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5/2020              

勿鸣:楝花楝果(小说连载十五)

作者: 勿鸣

 
 
 
 
十五
 
 
 
杨平昌、于大保畏罪潜逃的消息让曾宁十分震惊,这几天,昌江市关于永昌公司老板孙永昌指使手下杀人灭口、公安局不提前抓捕,等犯罪嫌疑人逃跑后再抓捕的传言甚嚣尘上,曾宁对公安局的工作失职十分不满,他打电话给鲜武贵,把鲜武贵狠狠地批评了一顿,鲜武贵则认为自己并没有失职,他认为要抓捕一个人只需刑警大队履行一定的程序,交公安局主管副局长签批后就可开具传票,传讯犯罪嫌疑人。不一定要他这个公安局局长亲自批示。是刑警大队动作迟缓,责任在刑警大队。但他在为自己解释的同时,也作了深刻的检讨,并向曾宁市长请示,他要严肃处理下属的这一渎职行为。
次日,《光华时报》刊登了记者向明的报道《刑警大队抓捕迟缓致疑凶脱逃,昌江8.29杀人案再添疑云》
昌江市委政法委书记孙永隆主持召开了昌江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昌江市各区县公安局长及政委、各区县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及党组书记、各区县中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及党组书记、各区县司法局长和党组书记、市刑警大队大队长和政委、市经侦大队大队长和政委等,在会上,孙永隆严厉地批评了昌江市公安局长鲜武贵:
“鲜武贵同志作为一个在公安战线奋斗了三十多年的老公安,没有带领好自己的队伍,对自己的下属没有严格要求,出现了这么大一个事,社会影响极其不好,党和政府的形象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影响,我在这里要对他进行严肃的批评,下来以后要向市政法委写出深刻的检查。对前不久发生的事情,我提出以下三点处理意见:一是公安局内部要认真追查发生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人,并追究其行政责任;二是公安局要向社会公众、媒体公布你们的处理结果,证明我们对政法系统出现的失职、渎职行为没有丝毫护短;三是全市所有的政法单位都要举一反三,以这件事作为一个反面教材,认真总结教训,不允许再次出现类似的问题,如果出现了类似的问题,我们将严肃处理,毫不手软。”
与会的干部们认真的记着笔记,心里却在想,“严肃处理?怎么个严肃法?说说而矣,无非换一个位子当官,你还能把人家怎么着?怎么处理,你还得下来征求被处理者的意见,如果工作不做通,把人家惹急了,人家把知道的事给您抖出来,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
鲜武贵回到市公安局,他把门关上,对秘书说,不允许任何人进他的办公室,有人找他就说他不在,他要好好想一想,就目前的态势来看,如果公安系统不处理一两个人,对下没法对老百姓和媒体交代,对上没法对政法委和市政府交代。这件事的发生,主管刑警工作的市局副局长李建平负有责任,那天大刘给他打电话,说已经确认永昌公司的杨平昌、于大保是8.29杀人案的两名元凶,问可不可以抓捕,他说要等一下,让大刘等他的电话。他请示了政法委的孙永隆,孙永隆让他按制度办事。这不是明摆着要考我鲜武贵的智商吗?他鲜武贵也不是一个傻蛋,你孙永隆把皮球踢到了我的脚下,我给你踢回去是不可能的,我给你踢到别处去,于是他把皮球踢给了主管刑警工作的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建平,李建平问他是不是马上抓捕,他说你看着办,这是你的权限范围的事,你自己决定。
他李建平是个老狐狸,这么多年来对我鲜武贵表面上哼哼哈哈,肚子里早就希望我哪一天栽一个跟头,他好取而代之。在这市公安局,他最在乎这家伙。政委和其他几个副局长,他丝毫不用担心,这几个人没什么追求,何以言之,他们都不太注意小节,什么钱都敢收,也不怕被别人抓住把柄,也不注意政治影响,要说这样的人在仕途上有什么追求,他鲜武贵一点也不信,只有那些纤尘不染或表面上装得正儿八经,嘴巴上整天挂着党性、原则,私下里投领导之所好的人,才是他鲜武贵最需防备的。幸亏他鲜武贵有先见之明,抓住了李建平的几个把柄,只要他李建平敢怎么样,他就拿这件事来说事,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去年春天,市财政给公安局下拨了一笔两千万元的专款,用于改善全市公安系统的警用车辆和警用器械,这本是一个肥差,按照他以往的一贯做法,他会自己把这事抓在手里,但他这次感觉有些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人要借此做一些对他不利的事。他感觉这个人应该是李建平。