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3/2020              

勿鸣:楝花楝果(小说连载十三)

作者: 勿鸣

 
 
十三
 
昌江市博物馆是一个新建的博物馆,馆藏量不大,馆藏品的品级也不高,昌江市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文化底蕴不深厚,历史沉淀不多,博物馆王馆长常常因馆藏量和馆藏品级的问题找市委市政府,要求增拨经费,收集昌江民间藏品。自从曾宁主政昌江后,市政府对昌江市博物馆决定每年增拨专项资金一千万元,专门用于收集民间藏品。
这天,王馆长刚刚在办公室坐下,传达室的小林就送来了两个特快专递,卷成筒状,一看就是印刷品,包装十分认真,为了防水,包装时使用了覆膜纸。
王馆长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包装,一看是两幅古画:一幅明代仇英的工笔画、一幅清代八大山人的水墨花鸟画。王馆长赶快打开第二个邮件,是两幅画和两幅字。两幅画是徐悲鸿的《关云长千里走单骑》、齐白石的《虾戏图》;书法有于右任先生早期的作品一幅,另一幅字非常珍贵,是宋朝黄庭坚专为苏东坡所书,王馆长不禁念出了声:
 
青松出涧壑,十里闻风声。
上有百尺丝,下有千岁苓。
自性得久要,为人制颓龄。
小草有远志,相依在平生。
医和不并世,深根且固蒂。
人言可医国,可用太早计。
小大材则殊,气味固相似。
 
