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中国:历史与未来 】  时间: 7/9/2020              

张智斌:政治制度与民生问题

—— 新冠疫情之下中、加两国的纾困对比

作者: 张智斌

(编辑说明:此次新冠疫情带给世界巨大冲击,也给各国的经济造成重大损失,民生问题凸显,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各国政府面临重大挑战。本文作者虽不从事专业经济研究,但出于中国民生问题的深切关注,就新冠疫情之下中、加两国的舒困政策做了细致的比较,信息丰富,立论有据,观点清晰,对读者理解、思考此问题或有帮助,本网站特刊出此文,以飨读者)
 
在全球化时代,新冠病毒大流行,其在全世界传播之迅速、对世界经济冲击之严重,可以说在人类步入现代科技文明后,已成为除了战争之外对人类最具挑战的一次灾难性事件。
 
2020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在其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指出,为了延缓病毒的传播,全球范围内发生的隔离、封锁和广泛的关闭措施,将对世界经济产生严重影响,预计今年全球实际GDP增长率是负百分之三(-3%),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萎缩到负百分之六点一(-6.1%),而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所受影响较小,但增长率也明显减小,预计2020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会降低到百分之一点二(1.2%)。这次新冠疫情对经济的重创,与2008年~2009年期间的全球金融危机相比,情况要糟糕得多【1】。2020年6月,世界银行(World Bank)也在其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中预测,受疫情影响,今年全球实际GDP与前一年相比将收缩百分之五点二(-5.2%),发达经济体受到的影响更大,预计美国收缩百分之六点一(-6.1%),欧元区收缩百分之九点一(-9.1%),日本收缩百分之六点一(-6.1%),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也将降低到百分之一(1%),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2】。
 
今年北京两会期间,中国严峻的经济形势与新冠病毒疫情一样,成了与会代表和全国人民乃至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李克强说出中国六亿人口月收入仅1,000元(人民币)这个社会现实,立刻就成了舆论的热点。如果仅从国计民生的方面去考量,李克强这么说,其目的显然不是为了引爆舆论,而是针对中国目前由于各种原因形成的急剧经济衰退造成大量失业所面临的严重社会问题去敲响警钟。尤其是在信息时代,一个民不聊生的社会必然会对国家的政治稳定构成致命的危险,民生问题是执政党性命攸关的大问题。两会之后,为了解决危及政治和社会稳定的失业潮和严峻的民生问题,中央政府不惜抛出有失强国颜面的地摊经济,来缓解目前的燃眉之急,可谓是用心良苦。但问题是:中共一直在说“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那么,地摊经济是否能够救中共?
 
要讨论中国因受COVID-19疫情影响和疫情之下国际社会对全球化政策的反思所导致的经济和民生问题,以及目前政府在处理民生问题上与国际社会的差别,笔者对比和分析了中国和加拿大两国不同的纾困措施和可能产生的不同后果,认为下列问题是值得思考和应该讨论的:
 
一、中国的民生问题究竟有多严峻?
 
总的来说,政府推行地摊经济的目的,是为了缓解经济下行所造成的民生压力。中国当前的民生问题究竟有多严峻?这并不能仅仅去看李克强所说的“6亿人月收入1000元”怎么过日子这个问题。一个三口之家,如果每个月都有三千元的稳定收入,在中国大部分地区,这样的生活,如果不出现特殊的状况,苦日子还是可以过下去的。其实民生问题中最不可忽视的,是那些没有收入和失业的群体,尤其是那些在城市里贷款买了房屋,背着大量的债务却因为失业而突然失去收入的家庭。在一个几乎没有多少社会保障和救济的国家里,这样的打击对于任何一个以劳动获取收入的普通家庭来说,是非常“致命”的。如果这种“致命”的失业人员数量巨大,不但会导致众多家庭经济崩溃,而且还会衍生出一系列更复杂和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金融问题和政治问题。
 
几乎在任何政治形态下,失业率一直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状况和社会健康程度的重要指标。民主政体与专制政权对失业问题的处理,有着天壤之别的不同。一个政府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量失业时,采用不同的处理方法,也一定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因此,研究失业和帮困及可能产生的后果,就有了重要的现实意义。譬如,在政府无意或无力为大量的失业群体在经济上伸出援手的时候,推行地摊经济能不能让这个群体或其中的大部分人自食其力地生存下来,来缓和当前严峻的经济形势,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但在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们首先应该去搞清楚,这个失业群体,它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中国国家统计局在今年3月16日召开的“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就2020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中回答记者说:今年1月份中国的失业率是5.3%,2月份达到了6.2%【3】,而在今年1月17日发布的《2019年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发展主要预期目标较好实现》报告中说到:中国目前16至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有89,640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4.0%【4】,根据这两组公布的数据推算,按人口在各年龄的平均值除去学龄人口,估算中国18至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大约有81,490.91万人。由以上这些数据可以大致估算出在2020年1月和2月份,中国实际的失业人口大约在4,319.02万人~5,052.44万人之间。由于国家统计局提供的原始数据未说明其中是否包含不适合工作的重度残障人士的数量,以及未说明在计算失业率时是否计入农业人口等诸多问题,因此讨论中国的实际失业率和失业人口,情况通常是非常复杂的。
 
