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3/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六)

作者: 黄亮

 
五十
 
    情窦初开那会不良读物看多了,再凑上发育期的本能,酸。当然还没到琼瑶小说脑残青春剧那程度,自以为文艺的高级点的酸。其实底料一个样,出锅是泔水还是酸梅汤,全看厨子手艺。咱那种如今看属于最让自己心酸的——半碗泔水半碗汤,泼了可惜喝了难受。
    给心仪的女生写过封情书,里面有这么一句:转瞬即逝的东西总是最美的,譬如流星,譬如朝露,譬如昙花,再譬如,男儿到了伤心时的眼泪。写完得意极了,感觉好东东应该大家一起来分享,不忍心只糟践在一个妹子那,后来陆陆续续转发给好些个。
    得亏哥们丑,再加妹子们明察秋毫,到了没一个上当的,不然我就在人渣道路上逍遥快活了,哪还有出门溜达的功夫。
    晃悠那阵,自己解了酸的毒,但仍然坚定不移地认为理儿没错。爷们嘛,打落牙齿和血吞,心痛到极处,按耐不住溢出来的一星半点才能感天动地。学老娘们动不动挂着瀑布开嚎,世上哪有这样的男人?
    见了老黄才知道,世界真的很奇妙。哭鼻子要有世界杯,那冠军在老黄有生之年别想落第二家。林黛玉要是水做的骨肉,这老家伙应该是海水做的神器,还是决东海之波都无法匹敌那种。
    倒也不算太爱哭,大部分也还是静悄悄的落泪,被发现还带点不好意思。就是哭发了兴,混不吝的时候太牛逼,嘴里跟个没了调的琴一样,啥动静都能搭上泪水伴上奏,嗷嗷叫可以,哇哇喊可以,嘤嘤唧可以,板板夜半无人女鬼游荡的动静,把人往阴间吓。哼着歌哭,唱着戏哭,连极品泼妇那种拍着大腿的假哭——“哎呀我地妈”都会,还是半个多钟头词儿都不重的全本。
    学泼妇那次要不是哥们发血誓要绝交,老黄能哭到变了性。现在想想有点后悔,感觉这玩意恶心归恶心,还是得算非物质文化遗产,应该录下来留个底,不然将来想开眼都找不到传人。
    这回又哭,路过个采石场迎上阵微风,小沙子进眼角揉吧两下的事儿,到老黄这不知道又凑巧搭上了他老人家哪根伤心弦,瞬间滔滔连绵了。万幸的是没开嗓门,暗流汹涌那种,可站他身边的我还是无比尴尬。还不如站个哭喊的小姑娘身边呢,旁人最多以为我始乱终弃。大我两轮多的老喷壶,路人那眼神都以为我是该遭雷劈的不孝子了,上哪说理去?
    头两回哭哥们还劝,发现没戏,越劝越来劲,跟戏子站台上发现有了观众叫好似的。后来是哄,跟哄小孩儿差不多,那边要糖,这边要烟,可地主家的余粮也经不住这么瓜分那。最后只能落到个无可奈何自暴自弃的逆反境地,左右再犀利的眼神也不能真瞪死我。
    于是直接上口调侃:呦,又哭上了,哎呀您这眼泪咋跟农场里那奶牛一个德行,一天不挤上两大盆涨得难受是吧?
    老黄默默无语泪千行。
    哥们继续:您这天分搁如今确实埋没了,搁古代生大草原上,哪路单于缺粮了把您请过去,顺着长城哭一路倒一片,花花世界从此如履平地,还有孟姜女什么事儿啊。
    老黄默默无语泪千行。
    哥们只好再继续:生墙里也牛叉啊,哪哪大旱民不聊生了把您抬过去,照脸随随便便几个巴掌,大河有水小河满,比龙王布雨强多了,稍慢点往您嘴里塞甜枣,都得换抗洪。
    老黄默默无语泪千行。
    哥们越说越带劲:生三国更过瘾了,什么孔明庞统这计那计,到您这儿都叫白算计,不把貂蝉甄姬大乔小乔全塞您炕头,不高兴了哭两嗓子,别说七军,九鼎都能让您给泡上。
    老黄默默无语泪千行。
    哥们再接再厉:生民国也嘚瑟啊,起码得是个救国救民的大英雄,鬼子要还敢打过来,把您当战略武器空投到日本,俩礼拜四个岛起码沉仨,他们丫白旗扯慢了就只能在海面上飘扬。
    老黄默默无语泪千行。
    哥们有点词穷了,但还是在硬努:生未来是真了不起,移民火星殖民太空的时候把您装上,落地生命之源解决了,改造大自然那费用得省下多少啊。
    老黄默默无语泪千行。
    哥们弹尽粮绝,崩了:差不多得了啊老头,再扯可就到宇宙末日了。您看您脚下都快攒成水坑了,难不成您还想把自己当棵树种这儿啊?
    老黄收了神通,严厉批评:布雨那段不对头啊,泪水,那是咸地,真浇上庄稼全得齁死嘛。
    哥们恍惚:您刚才到底是哭呢还是练什么功呢,咋还有精神挑我刺儿?
    老黄威严:老夫老了,一嘴功夫没有传人,碰到你小子也算缘分,对着机会就好好培养考验一下嘛,今天表现还不错,可喜可嘉。
    哥们翻白眼,好像跟老黄混久了功力是见长,有天对着镜子翻了个,楞没找着自己黑眼珠子在哪:歇了吧,明明是精神脆弱眼窝浅,哭完了又不好意思承认,拿这种鬼话哄我,到死真做了鬼咱也不能信,哼哼。
    老黄挺胸抬头提气揉眼开嗓:哎呀我地……
    能屈能伸大丈夫,哥们迅速抬起拳头庄严宣誓:信了!
 
