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提供者:贡噶扎西 】  时间: 6/29/2020              

達賴喇嘛尊者線上座談會:心智与生命对话会:复原力,慈悲心和今天的康复科学

作者: 达赖喇嘛尊者办公室

 
 
 
心智与生命对话会:复原力,慈悲心和今天的康复科学
大乘法苑,印度喜马偕尔邦达兰萨拉,2020年6月20日
 
译者:丁一夫
照片来源:尊者达赖喇嘛办公室
提供者:贡噶扎西
 
 
 
 
今天早晨,达赖喇嘛尊者通过互联网视频在他的住所开展了一场心智与生命对话会。 参加对话的有:理查德·戴维森,卡罗琳·雅各布斯,图普滕·金帕和苏珊·鲍尔·吴,他们都是心智与生命研究所的长期成员。 当尊者比预定时间早十分钟进入房间时,在他面前的屏幕上看到他的老朋友理查德·戴维森,他笑了起来,轻拍自己的鼻子。 以前当他们见面时,尊者会嘲笑戴维森的鼻子,然后用自己的鼻子擦他,这是他在新西兰学到的问候方式。
 
"早上好,"他对参加对话的所有人说。 "儘管彼此相距如此遙遠,我很高興見到你們。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够通过网络聚集起来,致力于他人的福祉。 "
 
 
 
 
苏珊·鲍尔·吴告诉尊者,非常高兴再次见到他。 她问候尊者安康,尊者回答说:"您可以从我的脸上判断。 我今年85岁了,身体非常健康。 我觉得这是因为我长年修持利他主义(菩提心),使我的思想变得平静。 我最喜欢的祈祷是:
 
乃至有虚空
以及众所周知
愿吾住世间
尽除众生苦
 
"而且,实现这一愿望,我感到对我自己的生命也有所益处。 第一世班禅仁波切活到108岁,我的一些朋友也要我这样做。 因此,我希望我能再生活二十年。 "
 
鲍尔·吴回答说:"我们也非常希望您长寿。 我们很高兴您今天可以加入我们的对话。 我们上次见面是在11月,从那以后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
 
"多年来,我们举行了一系列心智与生命对话会议,"尊者继续说道,"这使我们有机会交流经验。 我们关注的是我们可以为人类知识做出多少贡献。 "
 
苏珊·鲍尔·吴提到,这次对话,可能有10万人参加。 实际上,考虑到使用14种不同语言进行的网络广播,最终的观众人数可能超过900,000。 她说,在33年前的第一次心智与生命对话会议上,尊者让所有的参与者都感到好奇,激发了他们用自己的知识帮助世人的愿望。 她介绍了今天小组的其他成员,并移交给了主持会议的卡罗琳·雅各布斯。
 
卡罗琳·雅各布斯说:"我们今天聚在一起要讨论当前的危机。 我们想知道,我们如何才能用我们的复原力和慈悲心将人类团结在一起。 我要向您提出的五个问题中的第一个是,考虑到全球大流行病疫情引起的高度不安,我们可以采用哪些技能来应对焦虑和不确定性? "
 
"这种疫情非常严重,"尊者回答。 "很多专家都在关注它,所以我没有更多的话可说。 我感谢他们的努力以及他们给这么多人提供的帮助,无论是从事研究的人还是提供治疗与护理的人。 如此众多的医生和护士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我相信,恐惧会使疾病的后果更坏。 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头脑。 寂天论师是公元八世纪的一位那烂陀大师,他建议我们考量一下自己所处的状况。 如果我们遇到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我们就必须努力找到解决方案。 如果这些问题没有解决的方法,我们就不必浪费时间来为这个问题而焦虑。 这是一种实用的方法。 这有助于减轻我们的恐惧和焦虑。 在不断发展的世界和整个宇宙星系的背景下,人类的生命很渺小,但是当生命终结时,这种终结幷不是永恒的。 世界仍然存在,仍然在变化,生命会继续,一世又一世地延续下去。
 
"在当前我们面临的严重问题中,有许多问题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这些天来,在美国发生了反对种族不公正的抗议活动。 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心理态度。 我们必须促进人类共同性的意识。 在当今的70亿人口中,我们的出生方式相同,我们的死亡方式也相同。 从出生到死亡,虽然我们都活着,我们之间可能会有细微的差异,但从本质上讲,我们作为人类是一样的。
 
"此外,我们所有人的未来都取决于人性。 根据肤色或信仰来划分"我的群体"和"他们的群体",这是一种陈旧的思维方式。 今天,在全球经济中没有这种界限。 一味强调"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微小差异,会引起问题幷引发冲突。 反之,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整个人类。 当我们年轻时,我们可能会用一种方式思考问题,而当我们长大时,我们可能会用另一种方式思考问题,但是尽管发生了这些变化,我们仍然将自己视为同一个人。
 
"根据肤色、信仰或国籍来做出区分,使我们偏离了我们都是同样的人类这一事实。 这是我们必须与他人共享的东西,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在这个星球上共同生活。 我们在精神、身体和情绪上都是相同的。 相反,专注于表面差异是愚蠢的。
 