这种复杂的程度,可以表现在人们几乎无法根据数据来判断基本事实。譬如说,在市场上,假设目前加拿大温哥华生猪精瘦肉价格每磅3.79加元(1磅等于454克,折算成中国常用计量单位,约0.9市斤;现行汇率1加元约等于人民币5.28元),北京生猪精瘦肉价格每市斤人民币28.65元,根据这些数据我们便可以对两地的价格差异产生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但对于失业率,情况却完全不同。中国统计局发布的疫情之前的数据称:“2019年各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0%-5.3%之间,实现了低于5.5%左右的预期目标。全国主要就业人员群体25-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为4.7%。”【5】但是,在作者工作、生活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缩写:B.C.,简称卑诗省),公布的2019年12月份失业率是4.8%【6】,这还是全加拿大10个省、三个地区中失业率最低的省份,整体上加拿大公布的失业率与中国公布的失业率非常接近。对这样的失业率,生活在卑诗省大温哥华地区,我的感觉是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在加拿大找工作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要找到一个工资较高又比较轻松的职位。在疫情发生前,大温哥华地区几乎各行各业都在找工,各行各业都缺少劳动力,以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卑诗省2020年6月1日之前最低工资标准为每小时13.85加元;6月1日起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为每小时14.60加元)几乎找不到工人。加拿大每年都需要引进几十万移民和发出数以万计的外国劳工签证,来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而失业率中的这些“失业人口”,即使给他们一份合适的工作,其实他们也未必愿意去工作的。但在中国,几乎相同的失业率,感受到的情况却非常不同,有许多人失业却找不到工作,总体上劳动力供大于求,因此大量工作的工资标准停留在很低的水准上,这种情形与加拿大相比,会有非常不同的感觉,这与阅读数据所获得的感觉是完全不相匹配的。
 
4月21日,“第一财经”发表记者郭晋晖的文章,他指出:“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我国城镇新增就业一季度同比减少了95万,3月城镇调查失业率同比上升了0.7%,而城镇登记失业率却不升反降,从去年同期的3.67%降到了3.66%。”【7】这种奇怪的局面是怎么产生的呢?郭晋晖说:“目前国际上衡量失业的指标有两种,即登记失业率和调查失业率。在2018年之前,登记失业率是我国唯一衡量城镇失业状况的指标。从2018年开始,我国开始对外公布城镇调查失业率。从此,两个失业率的‘分工’变为,调查失业率及时反映我国宏观经济运行情况,登记失业率则在政府制定出台就业政策、提供精准就业服务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但是,在中国,由于登记失业受各种条件的限制,比如,必须具有当地城镇非农户籍,或由于其它众多原因,登记失业率是不能完整反映中国劳动人口失业的真实情况的。因此,郭晋晖根据他的估算得出:“按登记失业率和调查失业率分别测算,当前失业人数前者在900多万,后者在2000万以上。”【8】
 
关于登记失业率和调查失业率,在“大数据”时代,这两个名词非常鲜明地带有中国特色。就我所知,至少在加拿大,其实并不存在这种提法。因为在加拿大,对于任何一个合法工作的雇员而言,失业后在网上、或打电话、或直接去政府部门申请,政府对符合获取失业保险资格的失业者在规定的期限内每月支付失业保险金是一项法定的程序,除非失业者本人不想申领失业保险金而不去申请,这种情况在现实中微乎其微。因此,登记失业率往往与实际失业率很接近,所以政府对这两种失业率并不加以区分。当然,也有可能造成这两种失业率存在差异的原因是,对非法打工者而言,这些人没有合法的工作许可(如非法入境人员、持非工作签证的打工者),或者有人为了偷逃所得税,去做现金工。由于这些情况会对雇主构成不利,因此所占的比例很小。
 
事实上加拿大统计失业率时情况同样也很复杂,但其中的原因却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在中国,这种复杂的原因主要是政策性因素造成的,如户口制度、对农业劳动者与工商业劳动者的区别对待,以及对体制内、体制外的劳动者区别对待等等。而在加拿大,由于用工制度的灵活性,有许多人并非全职工作,有些人每天只工作2~4个小时,另外一些人则每周只工作2~3个半天,还有许多人是自己开设公司自雇工作。更复杂的是,有些人在这家公司工作4小时,后又去另一家公司工作2小时;也有人在一家公司工作8小时后,又去另一家公司工作1~2小时,这些雇佣时间不足或超时的情况,都会在计算失业率时构成一定的复杂性。在加拿大由于雇主必须将雇员的工作时间和工资收入按时向加拿大税务局申报,并且每个合法劳动者都有各自唯一的社会保险号码(Social Insurance Number),因此尽管情况复杂,加拿大税务局的电脑系统还是能够按照设定的程序自动生成各地区、各时段的失业率,避免了各种因素的干扰,事实上并不存在登记失业率和调查失业率之说。
 
现在再回到前面的话题,就算按照郭晋晖根据中国目前的调查失业率在官方媒体上推测失业人口总数大约在2,000万左右,这也比笔者前述的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估算中国1~2月份的失业人口在4,319.02万人~5,052.44万人之间大约少了一半以上。4月26日,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的微信号上发布了《中国失业率有多高?》一文,其中测算的结论是:“目前我国新增失业人数可能已经超过7,000万,对应的失业率大概在20.5%。”【9】网传李迅雷为此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
 
