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30/2020              

吴称谋:全球战略与共产病毒

作者: 吴称谋

 
 
 
人类历史发展到了二十世纪,世界政治格局因两次世界大战而发生了巨大变化,其深远的影响直至当下。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基本结束了殖民掠夺式的资本主义发展之路。世界的主要宗教问题和意识形态几乎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形成的基本架构。与此同时,第一次世界大战促使了共产主义在欧洲的兴起,特别是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的十月暴动后产生了第一个共产极权国家。据历史考证,共产主义最初源于马克思的“幽灵”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面有明确的表述。后来的历史证明,通往奴役之路的乌托邦共产制度,都有着《共产党宣言》若隐若现的影子。另外,第一次世界大战也促进了伊斯兰教冲出阿拉伯半岛而极度扩张,同时也为中东地区长达百年的冲突和对抗埋下了难以根除的祸因。 
 
简而言之,自上世纪以来,世界的主要矛盾是极权与民主、专制与自由的冲突问题。极权之祸的思想根源主要有三大主流,一是纳粹主义,二是共产主义,三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这三种主义构成的纳粹世界,共产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可以统一归类为极权世界。自由之福的能量来源主要是以基督新教为信仰基础的自由资本主义,拥有四大自由的西方民主国家,从而造就了富裕繁荣的自由世界。自二战以来,这两类性质截然不同的主义,在地球上形成了两大阵营的对垒与较量。
 
在先秦时期,春秋战国出现过百家争鸣的智慧奔放的时代。以商鞅为代表的法家思想,逐渐成为历代统治者们最受青睐的统治之术。商鞅著的《商君书》,如果用现代语言来概述就是商鞅主义。中国进入帝制社会后,形成“独尊一术,罢黜百家” 的传统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古代的帝制王朝一贯是“外尊儒术,内施法术”。如今中共的红朝政权,表面上独尊马术,但实际上施行的是列宁斯大林的党国体制,以及商鞅的牧民之术。马克思主义是招牌,列宁主义是内核,斯大林主义是精髓,商鞅主义则既是手段又是目的。1991年苏联解体后,中共避而不提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因为历史已经证明它们是错误且失败的理论。如今列宁和斯大林已经在俄罗斯遭到否定,在世界范围内遭到批判。中共为了维护其统治基础,只好继续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招牌,实则运用商鞅主义的手段掩盖其统治的内核与精髓,进行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独裁统治。如此一来,中共政权的党文化必然成了一个集中西劣质文化相混合的大杂烩。 
 
在中国历史上,虽然王朝不断更替,哪怕是胡狄蛮夷入主中原,但儒家和法家的思想却是统治者们一以贯之的不二法宝。这是因为,儒家思想有契合人性优点的一面,有其优越性,而法家思想有迎合人性弱点的多面,有其劣根性。当下红朝与前朝代的区别在于,董仲舒法家化的“儒术”是中国本土的,有其深厚根基,全民容易接受。“马术”是舶来品, 不仅水土不服,而且已经证明是祸害,是强制全民接受的。这样一来,对于统治集团的中共来说,为了强化洗脑教育,禁言必然成其不可动摇的党策,谎言必定成为其不可或缺的工具。虽然禁言可以让中共统治集团,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暂时的刚性稳定,但却造成了广大普通民众的巨大疾苦。过去七十年,中国大陆所遭受的巨大灾祸,都与禁言的文字狱有关,而禁言又与独尊虚妄的“马术”有关。
 
 
 
 
 
 
《透视乌托邦----告别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大陆著名学者应克复先生的一部重要著作。应先生已是八十高龄但笔耕不辍,是中国大陆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学界前辈。他一生的执着追求和深邃思考,使得他成为海内学界少有勇于反思和公开批判当下政治制度的著名思想者。本人因编辑出版《文化启蒙与制度重建----新文化运动100周年(1919-2019)学术文集》,获得应先生赐稿《中国需要一场新文化运动》而有幸结识。
 
