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4/2020              

勿鸣:楝花楝果(小说连载十四)

作者: 勿鸣

 
 
十四
 
 
大刘先到公安局给姚古开了无罪释放证,让小李、小方去昌江看守走一趟,把姚古放了,安排小李、小方跟踪姚古,大刘还安排大队技术科负责监听姚古的电话以及与姚古有通话记录的所有电话。
在姚古被关的第十四天,他获得了自由,警官来到监室门口,对监室内说:“姚古,收拾东西走人。”
猴哥用拳头擂了一下姚古的肩膀,说:“哥,在外等老弟吧。”猴哥直到这时才承认自己是老弟,不是哥,姚古比他大,才是哥。
“雪村”慌忙中清理着姚古的存款条,要让姚古带走,姚古说,不用了,让号里的兄弟们用吧。
老大用手拍了拍姚古,姚古也拍了拍老大,说,老哥保重,咱们外面见。姚古没说再见,说再见不吉利,等于说自己还要进来。说外面见,听的人也高兴,等于说你马上要出去。 
姚古出了看守所,取出了进来时存放在门口的衣服、鞋子、手机、钥匙、钱包等,换上了进来时的衣服,只是皮带在进所安检时被里面的背时鬼拿走了,他只好用那根布条凑合着拴上。他并没有马上离开看守所。他从钱包里取出一千元钱,给贾志富存了,然后给彭管教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已经释放了。又给老婆阿菲打了一个电话,要她来接一下。不一会,阿菲开着他们家的出租车来了。
姚古来到出租车面前,阿菲下了车,上下打量着姚古,好像是在检查他身上是不是少了什么一样,然后一起上了车,姚古这才发现,车内还坐着他的干爹,他正想打招呼,干爹用一根手指头放在嘴巴上,示意不要出声。
汽车驶向市内。姚古发现后面有三辆小车跟了上来。他和阿菲都笑了。
车内正在放一首西方摇滚音乐,阿菲把声音调到最大。
干爹要姚古把鞋子脱下,换上他的鞋子,又要姚古把手机交给他,干爹打开手机后盖,取开电池,用一个小螺丝刀将手机零件拆散,他笑了笑,然后将手机装配还原,取出SIM卡,又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全新的手机,将取出的SIM卡装入这个手机,交给姚古。干爹又认真查看了钥匙扣、皮夹等,没有发现异常。
常乐正在开车,突然接到市长曾宁的电话,曾宁告诉常乐,给他转发了一个电子邮件,是一份举报信,要他好好落实一下这份举报信中所讲内容的真假。常乐把车开到路边,打开了手提电脑。
举报信中讲,福顺装饰材料门市部失火是有人蓄意制造的,目的是为了让大火蔓延到二楼烧毁三公会计事务所的档案。福顺装饰材料门市部的老板林福顺不是他的真名,他的“帮手”阿昌是真正的纵火者。阿昌是永昌公司老板孙永昌的马仔。举报人署名“李猜”
常乐感到了事情的复杂性,这个属于刑事犯罪的范畴,不属于职务犯罪,反贪局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他想请刑警大队的大刘帮忙,他给大刘打了一个电话, 大刘说他早就想和他谈谈,让他等一下他。常乐说不用等了,我过来,十分钟就到。
常乐见到大刘时,向他简单地谈了举报信的情况,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协助。
大刘说:“你是我大哥,又是我师兄,我劝你就别趟这浑水了。这水太深,会淹死你的。”
“我也知道这水很深,但是不行啦,老弟,曾市长布置给我的事,我不做,能行吗?”
