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1/2020              

罗祖田:谈点全球化

作者: 罗祖田

 
 
 
全球化或叫世界化不可逆,是个古老又年轻的话题,源自智慧生命的多重欲求及文明强烈的扩张力,目的乃是满足权利扩张天性带来的快感。后来它少却宫廷贵族的盲目性,大幅度注入倾向民间的正义感,是哥白尼和哥伦布以后的事儿,特别二次世界大战重击了人类自信后的事儿。
 
二战前全球化的主演明星无疑是英国,其它大国、强国皆是陪衬。英国的成功及至改变了世界,原因很多,其中一点想来不会有大争议,便是它的超前眼光与不惜冒犯某些传统和时尚的创意。十八九世纪里,英国议会的素质之高效率之高,早有公论。那里有私心者和居心叵测者,鲜少奴颜卑膝的马屁精。反观红朝两会,哪里是议事堂,就是个党官爵位展览馆或贪官污吏加恶棍与花瓶的联欢会。丘吉尔到了这里,也会变庸才。
 
十九世纪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的力作,《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对英国的开启了新纪元有很多独到见解。也因此,该书奠定了历史学派地位,并影响了美国的制度学派。该书里面,李斯特对一度争霸的西班牙与英国作了全面比较,很多内容和鲜明观点于今日中国人仍未过时。
 
1、外在的经济条件,如土地、矿藏、人口、版图、财富占有量,海岸线与海军等,皆是大国争雄不可少的硬件,但从百年以上视角看,这些有形的生产力要素并不如无形的生产力要素来得重要。
 
2、无形的生产力来自精英层的长远眼光,首推先进的典章制度,孕育这制度的社会宽容风气,自由精神,勇敢气质,进而是工艺技术的提高、发明,保障社会基本公平的法律法规,包括陶冶社会精、气、神的文学艺术。既然新的海洋文明是个环环相扣的系统大工程,那么无形的生产力比有形的生产力重要,培育无形生产力的大环境尤其重要。
 
3、社会主义理念毫不新鲜,源自人类一家亲和一应正教普度众生的朴素情感,是全球化的一大内在道德动力。然而,灵与肉的冲突与博杀,决定了人类一家亲是个漫长的充满痛苦的过程。此过程中,随时需要对张力过头和引力过头的行为进行纠错。否则,皆会适得其反。因此,李斯特认为,在他那个时代,斯密的经济理论当然适合积极进取的英国,却不适合后进国家。很简单,英国倡导的贸易自由化,实为全球化1.0版或经济版,不可能是利它行为,虽然改变了血与火开路的征服方式,但强权的支柱,武力,随时陪伴左右。诚然,在一个不知感恩图报的时代,英国也不可以行为利它,那叫自杀。另者,斯密理论中那只看不见的市场之手,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一国之内,特别法律、习俗保障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环境下,那只看不见的手确会通过一段时间后起作用。但不复这个前提,那只看不见的手便作用很有限。今日中国的情况是很好说明,面对红朝刺刀,面对法庭的吃了原告吃被告,面对国家权贵资本主义的垄断性经营,那只看不见的手是那么软弱无力。事实上,十九世纪前那种资本原始积累阶段展现的种种人性恶,恰如今日红朝社会愈演愈烈的互害行为,若任其发展,这样的物质进步,器物建设,不要也罢。因为不复公平、正义内涵的器物发展,万变不离其宗,仍是丛林法则,区别只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一个杀人不见血。这样的情况下,把器物发展与文明发展必然地联系起来,可以视为互相作用的关系,但更多的时候造就的是更大更多的罪恶。任何社会,越是物慾横流,纸醉金迷,越是高度盘剝,嗜血无度,末了就是朝 各行各业信念崩盘的路上狂奔,直到天怒人怨,天谴连连。罗马帝国是前者标本,大秦帝国是后者典型。中共打造的红朝,前三十年是大秦,后四十年是罗马。
 
李斯特不认可英国主导的全球化1.0版,应是泂见到了垄断权力下的全球化不可取。他在冲不出时代局限下文明悖论的前提下,既不认可资本主义全球化,也不认同社会主义全球化,自是时代产物。他认为这两种主义皆是表象,强权才是问题要害,要改善强权,构成无形生产力的各种要素皆应重视,则不失为独到见解。
 
