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5/2020              

沈九乡:林冲休妻的逻辑

作者: 沈九乡

 
 
                                 一
 
       在针对林冲这个水浒人物的所有负面评价中,其于远道去沧州充军前当着老丈人和众邻居的面提出休妻,是让大家最不能原谅也是最为负面的大错特错。可以这么说,就凭这点,林冲一世的英名就此玩完了。
       他的这个近乎疯狂的举措,不仅让老丈人和众邻居全然不能理解,觉得他是吃错了药;而且也导致贤妻张氏肝肠痛断,声绝倒地。就连后世的金圣叹先生读至此都不免要指责林冲,说他是把自己的妻子拱手让给高衙内,只是不便明言罢了。
       为了探明林冲自妻子遭遇调戏,到被高俅陷害,再到摊上官司,直至发配充军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我们不妨引述《水浒传》里林冲对着老丈人和众高邻就有关休妻的原委讲的一段话作为其真实想法的佐证:
       “今日有句话说,上禀泰山:自蒙泰山错爱,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面红耳赤,半点相争。今小人遭这场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得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
       从林冲这段表明心迹的话里可以得知:
       1、我遭此横事,发配沧州,存亡不保,即使侥幸留得性命,啥时回家,也不知何年何月。2、妻子正青春年少,不能因我而耽误了前程,若有好人家,就请自行改嫁,我林冲决无怨言和争执。3、高俅本来就是要陷害我,为的是赶走或弄死我,这样他的儿子高衙内就可成全这门亲事;妻子若另行改嫁或远走高飞,则他们就可死了这条心,我发配在外也可安心,免得彼此牵挂。4、你若不改嫁,高衙内就不可能死心,更主要的,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一定会继续害死我;而你若是改嫁了,那就与我无关了,他们也许会停止陷害我,这样兴许会保得一命。
       应该说,林冲这样想也并非全无道理。林冲是个普通人,不是英雄,也不想当英雄。他留恋大宋体制,也不可能背叛大宋朝庭。作为大宋朝庭里一名普通的下级军校,林冲脑后并没有什么反骨,也不可能生出反骨。面对强大上司的蓄意构陷,他唯有屈从和认命。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减轻由此带来的伤害。他痛苦地选择休妻,显然是为减轻伤害的一种努力。因为这样做或许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妻子也可能摆脱高衙内的纠缠。尽管休妻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伤害,但它至少比自己继续面临高俅的陷害和妻子被逼与小流氓高衙内成亲要强一些。
       我们可以扪心自问一下,假如林冲狠心休妻,会给自己和妻子找到一条生路,或至少会多出一线生机,而如果不休妻,就只剩一条道,那就是自己必死,妻子也难有生路或生不如死;那么,处于生死存亡关键时刻的林冲,作出此种破釜沉舟、破罐子破摔的抉择,又有什么不能被容忍的呢?站在道德制高点批评其缺乏担当的理由何在?指责其让妻给高衙内的依据何在?照我看,此类论调不仅属求全责备,而且也有点强人所难——你总不能要求林冲和他的妻子等着人家来弄死自己吧?不管怎么说,当面临生死危机之时,两害相权取其轻,应该不是多么深奥难解的道理吧?
       然而,无论当时在场的老丈人还是众邻居,抑或妻子张氏,都不能理解林冲的一片苦心。哪怕后来历朝历代的水浒读者,真正能理解林冲的也是寥寥无几。相反,指斥林冲不仗义、太绝情、只求明哲保身、不顾妻子死活的骂声倒是不绝于耳。甚至,被誉为水浒批评大师的金圣叹,都毫不客气地指出林冲休妻就是心甘情愿把年轻美貌的妻子拱手让给小流氓高衙内以求自保。换句话说,林冲这个时候的休妻举动,既违背了他平时为人处事的忠厚形象,又突破了社会大众的做人底线,更超越了一般人的伦理认知;他的被指责和让人瞧不起,实属事出有因、咎由自取。
       即是说,你林冲的想法哪怕再有道理,也是不能被原谅的。妻子什么错也没有,仅仅由于貌美而被人看上,你林冲就做得如此绝情?
 