于是他把这个事交给李建平来办,让他担任“昌江市公安局警用物品招标办公室主任”,并给他配备了两名副主任。为了选这两名副主任,他鲜武贵可算是绞尽脑汁、煞费苦心,首先人要正直。其次职位不能太高。第三这两人应该喜欢挑事、认死理。第四年龄要大点,接近退休。只要人正直,就不会与李建平同流合污。只要职位不高,李建平才不放在眼里,好让他一人说了算。只要喜欢挑事、认死理,才会把事情搞大,才会到处去举报。只要年龄大点,就不怕打击报复,不怕穿小鞋,大不了提前退休。他的这种设计果然起到了作用:果然在招标和采购过程中,李建平不把这两位副主任放在眼里,独断专行,两位副主任意见很大,许多问题都举报到市纪委和市监察局了,市里准备成立由市纪委、监察局和审计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来公安局调查,被鲜武贵拒绝了,他向市政府保证,他要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其实鲜武贵有他的小九九:联合调查组进驻调查,如果查出问题,处理了李建平,对他来说表面上是好事,但上面又得安排一个人来顶替李建平的位置,这个人是一个什么人,他不知道,他还得重新搞定来的人,要让来人老老实实的在副局这个位置上,这又得花精力和时间,至于能不能搞定还真说不清,如果来了一个常乐似的的人物,就麻烦了,还不如让他自己来查,查出了问题他鲜武贵不作处理,把证据捏在手里,还怕你不对我言听计从、俯首贴耳?如果调查组查不出问题,不正好证明他李建平是清白的?李建平不会不活动的,万一李建平转移视线,把查他这次招标采购,引导到查以前的许多次的采购,那不是引火烧身?账都做在一起,查这次的采购就可以查以前的采购。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因此他鲜武贵怎么也不能让上面成立调查组。如果我鲜武贵自己查,怎么查、查多久、查出问题怎么处理,是我说了算。他马上写了一个报告给市里,市里同意了他的提议。他也果然查出了一些问题,有些问题如果拿到桌面上来,他李建平早该住到监狱里十年八年也出不来。但他没有公开这些问题,只让李建平在小范围内作了检讨,他将这件事定性为“没有严格按照招标程序办事,在开标、决标、议标和采购过程中不公开透明,存在的问题有待进一步核实。”中国文字的奇妙性被他鲜武贵运用到了极致,他作这样的定性是很艺术的,他明确的告诉李建平,这件事可大可小,并且现在还没有完,这要看你听不听话。李建平果然听话了不少。后来李建平提出来调走,他没有同意,他要紧紧地把他抓在手里。但近来又传出他与大大小小的民企老板往来频频,与社会上的赌博、涉黄头面人物也偶有交往,他们称他为老大,这引起了鲜武贵的警觉。他不得不防他来阴招。
还有大刘,这小子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对我鲜武贵也不尊重,但孙永隆好像与他不错。
按照常理,李建平、大刘都得处理。处理李建平,把握度很重要,处理重了,他会狗急跳墙,会把他鲜武贵的事咬出来一些,那就反为不美了。处理轻了,老百姓会认为官官相护,视法律法规如儿戏。如果不处理,他李建平会觉得我鲜武贵投鼠忌器,不敢把他怎么样,以后就不好驾驭了。
对于大刘,他可以处理得重一点,但不能不与孙永隆商量一下怎么处理。
经过一个下午的反复思考,他心里有底了,他先给孙永隆打了一个电话:
“喂,孙书记吧,我是鲜武贵,我回局后与局党委的几位同志沟通了一下,准备对这次负有责任的两位同志作出处理,您看这个处理意见行不行?”
“我在听,你说。”
“李建平同志是直接分管刑警工作的副局长,他对这件事负有直接的领导责任,我们准备对他的处理是:党内警告处分,行政通报批评。”
“不行,这太轻,通报批评也不是行政处分。至少是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再谈谈对其他失责人员的处分。”孙永隆书记说。
“大刘同志身为刑警大队的大队长……”
“你要处分大刘?”
“是的。”
“他怎么了?”
“他最早得知杨平昌、于大保是杀人疑凶,却以向上级请示为名延误战机,导致杀人疑凶潜逃……”
“好的,如果真是这样,要严厉惩处。你打算怎么个处理法?”
“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行政降级处分。”
“不,撤销党内职务,行政……免职。”孙永隆说。
“可是……”鲜武贵要说的是,大刘党内没有职务,怎么个撤法,但他脑子转得快,联系到刚才孙书记听说要处理大刘时的诧异,他马上明白过来了。
“可是什么?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并不代表组织,你要和你的班子成员好好商量一下,还要找被处理的同志好好谈谈,要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不要让他们背思想包袱,不要因为自己的同志一时的疏忽就把人家一棍子打死。”
