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8/2020              

依娃:我家的鸟儿

作者: 依 娃

                                    
  “妈妈,快点!赶紧!快来看!”
  儿子激动不已的在门口喊叫。我在饭桌上摆放庆祝美国七月四日国庆节、庆祝儿子在疫情中裁员很多,他却幸存下下来,庆祝我们度过了这三个多月居家隔离,不能拥抱不能近距离接触不能一起共享美食“暗无天日”的日子。饭桌上有葱姜龙虾、锅贴、家常豆腐……
 
 “妈妈!你快点!快!”
  一定是什么百年不遇的事情,不然美食家不会先回来吃饭。我放下手头的活,赶紧去门口看,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只前几天还奄奄一息,不吃不喝不动不唱的小鸟,居然挺胸昂头站立在鸟巢上,看着我们。它能够活下来,已经让我感叹不已,没有想到,居然一下子这么精神。
 
 儿子手忙脚乱的摆弄手机,照相录视频,准备发到朋友圈“炫耀”。可是就在这时,鸟儿看看我和儿子,好似告别,拍拍翅膀,“呼---!”一下离开它住了一个月的巢,展翅而去,踪影难觅。
 
 “它飞走了!它飞走了!”儿子无不遗憾的说。我们的面前,是空空的鸟巢,还有一个没有孵出的“坏蛋”。
 
  中国武汉肺炎无脚走万里,毫不客气的传到了美国。自三月十五日,麻省的很多行业被禁止开门歇业。我也回到家里防疫,平时爱逛商店购物的毛病也被治了。一天一日三餐外,就是关注天天剧增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不远的纽约变成了死城,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无辜死亡,让我难过到顶点,数次以泪洗面……
 
  记得是五月一日,非常无意的,我要出门时,居然看到去年秋季挂在门上的向日葵门环下面,居然出现了一个鸟巢 ,已经修建的非常完整。奇怪了,没有经过我们的审批同意,就把房子修好了。再观察,这个位置真不错,上面有门檐,雨水淋不着,门环上有假花假草,掩饰的非常安全。我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的好朋友,我说:“不见蛋,不见鸟,一个空空的鸟巢也让我开心无比。”朋友回信说:“生命在按照自己的逻辑往前行进。”
 
  从此以后,我出门瞅瞅,进门看看,鸟巢总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就叹气是不是鸟儿放弃了它们辛辛苦苦修建的家,看不上我们了,嫌弃我们每天使用这个门,不安静不安全。但是有时候我又看到有绿色的草添加在巢边,就知道他们偷偷的来过,他们还在“添砖加瓦”,还在装修完善他们的家。把我们的家当成它们的家,不同意也得同意,因为已经是即成事实。但是天天探头看,鸟巢依旧是空空的……
 
 
 
 
  “哎呀!鸟窝里面有一个蛋了!”
   这天是六月一日,我们的鸟巢里面有了一个指头大点的,颜色发青的蛋。
  “真的吗?我不信。”
 
    我家先生要眼见为实,跑来看过才相信。他立即发表高论:“看来鸟没有放弃这个窝,他们要在我们家孵小鸟了,你要当鸟奶奶了。”
 
   鸟奶奶就鸟奶奶,我立即拍照,发给各路朋友,骄傲的、欣喜的、炫耀的告诉他们:“我家门上的鸟巢里有一个蛋!”因为,按照老说法,家有有鸟筑巢是吉祥之事,让大家都沾沾我的光。不想,惊喜连连,第二天又多了两个蛋,第三天多了一个,第四天又多了一个,一共五个蛋。当然,我这个摄影师也是没有闲着,天天拍,天天发布消息。
 
 “听好了,以后咱们走后门,不要走这个门,让鸟妈妈好好做月子,不要打扰它们。”我宣布了关于鸟的零时宪法,我自己遵守,先生也得遵守。因为鸟妈要孵蛋了,要当母亲了,他们拥有不可侵犯的天赋鸟权,神圣不可侵犯。
 
  好像再不生蛋了,鸟妈妈走马上任,安静地坐在蛋上。我探头去看,她觉得不安全,一下子飞走了,让我很内疚。但是没有过两分种,她又飞回来,继续坐在蛋上。先生说:“我每次看,都是偷偷看,像侦查敌情,躲在墙后。不让鸟妈看见,她就不飞。”以后我也这样,捏手捏脚走过来,探出一点点脑袋,只要看到鸟就可以了。天下的母亲都一样,虽然她不是怀孕,但是也是安详地、一动不动的、白天昼夜的坐在那里,给蛋以持久的温度,持久的爱护……她等待着成为母亲,眼睛亮亮的,神态充满了幸福、充满了期待……
 
