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0/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三十三)(全文完)

作者: 黄亮

 
六十五
 
    无数次的恳求过老黄:咱坐上车到头看两眼了了心愿散伙得了,何必非跟自己肚子过不去呢,回头再落下啥病根来,您是老了,无所谓了,我可还年轻呢。
    无数次被老羞成怒的老疙瘩装洪兴大哥回绝:出来混,说到就要做到,说走到那,就一定不能坐过去。这么点小困难都克服不了,坚持不住,将来还指望成啥大事?还拿什么去实现咱那反共大业?
    没脾气,毕竟哥们还年轻,还指望着共匪早点完蛋,咱好到街头载歌载舞享受胜利果实。所以晚上听到这套词,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白天听到这套词,胃里酸配口中水,咕里咕咚盼天黑。
    这天早上正在街头边走边拿口水兑胃液,做人体生理实验。一胖到连体肥猪那程度的骗子坐到了哥们这火山口上,张嘴就问小兄弟哪里人啊,得知后转腔学我们那方言,套老乡的瓷,完了说自己不甚丢了钱包云云,话还没讲完,一个酒肉嗝没憋住打喉咙直射哥们鼻孔,臭的我呀,气的我啊!
    一顿拳打脚踢把丫干跑,回头浑身舒畅的望着老黄:这种人人得而弄死的傻叉,您怎么也不过来搭把手过过瘾?饿脱了?
    老黄捧着心装痛埋怨:咱爷俩都快落魄成狗不理了,好不容易撞上个傻到不开眼的骗子,这不老天开眼发下来的福利嘛。替天行道不会?劫富济贫不行?你居然把他给赶跑了,你你你你~~~~
    我连羞带悔,赶忙转移注意力:大爷啊,如果要您选要钱还是要命,您要啥?
    大爷神圣:要钱!
    我呸了口清亮的口水,心里竟然隐约一丝伤感——穷得连痰都吐不出了:现在是这么个情况,今儿这预算买了窝头没烟头,买了烟头没窝头,您选哪边?
    老黄大喊一声天要亡我,吐血三升,倒地不起,与世长辞。这是哥们当时的美好心愿,实情是老赖头往人小镇幼儿园门口一坐,学熊孩子撒泼,非说我刚才放跑了足以让他发家致富的骗子,所以必须想个两全其美的辙赔他,不然打死不起。
    恶心狠了,一激灵突然想起件事儿来,随着坐下脱了俺那多日懒的清理,也没好意思离脚的臭鞋,再脱臭袜,被老黄耻笑:咋?鬼子都打跑那么多年了,还想跟我玩毒气弹这一套?老子可是打胳肢窝堆里熏大的!
    吹完抽了抽鼻子,忧伤了,往远使劲挪了挪屁股才敢喘气感慨: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哥们没理他,脱完打袜子里撕出一张面额五十的钞票来,咧嘴狞笑。老黄当场跪了,大喜之下脚又崴了次,疼的龇牙咧嘴还硬挺着谄媚:行啊小子,还跟我藏着这一脚是吧,赶紧的吧,刚才拐弯路过那小卖店,石林白云红塔山,一样先来一包!
    我继续狞笑:当初被您那私房烟气着了,留了这张准备关键时候报仇雪恨,日子太久自己都忘了哈哈。
    老黄催促:快点吧,一会抽上老夫给你口头检讨,烟盒上写书面检查也没问题,包你过足翻身的瘾。
    我得意的唱: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老黄面色狰狞,又忍了回去,换了脸哀求,又不知如何出口,感觉都快要管我叫大爷了,哥们不忍再逼:想要烟简单,征服来一首我就去。
    老黄扭捏:老夫这岁数,不合适吧?
    我拉长腔:恩?
    老黄羞涩:关键那歌也不会啊,要不把你放到东方红里凑合凑合?你先走着,容老夫酝酿酝酿,回来见烟咱就唱。
    我满意了,到人店门口递出这张名副其实的臭钱,被店主一阵端详,先认真瞅了会哥们长相,确认不是敌袭。又认真望了望周围,确认不是摄像头跟着的恶作剧。再认真看了看钱,确认味道再浓烈的钱也不是自己能抵御的,这才让我把钱放柜台上拿烟。
    迫不及待撕开塞嘴里,一阵长气喘过之后做神魂颠倒状,突然听着那边一阵大呼小叫,跟电视里土匪进村,小时候混混开练一个动静。想着又是哪路乡村黑社会寻隙滋事抢地盘呢?于是边听边把整个身子往人店里缩,怂嘛,这要不缩,被刀片铁棍之类的不明飞行物伤了残了,到哪说理去?
    当然那会连直视自己的勇气都没,怂的借口随便找了一堆,君子不立危墙了,大好青年要死也死在共党监狱里,为看个热闹不值当了……
    等消停了敢开路的时候才,或许是才敢想起,坏了,老烟杆还卧在那边盼烟卷呢。紧着跑,过去一看一地血,幼儿园里老师孩子哭成一片,吓疯了,逮着一还算镇定的大妈忙打听。大妈边抹泪边跟我讲述,说刚才一武疯子拿着菜刀进门见孩子就追着砍,被一老头扑过来拦住,挨了好多刀,老头都躺地上了还死抱着他脚不放,嘴里还一个劲嘟囔着啥。正好又有几个小伙坐着三轮路过,才把疯子摁住,那老头伤的太重,刚往医院送去了。
    人比人,羞死人那。我在那儿怂成乌龟,老黄这儿见义勇为,拿啥脸去见人家?可都这会了还要脸干嘛呢,老黄万一真有个闪失,咱这烂命还值不值得自己要都是个大问题。