中国政府在处理失业问题时还存在另一种特殊的方法,在90年代初朱镕基主持的国企改制期间,当时因为经济出现严重困难造成通货膨胀、物价飙升,并导致大量国企员工失业。但是政府并不认为这是失业,取而代之称之谓下岗。在有些地方,这批事实上的失业人员中有些人得到一定的补偿后称为卖断工龄,然后“自谋出路”;少数年龄较大的则安排提早退休。为了解决下岗人员的生存问题,这批人中有不少被政府安排在城市管理和美化市容市貌的岗位上,如在菜场协助管理摊贩,在大街上看管自行车、收取停车费、在十字路口协助管理交通和日夜巡逻维持治安秩序,以及在公共场所打扫卫生等,来换取非常低廉的生活费用。这些工作都是政府全面垄断的,本身不直接创造出社会财富,政府根据下岗人员的数量去设定工作岗位,而不是因为工作量的需要产生出就业岗位,这种工作岗位并不是在市场化环境下自然产生的,也不符合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这种情况在实行自由市场经济的国家里是看不到的,这些工作存在的主要价值就是为了让下岗工人有一口饭吃。这种工作岗位,并不是市场化的产物,也不是公共管理中不可或缺的岗位。这样的就业,至今一直存在,这实际上仍然是一种隐性的失业。
 
因此,中国真实的失业率究竟有多高?目前失业人口的规模又是多大?隐性的失业人口到底有多少?在具体的细节上,政府似乎从未向公众明确地交代过。可以说,中国的失业问题,是中国各种问题的综合反映,是中国经济、社会和政治问题中最为敏感的问题之一。在讨论中国当前的经济问题时,对于中国失业人口和失业率真实数据的研究,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重要问题。
 
二、地摊经济能不能缓解严峻的失业问题?
 
从表面上看,政府只需放下面子,放开昔日城市管理中僵硬的条条框框,几乎不用花费任何资金和动用额外的资源,就可以用地摊经济的方式在短时期内将全国数以千万计的失业人口转化为自谋出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但中国的情况是非常特殊、非常复杂的,关键的问题是,谁是地摊经济的消费者?这个群体有多少人口?又有多大的消费能力?
 
在此需要先说明的是,我所指的地摊经济的消费能力,并不包含大部分中国人日常生活中在摊贩手中购买蔬果鱼肉禽蛋米面等食品这部分刚性的需求,因为这部分的消费总量,不管是疫情前还是疫情后,也不管经济情况好还是经济情况差,其变化差异不会太大的,这些刚性需求与推广还是不推广地摊经济是无关的,这些从业人员已经存在,不会因此增加新的就业岗位。
 
要讨论前面所说的地摊经济的消费能力问题,似乎又需要回到李克强提出的中国6亿人月收入1,000元这个话题上来。这6亿人能不能,或会不会成为地摊经济消费的主力军?如果不能或不会的话,谁有可能成为地摊经济的消费者?如果地摊经济没有充足的消费者,如果这个群体的消费规模不够大的话,那么所谓的地摊经济也就无法大规模、长久地维持下去,也就无法让大量的失业人口通过地摊经济获取利润来自食其力。
 
中国官方公布的省级行政区有34个(其中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地、县级城市、城镇共有三千多个。假设除港、澳、台之外每个省级城市平均有20,000名失业人员摆设地摊,每个地、县级城市、城镇包括其乡镇平均有4,000名失业人员摆设地摊,则大约可以解决1,262万失业人口的工作问题,这个数量还远远不能消化全国全部的失业人口。但这些设摊的人口占14亿全国总人口的比例已经不小了,大约是0.9%,也就是说每100人中有近1人在摆摊。这些人要维持自己和家庭的生活开销,对一个三口之家来说,每天至少要有100元人民币的净利润,才能达到如李克强所说的像6亿人那样每人每月有1,000元的收入。就算他们摆摊销售的利润率能够达到20%,那么平均每天的销售额必须要维持在500元以上,才能够获得100元的利润,这还不包括进货、设摊的各种成本和收取的城市管理费(摊位费)。在有些城市,奇高的摊位费(据报道有些地方摊位费高达每月3,000元)使得销售额必须成倍增长。可见,即使不算摊位费等额外的开支,要让这1,262万失业的设摊人口能够生存下去,全国每个月在地摊上至少要消费2,000亿元人民币,才能让这么庞大的地摊经济维持下去。请问,谁有这个能力来消费这2,000亿?是6亿月收入1,000元人民币的群体吗?就算这个群体中每人每月都拿出10%的收入,也就是100元在地摊上消费,这个消费总量也仅仅600亿元,远不足所需的2,000亿元。
 
2020年6月3日,财新网发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万海远、孟凡强撰写的文章《月收入不足千元,这6亿人都在哪》,值得一提的是,分析这篇文章中关于中国家庭人均月收入分布与人口数的数据,其实远比去分析中国这人均月收入不足千元的6亿人在哪里更有意义。这篇文章中列出的2019年中国家庭人均月收入分布与人口数的数据是这样的:
 
 
 
