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四)

作者: 黄亮

 
四十六
 
    哪个街角来着,残留着一家盗版音像店,路过时里边传来一阵古老欢快的歌声——十八岁哥哥爱上小英莲什么什么。咱那会听不了这些,感觉跟和尚念经老生拉长腔没啥区别,碰着赶忙躲着走,时间稍微一长生理上会有不良反应,好像一堆蚊子围着耳朵开领导座谈会似的,恨不能拿灭害灵把它们淹上。
    提到盗版啰嗦几句,哥们也算是在社会主义和盗版共同灌溉下非茁壮成长起来的,对这俩有同样强烈的感情。社会主义不数落了,那就是个屁,听上去很响,闻起来很臭而已。盗版我是至今感激,至今也仍在坚持不懈的使用。不然咋整?正版的要么木有,要么删得像个被毁容的小妞,不看盗版看啥?问谁都不好意思让咱们活该倒霉当睁眼瞎吧。
    侵犯知识产权是不对,可不对的东西在一个不对劲的地方,总会出现负负得正的奇妙结果。闲的没事我还真畅想过,倘若从小到大没有盗版,没有路边的书摊录像厅,没有金庸古龙梁羽生,没有香港电影美国大片,没有三级毛片步骑兵,哥们现在会是个什么德性?
    不能想,一想准哆嗦,脑海里全是恐怖片中密密麻麻只剩下咬人本能的丧尸。当然那些武侠小说警匪片现在看大多也都垃圾,价值观啥的也都是忠孝节义老一套,可在把人往螺丝教导,浑身一股生铁味儿的当年,起码能解毒。
    至于三级片毛片,一点不夸张,除非拍的太变态,否则哪一部我都觉着是不朽丰碑,里面那女演员,个个普渡众生的活菩萨。
    上学那阵有天在北京逛书店,碰到一当年的三级女星出新书,特意跑去看了眼,去的时候还带点龌龊心思,真远远看着一点邪念没有,就俩字儿——亲切。几年前苍井空老师在网上大火,很多人以为是起哄,黑屋子里闷久了憋出来的毛病,我觉着不是,就最干净的这俩字儿——亲切。
    咱也不敢因为喜欢,楞说毛片高大上,可要没这些起码的垫底,再高尚的过来也都是浮云。人,得先满足了生理欲望,才有精神去追求精神境界。非拧着来,这在咱们这儿似乎是个两千多年没吃够的亏,早该顺过来了。
    啰嗦完言归歪传,话说哥们当时听到老调一溜小跑,声音缥缈之后发现身边少了个活物,扭头一看,老黄在店门口怔怔立住了。好奇,回头走近再看,受惊——老棒菜浑身微颤,神情苦涩,俩眼角同时还在攒泪珠。
    按说人都这样了不该去打扰,可这是老黄,为个没抢到的烟头能唱整夜窦娥冤的主儿,这表情是真情还是矫情不问清楚实在不知,于是胡乱开口:不是吧大爷,这么老,这么难听的歌儿把您感动成这样?
    老黄边抹眼泪边鄙视:相逢相失两如梦,为雨为云今不知啊……你懂个屁!
    我乐了:别的咱不敢说,歌儿是正经听了几十年,乐理旋律不懂,好不好听捂着半边耳朵都不能错。您自己摸着烟头说,这歌儿哪好,比《东风破》《七里香》《十年》啥的是不是差到姥姥家去?
    老黄抹完眼泪正式鄙视:懂音不懂情,所以是个屁!
    我发呆,粤语片里的台词也不知咋地钻了出来:点解啊?
    老黄刻骨鄙视:花儿开的时候碰到斜风细雨,那种颤动才动人。花一谢,再好的风光也不过是个自然现象而已。老夫刚那是在听歌儿吗?老夫听的是青春的共鸣!现在的歌再好听,搁我这儿也不过只是好而已。这么深入浅出的解释,即使以你的智商,也总能听懂一点点吧?
    话说到这份儿上,谁还能说懂?可咱也不能昧着良心说没懂,只好顾左右找台阶:要不进门看看?没准儿有啥稀罕,我一直想买张《蜜桃成熟时》收藏,一直没买到,没准儿搁这碰上。
    老黄一听目射奇光,口泛波澜:是吗?李丽珍演的那个?三点全露?比《肉蒲团》咋样?
    接下来,就是大小淫虫之间的业务探讨了,不可言传,不可言传……
 