                                  二
 
       不过我要指出的是,这些人的不理解和对林冲的愤怒指责,主要还是情感上的,似乎很难说是理性的或在逻辑上站得住的。这倒不是说林冲休妻百分之百的正确无比,而是说,他实在是出于无奈,即没有办法的办法。
       我们普通人一般都爱用常规的逻辑来评判他人的行为,却不能用特定情景下或非常时期的逻辑来看待事物。我当然也曾和大家一样感觉林冲此举有问题,不仅缺乏男子汉应有的道义担当,而且在这种时候往受尽侮辱的妻子伤口上撒盐,雪上加霜,无疑是忠厚之人羞于做的。但我们又不能不回过来想一想,此时的林冲如果不这样做,他是否还有别的更好的路可走?或者换一种说法,他老丈人和众邻居坚持的做法,能不能换来林冲和其妻最终的平安团聚?
       我们再来看看老丈人针对林冲执意要休妻的那一番话是如何回答的:
       “贤婿甚么言语!你是天年不齐,遭了横事,又不是你作将出来的。今日权且去沧州躲灾避难,早晚天可怜见,放你回来时,依旧夫妻完聚。老汉家中也颇有些过活,便取了我女家去,并锦儿,不拣怎的,三年五载,养赡得他。又不叫他出入,高衙内便要见也不能够。休要忧心,都在老汉身上。你在沧州牢城,我自频频寄书并衣服与你。休得要胡思乱想,只顾放心去。”
       老丈人是个通情达理又有担当的好人,他这番言辞恳切的宽慰,说得细致周到,入情入理。然而,他的这番安排是否能解决危机、渡过难关呢?回答无疑是否定的。
       高衙内迷上林冲娘子,那是铁了心的,属非要达到目的不可的那种。如果高衙内只是一个平常人,或者仅是某个小官宦之家的混混,那他要是喜欢上林冲娘子,也只能害点单相思,是很难真正付诸行动的。毕竟林冲也不是省油的灯,有身份,有能力,有武艺,一般人是不敢胡来的。现在的问题在于,眼前这位色狼不是一般人,他是当朝太尉高俅的儿子,他要盯上林冲娘子,麻烦就大了。林冲那点玩意能跟高太尉比吗?当然不能。就是说,高衙内要是动了这个念头,除非宋徽宗出面干预,其他人谁也没能力阻止。你说,就凭林冲这么个低级别的武术教练,如何可能跑到皇上面前去控告当朝太尉呢?即使能控告,你说皇上如此宠幸高俅,他能为一个寂寂无闻、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而得罪位高权重的高太尉吗?所以,一旦撞上高俅父子的枪口,就注定厄运降临,你就是连连认㞞都已经罪该万死了。
       依照老丈人的筹划,若最终实现林冲与娘子多年后顺利团聚,至少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中的一个才能成立:1、高衙内不久之后得暴病身亡,或者由于其作恶多端,突然被人弄死,即他实际上已经没有可能再对林冲娘子实施侵害了;2、高俅很快由于贪污腐败或玩忽职守之类罪名被告发而迅速垮台,高衙内也受到牵连跟着倒霉,那样他们自然也就无力作恶了。
       只要这两个条件中的一个在短时间内发生,那么林冲与娘子数年后实现夫妻团聚自然也就具备了相当大的可能性。而如果这两个条件一个都不能满足,那我们就没有理由认为老丈人的筹划一定是合情合理且又是可以预期的。就算老丈人把女儿同到自己家里去,并且不让她出门,更不让高衙内看见自己的女儿,那高衙内就没有办法了?我们应该想到,只要女儿还在东京地面,只要高衙内还是那么精力旺盛,只要高俅还在太尉的位子上作威作福,那么就没有高衙内办不到的事。
 
       试想一下,既然为给流氓儿子与林冲娘子成亲创造足够的条件,身为朝廷命官的高太尉都能亲自出马设计陷害林冲,使其发配沧州,半道上还一而再再而三要杀死林冲;那么高太尉此时还有什么邪恶勾当干不出来呢?眼下都已把最大的障碍林冲给弄滚蛋了,儿子还愁有什么干不成?
       就是说,等到把林冲弄走或杀死,高衙内要想做成与林冲娘子的亲事,几乎易如反掌,手到擒来。正是因为这个,我对林冲老丈人的说法期期以为不可。换言之,老丈人的办法一点用处都没有,说白了就是坐以待毙、束身就缚的蠢招。
       也许林冲正是看透了这点,故才坚决回绝了老丈人的一片好意:“感谢泰山厚意,只是林冲放心不下,枉自两相耽误。泰山可怜见林冲,依允小人,便死也瞑目!”可老丈人坚决不同意,众邻舍也说行不得。林冲只好放出狠话:“若不依允小人之时,林冲便挣扎得回来,也誓不与娘子相聚!”
       林冲的话说得如此决绝,斩钉截铁,不留任何余地,只能说明他心里早已十分清楚若依照老丈人的方法去做,不仅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就是娘子也难有生路(事后的遭遇也的确证实了这点)。这样,所谓的日后夫妻团聚,实际上就是一句一厢情愿的空话。
       高俅父子是决不会依照老丈人的谋划来行事的。他们既然已走到了这步,又如何可能轻易放弃他们的如意算盘呢?林冲最后放出狠话,决不是他心肠狠或者缺乏担当,而实在是除了这么做以外,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保全自己和妻子的性命了。林冲的决绝,就是要告诉老丈人:你和你女儿,必须死了这条心,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出路或才有机会另作他图。
 
