成一个死皮赖脸的糟老头?关键是,还是个老光棍儿?
    电影里那台词儿怎么说来着:人,还是得自己成全自己。
 
四十三
 
    哪道沟哪个岭来着忘了,有处人间仙境。
    反正是过了某道沟有某个岭,郁郁葱葱叠青泄翠。本来也没啥大稀罕,顺路爬到一小半开始下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大,我打伞老黄披雨衣,蹲最茂盛,阳光都打不进一星半点的大树下也没顶住,浇了个透心凉,叽叽泡在内裤里,跟条找不到妈妈的小蝌蚪一样委屈。
                            
    老黄借机装濒死正跟我交代后事呢,雨为了打他老脸,骤停。太阳出来水汽一蒸,丝丝缕缕的薄雾飘在半山腰手缝间,美呆了哥们也惊奇了老黄,湿内裤和湿烟卷都忘了心疼,一路边走边啧啧,哎呦,我去,靠啊。
    我是边靠边羞涩,觉着实在不符读书人的身份,如斯美景不能即兴赋诗一首也就算了,好歹背上一首应应景嘛,咋发出的动静,跟俩不认字的糙汉一样呢。这话跟老黄一提,被喷的连雾都差点散光:为赋新词附庸风雅就是你这种,大自然的奇景,人世间词汇凑上只能是亵渎,倒不如直抒胸臆吱哇乱叫来的爽利。
    一边是文盲,一边是装逼,两害相权,我选了装逼。虽然承认老黄说的对有点窝火,也总比相信自己书读到汪汪肚子里强。因此没再吭气,继续哇哇糙着走山路了。
    等到下山时彻底震惊,山脚下云里雾里隐着一农庄,跟老白诗里的一模一样: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有堂有庭,有桥有船。池塘里还有俩鸳鸯相依相伴,优哉游哉,恨不能让人终老乎期间。书酒歌弦虽未闻,想当然也必在其中了。
    惭愧的很,这诗是老黄边走边吟给我听,哥们回头上网偷摸搜才明白是谁写的。至于为何吟诗能吟出一脸淫荡来,这个我至今没想明白,问老黄他就急,说我小人之心嫉贤妒能,没脾气。
    走到山下池边老黄一骨碌躺下不动了,满面高潮后的松弛萎靡,据他自称是陶醉。说够了,寻寻觅觅几十年,原来就为了此时,就为了此地,不走了,刷盘子喂狗看大门都不走了,将来坟头往这一立,此生圆满,然后唱着送别跟我道别。
    很多勾当吧,年轻人小孩儿耍那是乐子,半大老头也玩上真是咋看咋别扭。东施效颦,牝鸡司晨都形容不来那感觉。
    关键在于这动作这台词儿本是我想好了逗着玩的,结果被人抢先,还是被老头抢先,这老头还是老黄,恶心的立方啊。
    不过啥事儿不痛快了试着倒过来想想,总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后来我一琢磨,这要没被抢先,齐头并进联袂打滚儿,一身水再来一身泥,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乘方起来不更无法接受吗。
    等到傍晚住到店里彻底庆幸了,人下午停水,说哪处管道崩了,啥时候来不知。说这话那大妈真是不易,看着满身烂泥的老黄,想憋笑又憋不住,挣扎之余仍奋力将噩耗断断续续跑着调送到了他耳朵眼儿里。老泥猴第二天没买块敬业爱岗的大红匾敲锣打鼓送大妈,我都觉着不地道。
    哥们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单手扶墙笑得直不起腰,好几回气儿都倒不上来感觉自己要过去了,心里都害了怕,想着不能笑了再不能笑了,可还是忍不住。
    还好老黄那反应不给力,才没火上浇油让我年纪轻轻就高兴死。晚风中愣愣呆了会,扭头买了包干巴烟和火机,深吸一口长叹一声:龙游浅滩那。打探清楚顶着月亮走到江边洗干净,裹人店里的红床单走了回来。要说还是乡下劳动人民淳朴,这疯癫流氓造型搁城里最多半条街一定被捆上送走,下场不是收容所就是精神病院,结果镇上人不但不送,还笑着一路挥手打招呼,弄得老黄跟个披了大氅的凯旋将军似的。
    落水狗没被打死,心里总有些不甘,不过再倒着想想,世间岂有完满之宇宙乎?真被拧上送走,不还得咱费劲解释?白玉微瑕才是真正的知足之乐啊。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472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