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6/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二十九)

作者: 黄亮


五十七
 
    快到延吉的一个小镇上,又是一个臭烘烘,勉强不算大通铺的八人堆肥间,碰到一在乡下跑业务的小伙子,台湾人。
    港台客商,不都应该是电视里演的那种肥白宣乎,戴个金边眼镜的小胖子吗?怎么还能蹦出这么一个干巴黑瘦,瞅着比我还土,还跟我们这种快要弹尽粮绝的穷鬼挤一屋的?因此各种不信。
    老黄跟我搭伙不信,不信不信,边说不信边比赛谁头摇的更像拨浪鼓,拨浪累了接茬开始挤得,我说:我说兄弟,刚学两句台湾娘娘腔急着开装可以理解,挑下天时地利和对象嘛,大热天搁一电扇都快风了的破旅馆,对俩这么大的活人讲这么无稽的笑话,咋?看俺们长的像脑残?
    老黄接:对嘛,再说就算我俩真能一时糊涂信了你,又能咋地?要钱没有,要色凑一起比你做鬼脸还丑,图啥嘛。闷的慌想逗咳嗽,你还不如说自己是当年老毛走丢那孩子的孩子呢。
    我接:他老兔子那是在陕北,不是东北吧?
    老黄回:孩儿大了出门闯荡很正常嘛,更何况还是孩儿的孩儿。
    我接回来:你这主要还是形象不行晓得吧,美个白靓个肤,摊儿上淘身假皮尔卡丹,再弄个大钱包里头塞满纸条,拣个不是饭点困觉的时候,再到路边截花姑娘兴许还有戏。
    老黄接:未必未必,如今这闺女都精着呢,不见兔子不撒鹰,别说台湾人,赛亚人来了没拿钱埋上她们都没戏。
    我深以为然:对呢对呢,真想玩空手套起码找个办证的弄个假护照嘛,没准还能撞上个一好奇成千古恨的。
    台湾人脾气是真好,笑眯眯听我俩埋汰他,风雨不动也不急,听到护照这儿突然动了,伸手到包里掏什么。哥们有点怕,想着横眉怒目扯嗓门吓唬这种前戏都没有,不应该直接掏刀子吧?正恶念横生,琢磨一会是让老黄掩护我先撤,还是跟老丫的赛跑,左右都是死道友呢,人掏出本台湾护照呈上来:我还是原住民哦。
    这玩意那会没见过啊,拿手里装模作样检查一番,抬头和老黄面面相觑,我羞了,心里那感觉相当于段子里拿富翁当鳖歧视,再被反手打脸的势利店员。老黄这脸皮不愧是千锤百炼久经考验过的:台湾人民这些年日子都过成这样了?还是你小子玩行为艺术,体验我们大陆民情忆苦寻根来了?
    台湾小哥还是笑眯着回:哪里都有穷人喽。
    打错了巴掌又不好意思说抱歉,只好逮着机会在别的地方找补,一听人话音带点凄楚,哥们赶忙接住往高了捧:再穷您那也是人,不比俺们这些草民,顶天立地堂堂正正,有选票有自由,走路上不怕被嫖娼,窝家力不怕被拆迁,纸上网上也不怕全是天窗……
    刚被我们损到姥姥家都温温笑着的小哥,这会儿却突然激愤起来,话都不让我讲完:什么了,你们没有呆过你们不知道,一群流氓打着民主的旗号天天哈拉了,吵架打架今天这样明天那样,该做的事情一样都做不好。选票有什么用?几个党都是只会讲话的废物。自由有什么用?饭都要没有吃,还不是跑你们大陆来讨生活。