"看看印度的多样性。 世界上所有主要宗教都在这里不受阻碍地繁荣发展。 印度南部,北部,东部和西部的人说不同的语言,使用不同的书写方式,但他们都生活在一起,都是印度联邦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过分强调肤色差异,肤色就变得很重要。 相反,我们最好强调我们在作为人类这方面都是一样的。 看一下欧盟。 其成员中有不同国籍的人,他们说不同的语言,享受不同的文化。 过去,他们相互战斗和杀戮。 我的一位物理老师卡尔·冯·魏查克告诉我,当他年轻的时候,每个德国人眼中的法国人都是敌人,而每个法国人眼中的德国人也都是同样的敌人,但现在已经不再是这样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人采取了更为成熟的方法,成立了后来的欧盟。 从那时起,其成员之间不再相互战斗和杀戮。 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学习欧洲联盟的精神。
 
"由于心智与情绪的偏狭,我们自己制造了许多问题。 情绪是我们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分,但负面情绪并没有充足的依据。 另一方面,慈悲心等正面情绪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上的。 "
 
尊者提到了量子物理学的见解,即尽管物质事物似乎是客观存在的,但如果你深入研究,它就不像幷它表面看起来那样存在着。 同样,所谓的身份并不牢靠。 当你深入考察,会发现物质事物是由粒子组成的,而粒子的所谓身份只是一种人的一种心理投射。
 
他提到,印度核物理学家拉贾·拉马纳(Raja Ramana)向他指出,量子物理学对某些人来说似乎是新事物,但很久以前在古代印度就可以找到相应的思维方式。
 
尊者说,如果我们可以持有量子物理学的观点,则可以抛弃负面情绪。 他重申,负面情绪没有基础,而慈悲心和其他基于现实的正面情绪可以通过冥想和理性得到增强。
 
"太好了,"卡罗琳·雅各布斯说, "理查德,您想谈谈吗? "
 
理查德·戴维森向尊者表达问候,然后提出了冠状病毒传染病疫情的问题。 他引用了一份中国科学论文,该论文报道,54%的中国人口正经历着中度至重度的精神困扰症状。 在其他地方,其他科学家也提到与疫情有关的精神健康问题。 人们难以应对不确定性:不知道自己是否被感染,不知道风险将持续多久,不知道疫情何时会结束。
 
根据尊者早先引用的寂天论师的建议,看起来有些事情是我们可以控制的,有些则不能。 戴维森建议,我们可以学习做到的是控制我们自己的心智。 在恐惧和不确定性的信息具有破坏性作用时,这一点尤其重要。
 
戴维森接下来提到尊者对当前困扰美国的种族紧张局势的担忧,幷列举证据表明,年龄在35至45岁之间的黑人死于冠状病毒的可能性要比其他人高十倍。 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同时,人们的注意力正被恐惧所束缚,因此,他想讨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如何控制自己的心智而不屈服于恐惧? ""我们如何才能使自己的心智平静下来而达到宁静的状态? "
 
尊者回答说:"对这种疾病的研究正在进行,必须继续下去。 它是由病毒引起的,因此人体有可能产生抗体和免疫力。 就我们的精神状态而言,恐惧使我们更加脆弱。 自信可以增强我们的状态。
 
"从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在各种意识中,对感觉的关注占了主导地位。 直到20世纪末,人们对心智本身,对我们的精神状态的关注很少。 但是到20世纪末,人们开始认识到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影响了我们的大脑。 冥想和控制呼吸的练习会影响我们的心理意识。 这些事情可以帮助我们专注于心智本身,先是持续几秒钟,然后是持续几分钟。 我有一些朋友可以集中心智几个小时。 这种集中注意力的能力,再加上对心智的分析,使我们能够获得洞察力。
 
在印度,培养镇定的心态(shamatha)和洞察力(vipashyana)的传统非常有用。 它们使我们能够增强心智的力量,提高其敏锐度。 这可以通过世俗的,学术的和客观的方式来实现。
 
"你(指理查德·戴维森)在了解意识会影响大脑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 结果是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开始关注情绪和我们的内心世界。 愤怒和恐惧是我们心理状态的一部分,我们通过冥想可以让我们确信这种负面情绪是没有用的。 我们应该学习如何实现内心的平静。 负面情绪造成了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 我们需要学习如何通过分析来减少负面情绪。 在情绪领域,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
 
理查德·戴维森对尊者说:"当我们刚开始展开心智与生命对话的时候,慈悲心一词还没有在科学环境中使用。 如果您当时查阅各种书籍的索引,那里面没有慈悲心这个条目。 您(指尊者)是整个一代科学家变革的催化剂。 他们终于学到了慈悲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情绪的,这在20年前很少有人知道。 二十年前,我们在达兰萨拉承诺将慈悲心放到科学地图上。 现在终于有了冥想科学和冥想神经科学的领域。
 