这组数据告诉我们,中国人均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有近10亿人,其中人均月收入在1,100~1,500元的有18,621万人;在1,500元~2,000元的有17,263万人,估计这些人可能会成为地摊经济消费的主力军。假设这些人平均每人每月在地摊上消费200元,则消费规模可以达到大约718亿元。这718亿元再加上前面估计的月收入1,000元的6亿人口所产生的600亿元消费量,还是远远不足支撑前面谈到的维持1,262万地摊经济人口生存所必需的消费规模:每月2,000亿元,更不要说让地摊经济去解决可能高达7,000万的失业人口问题了。
 
在中国,更高收入的群体(余下的大约4亿人口)事实上很少会选择在地摊上消费质次价廉的商品的,即使有,也是偶然的、非经常性的。因此可以初步得出这样的结论,大量的地摊经济是无法长久维持下去的,更不可能用地摊经济的概念来解决中国目前严重的失业问题。
 
三、疫情之下,加拿大政府是如何纾解民生问题的?
 
前面已经说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在各自的报告中指出,受新冠病毒肺炎全球大流行的影响,世界发达经济体在经济上所受到的影响,要比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所受到的影响大得多。在疫情的影响下,发达国家同样也出现规模庞大的失业潮。加拿大受疫情的影响,2020年3月份卑诗省的失业率上升到7.2%,4月份达到11.5%,5月份更是高达13.4%【11】。这样的失业率,要比中国政府公布的疫情期间的失业率高得多,那么加拿大是怎样应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失业潮的?
 
2020年3月中旬,受COVID-19感染的人数在魁北克和安大略省明显上升,加拿大政府向全体国民发出“呆在家里”的指令,实施保持社交距离和避免群体性聚集的措施,餐饮业只准经营外卖业务。在疫情的影响下,可以明显感受到经济遭受到严重的冲击,除了食品等生活必需品外,其它的零售业大部分关门歇业,部分工厂停工或降低产量,体育、娱乐场所全部关门,连政府部门都开始大量解雇雇员,由此带来的失业潮和中小企业所遭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面对疫情,怎样向失去或减少收入的国民伸出援手并尽力挽救处于困境中的中小企业?加拿大政府(包括联邦和省两级政府)大约花了两个多星期的时间就初步落实了纾困方案的细节。在作者工作、生活的卑诗省,省民和企业可以申请获取的纾困金就有:
 
(一)、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anada Emergency Response Benefit,CERB)
 
联邦政府向受COVID-19影响而失去正常收入的加拿大国民或永久居民,甚至是满足条件的在加拿大生活的外国人发放每4周2,000加元的加拿大紧急救助金。领取这项救助金的条件比领取就业保险(Employment Insurance,EI)的条件更低、更简单,但不可与就业保险同时领取,这是专为应对受COVID-19疫情影响而失去正常收入制定的一种应急救助金。其申请条件极其简单,只需符合下列五项基本条件就可以领取:1,不是自愿离职;2,申请人必须居住在加拿大并年满15岁;3,在2019年或提交申请前的12个月内有5,000加元的收入,这项收入可以来自受雇、自雇、就业保险(EI)中的生育和育儿津贴。4,申请期内(4周)收入不能超过1,000加元。5,符合以下条件之一:a,受COVID-19 疫情影响工作时间减少;b,在疫情期间(3月15日或之后)失业;c,因 COVID-19 隔离或生病;d,照顾因 COVID-19 而隔离或生病的人;e,照顾孩子或其他抚养人的机构因 COVID-19 而关闭,申请人必须亲自照料。因此,这项救助金不但向因受疫情影响而失业的人员发放,也向还在工作,但因工作时间减少而收入低于1,000加元的人员和自雇人员发放,申请这项救助金不需要向政府提供任何证明文件。这项救助金可以在网上、打电话或直接去向加拿大政府申请。【12】
 
(二)、加拿大紧急学生救助金(Canada Emergency Student Benefit,CESB)
 
加拿大紧急学生救助金是由于受COVID-19的影响,学生无法通过工作获得必要的学费和生活费,联邦政府向2020年高中毕业生和高中以上学校的学生、应届毕业生提供的一种紧急救助金,期间从2020年5月至8月四个月,救助金金额每4周发放1,259加元或每4周发放2,000加元(仅对有未成年孩子或抚养人的学生和残疾学生)。发放的条件是:1, 未领取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或就业保险(EI);2,必须是加拿大公民、登记的印第安人、永久居民和受保护者;3,在加拿大或国外学习;4,满足其中之一:a,为获得学位、学历、证书在高中以上学校登记入学学习;b,在2019年12月或之后毕业于高中以上的学校;c,在2020年已经从高中或正在从高中毕业,或相当于从高中毕业,并申请了在2021年2月1日前开学的高中以上学校的课程。满足以上条件的学生,就可以从5月至8月底获得每4周1,259加元的紧急学生救助金。如果学生具有特殊情况,还可以获得特别补贴:5,满足其中之一:a,身有残疾;b,至少有一个12岁以下的孩子或其他抚养人,可以从5月至8月获得每4周2,000加元的紧急学生救助金。根据这些条件,加拿大本国的大学生(包括相当于大专、技术学校等学生)、毕业生和将要读大学的高中毕业生都能申请到这笔紧急学生救助金,可以大大减轻学生的经济负担。【13】
 