                                  三
 
       话已至此,另外一个问题也跟着来了。比如批评家金圣叹先生就认定林冲是为了自保而宁愿抛弃娇妻,任由色狼高衙内去蹂躏。我这里指出金圣叹先生持此说,当然不是没有根据。
       当初林冲要将休书交与老丈人时,正好娘子号天哭地叫将来,女使锦儿抱着一包衣服也跟在后面,林冲起身道:“娘子,小人有句话说,已禀过泰山了。为是林冲年灾月厄,遭这场屈事。今去沧州,生死不保,诚恐误了娘子青春,今已写下几字在此。万望娘子休等小人,有好头脑(高衙内也,却不直说高衙内,盖恐伤其心也)自行招嫁,莫为林冲误了贤妻。”
       这里所引括号内的一段话,就是金圣叹先生的批语。他认为林冲所称的“好头脑”应该就是指高衙内;因怕娘子伤心,没敢直说高衙内,只能以“好头脑”代之。“好头脑”大概是一句俗语,正规词典一般不收这个词,但网上有对这个词的解释,犹言“好主儿”或“合适的人”,其出处就来自林冲这句话。
       令人遗憾的是,金圣叹这句有违人性、不讲逻辑、多少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嫌疑的主观臆测,居然得到很多后世读者的认同。比如鲍鹏山先生和网文《林冲:中产阶级的岁月好》、《林冲休妻,其实是想让妻给高衙内,以减免自己的罪过》、《林冲休妻是为了妻子,还是为了自己,感觉像让妻》等就赞同此说。更有甚者,如网文《林娘子之死,嫁人不嫁林教头》、《林冲致老婆林娘子自杀的根本原因》之类还把林冲贬得一无是处。这里且不管“好头脑”是指“好主儿”还是“合适的人”,我们只是要问,林冲嘴里的“好头脑”为什么一定是指高衙内?
       应当承认,林冲休妻不排除有自保的考虑。原因就在于一旦妻子与自己一笔勾销,那高俅父子就可能停止迫害自己。毕竟高衙内意欲霸占林冲娘子的最大障碍给搬除了,他已可明目张胆地为所欲为,这样自然也就没必要再加害林冲。可问题是,林冲为着自保,是否一定只能把美妻拱手让给高衙内?让给这个小流氓以后,林冲是否真能够得到平安?
       照我的看法,林冲把娘子让给高衙内之后,很可能仍然难以保住性命。因为依照常情,高衙内迫使林冲休妻,自己鸠占鹊巢,夺人家室,此举干得太过下流,其必定做贼心虚,坐卧不宁,很难不担忧林冲有朝一日会报复自己。故此,为消除后患必然要下狠手斩草除根,而他们父子又确有此种能力。如此一来,林冲反倒更不安全。所以,认为林冲拱手让妻给高衙内以换取自身平安的说法,不只逻辑上难以成立,同样也不符合平常人的经验认知。这是一。
       第二,林冲把娘子让给小流氓高衙内糟践,即使不考虑自己的名声,至少也要考虑娘子的感受。林冲与娘子结为夫妻已经三年余,相亲相爱,从未红过脸。娘子的为人以及对自己的一片真情,林冲也不是不了解。现在自己要把贤妻让给品行不端的小流氓,她会甘心接受?如果她执意不从,那不是成心把她逼上绝境吗?她除了以死明志,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这么一折腾,林冲不仅自保不了,而且还将逼死妻子,这个结果他会想不出来?
       第三,身处现场的老丈人和众邻居,以及随后赶来的林娘子等,他们都未曾怀疑林冲执意休妻的目的是要把妻子让给高衙内以求自保,他们大约都只以为林冲是一心一意要替妻子的青春和前程着想。他的妻子也只是哭着提出质疑:“丈夫!我不曾有半些儿点污,如何把我休了?”也就是说,在妻子看来,假如高衙内真把我玷污了,那你把我休了,我也只好认了;问题是,我的贞洁并未被玷污,你有什么理由把我休了?大宋时代,休妻对女方来说是极大的耻辱,被休再嫁更是耻上加耻,所以林娘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面对妻子的质问,林冲也只好回答:“娘子,我是好意。恐怕日后两下相误,赚了你。”林冲的意思,我是为了你好,我去千里之外充军,存亡不保,你这样干等下去,一旦我回不来,你这辈子的青春不是给耽误了?到时不就是我诓骗了你吗?我实在不忍心让你干等而误了自己的青春。我相信林冲的解释是出于真心,也是符合情理的。老丈人见林冲说得恳切,便安慰女儿说:“我儿放心。虽是女婿恁的主张,我终不成下得将你来再嫁人。这事且由他放心去。他便不来时,我也安排你一世的终身盘费,只教你守志便了。”
       我有点不明白,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怀疑林冲的好意,可金圣叹先生及其支持者们为什么非要贬损林冲不可?他们贬损的合理性何在?
 