黄庭坚与苏东坡是好朋友,这幅字就可证明。这是一幅罕见书法作品,价值连城。
王馆长兴奋得手舞足蹈,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两个邮件是谁寄来的?又是从哪里寄来的?
邮寄寄件人的地址分别为昌江市电视台和中国共产党昌江市委,寄件人留下了两个不同的电话,寄件人是同一个人:李猜。
王馆长马上安排办公室对这几件书画进行了例行登记,要办公室主任通知市委宣传部部长和昌江市一些媒体,他要召开新闻发布会,让媒体记者宣传一下这个化名“李猜”的人。无私捐出这么珍贵字画的人是活着的雷锋,应该大力宣传。王馆长想得十分周全,他先不能让捐赠人知道新闻发布会的消息,这样捐赠人事先有了准备,就会躲起来不见媒体,他要当着记者们的面公布捐赠人的电话,然后让记者自己去寻找捐赠人。
市委宣传部李部长接到王馆长的电话后,认为此事很有教育意义,值得大力宣传,于是让媒体公关科通知市内外所有媒体,定于明日上午八点整在昌江市博物馆召开新闻发布会。
《光华时报》的记者向明接到电话通知后,连夜赶到了昌江。
新闻发布会如期举行,先由王馆长介绍了收到两份邮件的经过,向记者们展示了这几幅字画,最后王馆长向记者们公开了寄件人的地址、电话和姓名。
记者们当场拨打电话,电话里的人总不说话,于是他们按照王馆长提供的地址按图索骥,找到了江流的家和市委武书记的家,于是有记者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一查电话,果然是江流的手机号码和武书记的手机号码。
这给市委宣传部李部长出了一个大难题,江流家里失窃的事刚上过报纸,失窃的物品中就有字画,敏感的记者们已经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了,他们猜测是不是盗贼良心发现后以江流的名义捐出绘画呢?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可以推测,市委武书记的家里也曾遭失窃?李部长坚定地说,这件事与上次江流家里失窃是独立的两回事,这一次是单纯的捐赠,任何动机不良的揣度都是对捐赠者的不尊重。
于是第二天纸质媒体与电子媒体社区版出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纸质媒体报道:《丹青捐赠国家,尽显一片赤诚——记一个老共产党员和一个优秀新闻工作者向国家捐赠珍贵文物的事迹》,而电子媒体社区版的题目为:《怪哉,政坛老将与媒体新秀同时捐赠天价藏品?奇乎,盗贼良心发现转赠国家?》
《光华时报》的题目为《蹊跷捐赠扑朔迷离,捐赠门成罗生门》
这几天可忙坏了市委秘书长,全国各地的记者好几百人齐聚昌江,要采访市委武书记,他们想知道武书记捐赠的字画的来源渠道,他们还想知道武书记家里没有捐赠的藏品还有多少?武书记一方面让秘书们向媒体搪塞说是祖传的,一方面暗中调查是谁在向他捅刀子。武书记想,市委宣传部李部长的行为证明,这个人已有二心,与他已经不在一条船上了,留不得,必须打压,但不是现在。博物馆的王馆长是个糊涂虫,有没有人幕后指使他,尚需排查。市政法委的孙永隆是一条老狐狸,那个电视台的名伶本来与他不清不白,现在倒好,好像她的男友不是他孙永隆,是我武元成了。这一阴招最损,不排除是孙永隆幕后指使安排。
难道他……想……取我而代之?
他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道行不深,兄弟们不会服他的。”
他还是有些疑虑。
“这事马虎不得。看来还得马上去一趟谢梁村。”
他又想到了鲜武贵。
“这个人不错,会来事,可以为我所用”武书记说。
“鲜……武……贵……”武书记一边踱步,一边一字一顿地念着鲜武贵的名字,每说一个字,双手轻轻的打一个节拍。
“不好!”武书记突然说,“不好!这名字不好,鲜武贵,鲜有姓武的富贵,这不是咒我吗?”
他想到了曾宁,他的这个搭档各方面都不错,美中不足的是他俩的属相不合,曾宁属兔,他属龙,命学家讲,他们两个相害,倒是鲜武贵与他相合,鲜武贵属鸡,辰酉合金,金可克木,曾宁属兔,兔为乙木,鸡即酉,酉为辛金,辛金正好克他曾宁这个乙木。鲜武贵这只鸡是一只好鸡,是他命中的喜神和吉神。
“看来鲜武贵对我还是有用的,”他想起了刘大师。刘大师是他的一个密友,一个精通术数的高人,他当初就是听了刘大师的话,提名鲜武贵为昌江市公安局长的。
他还记得十年前,省委组织部找他谈话,准备让他到涧溪市任市长,他找到了刘大师,请教可不可以去上任,刘大师“子丑寅卯”的掐算了几分钟,捋了捋山羊胡子,摇着头对他说:“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涧溪者,小水沟也,龙游浅底遭鱼戏,你属龙,应该到大江大海里去畅游”。他听了刘大师的话,主动要求到了昌江市。
“按照刘老师的说法,我如果有机会到上海供职,那一定会……”,上海那可是大海呀,他这个属龙的……,每当他想到这里,心里美滋滋的,心中充满了憧憬。
“刘老师不欺余也”。他管刘大师叫刘老师,以至他的同僚们真以为那个长着一对三角小眼、留着两绺山羊胡子、两边眉毛中各有一根白色长寿眉的、瘦小精干的老头,真是他的老师。
他想到了他的儿子武庄,他在这个儿子身上寄予了太大的希望,希望他能在仕途上走得远一点,可他这个儿子却很不争气,怎么培养也没能成大器,只做了昌江高新区管委会国土局的一个局长,享受行政付处级待遇。他心里明白,这是他的下属们在抬举他,他如果不是市委书记,他们能安排他的儿子当国土局的局长?以他那个儿子的能力和德行,能当一个一般的办事人员就谢天谢地了。