"我们看到,即使是少量的慈悲心训练也能抵消内在的偏见,我们自己不自觉的偏见。 通过慈悲心我们可以减少这种偏见。 但是,我们仍然面临着如何更广泛地传播这些知识的问题。 我们希望您提出有关70亿人类如何学习做到这一点的任何建议。 我使用的一個比喻是,不久前還沒有那麽多人刷牙,而現在是每個人都刷牙了。 "
 
尊者指出:"现有的教育体系缺乏有关心智的观念。 教育应该包含对心智和情绪的理解。 正如我们教孩子要保持身体卫生一样,他们也需要有情绪卫生的意识。 印度古代的传统对此有很多启动。 例如,它区分了我们的主要意识和51种心理因素。 这些由它们的功能定义。 我相信有可能在当代学术背景下研究这些材料。
 
"由于我们通常对自己的内心世界缺乏了解,因此我们应该找到一种方法将其纳入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课程中。 小小的开端可以引导到对心智的透彻和复杂理解,就像一颗种子会长成一棵大树一样。 我们必须检查哪些情绪有用,哪些有害。 有些情绪,如慈悲心,我们应该学会增强,而另一些情绪,如愤怒和恐惧,我们应该学会减少。 情绪各有原因,我们需要了解它们是什么。
 
"在古代印度人的思想中,'ahimsa',即非暴力,被理解为一种行为。 ' Karuna' 或慈悲心,被认为是一种动机。 这就是产生佛教的背景。
 
"现有的教育体系不足以保证人们得到幸福。 科学家应该有权威来提出这个问题。 如果我这样做,作为和尚,注意的人就比较少。 如今,人们越来越注意科学家说了什么。
 
"那烂陀传统培养了佛陀所鼓励的质疑一切的怀疑态度。 那烂陀大学既是学习中心,也是寺院。 那烂陀的学者运用理性、逻辑和哲学思想。 这是寂护论师在八世纪引入西藏的传统,从那时起我们一直严格遵循它。 我们熟知推理和调研,这是我们同科学家进行对话的基础,我们和心智与生命研究所一起做出积极的贡献。 "
 
卡罗琳·雅各布斯问尊者,他对当今正在抗议和寻求改变世界的年轻人有何建议。
 
他回应说:"世界一直在变化。 科学向前发展。 今天的世界与100年前大不相同。 20世纪是一个严重的暴力时期。 人们很轻易地使用武力来解决冲突。 如今,当出现分歧时,最好是展开讨论。 让我们将我们的时代变成对话的时代。
 
"以前,当人们互相残杀时,没有最终的胜利。 一些对手仍然会幸存。 展开对话是一项更具建设性的政策。 我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在人性一致的基础上通过教育来促进对话精神。 诉诸于战争和武器是没有用的。 我们应该把目光投向非军事世界。 制造武器是浪费金钱和资源。
 
"在非军事化的世界中,我们将通过对话解决问题,为此我们需要自信、真相和诚实。 我们不仅需要关注我们自己,还需要有更广阔的视野。 如果我们记住,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共同生活在一起,那么只想着'我的国家'、'我的人民'就太有限了。 科学家观察到,人类是社会动物,人们依赖社区中的其他人才能生存。 因此,我们需要培养富有慈悲心的心智。
 
"教育是一个关键。 不过,我不知道在全球气候变化的背景下我们还剩下多少时间。 但是,把留给我们的时间都花在互相残杀上是没有意义的。 就像两个濒临死亡的老人还要争吵不休一样,毫无意义。 和平而幸福地生活在一个富有慈悲心的社会要好得多。
 
"因此,我的朋友们,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教育我们的人类兄弟姐妹。 内在价值,而不是金钱和武器,是幸福的最终来源,无论你谈论的是个人还是整个人类。 "
 
卡罗琳·雅各布斯感谢尊者和理查德·戴维森为参与这次对话所做出的贡献。 苏珊·鲍尔·吴对尊者分享他的智慧和热情表示深切的谢意,希望很快再次见到他。 她宣布,有关尊者的另一个科学老师、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大卫·博姆(David Bohm)的电影《无限潜能》将在今晚的尊者生日庆典上首映。
 
尊者指出,在更广泛的事物中,个人产生的影响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我们尽全力为人类谋福利,我们的思想将有益于子孙后代。 他还说,有证据表明,某种精微层面上的意识能够从今生传到来世,为此引证了有些孩子对前世有清晰的记忆。 他指出,尽管科学家可能难以接受,但这里似乎确有一些事情需要进一步研究。
 
尊者总结说,根据他的经验,每天对利他主义、菩提心和缘起性空进行深刻的思考,这来自于祛除破坏性情绪是确实很有用的。
 
 
 
 
 
"我希望我们的对话能够有所帮助,特别是对于那些正在学习的人。 谢谢,拜拜。 " 他向出现在眼前屏幕上的人们挥手致意。
 
 
 
 
 
关键字: 達賴喇嘛尊者 線上座談會 心智与生命对话会 复原力 慈悲心 和 今天的 康复科学
文章点击数: 277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