       第四,林冲跟老丈人讲得很清楚:“今小人遭这场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如此林冲去得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 从林冲的话里可以得知,他是把高俅父子当作自己和妻子的仇敌来看的,无论我还是你都得避之唯恐不及。既然如此,林冲又怎么可能把妻子往虎口里送呢?一边讲着害怕高衙内威逼亲事和陷害的话,一边却把妻子拱手让给高衙内,你觉得林冲会做出此种假仁假义、表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的事吗?水浒里边,若说宋江干得出这种事,我信;但林冲,我不信。
       第五,我们还可以从林冲平时的为人处事来看他是否会干出让妻给小流氓这种下作之事。当然我也承认,林冲性格中有逆来顺受、抗争精神不足的一面;不过那也只是因为他在大宋体制内混得有模有样,不愿意为了一点不顺心的事就动粗大闹而丢了饭碗。再说,高衙内是自己顶头上司高太尉的儿子,打他事小,得罪了高太尉事就大了。这种时候不要说林冲,就是其他人也不一定下得了这个手。林冲举起的拳头“先自手软了”,正说明他行事谨慎,做事留有余地,而不是那种行事莽撞的粗人。谁能说他这种处事风格不正是其妻看重的优点呢?由于林冲曾四处找陆谦要收拾他,其妻就苦劝林冲“休得胡做”,甚至还把林冲关在家里不让他出门。就是说,无论林冲还是妻子,他们都清楚地认识到,少惹是非保住饭碗才是头等大事,别的能忍则忍。
       不过话又得说回来,林冲其实也不真那么软蛋,更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奴才和贱骨头。他就曾感叹“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发出此种感叹正说明他心里其实一直压抑着一股不平之气,他的退让和忍气吞声,并非心甘情愿,而是出于无奈。若不是外部环境太过恶劣,他哪里会如此忍辱含垢?
       我敢说但凡在大宋体制内混的人,除高层以外,中下层大多数活得窝窝囊囊。他们屈从于大宋体制不可战胜的威力,并不表明他们内心深处就不存有一点怨气;而实在是由于他们没有力量进行申诉,且事实上也找不到可以讲理的地方。骂林冲是软蛋、只知逆来顺受、没有一点骨气,是否表明别的大宋体制内的人遇到不平之事都敢于抗争,都能找到讲理的地方,就只有他林冲软弱无能,最后只能以忍痛割爱来自伤自虐、自欺欺人呢?
       当然不是。大宋朝庭这种以上压下、以大欺小的现象从来都是常态,林冲作为小人物做得并没有比其他体制内的小人物更为不堪,说不定还比别的人强一些呢。那些被上司欺压的下属,虽不敢反抗上司,却可以反过来把肚子里的怨气发泄到比自己更弱势的小人物身上,这也正是做奴才的行事逻辑。但林冲好像还没有堕落到这一步,因为林冲还不是奴才,他也不想当奴才。而从他后来杀死陆谦等人看,多少能印证他内心深处其实并不乏反抗的火种。“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恰是其内心挣扎的写照,曾经的隐忍和退让也只是碍于情势和饭碗罢了。
       再往后,他上了梁山因受尽寨主王伦的气而将其怒杀,其血性也就展现得更为淋漓尽致。但林冲杀王伦并非要抢夺他屁股下面的金交椅,而是忍受不了他的心胸狭窄、得罪天下好汉以及其行为处事不利于梁山的发展壮大等等。林冲在砍掉王伦后还将头把金交椅让给晁盖,二把、三把也让给吴用、公孙胜——金交椅可让,妻子不可让,这就是林冲的做人原则。从他的这些举动看,可以说他是个有眼力、有勇力、有魄力、有定力的人,决非争权夺利、见利忘义、形迹猥琐之辈所能比。虽然林冲不一定称得上百分之百的君子,但肯定也不是小人。而不顾妻子的感受和死活硬是要将其让给小流氓以求自保,却是十足的小人之举。假如我们一方面否认林冲是小人,另一方面又认定他在自己受尽高俅迫害以后还将妻子继续往火坑里推,那样的话在逻辑上如何能够自洽?
       还有一个更有力的证据,当晁盖做了梁山之主以后,林冲见其作事宽洪,疏财仗义,安等各家老小,蓦然思念妻子在京师,存亡未保,遂将心腹备细诉与晁盖:“小人自从上山之后,欲要搬取妻子上山来,因见王伦心术不定,难以过活,一向蹉跎过了。流落东京,不知死活。”现在终于到了可以实现自己心愿的时候了,林冲必须抓紧时机付诸实施,搬取妻子上山。虽然后来证实妻子由于高俅父子威逼亲事而自缢身死,但它也足以说明林冲是很惦记自己妻子的安危的,当初休妻实在是因为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哪里是要把妻子让给小流氓以求自保呢?
 