“能行的,你只讲这是刑事案件,不归你管就行了,你只管职务犯罪。”
“可是,这与职务犯罪可能有关联。”
“那是可能有关联,但不一定有关联。只要两者的关联性没有确认,你都好推辞。”
“我不能这样做,那样对不起曾市长。”
“那你这样做,对得起孙书记吗?他可是政法委书记,是你和我的顶头上司。你不怕得罪孙书记,我怕。”
大刘从内心里讲,是不愿帮这个忙的,他大刘接受过孙永昌不少的好处,除了逢年过节接收过孙永昌的红包礼品外,他大刘多次请朋友吃饭、娱乐都是孙老板买的单,他不能不讲点交情。
他有点搞不明白了,这常乐怎么呐?孙永昌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他听人讲,常乐的女儿过生,孙永昌也没少表示啊。难不成是孙永福得罪了他?孙永福可是一个老好人呐,从不搞小动作,也从不背后议论别人是非。对下属很好,从来不整人。是不是这小子想把孙永福搞下来,他取而代之?如果是这样,这就太不厚道了,他更不能帮这个忙了。
“对不起,老兄,目前我没有空,我手头的案子压了不少,上面都在催呢。”他对常乐说。
常乐在大刘处碰了壁,只好回局里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程绪。
程绪和他的部下王志伟来到了工商局企业注册登记科了解福顺装饰材料门市部的注册登记情况,工商局的同志解释,为了吸引更多的工商企业到昌江兴商办企业,昌江市规定,到昌江投资的工商企业可以先试营运两个月后,再到工商局注册登记。福顺装饰材料门市部还没有办理注册登记。
程绪和王志伟来到火灾现场走访附近的商户,商户们反映,福顺装饰材料门市部是从以前的租户——一个叫老刘的加工铝合金门窗的老板那里强行转租下来的,程绪想,老刘离开昌江的可能性不大,他听附近的商铺老板讲,老刘在昌江从事铝合金门窗加工有十多年的历史,有比较多固定客户,不会轻易放弃这样一个已经熟悉的市场的,程绪和他的部下王志伟决定先找到老刘,然后从他那里了解阿昌和“林福顺”的情况。
程绪想,在昌江,如果一个人要做油漆生意而不赔本,一般首先考虑选择昌江的几个大的装饰材料市场,不会选择国政路,除非是从事批发业务并且已经形成了相当可数量的客户群,或者在昌江有许多批发点,而这里只是作为一个提货处,而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林福顺的油漆店是新开张,且以零售为主,在昌江也没有再开分店。其次,林福顺强租了老刘的铝合金门市部以后,按照常理,林老板为了能马上赚钱,也应加工铝合金门窗才对,但他没有这么做,这说明他租下这个铺面不是用来赚钱的,而是另有目的。铝合金型材不是易燃品,油漆是易燃品,林福顺经营油漆的目的就在于此。
程绪向老刘的老邻居们打听老刘现在的情况,有一个人讲,老刘搬到东风路去了,具体在哪一段?他也说不准。程绪和王志伟马上出发,来到东风路,在东风路北段找到了老刘的铝合金门市部。
“听说你是因为欠了林福顺的一笔债,林福顺让你搬的家?”
老刘警惕地看了看两个不速之客,想了想说:“是的,我欠了他们的债。”
“能不能给我们谈得更详细一点?”
“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们很忙。”说完就不理他俩了。
发生火灾的房屋的产权属于昌江市公有资产管理公司,程绪和王志伟又来到了昌江市公有资产管理公司,想了解房屋出租的合同签订情况,公有资产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员找出了两份合同,一份为老刘与管理公司签订的合同,一份为林福顺同管理公司签订的合同。
“老刘租我们这个门面有十多年了,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主动提出退租,并且推荐了福建人林福顺续租。”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道。
“能不能把这份合同后面的附件——林福顺的身份证复印件帮我们复印一份?”
“可以,请稍等。”
拿到了林福顺的身份证复印件,程绪和王志伟回到了反贪局,常乐马上安排人通知福建方面协查林福顺身份情况。
第二天,福建方面打来电话,林福顺本人一直在福建老家务农,老实本分,从未出过远门。
