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9/2020              

余东海:大仁与大恶(外一篇)

作者: 余东海

 
 
关于大仁与大恶,《红楼梦》第二回中贾雨村有一段妙论:
 
“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若大仁者则应运而生,大恶者则应劫而生。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尧、舜、禹、汤、文、武、周、召、孔、孟、董、韩、周、程、张、朱,皆应运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纣、始皇、王莽、曹操、桓温、安禄山、秦桧等,皆应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恶者挠乱天下。”
 
仁者,意味着人格挺立,仁性彰明。君子即仁者,贤人、圣人、大人都是仁之大者,有志于儒的儒士则是准仁者。成为仁者,需要积学,更需要积善积德。积善成德,积德成仁。成仁是人生最大的成功和幸福,是一种内在的强大。大仁者得乎天道,身与道俱,顶天立地,与天地参。
 
关于大仁与大恶,有三条东海律。其一、大恶之后往往有大仁,大恶大仁接踵而来,盗贼不死圣贤不止,魔高一尺,3道高一丈,此之谓也;其二、小人怕真恶,小恶怕大恶,大恶怕大仁,大仁大无畏。
 
小人怕真恶,小恶怕大恶,世人容易明白;小人恶人怕仁人、大恶怕大仁,人们不易理解。特引圣经略予解释。乱臣贼子,人间大恶也;春秋经,仁道大经也。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就是大恶怕大仁。
 
《大学》说:“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 而著其善。”这里的小人,私下里为非作歹,什么坏事都敢干,其实就是恶人。但见到君子便会极力隐藏自己的恶,刻意表现他的善良。这就是恶人怕仁人的表现。
 
其三、即使置身于据乱世和邪恶社会,圣贤君子的安全度相对也是较高的,一则有明哲保身的智能,二则吉人天相。仁者都是吉祥之人,天爵天相。
 
圣贤更是大吉祥人。我说过,或有人能诛杀桀纣,没有人能害死孔孟。任何权力暴力阴谋诡计,都不可能害死孔孟。而所有试图危害历代圣贤的人物和势力,都会迅速衰败灭亡并被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020-7-5
王道与自由
 
 
有言论自由儒家未必能大兴,但儒家欲大兴必须有言论自由。
 
有了自由,未必就能大兴,原因有二:一是儒家群体德智不足,例如日本和台湾;二是社会共业过于糟糕,例如孔孟时代。第三种情况是儒群既不行,社会又糟糕,如民国。
 
故仅有自由是不够的,但没有自由是万万不行的。儒家没有言论自由,必不能兴。
 
言论自由是基本人权,是国家必须提供的最底线的人权保障、人格尊重和文化尊重。没有言论自由,意味着不把人民当人看,所谓尊重人权、尊重人民、尊重传统文化等等,必然是、只能是巧言空话。没有言论自由,即使孔孟重来,也是有劲使不上,只能望天下滔滔而兴叹。
 
在没有自由的时代,儒家必须以自由追求为己任。
 
未来王道应立法保障民众的言论自由,包括反孔反儒和歪理邪说的言论自由,绝不允许以言治罪。同时,依礼制订精英的言论规范,对于文化、政治、教育三界人士的非礼言论进行相应处分,轻则警告记过,重则降职撤职。削职为民是言论非礼的最重处罚。
 
我理想中的和谐社会,既文明有序又高度自由。反儒派和邪教徒都享有言论自由。只不过,他们也因此自断了上进之路,自绝于精英群体和上流社会。反儒派和邪教纵然存在一定的思想影响和社会风险,完全可控可防。那样的社会必然充满生机活力和幸福感,人民的创造创新能力将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
 
2020-7-5 
 
 
关键字: 余东海 大仁与大恶 外一篇
文章点击数: 61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