        这里还得提一句,金圣叹先生曾在林冲妻子自缢身死处批了
一段话:“颇有人读至此处,潸然泪落者,错也。此只是作书者随手架出、随手抹倒之法,当时且实无林冲,又焉得有娘子乎哉?不宁惟是而已,今夫人之生死,亦都是随手架出、随手抹倒之事也。”
       这段话不太容易理解,我也是研读了好几遍,才勉强读出个大概;不能说完全弄懂,很可能还存在误读。这位老先生的意思是说,有很多人读到这里,都忍不住落泪,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它不过是本书作者随手把林娘子拉出来,再随手将她抹脖子弄死罢了。其实当时哪有林冲这么个人?你说,连林冲都没有,又何来林冲娘子一说?不只如此,更重要的还在后来的林夫人之死,就愈是作者随手拉出、随手弄死的虚造了。你为作者虚造的人物命运落泪,不是错得很离谱吗?
       金圣叹先生水浒评点之优劣,我不敢妄议;但他的林冲休妻是让给高衙内以求自保和林娘子之死是作者随手架出、随手抹倒之类的说法,我是不敢苟同的。林冲和他娘子固然是虚构的,但作书者也不是可以任意(随手)胡编乱造的,尤其是名著。作书者的塑造必须遵循生活的规律和人物的性格逻辑,这样的文学才真实可信,才生动感人,因此读者读得落泪也是顺理成章的。假若真如金圣叹先生所称“随手架出、随手抹倒”,那是不是意味着,作书者哪怕将林夫人的归宿“随手”写成高衙内吹吹打打迎娶哭哭啼啼的林娘子,也照样可以成为千古绝唱般的经典结局了?
 
                                  四
 
       讨论到这里,我们禁不住要问:当初林冲休妻,希望她重新找个“好头脑”,若真照着他的意思去做,能否达到保妻和自保的目的?当然,这里的“保”主要是指“保命”,而非指夫妻团聚。
       依我看,当初若照着林冲的方法去做,张氏父女至少有三条路可供选择:
       1、老丈人的方法,把女儿同到自己家里去,从此不让女儿出门,更不让高衙内看见她,就只苦等着林冲归来;2、尽快让女儿嫁人,而且要远嫁,至少要离开东京地面,这样女儿就可逃出魔掌,避免让小流氓凌辱,更可保住性命;3、既不嫁人,也不躲在家里,而是一不做二不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老丈人同着女儿逃出东京地界,到外地谋生。
       第一种方法,事后已被证明是画地为牢、坐以待毙的蠢招。只要在高俅父子的势力范围内,张氏父女就是躲了初一,也决不会躲过十五。而且林冲要想在高俅的魔掌中解脱出来,也是没有希望的。因为高衙内要想霸占林冲娘子的最大障碍还在,不清除掉就可能后患无穷,至少高俅父子是这么认为的。事实上后来陆谦等一直追杀林冲至大军草料场,也恰恰证实了高俅父子不杀死林冲绝不罢休的决心。因此老丈人的消极躲避之法绝非良策,也肯定不符合林冲休妻的初衷。
       第二种方法,可以说对保住林冲和妻子的性命都不失为上策,但是林娘子肯定不愿意这么做。被休妻已是奇耻大辱,再嫁就更掉价了;再说她也放不下林冲,更不会背叛他。以林娘子的品行和身份,以及大宋歧视妇女的社会环境,她宁死也决不会再嫁的。所以这个方法尽管符合林冲的主观愿望,但既然林娘子不会同意,自然也就不可行了。
       这样一来,就只有第三种方法可供选择。张氏父女逃离东京,到外地谋生,为安全计也可隐姓埋名。当然到外地以后,也不是无所作为,他们可以暗地里去沧州打听林冲的下落,甚至设法传递信息给林冲,以使他能得到安慰,增强活下去的信心和日后团聚的期待。若干年以后,等林冲服刑完毕,他们夫妻就可团聚。此法应是上上之选,虽然它不一定是林冲的意思。
       此法之弊在张氏父女不大可能想到这么做,就算能想到,是否敢于抛家离土去亡命天涯也是个大问题。但若想活下去,同时又想保住清白之身,那就不能不豁出去。再说,你还牵挂着自己丈夫的安危啊。
 