    一路打听,到了镇医院一问,伤势过重,紧急包扎下往县医院送了。等车搭车打车,奔到县医院一问,伤势过重,简单处理下往市医院送了。半夜没车,在人医院门口坐着抹泪,羞愧加懊悔,烟和饭都不惦记了,想着只要能见着活老黄,以后要啥咱都当灰孙子紧着他。
    走反了,那混账医生明明跟我说是到珲春市,结果问了三圈都没有,回过头再问才确定是图门市。等到了那儿的时候已是第三天下午,问清病房在哪,知道老黄没像自家花菜一样凉掉,也没缺胳膊短腿少内脏,放下心来。含着泪迎着周围的诧异目光往他房里冲,冲的时候还带点得意——看着没,舍命救人的好汉,哥们的老哥们。
    进了病房看到床上苍白了许多的老黄,我和他都激动坏了,我一把攒住他手,忘情的喊:英雄!老黄一把甩开攒住我裤兜:烟头!
    影视剧里那感人氛围一下全毁了,堵的我这个难受,生活中逮着个戏剧化的场面多不易,就不能陪着哥们再演演?趁医生护士不在斗胆给他点了根,环顾四周觉着不对劲:鲜花呢?掌声呢?闪光灯摄像头呢?怎么英雄当到您这儿这冷清?
    老黄抽上还魂烟瞬间精神焕发:昨儿还满屋子呢,好嘛刚睁眼冲老子一通猛拍,说起来是记者,干的全是导演那勾当,一个个非往不怕死的高大全上架我,咱能上这恶当?几句大实话把他们全吓跑了?
    我惊讶:您说啥实话了?您是被人一脚踹到歹徒身边的?
    老黄挥舞着烟卷得意:老夫告诉他们,王八蛋才想当英雄,咱那是被逼无奈,周围全是妇女儿童,就咱一个糙老爷们,实在想不出跑的理由才硬着头皮上的。咱不是不怕死,只是更怕生不如死而已。
    看我不解,又跟我补充:年轻那会做过不少操蛋没种,后悔没边的事儿,过了大半辈子天天睁眼看不起自己的难受日子,到老再来一次,将来棺材板都不好意思让人盖了嘛。
    我还是不解:这也不至于吓跑吧?
    老黄万分得意:是啊,这都不跑,最后老子实在没办法,把反党这惊天秘密交代了。
    我崩溃:一码是一码吧,不管咋地,您这老命可差点没了,这都不算英雄?
    老黄晒自己:五分钟热血,这样的英雄谁都能当。真正的勇者,是长期遭受着巨大压力,仍然坚持在为公道奋斗的那些人。咱跟人家比,连个英雄屁都配不上。
    我突然想起:有个大妈说您抱着混账腿那会嘴里还在嘟囔,啥啊?
    老黄唏嘘:还没死透,再来几刀等老子凉了再走。
    我震撼了,嚎叫着展开双臂要往伟人身上扑,被一个烟头止住:岁数也不小了,不要老一惊一乍的。我这话跟品质跟勇气都没关系,跟脑子有关,那会感觉自己死定了嘛,救人救个全乎,自己也埋个安详,没准名字还能往纪念碑上挂挂呢,没准死了真有报应,下辈子能给老夫分配个后宫呢。临死的人能有老夫这敏捷思维当然很牛逼,但也没啥可感动地嘛。
    啥伟人也接不住这么多的龌龊念头啊,我无奈:记者没了,那些孩子家长呢?没有一个个拎着点心盒子来感谢您?
    老黄感伤:来了,一问记者都跑了,随便对付几句也跑了,哎。
    我愤慨:这他娘什么世道,吗的!
    老黄见我来劲,自己倒豁达: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便是注视世界的真面目——并且爱世界。知道这话谁说的吗?
    我望着他那满脸老褶无限感慨:您这不还是英雄嘛,还升华到了主义那高度。
    老黄局促:哎呀,不是都告诉过你了嘛,这种事心里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嘛,搞得老人家多不好意思。
    当英雄都能当到让人彻底无语,我彻底服了。
 
六十六
 
    分别的日子到了,老黄要回家养精,我要回家续费。
    老爷们告别,当然到不了黯然销魂那地步,只是哥们那一身酸涩当时还没蜕干净,言情小说和偶像剧里中的毒一不留神又上了脑,眼角泛着泪花想给老黄一个热烈拥抱,老黄像是要被鳄鱼扑到一般赶忙跳开,为防止再扑又赶忙打岔:临别送你个问题吧。
    我发呆:不都鲜花礼物纪念品吗?还有送这的?
    老黄自顾着深邃:想象一下,当你将来活到老夫这岁数时,最大的遗憾会是什么?
    我秒回:竟然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老黄秒怼:那也好歹是个人,老夫还只是个草民呢。这问题不是让你抖机灵的,也不需要回答,没事儿的时候就想想,对你有好处,小子。行了,你有啥话要送我的没?
    哥们极其认真的想了想,还真有:我吧,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很坏,自从认识了您,心里踏实多了。
    老黄仰天大笑出门去,咋看都是蓬蒿人。
 
 完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777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