调查阿昌也陷入了困境,因为阿昌名为林福顺的帮工,但很少看到他在福顺装饰材料门市部上班,邻居们反映,林福顺见到阿昌时,对他毕恭毕敬,好像老板不是林福顺,是阿昌一样,正当程绪和王志伟不知所措时,常乐收到了五条彩信,是几张照片,照片中的主角都是孙永昌,几个配角应是他的保镖。发信人是“李猜”。
常乐马上让文印室将这五张照片打印出来,交给程绪:
“你马上和王志伟到国政路福顺装饰材料门市部,让附近的商户好好辨认一下。”
下午,程绪和王志伟高高兴兴地回来了,他们说,照片上有一个大个子就是阿昌。
常乐来到曾市长办公室,把了解到的情况向曾宁作了汇报,曾宁打电话叫来了鲜武贵,向鲜武贵命令到:马上派人抓捕假林福顺。
当大刘带人到达“林福顺”的住处时,“林福顺”已经上吊自杀了,现场发现一封遗书,大意是发生了火灾,损失惨重,愧对妻儿,负债累累,不想活了等等。
痕迹专家老陈让大家都离开现场,他带上塑胶手套,用放大镜仔细地查看现场的所有有机物,看到毛发和皮屑,他都要小心翼翼地用摄子夹起,放进塑料袋内;他又仔细地检查了死者的十个指甲,发现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的指甲盖内有血迹和皮屑。他用试纸擦了擦血迹,装入一个编了号的塑料袋内,又用摄子将指甲盖内的皮屑取出,装入一个同样编了号的塑料袋内。他又仔细地查看死者的颈部,用食指和中指压了压,直到颈部出现一个凹痕,然后他仔细观察这个凹痕的复原过程;他又仔细检查了死者的口腔、鼻腔,重点观察了死者的舌头;又仔细检查了绳子,包括绳子的纹理变化和结头,从绳子中提取了一些蛛丝马迹,又仔细地看了看死者的鞋子,叫来助手小方,一起将死者翻过身来,仔细地观察了死者的肛门。最后他把目光转移到室内的每一寸地面上,一边仔细观察,一边拍照。
一个多小时后,他对大刘说,基本可以肯定,不是自杀,是他杀,受害人先被窒息致死后用绳子挂上屋梁,制造一个上吊自杀的假象。现场留下了搏斗的痕迹,初步判断,犯罪嫌疑人应为两人或两人以上,具体几个人,要等到对现场收集的皮屑进行DNA检测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
昌江刑警大队将这起命案命名为8.29入室杀人案,成立专案组负责此案,专案组组长由大刘担任,老陈、小李、小方是专案组成员。
常乐向大刘建议,应该去找铝合金店老板——湖北人老刘了解情况,他应该知道一些“林福顺”和阿昌的情况,可能是慑于某种淫威不敢讲真话,如果做通他的工作,能从他的口中了解一些情况。这可能是本案的突破口。
老陈认为,如果以公安的名义去找他谈话,他可能有戒心,不会合作,只能先以普通人的身份摸摸情况。
老陈建议,正好他的儿子家要装修阳台,他可以化装成一个老实巴交的城市平民、小方化装成他的儿子,一起来到老刘的商店以谈业务为名打探一下情况。
老陈和小方来到老刘的商店,老刘和他的老婆在店里忙着做事。
“师傅,封一个玻璃铝合金阳台,每平方米多少钱?” 小方问道。
“阳台有多大?是全封还是半封?”刘老板边用改刀上螺丝,边问。
“30平方米吧?全封。”
“不是问您的阳台地面面积有多大,是要封的洞口有多大。”
“这个需要到现场量,我估计应该不少于50平方米。”老陈说。
“那多少钱一平方米呢?”小方问。
“那要看你用什么材料,用风铝220元每平,用广材190元每方平。”
“我记得国政路原来有一家店才170元。”
“那怎么可能呢,我就是那个店的老板。”
“你又在这里新开了一家?”
“不是,是搬到这里来了。”
“国政路的地段那么好,生意又做熟了,您干吗要搬呢?”
“没办法呀!不搬不行呐。”
“是啊,现在到处都在拆建,市政需要嘛,可以理解。” 
“要真是拆建就好咯。你们打算用哪个材料?”
“风铝太贵,就用广材吧。” 老陈说。
“什么时候安装?”
小方拉了拉老陈,说:“我们还是到国政路那个店看看再说吧。”
“还不相信我们说的话。去了你就知道了”,老刘的老婆在一旁说,老刘只是笑了笑。
老陈和小方就近找了一个茶馆,喝了一个小时的茶,重又来到湖北人老刘的店子里,老刘出去安装去了,只有他老婆在店里面。
“我们没骗你们吧,非要跑一趟冤枉路。”
“这要怪你们没讲清楚,都烧成那个样子了。看来你们的损失不小啊!”
“不是我们被烧了,是新搬进去的烧了。”
“不是你们?这么说你们没受损失?”