(三)、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Canada Emergency Wage Subsidy,CEWS)
 
这是一项联邦政府在COVID-19疫情中提供给合格雇主(Eligible Employer)的紧急工资补贴,来帮助雇主减轻疫情期间的经济负担。这项救助金可以从2020年3月15日起至2020年8月29日止(或许会根据疫情情况延长)为雇主对其合格的雇员(Eligible Employee)提供最高达到工资金额75%的工资补贴(最高至每个雇员每周补贴847加元)。什么是合格雇主?纳税的企业、个人(自雇等)、非纳税的公司(如非盈利组织、商会、农会、工会等)、登记的业余运动员协会、登记的记者组织、私立学校等都属于合格雇主,在加拿大政府的申请网页上给出了明确的定义。什么是合格雇员?在工资补贴期间雇主在加拿大雇佣的员工,除非雇主有连续14天或以上的时间未对该员工发放薪酬。合格雇员必须受雇于加拿大但并非必须居住在加拿大。合格雇员甚至还包括追溯雇佣(Retroactively Hiring)的员工,这是指员工在疫情期间被辞退或放假一段时间之后,雇主再雇佣该员工并对其发放了追溯工资(Retroactive Pay),符合合格雇员中规定的条件,也可以发放这项紧急工资补贴。相对于前面两项纾困金,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是一项在疫情期间为解决雇主的困难而设立的比较复杂的纾困金,在加拿大政府服务网站和税务局网站上,还专门设置了“紧急工资补贴”的计算器,来帮助雇主自行核算可以获得这项补贴的具体金额【14】。如果需要了解更详细的情况,读者可以直接按照注解中提供的链接在加拿大政府网站上浏览英语或法语的文本。
 
除了以上三项主要的纾困金之外,联邦政府还提高了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CCB),对合格家庭中每个18岁以下的孩子一次性增加300加元的补贴;给低收入家庭提供特别商品和服务税抵免款(Special GST Credit Payment),低收入的单身家庭一次性增加400加元,配偶俩人一次性增加600加元;其它还有延长个人报税期限;延迟偿还学生贷款;延迟偿还按揭贷款等一揽子纾困方案。
 
与此同时,卑诗省也在COVID-19疫情期间推出两项纾困补助金:
 
(四)、卑诗省工人紧急补助金(B.C. Emergency Benefit for Workers)
 
只要满足下列条件,申请人就可以获得1,000加元的一次性补助:1,2020年3月15日已成为卑诗省省民(即居住在卑诗省);2,符合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中规定的条件;3,被批准获得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4,年满15周岁;5,2019年的收入已经报税,或同意将进行报税;6,未接受省级收入补助或残疾补助;7,未被省和联邦机构的矫正机构(监狱)监禁90天或更长的时期,其中的监禁期间须包括2020年3月15日。【15】
 
(五)、卑诗省临时租金补充计划(BC Temporary Rental Supplement Program,BC-TRS)
 
这项租金补充计划给租赁住房的租户从2020年4月至6月三个月内每月提供最高500加元的补贴作为房租,金额直接打入出租人指定的账号。租户的条件是:1,2019年税前收入低于74,150加元(对单身或无抚养人的配偶俩人)或低于113,040 加元(对有抚养人的家庭);2,由于受COVID-19影响,正在领取就业保险(EI)或有资格领取就业保险;或者正在领取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或者能够证明家庭收入下降25%;3,所支付的住房租金超过目前收入的30%。在个人(家庭)的纾困补助中,这项补助金是唯一需要申请人对事实提供证明材料的。【16】
 
说明:以上列出的各项纾困金,政府一直在不断修改申请条件的细则,但基本条件未有大的改变。有些纾困金的期限也根据疫情的变化作出了相应的延长。6月25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渥太华宣布了一项专门针对COVID-19疫情的加拿大学生服务金(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CSSG),鼓励学生在疫情期间参与社区服务,符合条件的学生可以获得最高5,000加元的奖金;6月26日,卑诗省政府也对卑诗省工人紧急补助金(B.C. Emergency Benefit for Workers)的适用时期作出调整并修改了申请条件的细则,让3月1日~3月14日期间开始失业(连续14天无工作和在14天失业期间获取的收入低于1,000加元)的个人也能够领取这项纾困金。
 
这些纾困金的设计非常细致,基本覆盖了加拿大受到COVID-19疫情影响的全部人员和企事业单位,几乎没有留下死角。由于本文不是论述纾困救济中涉及的技术问题,这方面的内容不再延伸介绍。但加拿大政府的纾困方案对解决疫情中的民生问题和疫情后恢复经济所产生的作用,确实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其中有许多可圈可点的长远考虑。
 
四、地摊经济Vs纾困救济:方式与结果
 
许多人把目光停留在不同的政治制度下,政府投入纾困资金一定会考虑各自的利益着眼点上——集权政府以国家利益和国有资产为重,民主政府则更为关心国民个体的利益和站立在人道的角度上处理问题,而很少去关注这不同的利益着眼点,其实会对疫情后经济的重启和未来经济的发展产生非常不同的影响。
 
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中国政府将要发行一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这一万亿会怎么去用?现在还没有报道具体细节,但估计不会直接发钱给失业人员和低收入家庭来解决部分的民生问题。根据以往的经验,中国政府为了刺激经济增长,除了大力开发房地产之外,所采取的手段中主要还有这两种方法:加大对国有企业固定资产的投资和加大国家基建规模的投资来刺激经济需求,带动其它行业的生产,提高GDP,提高就业率。从表面上看这种方法也非常有效,并且政府较容易控制和操作这笔资金,这样做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政府投入的大量资金仍然投在国企手中,扩大的基建规模也是在为政府获取利润,似乎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但这两种方法真的会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产生良好的作用吗?而像加拿大这样直接将纾困资金发放到国民手中,真的是一种懒惰的做法和经济上的短视行为吗?
 