4、李斯特政经理念的明显缺陷,在于他强调了国家权力的作用。他为尔后德国的崛起提供了历史依据,殊不知这样的历史依据又把崛起的德国推向了物极必反。德国参与发动了两场世界大战,惨痛的教训迫使各国又得重新看待全球化。旧的国际联盟解体是全球化1.0版破产的结果,战后的联合国是全球化2.0版的开端。
 
全球化2.0版的三大支柱是:一、民主、正义的理念在俗称的资本主义阵营即西方自由主义阵营开始得势。它是政治行为又是哲学思考。因为,不论人类命运是否注定了是悲剧,某些理性可以反也应该反,但人类不能反。科技新权能的巨大力量,迫使良知需要在公平与效率之间寻找平衡。坐在高速列车上日行几千里固然爽快,若制动装置跟不上,后果又将不堪设想。二、社会主义阵营一样推崇以工业、科技为柱石的全球化,一度还有矫正资本原罪的良好愿景,直至坚信自己正确。然而,它打造的列车上压根儿就没有制动装置,出事频率奇高,可怕就在这里。既然它用更大的反动对反动,它由服从理性异化为反人类,终被世界摒弃,实在不奇怪。三、科技发展造就了核武时代的恐怖平衡,保证了两大阵营事实上的和平竞赛。今天,苏东已成历史,极难死灰复燃,新的社会主义神圣同盟盟主换成了中国。其实所谓社会主义已成一块招牌,它的全球化主张,对外是复活古罗马帝国,对内是回到大天朝。但,性质上仍属于全球化。
 
战后,全球化2.0版的主演美国,无愧于文明领头羊称号,但它如同英国一样仍旧生不逢时。前苏联和今日中国,并不是它迈不过去的坎,国家主义才是它真正的拦路虎。战后新独立的众多殖民地国家,属于低端的全球化1.0版留给全球化2.0版的后遗症。或者说,又一轮大国赌局上新的大庄家,固然制定了很多新的游戏规则,突出如惩治出老千又输打赢要者,例如两场世纪大审判,但任何大庄家都不免树大招风风撼树。况且大庄家家里总有一批“世界主义者”,例如四十年来华尔街金融大鳄与红朝权贵的狼狈为奸。这一来,新的游戏规则对中小赌客管用,对苏中这样的大赌徒就不管用了,它们做梦都想过一把昂首阔步的庄家瘾。另有三十年来的恐怖组织,不惜放炸弹把赌桌掀个底朝天。这样的情况下,仅仅维持庄家的体面和赌场秩序,美国就少不得一支强大的保安力量。为了按时发放薪水,它就免不了玩上几把赢者通吃的旧游戏。“美帝国主义”实由此而来。偏偏是人是国家都会犯错误,美国并不例外。冷战结束,美国不免太高调,例如打垮塔利班又马上挥师伊拉克,不如“老欧洲”审慎,而在看待红朝上又自作多情,何尝不是一种另类权力傲慢。
 
可以说,美国主导的全球化2.0版只能是个时代过渡。它避免了峣峣者易折的命运,终难脱皎皎者易污的脏水。此为它的宿命,《大国的兴衰》里就有分析。只要摧毁不了国家主义国家主权,就免不了这把保护伞下的极权大国成精作怪,2.0版就会以两败俱伤的方式惨淡收场。很简单,赌局上没有常胜庄家,正如狼群里没有永久狼王一样。美国如果粉碎了所有赌徒的庄家梦,它这个大庄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正如没有了矛,盾便无用了一样。
 
看来,商业振业了英国,商品也毁了日不落。此种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样适应于美国。民主使美国成为文明灯塔,若民主切实地广被世界后,美国这盏文明灯塔便将相形失色。因为世人面对一盏明亮的灯,感受是光彩夺目,当面对五六盏相同亮度的灯,审美就会走向疲劳。近来美国社会的骚乱,已经反映了它的审美疲劳。
 
 
由此来看中国。
 
前面已述,就外在条件来讲,当年西班牙是有条件战胜英国,成为欧洲一强甚至世界一强的。它们的位置倒了过来,说明了两个问题。一、上天其实很公平,但凡大国或大块地域性文明退出竞技场,最大的敌人莫不是自己。二、每个地域性文明皆有强烈的张力也有程度不一的惰性,惰性侵入一代人血液中并不可怕,若持续侵入几代人血液中,值此竞争激烈时代,意欲东山再起就只是愿景罢了,尤其生活提速的时代。
 