                                  五
 
       现在我们要来谈林冲单方面休妻,自己的一片苦心如何才能够被妻子和老丈人理解并付诸行动的问题。
       休妻,林冲的初衷是自保和保妻,尽管其用心良苦,但如此天大的事要想不被妻子和老丈人以及周围人误解也是不可能的。比如妻子就质问他,我没被玷污,你有什么理由休掉我?比如金圣叹就怀疑林冲是把妻子拱手让给高衙内以求自保。至于乡亲四邻如何看待此事,就更说不清道不明了。
       我相信林冲在决定休妻前,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包括可能引发的各种误解也想到了。像林冲这么个体面而有人缘的厚道人,亲友和周围邻居的猜测、议论、误解,他不会全然不在意。可再怎么在意,要想解释,也是不可能有机会的。即便如此,他还是要休妻,而且非常决绝,没有任何退让的余地。这是否可以看作在误入白虎节堂被捉至关押审判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彻底想清楚了?当然他也确有时间去思考被上司陷害的前因后果。就是说,哪怕你们不理解我,骂我恨我,我也不能不这么做。因为高俅父子居然想出用毒计来构陷自己,只能说明一点,他们是死心塌地要把我的娘子弄到手;而且决不会放过我,因为我是他们实施这个罪恶计划的最大障碍。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想自救,唯有一途:休妻。若不休妻,不光我,就是妻子也性命难保,而且妻子还得受辱。而休妻以后,她就解除了捆绑,就可以自行决定下一步如何做。不管怎么说,尽快逃出高俅父子的魔掌,才是当务之急。
       至少林冲经过反复思考,已彻底想明白了这点。至于妻子是否想明白,是否会那样去做,只能由她自己去思考,自己去选择。我所能做的就只有写下一纸休书,同时给她指明一条出路:找个“好头脑”,再嫁,以便摆脱险境。
       可问题在于,林冲的“我是好意”要想被大家接受,确实太难了。不要说在场的所有人,就是后世的读者们,能理解林冲“好意”的,都屈指可数。休妻毕竟不是件光彩事,其对当事人的羞辱和巨大伤害,没有哪位做妻子的会承受得住,更何况林娘子这样的良家妇女呢。眼前这个弯大家转不过来,应该说并没什么不正常。故此时此刻的林冲唯有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他所遭受的冤屈以及为自保和保妻而不得不选择休妻的反常之举,仓猝之间寻求不到最低限度的支持也是可以预料的。原因就在于他是朝廷罪犯,身上戴着沉重的镣铐,身边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解差盯着,一举一动都受到极大的限制,他不可能像平常人那样跟妻子和老丈人坐下来一五一十沟通、商量、解释。他没有这样的机会。因此,哪怕满腹的苦水无法倒,满肚子的委屈无处诉,他也只能默默忍受。
 
       前面我们已探讨过的第三条路,即不再嫁,逃离东京外出谋生。这条路与如今的人为了某种非分的利益而搞假离婚这种掩人耳目的骗局颇有点相似。只是这类骗局,是经过夫妻双方合谋过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基本不存在不可测的风险。而林冲夫妻不仅不具备可以合谋的条件,而且更主要的,宋代人也没那个脑子,他们根本想不出假休妻(假离婚)这一招。所以林冲休妻一定是实打实的: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张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句句出脱衙内)。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年月日。”
       这里括号内的文字仍是金圣叹先生的批语。我不明白林冲写休书何以要为高衙内开脱?林冲刚刚还跟老丈人说“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如此林冲去得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怎么一回过身来写休书又要为高衙内开脱呢?不错,林冲是惧怕高俅父子,为躲避灾祸休书里肯定不会涉及这两位恶棍,但“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却并不是为高衙内开脱,而是不敢得罪这两个恶棍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种欲盖弥彰式的告白实际是在提醒别人,写这封休书实属被逼无奈。若不是,夫妻俩恩恩爱爱的,何故突然要休妻?我相信哪怕再愚蠢的人也晓得问个为什么吧?
       依照常情常理或一般的认知逻辑,如果完全出于自愿,不存在任何自身以外力量的威逼,那么这份休书里根本无须提到“即非相逼”这类多余的文字。比方说,现今离婚是平常事,请问有哪对自愿离婚的当事者要在协议书里特别注明“即非相逼”之类字样?再说了,古时写休书是男人的特权,如果真的不存在“相逼”,何必多此一举?林冲之所以要在这里遮遮掩掩,欲说还休,除了折射出他内心的矛盾以外,更主要的是在暗示背后权势者的陷害,自己写休书是被逼出来的;不这样做,我和妻子都活不成。它根本不是什么“出脱衙内”,而是为躲避进一步的灾祸不能不这样故意掩盖罢了。其实,他说的是违心话,做的是违心事。
       为了自救,林冲只能如此。他除了写休书,还能交代妻子的就是找个“好头脑”。这个“好头脑”的标准,起码要能确保不被高衙内找到和侵害。至于妻子最终怎么去做,是近嫁还是远嫁,是躲在家里不出门,还是离家出走在外逃亡,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他能做的和交代的就只能到这一步。剩下来的,唯靠妻子和老丈人自己去悟、去填充、去完善、去行动。
 