鲜武贵拨通了大刘的电话,他通知大刘到他的办公室来一下,他要好好与大刘商量一下他的职务变动问题,不一会儿,大刘来了,
“来了?来了好……坐坐……好好。”鲜武贵说。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要怎么处分我,你直接说,”大刘清楚,鲜武贵越是客气,问题就越严重。
“杨平昌、于大保潜逃一事,在昌江闹得沸沸扬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影响极坏,你作为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然,我也有责任,今天上午的会你也去了,孙书记也批评我了,至于市政法委和市政府怎么处理我,是孙书记和曾市长考虑的事,我们今天要谈的是处理你的事,你先谈谈,应该怎么处理你?”
“咦,你这才怪呢,是你们处理我,怎么问起我来了?”
“别太激动,你是一位在公安战线战斗了近二十年的老同志,我们不能因为一两件突发事件就否定你以前所做的一切,当然,局里和市里有人提出,要对你严肃处理,我是不赞同的,你思想上要有准备,刑警大队这个位置不适合你再干了。换个地方干吧。”
听说要撤自己的职,他还是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还要听下去,他要看局里面准备把他发配到哪里去,如果太过分了,他会不依不饶,他鲜武贵不会不懂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道理。
 “下来我要找你们大队的周华同志谈谈,你们俩合作了这么多年,应该互相了解,周华同志的业务能力也很强,这几年让他从事党务工作,有些大材小用,你们俩就换换位置吧。”
“你是说要让我担任大队的政委?”大刘不敢相信。
“是的,不过我还得做通局里其他同志和政法委领导同志的工作。”
“这……合适吗?”大刘搓着手,有些无所适从。他又看了一眼鲜武贵,忽然觉得这个人很诚恳,说话也亲切,是不是以前错看他了?是不是他大刘以前太心高气傲了?鲜局长不计前嫌,宰相肚里能撑船,好肚量啊。大刘对鲜武贵有了好感。
鲜武贵又找来李建平。
“李局长,今天上午的会议你也参加了,发生这样的事你我都有责任,市政府和市政法委不会不处理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怎么处理你?”
“鲜局长看着办吧。”李建平在心里想,处理的差不多还行,如果处理太重,他会不依不饶,这年头,谁的屁股是干净的,大不了一块完蛋。
“我想党内警告和行政记过这样的处分不算太重吧。” 鲜武贵把孙书记提出的“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降了一格,他想孙书记不会不同意的。凭着这么多年与孙书记打交道的经验,他太了解孙书记了。
李建平在心里笑了。
“还有,老李呀,我们都是老同事了吧,有什么事你也不能瞒着我吧,”
李建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了,他不知道鲜武贵说的是哪一壶水,他的确有不少的事瞒着鲜武贵,难道是……
“鲜局,你这个玩笑就开大了,我哪有什么事瞒着你。”
“你们家小子在下面县上干了两年了吧?他是学计算机安全的吧?局里面准备成立一个网络安全处,让他调到局里来吧,但不是现在,目前不合时宜,一个月以后吧。还有,你家小子在下面处了对象没有?如果处了,也可考虑一块调来,交警大队车辆检测所好像还有编制。”
一席话说得李建平有些感动。鲜武贵心里清楚,李建平这次为孙永隆帮了大忙,我鲜武贵不奖励他,他孙永隆也会奖励的,孙书记可能会给政法系统如法院、检察院、司法局等单位打电话,要他们帮忙解决,李建平在昌江混了那么多年,他自己出面也能解决。我鲜武贵还不如现在就做一个顺水人情,一可向下拉拢李建平,二可向上讨好孙书记。
鲜武贵突然想起他的内侄儿——他老婆哥哥的小孩,这孩子也是学计算机的,今年毕业,要他帮忙安排一个工作。他想起这事就烦人,凭他是昌江市公安局局长,要给这小子安排一个工作是很容易的一个事,他只需给公安局下属的派出所打一个电话,给他弄个治安协管员当当,或给交警大队打个电话,给他弄到公路收费站当个收费员,这些都不成问题,可接下来呢,他们又会提出转为正式工的要求,转为正式工后,又巴不得转为公务员,转了公务员后,又想着提干,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他鲜武贵不仅得不到任何好处,而且损失了不少财源,并且还会被人说三道四——他要是给外人解决这些问题,不仅可以收到不菲的贿金,而且不会给人留下话柄。
 
 
 
关键字: 勿鸣 楝花楝果(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824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