“我们又不干坏事,不会烧我们的。只可惜没有烧死那两个东西,那两个天打五雷劈的。”
“咦,你这个人怎么骂起来了?你还有没有同情心?人家都烧成那个样子了,这还那么咒人家。”
“你们不知道那两个家伙有多坏!我们在那里做了十几年的生意,是一个老窝子,生意也做熟了,他们看那个地方地段好,想占我们的位置,那天来了十几个牛打鬼的,把我们老刘按到桌子上,硬说我们欠他们的债,要我们还债,不然要剁一只手,我们吓到了,只好向他们说好话,要他们放一马,他们说可以放我们一马,但有一个条件,不准我们在这里做生意,要我们第二天必须搬走,把这个位置腾出来。我们没法,只好第二天搬了。”
“那你们没报警?他们这些人就怕警察。”
“他们怕警察就不会明目张胆地搞事了。况且……况且,现在的警察哪个还敢相信?万一有警察和他们是一伙的,不更麻烦了。”
“那你们知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的?”
“不知道,只知道有一个人好像是他们的老大。他们叫他于哥。”
“你们搬过来多久了?”
老刘的老婆想了想:“到今天有二十三天了。”
老陈在心里算了算,他们来闹事的那天是立秋的前一天。
“你们当家的什么时候回来?要么我们明天来吧。”老陈说。
“行,你们走好。”
老陈、小方回到大队部,正好小李也回来了——小李被大刘派到电信部门查“林福顺”的电话通话记录去了。
老陈、小方向大刘汇报了调查的情况。大刘说他清楚了。大刘看了看“林福顺”七月份一个月的通话记录,他发现有一个电话在七月份内打进九十多次,打出一百五十多次,在立秋的前一天打进十次,打出四次。大刘让小李再跑一趟电信部门,查一查这个电话的机主是谁,也打印一份这个电话七月份的通话记录。
小李很快就回来了,他告诉大刘,机主姓于,是永昌公司保安部经理。
大刘马上明白了,他不想出现的结果出现了。他让老陈他们出去。他使劲地揉了揉太阳穴。他要一个人静一静、想一想。
这时候,常乐来了,他告诉大刘,曾宁市长又收到了那个神秘人发来的电子邮件,讲杀死“林福顺”的是阿昌和小于子,阿昌原名杨平昌,是永昌公司老板孙永昌的保镖,小于子又名于大保,是永昌公司保安部经理。八月二十九日,他们让“林福顺”窒息后,把他挂上吊绳,造成自杀的假象。
大刘说他知道了,他会核实的,现在问题还没完全搞清楚之前,是不能贸然抓人的。
常乐走后,大刘马上给政法委书记孙永隆打了一个电话,向他详细汇报了8.29入室杀人案的侦破进展情况,他暗示凶手可能是永昌公司的两个工作人员。孙永隆说,不管是谁,只要触犯了国法,就得严惩,不能姑息,但要重证据,要坚持疑罪从无的原则,不能轻易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随便冤枉一个好人。
大刘叫来老陈、小李:“你们要想方设法搞到杨平昌、于大保的血样,检测他们的DNA,与现场提取的资料比对,从而确定他俩是不是犯罪嫌疑人。”
老陈、小李说,“好的。”
两个小时以后,老陈、小李向大刘报告,血样搞到了。
“这么快?怎么搞到的?”
“我们找到了第二人民医院。这个医院是永昌公司职工就医定点医院,建立有完整的个人就医信息资料库,永昌公司职工每年都要在这个医院体检,我们到那里查到了杨平昌、于大保的血样及相关资料,与此前在凶杀现场的取样进行对比,发现分毫不差,可以确认这两个人就是凶手。”
大刘说,你们俩先下去。
他又给政法委书记孙永隆打了一个电话,对他讲,经过缜密地侦查,可以确认8.29入室杀人案的凶手就是永昌公司的两个工作人员。请孙书记指示,怎么办?
“你应该请示你们的公安局长鲜武贵,你直接向我请示,不觉得有些越级了吗?”孙永隆好像有些生气,一会,他又心平气的说:“刚才有点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善意的,我谢谢你。”
大刘于是给鲜武贵打电话,鲜武贵接完电话后连说:“等一等,等一等,我请示一下领导后再给你电话,你们先不要抓人。等我的指示。”
第二天,鲜武贵打来电话,对大刘说,你们可以抓捕了。
大刘叫来小李、小方,要他们马上抓捕杨平昌、于大保。小李对大刘说:“现在去抓捕?人家可能在萄京酒店豪赌呢,或是在夏威夷的海滩享受日光浴呢。”
“要你去,你就去,罗嗦什么?哪那么多屁话?”
小李、小方拿着传票来到永昌公司传讯杨平昌、于大保,永昌公司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昨天已经辞工走了。 
 
 
关键字: 勿鸣 楝花楝果(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880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