“刘老师不欺余也”,这是他的一个口头禅,他常挂在嘴边,但只在家人和最信任的幕僚面前才说,一般只在家里说,偶尔也在办公室里自言自语,以至于他家的保姆误认为那个干瘪瘦小的刘老头不喜欢吃鱼。
“难怪那老头那么瘦,原来他挑食。”保姆想。
他的机要秘书多次想提醒他——是“刘老师不余欺也”,但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武书记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
刘大师曾告诉他,儿子与他属相不合。他曾很虔诚地请教大师有没有办法化解?大师亲自跑到武当山,“请”了一块雪白的昆仑玉送给武书记,要他时刻戴在贴身的地方。
那块玉贴着他的胸口,他下意识地摸了摸。
他是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按钮,很快,机要秘书毕恭毕敬地站在了他的身边。
“明天的讲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秘书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摞打印好的讲稿,放到了武书记的办公桌上。
市委党校明天举办秋季开学典礼,武书记是主角,他要在典礼上对全体学员作报告,报告的题目是:《坚定理想信念,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
捐赠门事件发生后,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着实热闹了一番,武书记对网上的动态十分关注,他安排他的亲信留意网上对他不利的帖子,如对他不利,要他们通知相关网站予以删除,给多少钱都可以坐下来谈。网上还对贿赂进行了讨论,中华网发表了一篇网文《谈谈雅贿对明代政治的影响》,新华网发表了一篇网文《雅贿也是贿》,作者都是一个叫向明的人。这让武书记很是忧心,中华网和新华网来头不小,他觉得这两篇文章大有来头,指向也明确,他有些坐不住了。
“向明?向往光明?”武书记不知道这个叫向明的是什么来头。
向明出身在一个媒体世家,祖孙四代都从业于传媒,曾姐父曾在成思危的父亲成舍我创办的《民生报》旗下担任记者,因敢于为民请命、敢于坚持真理而闻名报界。祖父向阳十五岁就在《新华报》工作,从文字校对干起,后来成为一个知名记者,曾获得“韬奋奖”,现已八十多岁,仍然是精神矍铄,耳聪目明。当他看到向明网文的题目《雅贿也是贿》时,认为这题目有问题,这等于是在说“矿泉水也是水”、“男人也是人”一样,犯了逻辑上的错误,题目要变一变,向明说这题目是他想了好久才确定的,因为现在有些人,不,是许多人,已经分不清矿泉水也是水、男人也是人这么一个简单的概念了,不信你去查查,目前有哪个权贵因为受收字画而被科以刑罚?没有吧,因为潜规则认为,雅贿不是贿。我写这篇文章,并取现在这个题目,是想澄清这么一个问题,让某些人搞清楚矿泉水也是水、男人也是人。
性贿赂的话题也充斥了网络媒体的各个角落。有专家教授认为,贿赂的客体只能是有形的,不应该是无形的,性是无形的,它没有实体,不能计量,不能保存,它只是一种愉悦,肉眼看不到,因而不应该构成贿赂,于是有人提出,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有人向某官员一家提供了价值十多万元的开幕式门票,这也不能算贿赂?这位专家说:然也,体育比赛也好、性也好、文艺演出也好,都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虽然精神上获得了一时的愉悦,但并没有构成对物的占有,因而不构成贿赂,于是有人又问,被邀吃一顿饕餮大餐算不算贿赂?如果说从“精神享受”的层面来讲,他饱了口福,这不应算贿赂,但从“物的占有”这个层面来讲,他已经占有了“物”——他已经把“物”从碗碟中转移到了他的肚皮里,专家教授们认为这是中国的国情,迎来送往,礼尚往来,是中国的优良传统,不能简单以贿赂论之,况且法不责众,于是国家财政每年被吃掉几千个亿,每年被吃掉了一个三峡大坝;于是在吃吃喝喝中实现了国民收入的再分配,至于分配到哪去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却都心照不宣;于是在吃吃喝喝中“鸡的屁”增长了,大家都有政绩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了;于是专家们和教授们被网友们戏称为“砖家”、“叫兽”了,网友们也明白了那些标榜或自诩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原因了,因为他们唯“物”,不唯“心”。
对于法学界的“专家”们所言的“雅贿不是贿”,向明的爷爷十分生气:
“这等于在说穷人不是人!!”他十分气愤地说。
“您以为现在的穷人还是人?”向明对爷爷说,“他们可能连富人家的一只宠物狗都不如了。”
“真的变天了!真的变天了!”向明的爷爷还在生气,嘴上的胡子一抖一抖的。 
 
 
关键字: 勿鸣 楝花楝果(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910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