 
四十七
 
    有天傍晚走到和龙的某个镇子那,赶上还没散干净的集,到店放下包裹就出门瞎逛瞎聊了。
    具体说,我逛老黄聊,只要对方不表现出明显腻歪,逮谁跟谁聊,感觉这属于当骗子的基本素质,自来熟,见着外星人都当至亲热乎,完了毫不客气的把你兜儿里钱放他包里,一家人嘛,什么你的我的。
    不过好多风土民情,江湖传说也都是打这种闲聊里耳闻的,所以哥们也只能耐着性子走走停停等老黄。听到正经的,一起乐呵乐呵,听到不正经的——这老色胚特别喜欢打听人炕上的勾当,特别是村干部乱敲留守妇女门那种。我只好左顾右盼,假装充耳不闻,其实听的更加仔细。
    结果假着假着眼瞅不远处一老太太摇摇晃晃倒在了地上,那会扶不扶这事还没被夸张成洪水猛兽,南京彭宇那案子也没出,不过屏幕上报纸上也常能看到了,心里也扭曲过是不是不能扶,这个还是要感谢罗永浩帮忙才顺溜过来,让咱在某件事上少缺德了好多年。
    他当年那老罗语录里有这么一段,说如果是他路口碰到个老太太摔倒,扶起来送到医院,倘若被讹吐口唾沫认倒霉。第二天同样的路口又碰到老太太摔倒,走过去看看是不是上次那个老太太,是的话扇她几个耳光,不是照样扶起来送到医院,再被讹诈再认倒霉。第三天还是同样的路口再看到老太太摔倒,害不害怕?怕!怕的浑身筛糠,但还是要先看看是不是上两次的老太太,是的话扇她几个耳光,不是还是要扶起来送到医院。
    当年听完这段胸膛里那热血咕嘟咕嘟冒泡,比小时候看五小强打穿黄金十二宫沸腾多了,这他娘才是真的猛男嘛。当然这种折腾普通人未必经得住,他自己说出也未必做得到,但普通人也不能一次都没被讹过就开始筛糠,再牛逼的社会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嘛。
    向榜样学习的机会终于出现在了眼前,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哥们脑海里刷刷猛闪,一下闪过董存瑞挺身炸碉堡,一下闪过黄继光舍命堵抢眼,一下……这段是打《我爱我家》里抄的,荒唐宣传里的党造英雄,不顺势喷两口实在是不爽。
    其实真碰上哪那么多念头,本能的上前要扶,结果被老黄抢先摁住批评,老狐狸那脑筋里的弯怕是真比咱淳朴小伙儿多:想啥呢?没看这老太婆倒得蹊跷?
    我一惊:哪儿蹊跷?
    老黄答题,一二三四五这么列举,听到二我就急了,不过是没风没雨地不滑,旁边乡里乡亲全不管这种臆测,一把推开:大爷!咱能不急着把别人往坏了想吗?
    老黄痛心,那表情恶心到家,哥们实在忍不住:大爷啊!您说您一老倭瓜,表达心里疼使劲皱皱眉头得了,居然学西子开捧,还不如东施呢,人好歹还有个咪咪。话儿没讲完咋还用上力了?这是要掏心挖肺让我看色儿?崩费劲了,黑的,我不嫌弃,您把心放回去吧。
    老黄装逼被破老脸微红,转眼又变疾首:网上那些案例你都忘了?这要被讹上,人生地不熟的,你那点钱还不够人喂猪呢。
    我蒙了一下,又反应过来:您自己讲过的那个信不信上帝的段子还记得吧,这要是不扶,结果人不是假摔,您一开口诗词文章,闭口礼乐道德的读书人,以后拿啥遮脸苟活世间?
    老黄语塞,只好耍上老人专属的无赖:你小子没吃过这亏,你不懂。
    我义正辞严:您也不能被蛇来一口,一辈子碰个橡皮筋都哆嗦吧。网上这种事儿是不少,可再牛逼的毒药,少到一定限度也吃不死人。全国几亿老人,每年路上摔倒的情况有多少?讹人的有几个?确定比喝水呛死吃饭噎死打雷劈死的多?恰好被咱碰上的概率有多高?
