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5/2020              

余东海:儒眼看中美(外一篇)

作者: 余东海

 
 
关于中美关系,已经讲过很多。中美关系的恶化是大概率事件且不可逆,这是两年前的话。恶化无止境,不一定止于冷战。如果中方不能更弦改辙,美国必然步步紧逼,局部热战恐怕难免,不是擦枪走火,而是有意而为,战争方式出人意料,战争结局不卜可知。
 
更弦改辙指文化更弦,制度改辙。美方毫无疑问希望中方更改为自由政治和民主制度。但我以为,若能去马归儒,改为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美方一时未必认同,但可从根本上化解敌意。当然,这是东海梦,回归儒家、制礼作乐的条件远未成熟。不过,去马的社会条件和内外环境差不多了,只待平地一声雷。
 
中国政治自由化和制度民主化,与美国的国家利益具有一致性。如此,美国作为民主自由的大国强国,老大的地位就具有永久性,故中国民主化是美国一以贯之的希望和追求。中国儒家化未必符合美国的利益和期望,但也不至于产生大矛盾,故我相信可以得到美国的容忍。
 
美国发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原因很多,力促中国去马化和民主化应是最重要的目的。更重要的是,美国已经忍无可忍。盖马家政权所作所为严重侵害美国的根本利益,对美国的危害性越来越大。
 
姑不论经济、科技、知识产权等等方面的利益矛盾,美国反对、敌视的一切,包括小金的极权主义,伊朗的极端主义,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还有罗刹假民主之名的恶性威权主义搅屎棍,都获得中方明里暗里各种形式的支持。凡是美国敌视的就引以为友,仅此就大犯美国之忌。
 
原来美国能够隐忍,是没有完全丧失对中方的道义信任和改良希望。但中方持之以恒的小动作和失信,特别是入关和50两大承诺的违背,让美国丧失了最后一点信任和耐心,极端的鄙弃和愤怒的爆发就是逻辑的必然。
 
或问:“美国打压中国,主要是为了利益,还是为了道义?”而且要我二选一,“不要既是又是的回答”。此问非礼,而且将道义与利益割裂开来和对立起来了。美国打压中国,无疑是为了美国利益。然复须知,促使中国自由化、包括民主化和市场经济化,也是美国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的打压有明确针对性。
 
或谓中美都是帝国主义都是霸权。非也,混淆了两者的本质不同。美国是霸权,或称现代霸道,植根于人本主义哲学和自由主义政治学,霸道有道,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法治就是现代霸道之道。马家是现代极权,植根于物本主义哲学、党本主义政治学和社会主义经济学。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和共产梦有没有道,是什么道,与美国的区别显而易见。
 
2020-7-23
 
如何战胜恐惧
 
比极权主义更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对于极权主义、特权阶级和暴政恶法的恐惧,已经深入多数国人的骨髓。这种恐惧又会表现为对真理、真相、真话和自由的恐惧,不仅不敢说真话不敢追求自由,甚至不敢面对真理、真相和自由人。习惯了黑暗会害怕光明,习惯了极权会害怕自由。
 
对于极权主义,君子并非没有恐惧感,与众不同的是,君子可以凭义理之勇和浩然之气克服恐惧。在艰难险阻中坚持真理、坚定信念,不断强大和提升自己。
 
不能战胜恐惧,不可能成长为君子,更不可能成为圣贤,德性、智慧无法提升故,恐惧心理必对良知造成重大伤害故。王夫之说得好:“有豪杰而不圣贤者矣,未有圣贤而不豪杰者也。”(《俟解》)豪杰之士的一大特征就是大无畏,威武不屈,勇者无惧,无惧于极权主义的打压、威胁和迫害,无惧于任何邪恶势力!
 
注意,在可以不死的情况下,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牺牲。这并非恐惧,而是必要的明哲。孟子说:“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在可以不死的情况下明哲保身,在可以死的时候以身卫道,视死如归,此为大丈夫、真君子!
 
当然,仁德不是一蹴可几的。要战胜恐惧和成为君子,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不断地学习成长。《俟解》中王夫之接着说:
 
“能兴即谓之豪杰。兴者,性之生乎气者也。拖沓委顺当世之然而然,不然而不然,终日劳而不能度越于禄位田宅妻子之中,数米计薪,日以挫其志气,仰视天而不知其高,俯视地而不知其厚,虽觉如梦,虽视如盲,虽勤动其四体而心不灵,惟不兴故也。圣人以诗教以荡涤其浊心,震其暮气,纳之于豪杰而后期之以圣贤,此救人道于乱世之大权也。”
 
豪杰能兴,就是能培养本性之气,即浩然之气。要培养此气,就必须接受圣人之教。圣学圣教就是圣人救人道于乱世的工具,是圣贤君子救世之大权大法。让越来越多的人“度越于禄位田宅妻子之中”,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即圣人之道,成为豪杰和君子,这是人类社会摆脱混乱而升向升平乃至太平的希望所在。
 
2020-7-21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94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