正如共产党的阐述,共产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灵魂。因此,直白地说,告别马克思主义就是要否定并抛弃共产主义。过去的一百年,中国大陆是共产主义的重灾区,致使中华民族成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者和受害者。本文前面的论述就是为了论证告别马克思主义,归根结底就是要结束共产世界与自由世界的较量。让中华民族步入现代文明政治的国家行列,让广大民众获得思想自由,从而拥抱宪政民主的福祉。如此重大的研究成果,如此优秀的理论著作,却由于题材的特殊性和敏感性而一直束之高阁,天问学会更应责无旁贷来协助应克复先生完成出版夙愿。使得著作早日问世,以期在当下和未来的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2020庚子年,全球大流行的COVID-19病毒,如果追根溯源的话,其实质是由来已久的共产病毒所造成的人祸惨剧。由于在共产专政制度里面,没有新闻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强迫八人封口,造成九州闭户,迫使全球封城禁足,停航封国。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灾祸,却在不经意间酿成了全球性的大瘟疫。在武汉疫情初期,警方将了解内情的医生抓捕训诫,封锁消息,掩盖疫情,导致疫情失控,遗祸全球。表面上看,似乎这是一个偶然事件,但其实不然,如果深究事件背后的历史逻辑和因果关系,在中国大陆发生这样的事件其属必然。回顾中国当代史,从五七反右运动开始,大跃进、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杀,包括此次大瘟疫,哪一次不是因为禁言造成的灾祸呢? 
 
相比于生物病毒而言,共产主义是一种思想病毒、精神病毒,更是一种政治病毒。毋庸置疑,它比生物病毒更可怕,其危害更烈。在全球化时代,共产病毒成为全球祸害已是世界各国的公论和共识。如此一来,告别马克思主义实际是就是如何根除共产病毒的问题。进而推之,不仅在中共党国,包括当今世界上几个残存的社会主义小国,它们要实现告别马克思主义就必须认清楚共产病毒的来源,以及它的历史演变和危害过程。
 
在十九世纪,青年马克思依据共产“幽灵”说制造出了共产病毒,进而在二十世纪初衍生出了共产制度,前后经历不过一百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之一是红色苏联的崛起,共产国际的建立。第二次世界大战导致共产制度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扩张,二战后地球上形成了共产世界与自由世界的两大阵营。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完全可以认定为第三次世界政治格局大演变的开始。此次全球瘟疫大流行,其本质是一场战争,只不过前两次是热战,后来是美苏冷战,此次是没有前后阵地的病毒超限战。随着美中进入新的冷战,世界政治格局和人类生活方式,都必将产生巨大而又深远的变化。
 
人们已经无法推测,马克思笔下的共产“幽灵”,从何时开始在欧洲飘荡徘徊的。但毫无疑问的是,共产病毒的第一代宿主是俄国,第二代宿主是中国和蒙古。当时的蒙古还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产物,当然这与中国当时军阀割据的混乱时局也不无关系。第三代受害国是东欧、北韩等国,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产物。第四代受害国东南亚诸国,如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国,主要是中共政权输出共产革命的产物,如红色高棉。第五代受害国是非洲、拉美、印度洋等小国,这些多数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陷入冷战,进行军备竞赛的产物。如古巴、委内瑞拉等。第六代受害国是世界各国,2020年全球爆发的COVID-19病毒,其本质就是共产病毒制造并扩散的全球性灾难。
 
早在1958年夏,赫鲁晓夫与毛泽东在北京的对话,就彻底揭露了共产病毒的全球战略。毛泽东公然提出“用共产主义细菌渗入”的战术,赫鲁晓夫则附和说:“没有任何装甲可以防止这种渗入”。根据物极必反的原理,共产病毒演变至此,必然会走向反面。如今,世界各国遭受其害之时,也是全球联合反击并铲除其毒之始。据最新消息,2020年6月5日,西方八个民主国家及欧洲议会的议员正式宣布成立“对华跨国议会联盟”(The 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 简称IPAC),一致应对中共对全球政治和经济秩序的威胁与挑战。
 