    我听的呆若木鸡,险些开始怀疑理想:您是海峡对岸那个台湾的?
    温和的人吧,不像咱这小爆脾气,火儿窜上来的快下去的也快,感觉属于半年不发作,发作顶半年那种。我都逗着给他消气儿了,他那火苗子一点没见下:当然了,就是阿扁那个台湾了,说是我们选上去的,结果还不是上当受骗。民主有什么用?经国先生当年给台湾打下的底,要被这些骗子折腾光了。独立了,自由了,人权了,什么好听喊什么,唯独民生没人管,比你们大陆差远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彻底不干了,这才是典型的抄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吧。哥们开口就把过去一年网上曝出的荒唐事背了一遍,问你们那有这事?结果小哥张嘴把他们那也不知道多少年的操蛋事也列了遍,问咱们这有这事?
    气坏了,晃脑子抖膀子要把谁能比我惨这游戏玩到底,被老黄及时挽救:小兄弟啊,我知道民主不是万能的,民主了也还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你跟我们说这些,等于正常人跟太监抱怨性生活质量嘛,这个我们不懂啊,我们连叽叽都木有啊。你们再疲软再秒射总还有个解决的可能,我们呢,我们连木有这话都说不出口啊,你确定你们真比我们差?
    要不说葵花宝典是绝世神功呢,一大老爷们连叽叽都割了,谁还好意思跟他掰扯?这功夫我估摸当年日本人也学过,要不那小和尚一休动脑子前能念割叽割叽的咒?要不鬼子们战场上能喊着割丫叽叽冲锋?
    老黄这套路一耍,台湾小哥那火立马歇了,正羞涩扭捏着需要安慰呢,不想老黄还不依不饶:你大陆的大爷我吧,就一件事儿想不通,刚沦陷那会老共有老毛子撑着,64年有了原子弹后来又蒙上了老美没脾气,中间这几年可没谁待见啊,尤其三年灾害,饿殍偏野还被勒着肚皮支援第三世界,蒋总统那会想啥呢,打回来啊,连枪都用不上,一个村空投两袋大米齐了,过期的都没谁有意见,人呢?勿忘在吕的国军呢?
    我一听这个来了劲,紧着拿网上段子往下接:对啊对啊,想啥呢,俺们这儿一年一年的光玩遗民泪尽胡尘里了,你们这王师该来了吧?再拖下去连我都只能学你大爷家祭无忘告乃翁了。
    小哥楞了,拿不准我们是不是又在开玩笑溜他玩,过了一会看我们还盯他才喃喃的回:过去的事情,我还真不了解,不好意思。
    我和老黄也没再追究,血肉同胞嘛,他们惦不惦记咱们,咱们能照应的还是得照应。于是搭手玩了把语重心长,千叮咛万嘱咐身在福中要知福,知足了自己福,也别忘了水深火热中的父老乡亲,能光复光复,不能光复民主统一,统一都不能,起码也要把萍水相逢,眼么前的这爷俩救走……
    第二天清晨,我们唱着苟富贵,勿相忘,荒草圈圈天,和一脸懵逼的台湾兄弟依依惜别。扭头哥们迫不及待问老黄:对啊,那会国军为啥不打回来啊,害得咱到现在还费劲巴拉的争民主,一天正经日子过不上。
    老黄仰天打个哈欠:这问题,回头你多攒点不义之财,老夫带你漂洋过海去蒋公墓前问吧。
 