 这只鸟儿应该是有丈夫的吧?不是那曲黄梅调里还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许多天,我只看见鸟妻孵蛋,兢兢业业,没有见到那个夫君。但不久就看到这样的画面,一次是鸟妻,坐在鸟蛋上尽心尽力的孵蛋,另外一只,一定是丈夫,雄赳赳气昂昂地站立在花环的最高处,可谓高瞻远瞩,大男人一般保护爱妻和尚在壳中的宝宝。它机敏的左看看,右瞧瞧,观察有没有什么不安全的因素。
 
 还有一个画面,是我偷偷摸摸看到的,夫妻两个一左一右坐在巢边,窃窃私语,丈夫好像叮嘱着什么,大概是让妻子看护好它们的蛋,又好像一起憧憬着未来孩子的模样、脾气、个性……小夫妻你说话我点头,呢呢喃喃,聊得没完没了,一点也没有发现我。我不请自来的分享他们将成为父母的憧憬和喜悦……
 
 看到两次丈夫后,我发现它长得一表人才,有着红色的冠子,和红色的尾巴,鲜艳夺目。它的妻子则其貌不扬,淡淡的咖啡色。鸟类和人类不一样,鸟类总是雄的羽毛多彩美丽,雌的总是貌不惊人。人类怎么说女性都是艳丽娇媚过男人吧,人家不是说了,没有女人,世界上就没有美。
  大部分时间,这个鸟丈夫并不回家,它们的家也太小了,容不下它住。我估计它
的任务是寻找吃的,找到肥大可口的虫子,给劳苦功高的妻子,以补充营养和体力。孕育下一代是夫妻两个共同的责任,需要通力合作。
 
  我小时候见过老母鸡孵蛋,大概二十多天就孵出小雏妓了。不知道小鸟需要多少天,反正我下令以后每天出入使用后门,尽量不打扰鸟马,让她安安静静、一心一意的完成孵蛋的过程。有一天鸟妈不在家里,我偷偷观察蛋,本来的五只,怎么数都少了一只,丢失了一只。请教有经验的朋友,他们说或许被松鼠吃掉了,我还是疑惑,但是一只蛋就是不翼而飞。
 
 
  
 
 
  “哎呀!鸟都孵出来了!两个!你都没有发现,你这个鸟奶奶怎么当的?”一向粗心的先生第一个发现了巢里有两个刚刚出生的小生命,大呼小叫的喊我赶紧来看。上帝啊!我们的眼前是两团红红粉粉的肉球球,软软的,站立不起来,眼睛也紧闭着,尚无法睁开。他们身体上的毛又细又茸,根根可数,也称不上是羽毛。它们颤抖着身体,让人感觉到他们来到世间自己开始微弱的呼吸,弱小的模样,让人爱怜,让人心疼。
 
  “千万不敢碰,不敢摸,听说人动了小鸟,他们的妈妈就不要他们了。”
 
  我也是道听涂说,并不确定。一是不要伤害到新生的鸟儿,一是想它们的亲妈更会照顾好它们,我们不应该插上一手,让它们顺其自然的成长。
 
 
  过了两天,第二个蛋、第三个蛋也相继破壳,一下子鸟巢拥挤起来更加热闹起来。我们老两口每天也兴奋不已张口闭口的说鸟,这样那样,就像我们当年从医院接回刚出生的儿子,家里溢满着说不出的快乐和满足。自从鸟儿全部孵出,鸟妈出门的时间也多起来,出门是为了给三个孩子找吃的,一日三餐都要依靠嘴啄来,真是不容易。
 
 新出生的小鸟就像新出生的婴儿,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看怎么可爱。第二天再去看时,它们又变化了,眼睛逐渐睁开了,会看人了,一副天真烂漫,不懂得害怕人。你打量它们它们也打量你,好像在问:“你是谁?”茸茸的细毛也退去,长出了颜色深些、粗壮很多的羽毛,为有一天飞去做着准备。
 
