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7/2020              

唐宋民:中共发言人不必那么“保守”

作者: 唐宋民

 
 
 
 
前两天做了则有关大国发言人的短文,文章发表后,有个比较熟悉的网友通过私人微信谈了他不同看法,大意是他认为我那些意见并不准确,应该说几位发言人是代表这个大国的。
 
我知道他说的代表大国就是代表这国民众,他认为这国民众其实与发言人是一个意思,发言人确实是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的代表。这意见虽与我那则短文有点冲突,但我还是能理解这位网友的苦心,因此赞同他的观点。
 
他也许并不完全明白我这个作者的意思,也许是在故意装糊涂,才“从另外一个角度”提出他的看法。而我也并不认为自己那则短文的观点就是错的,只因我完全懂这位网友的苦心,我同意他的观点,我支持他。
 
数年前有一家完全可代表这个国家的网站,就信仰之类的话题搞网上投票,结果并不理想,只好很快收了场。于是有很多网民就以那次投票收场时的“结果”说这说那,最典型的就是人民是人民,政府是政府,甚至也学着现在美国部分官员的“腔调”,学着蓬佩奥的“腔调”,认为要把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分开。
 
打内心说,我不这么看。我的理由很充足,且支持我理由的例子更是数不胜数。
 
去年“七十周年大庆”前,我有个亲戚,是地区首屈一指的重点高中学校的语文老师。她的学生患了重病,家里掏不起医疗费,她这个老师在微信朋友圈发起募捐。
 
我这亲戚是中共党员,肯定是处处为国家着想,因此绝不会想到国家应该免费医疗,或者说国家也有难处,真要有免费医疗的能力怎么会不免费?当然这些都是我的想当然,估计她根本就没想过。你看,第二天就是“大庆”,她一边替她的学生募捐医疗费,一边兴高采烈,早早地就在微信朋友圈为祖国祝福,祝福它发展进步,祝福它繁荣富强。我好感动哦。
 
大半年过去,现在想说的是,我这亲戚是多好的民众。总是想着国家的难处,想着大国政府的难处。不管自己还是自己的学生遇到多大困难,从没想过应该由国家来帮助解决,或由政府来承担,而是只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有谁能告诉我,像我亲戚这么好的民众(这时可以不考虑她的党员身份,因为她毕竟只是一普通教师,也只是一普通党员,至少没有“吃特供”的资格),在国民中占比是多少?
 
前几天,中国外交发言人华春莹在痛斥蓬佩奥时,说谁也不能阻止中国人民选择正确的道路;还说中国民众对大国政府的满意度超过了93%,这是西方那些政府无法企及的。也就是说,发言人说她根据一份调查报告得出,支持大国政府的民众超过93%。但由于她讲了具体数字,我们也不好说具体到底超过多少,是94还是95?反正我的理解就是不低于93%。
 
估计有不少中国民众,特别是那剩余7%的民众可能认为这发言人言过其实,有点太自信,事实上并没那么高。可到底有没有呢?我们绝不能只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所谓“抱团取暖”,其实也就是“人以群分”。
 
我可能既不在那93%之内,也不是那剩余的“7%党”。但我认为在这个大国,发言人承认有高达7%不支持不拥护,很需要勇气。不然,她说有98%或99%支持,估计也没人反对。因为在本人看来事实就是这样。有人可能要骂我这个作者。且慢。保证不只作者这么看。
 
你想啊,14亿人的7%是多大数字,如果忽略那200万不计,就是一个亿啊。谁敢说有一个亿的民众不支持大国政府?我是没得这个勇气,而且也不相信真有这么多人。14亿人中去掉婴幼儿或者说上小学以前的孩子,再去掉八十岁以上“老朽”,那么,将近一个亿的大陆民众不支持是不是有点很恐怖。用去掉两头的数字再拿近一个亿来计算占比,我想不支持的就不是93%而是要低得多,或者80%都不到。怎么可能这么低呢?你说的哭我都不信。
 
当然发言人大概没想到会有我这种细心者。但我这也是实事求是啊。六岁以下的娃娃懂得支持不支持吗?八十岁以上的“老朽”还想支持不支持的事吗?我不信。
 
所以我认为发言人只说超过93%,应该已经比较保守了。这说明这位发言人还是“想实事求是”,不想夸大事实,让国外“敌对势力”抓住什么把柄然后“大肆攻击”。真是难得。
 
当然,尽管非常谨慎,甚至谨慎得有点保守,也还是免不了有人会说三道四。说者也有理由,那就是你那个93%不管是高了还是低了,关键是你那数字到底怎么来的?那份调查报告是否有效?我们能不能找一种统计方式,让国内外的“敌对势力”无话可说?
 
那样,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更有底气,回答起来也就更加理直气壮。何乐而不为。
 
 
关键字: 唐宋民 中共 发言人 不必 那么 “保守”
文章点击数: 1590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