                                  六
 
       但不管怎么说,林冲休妻,交还她一个自由身,这样就给她下一步作出选择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当以保命和避免被玷污为最终目的。在确保这个最终目的的前提下,张氏父女就应该谋划如何逃离魔窟。东京,高俅父子的地盘上,张氏父女肯定是呆不下去了。这点,林冲经受此次横祸,已经彻底想通了,否则他就不会作出休妻的非常之举。不过林冲想通了,妻子和老丈人未必就能想通。他们决定呆在家里坐等林冲服刑回来再团聚,就是未能想通的明证。对此,林冲也是无可奈何。他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又如何可能保住妻子的命和清白呢?去千里之外充军,哪怕高俅不派人追杀,他都生死未卜,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同样以预料,比如强人谋财害命,比如一百杀威棒致残致死等等。何况,高俅事实上根本不会放过他呢。你让林冲保护妻子,他该做的都做了,除了休妻,他难道还有别的魔法能为妻子的安全助力不成?
      《林娘子之死,嫁人不嫁林教头》、《林冲: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之类,他们只知一味贬斥林冲,却不懂得体谅林冲的现实处境,不去思考逼迫林冲休妻背后的大宋朝廷之恶、大宋体制之恶。林冲不是不晓得保护妻子,而是无力保护妻子。清代金圣叹不明白此点犹可恕,现代人不明白此点就很令人悲哀了。
       我始终搞不懂,这些人不满意林冲,究竟要他怎么做?或者说,林冲怎么做了,他们才算真正满意?
       要让林冲放弃休妻,显然也解救不了自己和妻子。因为老丈人和妻子就是照着未休妻的模式去行事的。结果呢,陆谦等一路追杀林冲到大军草料场,妻子也因高俅父子逼亲而自尽。就是说,林冲不休妻早已被证明为死路一条。
       那样,林冲还能怎么做?想来想去,林冲唯一能让这些人满意的,大约不是后来的不休妻,而是一开始就得把高衙内痛揍一顿或拼个你死我活。不过在我看来,只要我们尚存一点理智的话,就不会不想到,林冲若那么做恐怕更没好果子吃,说不定高衙内没被打死,林冲和妻子就先给整死了。
 
       当然,那样做林冲的英雄气概倒是凸显出来了,可是作为水浒人物画廊中的“这一个”,林冲与鲁智深、武松、李逵又有什么区别?他还是原来那个行事稳健、老成持重、独具一格的林冲吗?再者,林冲作为大宋体制内的公务员,为保住饭碗,他也不可能莽撞从事,这点应该不难理解吧?打打杀杀不仅不符合林冲的身份和性格,而且事实上他很早就遭算计而身陷囹圄,他哪里还能去打打杀杀?更主要的,林冲从来无意拼个你死我活,他只想让自己和妻子活下去,这有什么不对呢?难道想活下去不是最自然和最高的人性?去拼去杀去死才是最自然和最高的人性?
 
       有的人总是天真地认为,要不顾死活去反抗大宋朝廷,这样才称得上真正的英雄好汉。他们就不想想,靠打打杀杀就算能推倒大宋朝廷,但靠打打杀杀建立起来的新朝廷,真的会强于旧朝廷?失序的社会就能从此变得焕然一新?林冲和妻子的遭遇就不会再发生?要知,靠私力复仇而建立的社会只能重复原先的丛林法则,这样的社会始终不可能摆脱弱肉强食的乱象。
       骂林冲的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问一句,假如林冲的遭遇落到你们自己头上,你们会怎么做?我敢说,你们,当然也包括我自己,也许没一个能及得上林冲。
 