五十八
 
 
    心理学上好像有这么个现象,说里子缺了烂了又弄不好,遮掩隐藏容易成为本能反应,具体表现就是面儿上加倍使劲,咋光鲜咋滑溜咋来,使完还特意出门炫耀,拿别人真假不知的客气话当良药,安慰自己心里那酸楚。
    咱中国人似乎特别擅长干这个,从古代的万邦来朝到现代的伟大复兴,从上面的面子工程到下面的婚丧嫁娶,越穷越陋事儿越要办的风光——不能叫人看了笑话。至于风光之后的那一屁股债,那日子的窘迫难熬,因为“看不见”,所以便算不得笑话。
     如果谁竟敢斗胆说破,大了叫破坏大好形势,小了叫破坏邻里团结,必须捂住堵住。可好多事吧,本来只是个笑话,一捂,就成了笑柄。本来只是个事情,一堵,就成了事件。台上的为了升官发财,打肿别人脸充胖子,丢人现眼落实利还能想通,小老百姓为啥扇起自己来也这么起劲呢?至今我想不明白。
    还有那些没事微博微信里晒幸福秀恩爱的,我觉着也属于日子快凉了,全靠网上这点赞吊着最后的那口热乎气儿。倘若不是,那便加倍的歹毒。
    这世界是这样的,没有黑显不出白,没有失败无所谓成功,没有绿叶衬着鲜花也美不到哪去。所谓幸福,也全是比对后的结果——有穷,富者才能得意。有流离,安宁才显得珍贵。有锁链,自由才会被想起,有隔壁金家,咱们的生活才永远不是最悲催……
    以前还好,最多身边偶尔蹦个把牛人,玩富贵还乡的时候让咱眼红到滴血,也只是偶尔。再说那些威赫赫爵禄高登的中国式牛逼者,昏惨惨黄泉路近的又有多少?我琢磨那些死老虎老家的人如今活得最幸福——那么高的官,说完就完了,啧啧,平安才是福哇。
    现在歇了,科学技术把人,还有贱人全部集中到了一起,每天一开眼别人家满满的幸福往手机里塞,这日子还怎么过?自家美气自家被窝里偷着乐就完了嘛,没白没黑的到处晒是什么心肠?典型的恶心别人成全自己嘛,打雷天出门这帮祸害不哆嗦?
    以前看到这些晒的不懂,凭着本能不痛快发泄一通,泄完舒坦了还经常为自己心里那点阴暗羞愧,真正在理论上被启蒙,从此理直气壮大义凛然还是托老黄的福。
    钱快光了,得省着。所以有天跟老黄挤在一没窗户没排风扇的棺材单间里,他睡床我抽个床单睡地板,他收获物质上的满足感,我收获精神上的满足感——啥叫传统美德高风亮节,花了钱还捡最苦的受,哥们正是嘛。
    当然一不留神往贱人那想也能想通,可我干嘛给自己找这份不自在呢?阿Q是个好榜样,咱一天没那翻身的能耐,一天就得乖乖照他老人家学习,不然日子根本过不下去。
    临闭眼之前,透过缭绕的烟雾。看电视里某对明星夫妻当众起腻,俩人刚勾上手老黄就急了:他麻地迟早被狗仔拍下出轨的照片来闹离婚。
    哥们当时心里那个激动哇:好啊,自己单着奔儿就看不得别人双飞燕,原来你这饱读诗书的心里也这么龌龊。
    老黄大怒:这是龌龊的问题吗?这是心理的问题吗?这是脑子问题!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
    我一字一啧:哎呀,吃不着葡萄的酸水都能被您拔到原则高度,当年希特勒做祸害之前要能把您请过去,到现在全世界都许说不出他一个不字儿吧。
    老黄勃然大怒:老夫是有气节的好汉!他狗日的敢把老夫叫去,一篇通天彻地的檄文骂到丫羞愤自尽信不信?
    我撇嘴:这边这狗日的不比那边差,当年大字报还随便帖呢,也没见过有檄文那。您这通天彻地功是只练在嘴上,到手头就废的吧?
    老黄盛怒,拍床而起,烟气蒙蒙中还真有那么点驾雾的风采:吹牛!读书人的事!讲究个天马行空随心所欲,你这么死乞白列扯我后腿,以后咱这天儿还怎么聊?
    我幡然醒悟痛改前非:我错了我错了,您是对的,盘古开天女娲造人那会就应该把您请过去,打头儿上把问题解决掉,全人类早和和美美手拉手了,何至于到今天还相互蒙着坑呢。
    老黄转怒为喜:古往今来,啥牛逼勾当少了老夫,都会显出不完美。
    我锦上添花:尤其是吮痈舐痔做屁颂这一行,没了您简直在语文圈里都不配有立足之地,您瞧瞧现在这联播日报里那些干巴无聊的东西,就等您出山随便几句把共匪头子全拍死,真正解放全中国了。
    老黄干咳:青出于蓝,后生可畏啊。行了,说点正经的吧。
    我继续不正经:呦,连正经的您都会说了,这就是您不对了,好歹该给他们正经人剩条活路嘛。
    老黄端正态度,把人前显摆者该下油锅这一命题,分别从社会法律和逻辑角度,完美细致甚至稍显啰嗦的给我证明了一遍,用的还是一口气。证完倒过气来,用刚刚移了山填了海的表情问我:正不正经?
    哥们那个恍惚,头昏腿软,万幸是在地上躺着,不然当场就给跪了:您以前说相声的?这贯口没个几十年功夫学不来吧?
    老黄古神一般正大威严:小子,不给你显点真功夫,还真怕你不知海阔天空了哼哼。
    我默默盘算许久,犹豫着问:就为了没事震下无知群众,花那么多时间不值当的吧,随便弄本生僻的书背三天也一个效果啊。
    老黄叹息着露底:谁说不是呢,可当年没网络没电视没书店,实在没得正事干才练的嘛。哎,生不逢时,蹉跎岁月呀。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672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