五十一
 
    哪个田间地头来着,老黄逮着一翻地的农妇聊天,那妇人岁数不大,真要细看模样也算周正,可大热天干农活,长衣长裤大草帽是标配,难不难看的谁也不能说啥。描眉画眼带耳环是什么操作?大黑脸蛋子配上被汗搅和混了的粉底,再搭上血红的嘴片,要多惊人有多惊人。她手里拿的要不是个锄头是棒槌,跟个被大王派去巡山的小妖没啥区别。
    
    看不了,因此躲的比较远,自己一人站路边嘬着烟卷啧老黄,跟这样的都能聊到眉飞色舞相见恨晚,啧啧啧啧。
    正啧着来劲迎面走来几个小混混,还没来及弄大自己肚子,也没钱挂金链子往身上画禽兽,全指着眼神证明自己惹不起那种。离我一点五的眼神刚够着的地儿就开始瞪我,瞪的哥们心里温暖极了,仿佛时光重叠看到当年的自己穿越而来,一阵羞涩,一阵酸楚,一阵亲昵……
    咱这深情目光大概太像慈母望着远方归来的浪子,把对面哥几个气坏了,刚摆脱家里那个妈,怎么出门又一个?三个加倍凶狠的瞪我,一个直接动口恐吓:你瞅啥?——这是网上段子。其实说的更恶劣:看你爹呢?
    很奇怪,哥们那会在东三省飘了大半年,之前之后东北的朋友也认识不少,跟人吵架抬杠险些动手也有几回,从没听过如今盛传的那套经典问答。还是在这套词网上火了以后,生活里才正经碰到一次你瞅啥,没吓着,笑坏了。感觉像是别人先说他很凶他有病,于是他便很开心的得了这病似的。
    一个怂包,大概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能勇敢起来——千真万确的相信对面是比自己更怂的菜包儿。哥们那会就无比勇敢,没办法,全是熟悉的眼神,熟悉的动作,心理活动自然而然也熟悉:武侠小说黑帮片看多了,侠和义气没懂,剩个武拿来招摇。又没那真动手的胆儿,只能靠表情出门唬人,相当于给自己套了个精神病的光环,正常人谁跟咱计较啊,看到都躲着,于是浑身便能洋溢着精神胜利的愉悦感了。
    真狠真计较的当然也有,算概率十个里边没一个,真碰上咱就赶紧躲嘛,躲完丧一会气,后边那九个照样得意。从投资收益的角度,赚大发了。
    于是冲人眯着笑:行了,回家学点有用的去吧,别害人害己了,真牛逼的人从不玩这个知道吗?
    使劲忍了忍,没把你们看我当学习榜样收尾。所以自己感觉这词儿也算得上推心置腹语重心长,可说那会忘了算计另外一个要素,再怂的人凑一起,互相拉扯着谁也不好意思带头现原形。于是便被围了起来,骂骂咧咧指指戳戳,一已经发了,紧接着定是不可收拾,哥们心里那个悔,脸上那个可怜巴巴啊。
    还是老黄仗义,看着这边风头不对,与那黑颜知己依依不舍洒泪而别——这是他事后为了彰显牺牲精神自称的,冲过来当他们头一声暴喝:我这兄弟可有神经病啊,回头发起疯来伤了谁可不用负法律责任。
    小混混嘛,好糊弄,左右有个脸面让他们觉着赢了就行。听老黄这么一喊再看我那德行,齐声起了一哄撤了。