                                 七
 
       说到底,大宋社会普通人的命运并不是自己能够主宰的,能够主宰他们命运的是掌握大权的朝廷统治者。高俅位高权重,儿子盯上林冲的娘子,那林冲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他必须死,然后把娘子乖乖留给高衙内。这种事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怪只怪你林冲不该娶如此美貌的妻子,更不该让高衙内瞧见。换言之,美貌作为一种紧俏的社会资源,普通人不小心拥有它,也是有风险的;除非你金屋藏娇,始终不让其露面或至少不该让权贵子弟撞见。看来,林冲是想明白了这点,他的休妻,除了担心自己存亡不保,会误了娘子的青春和前程以外,与美貌的妻子公开而又高调地进行切割也不能不说是一种自保的考量吧。
       不过必须指出,林冲有自保的考量并不表明他一定要把妻子拱手让给高衙内。高衙内小流氓的品性,林冲不是不知道。就凭他这么个忠厚之人,能否做得如此下作,至少我是不相信的。林冲的初衷还是要妻子重新嫁人,远走高飞,逃脱魔掌。我想象不出把妻子让给小流氓去糟蹋会是林冲这么个厚道人的“好意”。它之不符合林冲的性格逻辑,就如同高衙内吹吹打打迎娶哭哭啼啼的林娘子而不符合她的性格逻辑一样。自然,也不符合社会生活的逻辑。
       我曾在拙作《何必要让林冲做英雄?》一文中写下过这么一段话:“实在来说,林冲是在乎自己妻子的。如果不是遭此横祸,他会凭空生出休妻之念吗?就是说,外部环境的凶险,会逼迫人做出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做出的非常之举。这里,我们与其谴责林冲的不仗义、太绝情,还不如谴责大宋社会的腐败邪恶。在整个社会环境的腐败邪恶面前,个人被裹挟,不仅无可选择,即使能选择,这选择真的还重要吗?”
       即是说,就算林冲面对险恶之境,仅考虑自身安危而全然不顾及妻子的死活,那这样的选择也不是完全不可原谅的,因为他事实上已无力保护妻子。他自己已成了人家刀板上的鱼肉,人家想怎么剁就怎么剁,他如何还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子?他休掉妻子让其自救,乃“时也势也,命也运也,非吾之所能也”。我们要做的是拷问大宋朝庭:为什么一个本来忠厚老实、安分守己的良善之人,由于上司的构陷和威逼而无力保护贤淑美丽的妻子,最终不能不任由其步入深渊?发生这种事,其罪责究竟是因为林冲道德低下、缺乏担当或本来的好人变坏了,还是因为大宋朝廷和大宋体制的凶险邪恶?
       人都是社会环境的产物。不管谁,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正常社会,魔鬼受到良性环境的涵育会逐步向善,最终大多会展示出天使的一面;而不正常的社会,天使受到不良环境的熏染而渐渐学坏,最终大多会暴露出魔鬼的一面。不要说林冲并未从天使变成魔鬼,就算真变成了魔鬼,那我们首先应该做的仍旧是要质疑大宋朝庭和大宋体制,你们何以会把一个天使逼成魔鬼的?而不只是盯着林冲骂个稀里哗啦,全然不问其背后的朝廷和体制因素。
       有的人,先天生就一种怪癖,对普通人爱往坏的或恶的方面去想,就是不喜欢朝好的或善的方面去思索。当然,如果是高俅父子,他们是权贵,不是普通人,你把他们想像得越邪恶也许越显理性,因为他们依附于大宋朝廷本来就是恶人。可林冲作为普通人,并无恶行记录,也没那份资本,你把他想象得那么恶、那么下作干什么?你何不反过来想一想:林冲即便在知道自己存亡不保的情况下,仍然在设法保护自己妻子的生命和尊严,这不正是男子汉敢于担当、珍惜感情的可贵之处吗?
       遗憾的是,这些人偏偏就搞反了,只晓得朝着林冲骂个没完没了,却对高俅父子和朝廷之恶视而不见。这似乎也是一种典型的奴才心态吧。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一粒灰,对大宋朝廷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也可以不为人所知;但它落在林冲头上,就是家破人亡。而你却只骂林冲之㞞,不骂大宋朝廷之灰(恶),也不质疑高俅这样的恶棍何以会把持大宋朝政的。
       要知道,你骂林冲而不骂大宋朝廷,主观上也许不是为大宋朝廷续命,但客观上却是为大宋朝廷续命创造了不可多得的外部条件。这也正是大宋朝廷梦寐以求不可得,而你却歪打正着给了它意外的惊喜。
       一言以蔽之,大宋这种不正常的社会,普通人被逼得做出违背常理的事,比如林冲休妻,主要不是当事者林冲的错,而是林冲背后权势熏天的高俅父子的邪,更是造就出高俅父子这些败类的大宋朝廷和大宋体制的恶。何况林冲休妻也不单单是为着自保,他同样也是为了保妻,甚至主要是为了保妻。因为他自己在高俅父子的步步紧逼下已危在旦夕,存亡不保;而妻子若能远嫁或远走高飞,至少能避免受辱和保住一命。一个有良知和善心而不愿做奴才的人,即使在迫不得已作出违背常情的选择时,仍然会坚守不可违的人性底线和道德底线。
       此点,正是制造出无数奴才的万恶之源的大宋朝廷和大宋体制所不可能具有的自我净化和自我提升功能的原因所在。
 
                                       2020. 7. 22 
 
 
关键字: 沈九乡 林冲休妻 的 逻辑
文章点击数: 103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