对于整个中国而言,美国全球战略的第一次失误发生在上世纪的四十年代。那时蛰伏在延安的中共只是一个在野党,但它口是心非地大赞美式民主,抨击国民党独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有现代民主理念、自由开放的政党,用以欺骗迷惑美国在华的政客。从而导致了美国对华政策的错位和对中共本质的第一次误判。另一方面,从世界格局的划分来看,当时的美国政府没有努力将二战的成果最大化,关键时刻美国政府放弃支持国民政府,抛弃了中国四亿人民的自由与幸福。二战后期,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阵营,由于不了解东方历史文化的特点,而没有做到“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容共产”的全球宏伟战略。错过千载难逢的时机,未能将共产病毒围堵在东欧、北高加索、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地带的前苏联境内。 
 
1945年二战结束时,因为战争的巨大创伤和内耗,曾经是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已经衰落了,苏联也还不是超级大国。美国是地球上第一个发明原子弹的唯一超级大国,不管是军事、经济还是政治势力,美国完全有足够的甚至绝对的威慑力和影响力来实现这样的围堵。在日本本土遭受两颗原子弹的洗礼之后,已经完全摧毁了日本军国政府的战斗意志。如果美英中三巨头阻止苏联出兵东北地区,通过外交手段和军事压力也可以很快实现日本关东军的投降。从如今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来分析,当年纵容苏军出兵东北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性错误。一方面,中国抗战的最后主要成果在东北被苏军洗劫一空,苏军在战争的尾声抢夺了胜利果实,这对中国是巨大的损失;另一方面,苏军的介入造成了共产病毒的大举南侵,不仅帮助中共抢夺了国民党抗战的胜利果实,还间接地促成了国共内战的对决,从而阻碍了中华民国的和平统一。同时,为后来朝鲜半岛的分裂,海峡两岸的分治,以及整个东亚地缘政治的不稳定,埋下了难以解决的巨大隐患。
 
美国的第二次战略失误发生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中共党国在经济极其困苦的情况下,不顾百姓的死活,国内毛泽东为夺权而穷凶极恶地搞迫害运动,国外则不断贿赂收买亚非拉等众多小国进行拉票活动,终于在1971年以投票的方式挤进了联合国。与此同时,迫使中华民国退出了联合国。随后美国尼克松总统在1972年访问中国大陆并签署了《上海公报》。从世界战略的角度来剖析,1971年美国开始主动与中共接触是有分化共产阵营,孤立苏联的战略意图。从中共的存亡角度来分析,毛泽东之所以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身,那是国内因林彪事件而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危机,国外因珍宝岛事件而面临苏联强大的军事威胁,他为了保住政权和自己的独裁统治,而甘心受降投入美帝的怀抱。从这可以看出,毛泽东是一个权力至上,毫无理想和信念,善于见风使舵的独裁者。
 
在1979年,美国与中共党国正式建交而与中华民国断交,美国再次放弃中华民国作为抗衡共产世界的一大力量。美国开始为扶持中国大陆的经济而输送各种资源。可这样一来,使得已经受困文革浩劫,苟延残喘、濒临崩溃的中共政权又活了过来。美国与中共党国的建交,一方面压缩了代表中华正统地位的中华民国在国际上的活动空间。另一方面,中共实行改革开放后,一方面不择手段地发展经济领域,有代表性的是邓小平的猫论。另一方面却固步自封地坚守政治领域,有代表性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在同一个政权里面,存在经济与政治两种截然分裂的极端政策,只有成熟地运用了东方文化中的商鞅主义才能做的到。这是美国对中共邪恶的第二次误判。
 
