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2/2020              

曾伯炎:骚言杂语说世乱

作者: 曾伯炎

古人烧龟甲裂文,忖测天意,其实,那本《书经》里说的:“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就讲:天眼,即民眼,天耳,即民耳,民意即天意。顺民意,即顺天心。可惜,几千年专制,忽视民心民瘼,只讲如何顺君心,且要定于一尊,尊出一个孤家寡人,这君贵民轻的意识,延续至今。皇帝们还胡诌他们是天的儿子天子,如刘邦这类江湖混混,瞎说他妈与蛇交媾生的他,就是龙种,影响到今天这片土地仍盛产大话糊话蒙愚民的神话,难产选票与权力合法性,权力者还害起民主恐惧症哩。
难怪资中筠先生要挽叹:百年了,上面还是垂帘听政,下面仍是红卫兵与小粉红演的保皇义和团!老夫也难抑制腹中骚言杂语,借网上一角,来说说这乱世的荒诞!
 
 
 
 
李文亮那句真话就是点穴的金句
 
今天,从历史中不断批孔,又转为尊孔读经了。却拾点儒之残余,由犬儒弄点儒家文字,称熬的心灵鸡汤卖,弄点《三字经》充儒经读,哪还是夫子真经,儒家真传呢?
老夫翻到孔子《论语,述而》〕便读到孔子赞他学生颜回,能“举一反三”“闻一知十”称道他好的学习方法,并不要求学生死记硬背他的教条,或以他为偶像,用“看齐意识”向他看齐,或“核心意识”拜他为中心,甚至告䜣学生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论语述而》还说他这老师,也常在普众中获教益,民众中很多老师哩。
他教出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了,并不以儒独尊,秦末天下大乱,汉初,经济衰败到宰相坐牛车上朝,陆贾这种儒生,也不以他儒家之学治世,而采用黄老之学休养生息,才有文景之盛世。汉武帝认为他的GDP很增长,可穷兵赎武,称霸匈奴,把他前朝积累耗尽,再听他幕僚董仲舒罢拙百家,独尊儒术,这定儒一尊同定汉武一尊,就将中华文化的百家,枯萎成一家,造的文化思想史的罪孽,至今犹存,发酵的病态,还留文化。
毛时代,定毛一尊,文化浩劫,定出的独尊毛术,至今还是吾国进入现代的绊足石与鬼打墙。当再起定习一尊,并要求“看齐意识”、“核心意识”等“四个意识”“四个自信”还加“四个全面”等训条,很像以“四”做的一串思想牢笼,灭绝人的自由思想与独立意志。尤其那“看齐意识”便联想到文革中写样版戏提倡的样板意识,多少艺术想象力,被仿效木匠放大样的样板取代,使艺术创作变为技术操作?而当今这“看齐意识”,更像国家变军营,在兴军国主义了。当年,老毛的大跃进,不就抄袭他战场的人海战术,闹全民炼钢,树木砍光,饿殍遍乡而失败吗?
在流行武汉病毒中,听到吹哨人李文亮医学博士说的那句大实话:“正常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联想到14亿人,被“定于一尊”只尊一种声音的荒唐,李医生这话,再联想到与马克思的一段话相似,即马的文集首篇:“评普鲁士报刋检查令”他雄辩地诘问德国官方:
“你们赞美大自然赏心悅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一一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
而且,此类 “看齐意识”、“定于一尊”等,最近还将这种思维作范,又吹捧达到什么马克思主义新的顶峰,这吹鼓手,还是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就像前些年,陕西社科院吹梁家河大学问是又一新理论高峰一样,老夫不禁联想到当年吹老毛上马列颠峰的大吹鼓手林彪,他的人生句号和下场,结朿在蒙古的温都尔汗,他那尸体烧出的焦糊气,岂不也压灭了他马屁的恶臭气了吧?殷鉴不远,在1971年的9、13日呵!
 