中国确有特色,突出如文化传承未曾中断,早已溶于汉人的血液中,视之为基因也不很过分。这样的大天朝上邦特色,事实上转化为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情感,拂之不去,偏偏统治阶层皆极力宣扬这种情感,是因统治合法性就建立在这个情感基础上。一代又一代文人或因私欲或因皓首寻经而沉溺其中,谬种相传,难以收拾。今日西方精英总是误判中国,当然首先是对掌权者的心态了解不够,其次便是对中国社会文化心理了解不够。
 
因为他们的大历史眼光不免倾向于对自身文明演进的习惯认知。西罗马帝国崩溃后,欧洲有过长达六七个世纪的“黑暗时代”,无疑属于文化传承中断,今天看来它是不幸又是幸运。如果它不思“文艺复兴”及以后的种种跟进行为,自暴自弃到底,此一文化传承的中断就是永远的恶梦,反之,便成了真正的凤凰再生,是素质得以大升华的凤凰再生。
 
实际,“文艺复兴”从来不是复兴远古文化形态,而是承继和发扬远古文化中的开放、求索精神,以合法形式反对当时死气沉沉的基督教经院哲学。这是一个文明悖论,往往“童言无忌”要比“经验之谈”更可贵。“黑暗时代”的混乱首先孕育出了英国社会的权力意识,远离大陆常使罗马教权鞭长莫及,给了英国的权力意识以造化空间。一如中国的“春秋无义战”造就了“百家争鸣”一样。前后八次,时长达两个世纪的十字军东征,为满足战争需要而培植了意大利几个城邦国的经济和扩大了地中海的航运。这两点,为欧洲走向近代再走向现代打下了基础。反之,如果欧洲仍在西罗马帝国的铁血统治之下,难以想象日后的欧风美雨。
 
 这段历史说明了一个严肃命题:文明就是一个生命运动,太多的时候灵还需要服从肉,此一过程的历史应该尊重,美化和神化它就是浅薄。因此,既逃脱不了盛衰荣辱命运,盛衰荣辱又是孕育新文明的营养液,就看后人对它如何取舍了。是顽固地回头看,还是大胆地革新它。
 
 所以,中国的文化传承是幸事又非幸事。它是向后看者的骄傲,却是文明与时俱进的包袱。它无从逃避走向衰老、僵化的命运,是因它既不免惰性,又违反了流水才能不腐的自然律,今天的智能时代,我们不认可所谓国学,尤其不认同新旧儒学的政治、经济、文化观,理由就在这里。当然,这里指的不是它们的具体历史文化道德观,而是它们的文明发展观。
 
正是这样的发展观,严重阻碍了汉民族的开放、求索精神。统治集团为了一已私利,巴不得情况永远是这样,直至对标新立异者随时屠刀侍候。它们互为因果,久而久之,便成了剪不断,理还乱。它体现在权贵的思维上,便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半部论语治天下,本质上就是文明永远如此,还谈什么开创新的文明纪元。它体现在文化精英的思维上,便是继绝学,守圣人之言,开万世太平,口号庄严宏大,实则空洞无物,比十八九世纪欧美的盲目理想主义者更加自娱自乐。它体现在民间思维上,便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实在活不下去了起来反抗,目标和目的也就是再现一个明君英主。这样的文化精粹,拿什么孕育《大宪章》?怎么出得来三权分立?没有高度的身心自由,何来遍及朝野的发明、创造?这号死水一潭的文明,即便靠武力征服了全世界,也不过是把死水的面积扩大了若干倍。生活中仍然是束胸、禁欲、緾小脚才合乎审美。男人在外窝囊,在家却对老婆孩子撒气。女人过了三十岁,既少了外形美,更少了心灵美,是因她们只识儿女情长的小爱,不识社会公益大爱于儿女的更大意义。至于庙堂上文武诸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外表上道貌岸然,骨子里皆是秕糠。
这就是程朱理学得势后中国文明的主旋律,终成近两百年中国成为失败国家的源头。不能不说,红朝不是中国成不了现代文明领头羊的源头,正如蒙元,满清只是中国文明走向衰落的加速器一样,红朝是个更大的加速器。短短七十年尤其后四十年,它基本上摧毁了各行各业的精、气、神,以致今天除了求学求职者需要死啃教材外,十几亿人已经不读书,还有比此更大的悲哀和后患吗?习当局要在这样的基础上打造中国梦,只能这样说,这和他不学无术而做上了大帝的经历很相称。今日的美中对决,明眼人一看便知,美国不可能不付出代价,谁让它养虎为患呢?红朝必败无疑,因为没有后劲。蓬佩奥不做国务大臣仍可以活得很好,华春莹、胡锡进不肯高调就会下岗甚至坐牢,怎奈口炮不是芯片。
 