    我这儿讪讪的还想给自己也找个脸面,等人走远,对着老黄恩将仇报:您有神经病您说您的,我哪里有病?这种小痞子哥们见多了,真敢动手让他们仨!
    老黄一副过来人的表情:这种小痞子和你这种见多了的我也见多了,呵呵。
    我被这话逼到刀尖上,羞得只恨自己刚才没有以命相搏,以正视听:他吗的您等着,我这就去打回来让您再多见一回!
    老黄轻飘飘一句话给我加油助威:拉倒吧,装横的没错,但真楞的也不是没有,真碰上那种动起手来还不知道考虑后果的生瓜蛋子,你这自诩的大好青年可就交代在这儿了。
    我大喝一声:死即埋我!垂头朝混混们来时的方向冲去。
    老黄拈须微笑老怀大慰:出师了,有此能耐傍身,今后除了共党没谁伤的了你。
    这事儿后来说不清了,天地良心哥们那会是真起了拼死的心,再懦的人被老黄那么激也能硬生起来,何况咱还没到垫底的那一层。可谁信呢?连我自己知道冲反了之后都不敢相信,连说明真相的勇气都提不起来,只能边接受老黄的恭喜边擦拭内心的创伤,跟个一不留神被逼上梁山的正经员外郎似的,痛苦极了。
    俗话讲东边不亮西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不俗的话说东隅已逝桑榆非晚。总之丢人现眼的勾当做多了,自然而然会去别的地方给自己找补:我出不出师的您也别忙惦记了,我连师都没拜过呢,您还是先操好自己那份心吧。
    老黄一愣:何心?老夫无牵无挂,云卷云舒。
    我提起了路边那感慨:您说您得算饥不择食了吧,三天前刚去的按摩屋,药劲这么快过了?跟一画了鬼妆的小黑胖子聊成那样,啧啧,啧啧。
    老黄拿腔捏调:妆是丑了点,但这化妆的心思却实实可爱。
    我吐了:您竟然看得惯这种乱化妆的?黄色的脸,楞拿那惨白和血红往上糊,还是劣质的,这不是老黄瓜刷大红漆非拿自个当番茄——自取其辱嘛。没那手艺和财力,还不如朴朴素素来的清爽干净呢。您管这个叫可爱?还不是饿狠了馋的?
    老黄圣洁的像个被雷劈错的天使:啥时候,数落别人之前把自己先换进去想想,也别因为自己这儿绝了美的念想,就笑话别人那虽不得但还在欲求的东西。把你摁这毒日头下干这活儿,你还能有心情出门前给自己捯饬,我也会觉着你很可爱,懂了吗?
    我不懂,所以虚心请教:那您每次数落我的时候为啥那么痛快,那么带劲,那么喋喋不休呢?
    老黄脸糊的像个被雷劈错两次的天使:老夫那是教导,是鞭策,是恨铁不成钢,是……
    有文化是真好,耍起臭不要脸来时间都比别人长好多,真牛逼。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682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