    老黄虚了:这概率,你算过?
    咱当然没,不过跟着老忽悠混久了,知道越是没货越得咋呼:媒体是个好东西,但也有自身的缺陷。什么扎眼报什么,什么吓人炒什么,碰上网民不动脑子瞎起哄,针尖大的孔能弄成无底洞。杞人忧天您总知道吧,概率小到一定程度的事儿,只能选择忽略不计,不然就活该被人笑话了。
    老黄叹息:那行吧,都是你钱,反正老夫一无所有,趁年轻该吃的亏吃上吧。
    我拿网上段子调侃:哎呀,您也不能这么谦虚嘛,您不是还有病呢嘛,不还是最牛逼的神经病嘛。
    老头子再狡猾,玩这种脑筋急转弯也明显不如年轻人,老黄一愣,才冷笑着冲我挥手,让我上前。其实哥们也早虚了,嘴上唱着将军令,心里打着退堂鼓——难道真是个坑?关键在哪吧,我跟老黄都啰嗦这半晌了,周围路人还真没一个正眼瞧那老太的,村里人咱知道,为点小利打破头常见,可顺手出点力的忙也很少有拒绝帮的,是这地儿世风日下还是?
    一直到今天,我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只是个嘴炮英雄,可症状实在是太明显,绝大多数我认为对,应该说和做的,事到临头就是张不开嘴伸不出手。比如电梯里碰到人抽烟,我觉着正确的方式是用温和语气礼貌提醒,他不听,咱闭嘴,下次再碰到再礼貌提醒。所谓非暴力进步,就是得用这种方式,拿文明一点一滴去浸润吧?最缓慢,可也最踏实。
    可真碰上了,要么憋着沉默,要么憋不住爆发,说出的话儿能溅出火星子。最丢人的是,这种憋不住的情况,往往发生在对面明显瘦弱,即使翻脸也绝不可能打赢我的状况下。不能再想,不然以后撒泡尿都不好意思照自己。
    不过把牛吹出去的好处就是,即使想认怂,在别人紧盯着的目光中也不得不往上冲,哆嗦着走去弯腰刚要扶,被老太自己拦住:别碰,头晕,低血糖,等吃完这甜饼缓缓就能好。
    哥们瞬间那个通透,感觉浑身力气都一口松了出去,完了开始无限鄙视自己,正经事儿,吓成我这鸟样,遗书都开始打草稿了,怎么见人?完了又想拉个垫背的,扭头无限鄙视望老黄,老黄慌忙找借口:年年打雁,今日让雁啄了眼。意外,这是个意外,谁知道还会有这毛病?你小子运气不赖,下回碰上,再让你晓得老夫英明神武未卜先知。
    我拿鼻孔呲他:当初某夫子怎么批评别人道德观来着?好人必须有好报,不然连人都不做。向善的努力稍有闪失便退到底心安理得做烂人,看着别人努力还嘲讽:迟早吃亏,到时候你就知道老子烂是天经地义深谋远虑的。扇到别人那的耳光,抡回来打自己脸上,很适意吧?
    极限这东西总是有的,即使是在一个哪哪看着都无限的人那里。老黄羞愧了,一路臊眉耷眼回旅店,吃晚饭,抽烟发呆,第二天早起在我床头坐笔直,用战斗英雄英勇就义那表情说:你说的对,这个是我错了。
    我意外,心想老家伙转性了?正犹豫是宜将剩勇追穷寇,还是宽怀大量装圣人呢,老黄帮我下定了决心:我这岁数的老头,竟然还有勇气向后生承认错误,完全应该当国宝供在庙堂里嘛,现在居然沦落到跟你混一起,天天嘬这种几块钱的烟头,金凤凰掉进了野鸡窝,老夫心里苦啊。
    喷干净隔夜口水之后冷静想想,有一点老黄是对的,跟他混久了确实能磨炼意志,要搁一年前有人这么恶心我,哥们早凉了。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63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