 
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命运确乎是中国人的选择。
 
二战后世界格局的改变,为中国文明转型带来了千年难遇的契机。不幸,鲜少人高度重视这一点。于是乎,当政的国民党未能抓紧机遇,志大才空的中共甚至不懂这是机遇,争夺权力的疯狂成了主旋律,机遇稍现即失。从反右到文革的疯狂,铁掌打断知识阶层的脊椎后,党成了一切,而这个党的素质却是何其低劣。
 
美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又给中国送来了机会,但也是最后的机会了。适逢文革后红朝已走投无路,只能默认技术官僚群愿望,对“资本主义”经济且行且看。红二代的多数土鳖做梦都未想到,借助于人口特多又耐劳肯干,国际大资本赶来不惜分赃,它一下子成了暴发户。它们追求的本来就是权与利,当然也就欲罢不能了。它们又一个没有料到的是,只消撒上一把面包屑,穷怕了的各阶层不惜自相残杀仍不忘献媚于庙堂,几乎无人认为长此以往是在饮鸩止渴,只有几个民运人物仍在痴痴地呼唤政治改革已刻不容缓。此情此景,不由人不想到数百年前,西班牙王室仗着一时财大气粗,迫害、驱逐摩尔人时,西班牙社会对此感到习以为常和岁月静好。四十年演进,邓三科当然有地缘战略眼光,若抬举他们也能预见全球化将有3.0版、4.0版,只恐他们不敢认帐,特别天之骄子的习大帝和王国师,因为你让他们的宏论往哪儿摆?
 
今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再一次围堵中国,性质上已属于反对新纳粹,全然不同于当年的沙俄、日本对中国。
 
问题不止于此。事态演变至此,红朝固然罪孽深重,但要说这个民族、文化、气质、精神全无责任,也是不通的。毕竟,民国前不存在马列和共产党。突出如它的知识阶层,毛泽东时代受到了那样的羞辱、打压,改革以来拣着了几根骨头就毫不知耻地摇尾乞宠,这个古老文明还谈什么开创未来新纪元的精、气、神?今天中国的现实是:不但红朝权贵不会这样看问题,而且民族主义也不会这样看问题,只会认为这是对改开四十年国力提升后的本能敌视。似乎新冠病毒、三峡危殆及带来的次生灾害也是国际上反华势力的错。这不为怪,怪在包括某些改良和民运精英在内的国人,竟然也没几人重视另一点,而笔者坚信这一点:王安石变法不是为了让北宋变南宋,路易十四改革不是为了送路易十六上断头台,日本人明治维新更不是为了让美国来核爆。这样的教训难道不应引起深思?
 
抚今追昔:未来的世界,全球化既不可逆,随着美国必然的花开花谢,权力的重组,全球化3.0版、4.0版一定登场。它是否会向国家主义国家主权宣战?再把提升人种质量提上议程?用什么方式搬走全球化3.0版、4.0版的拦路虎?这几点很不好说,事实上那是后人的工作,我们不宜说太多。谈论中国文明再现大出息为时已晚,能让十几亿人比较体面地面对未来就要谢天谢地了。即便这样,这个文明可能仍需要再走一次凤凰浴火重生之路:用类似埋葬西罗马帝国引来混乱的代价,换来各个自治邦国的先图自保,再谋发展。此次疫情已经表现出了这个趋势,从长远看这未必是个坏事。毕竟,文明演进中消失了国,文明仍是文明,文明演进中若人不复人,生活全无意义。
 
 
 
以上所述很多就是个老生常谈,之所以仍喋喋不休,在于仍需要强调一点,从此中国人没资格做天朝梦了,仅仅理顺已互相绑架的社会关系,修复内伤外伤,就少不得半个世纪时间。当然,也许下一个世纪里,美国梦、俄国梦等等,也会破灭。这不是醉生梦死的红朝权贵听得懂的话。他们甚至听不懂改良语言。要让他们听得进,听得懂人话,须待迎来末日审判这一天。
 
或许,不久后对红朝众神的审判,便是全球化3.0版幕布的徐徐拉开。 
 
 
关键字: 罗祖田 谈点 全球化
文章点击数: 1957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