美国的第三次战略失误是发生在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八九“六四”事件后,美国政府表面上、口头上进行道义的谴责,但暗中又主动勾兑并切实地帮助中共发展经济,后又帮助其加入世贸组织。如此一来,使得世界上第一大党的中共很快富足强大了起来。经济崛起后的中共,不仅没有实现发展的成果全民共享,而是堕落成了官僚腐败集团。中共充分利用科技手段来监控普通民众,用膨胀起来的财力、物力和野心输出极权模式,甚至在全球施加腐败渗透的影响力。美国等西方国家曾经一厢情愿地认为,经济崛起后的中共党国会自然而然地向普世价值的方向发展转变。但事与愿违,自从2018年中共修宪开始,中共反动派公开抛弃韬光养晦的策略,对内全面性倒退,对外全方位扩张。西方国家才逐渐清晰地意识到,过去几十年的接触及输送的策略彻底失败了。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共期待的第三次严重误判。
 
 
自二战以来,在自由世界与共产世界的较量中,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决策失误,在2020年伊始,自由世界的西方诸国终于尝到了过去七十多年来,由于妥协、绥靖、勾兑的政策所酿成的那一杯苦酒。虽然美苏冷战,以苏联解体为结局,美国算是赢了一个回合。苏联虽然解体,但它遗留的专制体制却死而不僵。至今俄罗斯继续和其他几个专制政权有构成邪恶轴心之趋势,开始威胁并危害自由世界的宪政文明了。
 
近三十年来,西方国家实行的这种绥靖政策,完全可以用两个成语来形容:“养虎为患,与虎谋皮”!美国与中共的交往中,却连续输了好几个回合,而且一次比一次惨烈。近十几年来,中共伙同俄罗斯经常在联合国狼狈为奸地演双簧戏,其不良影响持续增强,其阻碍联合国决议通过和执行的力度也不断加大,以至逐渐掌控国际事务,幻想成为世界老大。如今的中俄,可以视作春秋战国时期野蛮专横的秦国,而美英西方诸国可视作文明开放的六国。两千多年后的当下,春秋战国的序幕再次在全球范围内拉开。在全球化浪潮的催化下,人类文明已经进入了一个动荡不安的,充满变数的历史时期。
 
鉴于从上述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史来判断,虽然本书的书名是《透视乌托邦----告别马克思主义》,在看似轻描淡写的“告别”背后,必然会是两种社会制度不可避免的殊死较量。如今终极较量的时刻到了,未来的美中较量必将进入新的冷战时期,甚至超越美苏冷战的格局。鹿死谁手,暂不作定论,但并无悬念。如果此次受全球疫情的巨大冲击,仍旧不能迫使美国做出壮士断腕的决心,西方国家依旧不能拒绝腐败的利益诱惑,依旧不能抛弃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留给美国等西方诸国有力反击的机会就不多了,留给自由世界战胜共产世界的概率也不高了。如果那样,在中国大陆要告别马克思主义,抛弃共产主义将会成为几代人一种无法实现的梦想。这对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来说,那将是一场百年不醒甚至万劫不复的噩梦......
 
2018年戊戌修宪以来,中共进入了后改革开放时代,党国极权体制出现“三抛弃”的败局:抛弃集体领导制和任期制;抛弃“一国两制”的基本国策;抛弃“和平共处”的外交原则。此举致使中共党国陷入“三危机”的乱局:执政危机,港台危机,中美危机。“一尊独裁为主,强硬政策为辅”的政治生态,导致中共不仅陷入了走不回文革又走不通改革的困局,还引入求不了和平却开启了冷战的危局。只有告别马克思主义,清算列、斯、毛主义,国家才能实现和平崛起;惟有迈向宪政主义,拥抱普世价值,人民才能拥有真正幸福。这既是中共的不二选择,更是中国的唯一出路!
 
2020庚子年,在国际大气候风云突变,国内小气候暗流涌动的关键历史时刻,著名思想者应克复先生的大作《透视乌托邦----告别马克思主义》在全球出版发行,其时机尤其重要,其意义必将非凡,其影响亦将深远!
 
2020年6月4日撰稿,6月10日定稿于美国首都华盛顿
 
 
关键字: 吴称谋 全球战略 与 共产病毒 应克复
文章点击数: 1713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