大家一定记得,在湖北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谈到疫情中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困境,中国的经济学家当时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名词:“报复性消费”,认为疫情过后中国会产生一波非常强烈的消费高潮,来弥补在疫情中受到抑制的消费需求。但很遗憾,经过几个月的隔离封锁后,由于期间很多人无法获取收入而手里普遍缺钱,因为巨大的生活压力和对前景不予看好,大家普遍不敢花钱,这波消费高潮最终未能如期出现,这让整个商业体系以及为商业提供产品的生产厂商、原材料供应商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这样的连锁反应在恶化经济的同时,也让失业形势变得更加严峻,消费更加低迷。而在加拿大,情况却恰恰相反,由于这些纾困金,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票子,而且还不用担心需要用这笔钱来养老、看病和上学,未等政府宣布疫情结束开放商场,这波报复性消费潮就真的如期而至了——5月30日、31日,在卑诗省宣布6月1日将逐步重启商业、公园等场所前的周末试营业期间,卑诗省许多商场的停车场又停满了汽车,商店外排起了长队,看看这样的景象,还需要政府来担心消费需求不足吗?
 
 
 
 
 
图片说明:加拿大卑诗省大温哥华地区的列治文购物中心(Richmond Centre)停车场局部。这是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期间从同一角度拍摄的两张照片,上图拍摄于疫情封闭时期,疫情前车满为患的停车场在疫情中成了加拿大大雁的“栖息地”;下图拍摄于5月31日商业解封前的试营业时期。从停车场上车辆数量的变化可以直观地看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同样也可以看出加拿大重启和恢复经济的潜力。(本文作者拍摄)
 
 
反观中国政府推行地摊经济,其目的不论是为了让现有的企业去掉库存以减轻企业负担,还是真的想把地摊经济做大来解决民生问题,其挽救和带动发展的也只能是一批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产业链。做大地摊经济将会使资金和消费大量集中在低端产品市场,而那些有发展前途、有一定技术含量的产业反而会受到排斥。推广地摊经济可能会造成中国低端产业链比重扩大,挤压中国中档产品制造企业技术上升的发展空间,形成一种企业质量升级潜力不足的恶性循环,这无疑不是一种明智之举。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果分析一下地摊经济的实质,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地摊经济无法提升消费总量。由于消费者手中的可支配收入并没有增加,因此地摊经济所产生的消费量实际上是从其它商业系统(如实体门店、电商等)转移而来。由于门店本身受到高昂的房价或店铺租金的制约难以降低成本,因此在地摊经济和电商的夹击之下,将会迫使大量的实体门店倒闭,造成商铺过剩、房地产市场萧条,这有可能引发债务危机并殃及金融系统和整个经济体。与实体门店相比,地摊经济确实可以降低成本,这对消费者来说或许是暂时有利的,但对政府来说,是非常不愿意看到房地产泡沫最终会被地摊经济捅破这种尴尬的结果的。并且,地摊经济还会造成国家流失相应的税收,这也是让这个规模庞大、还需要依赖大量税收维稳的政府难以接受的。如果不考虑背后可能存在复杂的权力争斗等政治因素,或许这就是政府后来又出尔反尔紧急叫停地摊经济的主要原因。
 
而像加拿大这样把纾困金直接发放到国民手中,尽管其中也存在种种弊端,譬如为了尽快、及时地将紧急救助金(CERB)发放到大量的申请人手中,在4月初第一次申请时,加拿大税务局在网上只是让申请人登录个人的税务帐号后确认一下申请条件,没有进行任何核实就当即实时批准申请,几天内就将第一笔2,000加元的“救命钱”打入了申请人的银行账户。因此,有许多不符合条件的申请人误领或冒领了这笔“救命钱”。有多少人误领或冒领?2020年5月14日,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引述《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的调查报告称:“大约有200,000份申请被怀疑可能是欺诈,但是政府工作人员发现后还是被告知先不要去管是不是欺诈”【17】,为了救急,还是将这笔救命钱发给了申请人。后来,政府在紧急救助金(CERB)的申请网页上设置了一项误领后退款的功能,加拿大广播公司在2020年6月10日的报道中称,政府已经获得190,000份紧急救助金(CERB)的退款。【18】
 