美国人误读中共国几代历史考
 
其实,毛泽东读马克思,就误读与误解,他说马克思千言万语,归纳只“造反有理”四字。照此论,那么陈涉吴广与项羽刘邦,都是马克思主义者,有理论与逻辑吗?
而共产党宣言里,讲工人运动,毛泽东玩的痞子运动,诳称农民运动。这种农村流氓,费正清、谢伟思那种所谓中国通,要误读。可是钱穆弟子又获哈佛博士的余英时先生却给毛以学术性定性,谓毛泽东是乡村边缘人,周思来是城巿边缘人。怎么能用巴黎公社的工人阶级去误读中共这流氓无产者们呢?
“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分,他们在一些地方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但是,由于他们的整个生活状况,他们更甘心于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以上这段话,是马克思写在《共产党宣言》中的。
给毛泽东还有流氓之定论,说他:“既是政治流氓,还是生活流氓”这种双料流氓的定语,又是出自老毛第二任妻子杨开慧之笔,写在1999年湖南板仓拆迁出土杨的白记,现存湖南党史館。
还有毛泽东的外语大秘师哲,受命引经据典给老毛搜集了总统与皇帝的区别。毛读了,说是没区别,是同一类。师哲就读出毛的皇帝瘾与皇帝梦很顽固了。岂非中共顽劣的初心?
而老毛不惜在国际共运会上宣扬世界革命,打核大战,消灭美帝与资本主义,中国死3亿人还有3亿,第二年他大跃进的超英赶美实想要超苏。当时,赫鲁晓夫就读出他要做共运老大,并未误读哩。
但蒋介石读老毛,很早就读出他是土匪。早年在湖南闹痞子运动杀学者叶德辉,后来又从江西的方志敏,读出他绑架基督牧师,勒索末遂便撕票,被法庭正法,很早,其人性就被匪性称党性异化了。文革后,这异化被周场觉悟提出来,被胡乔木掩饰压制下,今天再延伸出贼性,大盗世界知识产权吗?
就是中西文化都通的出身哥大且是胡适学生的史学家唐德刚,他读老毛下的评语便有史学家的深邃,还有点文学家幽默,他说:
袁世凱是背着总统的包袱做皇帝失败了,毛泽东是背着皇帝包袱做总统,仍未成功。唐德刚的这些见识,是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授写的,只流传于文化界,进不了白宮,所以一串美国总统被许多未通的中国通蒙了。
还有个美国左派记者斯诺,老毛的老朋友,是美国人识毛,看得最清最透者,。文革中,他被邀再访中国,看到毛泽东搞个人崇拜,乌天黑地。懊悔1930年代写的《西行漫祀》与《红星照耀了中国》没想到他推出的毛泽东,竞是个暴君。毛尴尬地承认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斯诺纠正说:你是斯大林加秦始皇。你没有马克思主义,只有三国演义。可惜这位看得较清中共性质的美国人,1972年病故日内瓦,其认识未流传。后来再被是半个毛泽东的郊小平,用他的韬光养晦,又忽忧了美国人几十年。
其实,将毛泽东的本色本性与本质认清了,便对他建的黑帮式的党也认清了。遗憾美国人始终用天真与善意做眼镜镜片看中共,再加半罐水中国通的误读误导,真怪,美国人在二战中,扶过喂肥过苏共,又经冷战,把苏共斗垮。二战后,还与中共在韩越打了两仗,仍然好心喂肥中共,盼他从专制中走出,却仍然事与愿违,再富强出这强权加强盗,美国仍然要再起冷战,去灭中共,且成世界性课题。
若非川普这政治素人的另类眼光,尤其那武汉病毒比911那更百倍千倍的恐怖警醒世界,加上形形色色间谍渗透美国的暴露,可能这红色的妖魔还将忽忧美国,若再延误与误读。可能更难清除这世界之巨患大祸矣。当前,中共这战狼外交部长又摇身变羊态说羊话,还需留心,否则又陷误读的坑里了。
 
 
真话禁绝假话流行的恐怖王国能称厉害国吗
 
 
 
 
 
 
最近,许章润教授以“愤怒使人无惧恐怖”等几篇真话文章,惹怒统治者,当局竟以诬知识份子清名的道德暗杀手法,以为讲士可杀不可辱的知识份子,这么一羞辱,就恐赫住了。想用道德暗杀法拉黑许章润教授,倒更显许章润很高风亮节大勇无畏。反而证明这专制政权,一听到真话一触及真实,他们这制造恐怖者,便率先恐怖。耍起流氓,进行诬陷。这手法,在武汉病毒引世界灾难激起追出源头与真象,外交部赵立坚耍流氓的手法就是甩锅美国,称美国军人带到武汉。川普发怒称中国病毒,外交部长王毅立即又去赔礼更正。当年杨开慧揭露毛泽东流氓,还属个人,现在已渗入到其政治基因与制度了。王沪宁吹的“厉害了,我的国。”若不回到讲真话,坚持假话王国,这才是纸老虎,难真厉害、真富强,当前改变香港一国两制,为一国一制,仍说没改,仍是流氓本性暴露呢。
当年,老毛在世发动的55次政治运动,便积累整人陷人黑人虐人的各种怪招绝活,直到今日官僚受纪委审查所受酷刑,也流传出:宁见阎王,不愿见老王〔王歧山〕这便是中国式流氓与苏俄克格勃结合的逼供信了。老毛自命的秃子打伞一一无法无天,岂非仍是他们斗争哲学的极致?什么宪法、刑法,尽是统治者的工具,故今天他们的政法委仍称刀把子,与枪杆子、笔杆子再加这些年鼓胀的钱袋子,更不怕耍流氓了。
在他们这假话王国里,已弱不禁风到一闻真话就敏感到江山不保的恐惧。而最近川普将给9千万中共党员一律拒发签证,使“反美是工作,迁美是生活”的流氓间谍们,再难借美国自由民主以逞其坏与奸了。
由老毛的反智再鼓动大老粗们紧跟反智,构成的伪崇高假英模以致被林彪总结的: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的假话王国,祸害华夏民族智力衰歇,难以创新,乃至不以盗窃为耻,不说假话难活,这种国情民风,怎能不与美国人的基督诚实与契约文明对立矛盾哩!
记得拨乱反正那年,巴金提出讲真话,居然有个左派诗人朱子奇发谬论反驳他:真话不等于真理。照此逻辑,假话更像真理了。足见其党性扭曲人性后,幼儿园教的第一课诚实,也没了。70年深化红色假话王国,岂非纸牌屋与纸老虎,任何一句真话也像火星,不会引燃烧灰飞烟灭吗?
 
作者:曾伯炎
 
 
关键字: 曾伯炎 骚言杂语 说 世乱
文章点击数: 1847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