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它在特定的情况下与“多劳多得”的公平原则有抵触。这也是这项救助金被舆论质疑的一个问题。举个例子,一个一天工作8小时、在一个月中工作了21天、以最低时薪(14.60加元/小时)工作的工人,他工作一个月后领取的报酬是2,452.80加元。另一个一天工作8小时、由于受疫情影响在一个月中只工作了5天、也是以最低时薪工作的工人,他工作5天的报酬是584加元,但他的收入还不到每月1,000加元,完全符合紧急救助金(CERB)的申领条件,他申领后又获得2,000加元的救助金,这样,他虽然在这个月中只工作5天,但总共获得了2,584加元的收入,反而超过了每天都在工作的工人所获得的报酬。这种政府在制订福利政策时出现明显违背公平原则的情况,在加拿大并不多见。
 
虽然加拿大紧急救助金(CERB)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与这些问题相比,优点也是非常明显的。首先是可以让大量的国民很简单、及时地拿到这笔纾困金,解决了国民在疫情期间生活的燃眉之急,充分体现出了民主政治的人性化治国理政的优点;其次是从长远来看,在疫情期间国民手里握着这笔纾困金,他们的购买力并没有显著削弱,这对疫情后重启经济起着相当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由于这笔救济金,可以让国民在疫情后的消费过程中用手中的钱去投票,这使得有竞争力的企业在经济复苏中处于最有利的地位。这种方式与政府对特定的企业进行直接经济干预,如投资、贷款和救市等相比,更能体现出自由经济下充分市场竞争的原则,物竞天择,让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来作出选择,而不是以政府的喜好来判断,这对保持经济长久的繁荣和发展无疑是极其重要的,这也是资本主义社会经济能够保持长盛不衰的基本法则。
 
五、潜在问题和中国会不会出现另一次改革开放?
 
前面已经谈到,疫情之后,中国政府准备怎样去重启经济?政府准备怎么去用好发行的一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是寻求新的方法来拯救大批濒临险境的中小企业,还是继续对国有企业固定资产和对国家基本建设进行投资来刺激经济需求?
 
这些年来,舆论对中国的房地产泡沫、金融和货币、政府地方债等问题讨论得很多,对国企固定资产投资过剩的问题偶尔也有提及,但对国家基建规模过度扩张将会对未来经济发展造成巨大的障碍这个问题却未见触及。
 
这些年来政府还在不断增加对基本建设的投资来刺激经济,一旦中国“世界制造工厂”的地位被取代、经济增速减缓下来,曾经因制造业兴盛伴随而来的大规模人流和物流的数量也将随之下降。那些过度建设的高铁、机场、车站、码头、高速公路、大桥以及大型设施如电厂、水库、大坝和各种各样的楼堂馆所,伴随着经济的下行将产生过剩,利用率下降。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设施的老化,这些过度建设的基建设施会逐渐成为一种巨大的负担,导致使用费、管理费、维护费、修理费入不敷出。由于中国工程建设的质量普遍堪忧(如今年4月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5月广东虎门大桥、6月浙江舟山市西堠门跨海大桥相继出现结构波动摇晃等问题),规划、设计不尽合理,缺乏人性化和行政决策片面追求高规格、大规模、上档子,大量大型设施在短期内一哄而上兴建起来,加上环境破坏严重、自然灾害频发(如空气污染导致的酸雨侵蚀、森林砍伐导致的水土流失),这些因素的叠加加剧了在未来几十年内因基建设施过剩、工程整体规划和设计不合理、工程质量不达标和安全隐患严重所造成的经济代价和安全威胁,这些问题一定会逐渐显现出来并演变成一场巨大的危机。这是一头目前还未引起大家重视的巨大的“灰犀牛”,最终将会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沉重包袱,这是一场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工程大跃进”。这样的经验教训,其实在一些发达国家半个世纪前就已经有过不同程度的体现,但是,中国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
 
这些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不健康发展都是有目共睹的,在前几十年——尤其是近十年里,由于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国的各种问题在经济的“一俊遮百丑”之下得以隐藏下来,但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所转移的,用江湖上的话来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政府从房地产经济和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上捞取了巨大的好处,问题是,这笔巨大的“好处”并没有被正确地用在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上,没有被用在解决中国的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问题上,当然也不可能被用在建立起一个民主、法治、公正、平等的社会上,而是造就了一个更加高度集权的超级强大的政府和其所依托的一个巨大的怪胎经济体,催生出了一批权贵寡头和腐败官员,严重阻碍了经济健康、均衡地持续发展,加剧了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平。这种掠夺式发展模式,代价是非常昂贵的,经济短期的高速发展是以牺牲持久、平稳的发展为代价的,我们所看到的对环境和资源的破坏触目惊心;小部分人的富裕是以牺牲绝大部分人的公平为代价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前所未有;经济的发展是以牺牲社会和政治的发展为代价的,人心和道德的沦丧和对法制的践踏闻所未闻。如果我们现在能够站立在未来的位置用长久的眼光来审视这段历史,很难说这段发展的历史不是1958年大跃进的高级版。
 
地摊经济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去吹嘘的,问题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中国当前的民生问题?2020年6月14日,中国各官方网站纷纷转发新华社文章《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丨顺势而为开新局——新就业形态发展观察》,在严峻的就业形势下把一些不很切合实际的就业方式包装成“新就业形态”,文章称“从数字化就业到情感劳动,从远程就业到共享员工,就业新形态、新模式快速成长,活力蓬勃。”【19】确实,地摊经济解决不了民生问题,难道“新就业形态”就能够解决民生问题?只要真正了解中国的国情,就会知道其实“新就业形态”更不接地气,更解决不了问题。解决民生问题的关键在于解决就业问题,而解决就业问题的关键在于在现阶段外贸出口严重萎缩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重启必须依赖内需,靠消费来促进内需、拉动经济。但关键问题是绝大多数的老百姓手里没钱,消费能力不足而且负担沉重,怎么去促进内需呢?
 
而更关键的问题是,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在于有没有解决民生问题的办法,问题在于为什么地摊经济不能解决民生问题,还会去推行地摊经济?“新就业形态”更解决不了民生问题,怎么还会去推行“新就业形态”?这表明在处理经济和民生问题上,最高决策层和专家智囊团也已经拿不出一个像样的办法了,都知道病入膏肓却又拿不出良药,并且内部还出现了很大的偏差,这才是一个最最关键的大问题。
 
李克强在两会期间提倡“地摊经济”之后,6月6日《北京日报》刊登一篇题为《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的文章,随后在6月7日和8日中央电视台连续两天发表评论文章《“地摊经济”不能一哄而起》、《一线城市不宜推行“地摊经济”》,到6月11日新华社发表《顺势而为开新局——新就业形态发展观察》。这一切不禁让我想起四十二年前那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如果这次关于民生问题的争论,也能够成为一场关于当前中国政治和经济问题的全面大讨论,最终能够迎来一次真正的改革开放,或许这才能够让中国逐步走出当前的困境。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列治文市(Richmond, B.C. Canada)
 
2020年6月20日第一稿,6月26日第二稿。
 
注释:
 
【1】:数据来源:World Economic Outlook, April 2020: The Great Lockdown.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April 2020. https://www.imf.org/en/Publications/WEO/Issues/2020/04/14/weo-april-2020
【2】:数据来源:GLOBAL OUTLOOK Pandemic, Recession: The Global Economy in Crisis. World Bank, June 2020. https://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bitstream/handle/10986/33748/211553-Ch01.pdf
【3】: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就2020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网站,成文时间:2020年04月17日,索引号:410A04-0502-202004-0003 http://www.stats.gov.cn/statsinfo/auto2074/202004/t20200417_1739478.html
【4】:数据来源:《2019年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发展主要预期目标较好实现》,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网站,发布时间:2020-01-17 10:00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01/t20200117_1723383.html
【5】:同【4】。
【6】:数据来源:B.C.’s Economy - Labour market snapshots. WorkBC https://www.workbc.ca/labour-market-industry/b-c-s-economy/labour-market-snapshots.aspx?month=December&year=2019
【7】:《疫情下登记失业率不升反降:上千万失业人员是如何“消失”的》,第一财经,作者:郭晋晖,发表时间:2020-04-21 19:25:19 https://www.yicai.com/news/100603296.html
【8】:同【7】。
【9】:《李迅雷:中国实际失业率有多高?》,证卷时报网-中国,作者:梁中华、张陈、苏仪,来源:李迅雷金融与投资 ID:lixunlei0722 发表时间:2020-04-26 10:30 https://news.stcn.com/sd/202004/t20200426_1721493.html
【10】:数据来源:《月收入不足千元,这6亿人都在哪》,财新网,作者:万海远、孟凡强,发表时间:2020年06月03日 10:30 http://opinion.caixin.com/2020-06-03/101562409.html
【11】:数据来源:B.C.’s Economy - Labour market snapshots. WorkBC https://www.workbc.ca/labour-market-industry/b-c-s-economy/labour-market-snapshots.aspx?month=May&year=2020 (输入相应的年月查询)
【12】:资料来源:Applying for CERB with CRA: Who can apply.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s://www.canada.ca/en/revenue-agency/services/benefits/apply-for-cerb-with-cra/who-apply.html
【13】:资料来源:Canada Emergency Student Benefit (CESB): Who can apply.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s://www.canada.ca/en/revenue-agency/services/benefits/emergency-student-benefit/cesb-who-apply.html
【14】:资料来源:Canada Emergency Wage Subsidy (CEWS).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s://www.canada.ca/en/revenue-agency/services/subsidy/emergency-wage-subsidy.html
【15】:资料来源:B.C. Emergency Benefit for Workers. The Government of British Columbia https://www2.gov.bc.ca/gov/content/employment-business/covid-19-financial-supports/emergency-benefit-workers
【16】:资料来源:BC Temporary Rental Supplement(BC-TRS)Program. BC Housing https://www.bchousing.org/BCTRS
【17】:Pandemic benefit cheats could get caught by new CRA measures — but not soon. CBC News, Catherine Cullen, Kristen Everson, May 14, 2020 4:00 AM ET 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cerb-cra-measures-1.5568835
【18】:Canadians have made 190,000 repayments on CERB claims, says CRA. CBC News, Kathleen Harris, Jun 10, 2020 10:15 AM ET 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cerb-repayments-claims-tips-abuse-1.5605838 
【19】:《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丨顺势而为开新局——新就业形态发展观察》,来源:新华网,2020-06-11 21:01:33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20-06/11/c_1126103510.htm
 
 
关键字: 张智斌政治制度与民生问题
文章点击数: 76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