  一天清晨,乘鸟巢中大人不在家里,我爬在门框上看小鸟,它们相互拥挤依偎,相亲相爱。正在这时,那位红冠子鸟爸回来了,英气逼人。它思儿心切,没有顾上多观察,拍扇着翅膀看它们的孩子,还对孩子们叙说着想念。但不久突然发现了我的存在,它惊叫一声,“呼___!”一下就飞到不远处的树上,躲藏起来。但我能够感受到一双虎视耽耽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我会不会伤害它们的心肝宝贝。对鸟爸鸟妈来说,保证自己的安全第一,然后是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只要我离开门框一分钟,鸟爸就会迫不及待的飞回巢里,亲亲这个,啄啄那个,怎么爱都爱不够……
 
  还有一次,我去车库扔垃圾,刚推开门,正遇到鸟妈妈口含食物真在喂饭,三只小鸟仰起小脑袋,小嘴长得大大的,喊着叫着:“妈妈,喂我!”“妈妈,我饿!”鸟妈不偏不倚,在这张小嘴上喂一下,那张小嘴上喂一下,唯恐怠慢了那个。真不知道她一次出去能够找多少条虫子,都含在嘴里,就那么喂了这个喂那个,自己舍不得吞咽一下……母爱就是这样鞠躬尽瘁!
 
 鸟儿吃了几天饭后,明显长大了很多,身上有了力气,能够站立起来,也长了本事,无师自通的从早唱到晚,“唧唧咻咻”,我在花园浇水修枝,它们的歌声好似专门唱给我听。六月天气,天蓝如洋,玫瑰花热情如火,毛地黄盛开的一串又一串,牵牛花也悄悄的爬上了藤……来美忙忙碌碌二十多年,鸟儿一家的到来才让我快乐、安静、满足无比。尤其是今年疫情扩散,天天听闻坏消息,鸟儿的做窝诞生,无疑驱除了我心头的雾霾,暂时忘记无常的生死。鸟语花香,人生何求?
 
  我琢磨着鸟儿一天天长大,需要加强营养,应该给他们加餐。我捏了一撮小米,告诉它们:“小宝宝们,饭来了。“轻轻的往下撒,三个小鸟立即抬起头来,张大嘴,叽叽喳喳。看到它们争先恐后的模样,真令人忍俊不禁,可爱之极。不知道它们喜欢不喜欢我送的饭,喜欢不喜欢小米?
 
   糟糕了,听到小鸟的叫声,它们的妈妈以为小鸟受到了侵犯,立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又不敢冲到我这个庞然大物身边,就落在面前的树枝上,慌乱的破口大骂:“走开!快走开!不要碰我的孩子!”鸟妈妈的叫声真的让我觉得自己在犯罪。赶紧离开鸟巢,让它们一家恢复平静的生活。
 
  我把喂小鸟小米的事情得意扬扬的告诉远在纽约的高耀洁老妈妈。这段时间以来,我天天给老人寄去小鸟的图片和视频,告诉她鸟儿的变化。因为疫情的影响,我已经大半年没有去纽约看望她。高妈妈也天天回信,问候鸟儿的父母、健康情况。几个小家伙的降临让年过九旬,基本卧床的老人牵肠挂肚,小鸟的萌呆给一个孤独的老人带去许多慰藉。
 “不敢靠近小鸟,不然老鸟会把一窝鸟搬走,这事我干过。老鸟警惕性很高。”这位艾滋病专家却有很多关于鸟的知识和经验。
 
  虽然我给高妈妈回信说:“有时候好心办坏事,我不再打扰小鸟了。”但是第二天,我又心痒手痒,又想喂鸟,一来尽到地主之意,二来享受喂养看它们抢食的快乐。我又捏了一撮小米,当我刚把手举高时,其中一只,最强壮的一只,出其不意的抖动了一下翅膀,奋力小脚一抬,一飞而去……
 
  我难以置信,才孵出来十一天,它已经长大成鸟,翅膀长硬了, 弃我而去。先是吓了一跳,后是自责自己吓飞了鸟儿。转眼又想或许是我的打扰,刺激它开始了一生的第一飞,我应该庆祝它的进步呢。
 
  鸟巢里还有两只鸟,一只健康活泼,东张西望,对周围充满好奇。另外一只懒洋洋的睡觉,就是我敲敲门它也不理睬,一动不动,好像生病的模样,让人担心,又爱莫能助。我又喂米时,强壮的那只,欲展翅飞去,但是尚没有飞的能力,一跃竟从巢里跳出来,跌落到地面上。我心疼欲碎,真害怕它摔残废了,但它在地上挣扎跳跃,依然活泼,并没有伤着。我戴上一次性手套,避免它的父母闻到人的味道,安慰着:“鸟鸟,别怕,别怕。”轻轻的让它卧在我的掌心,将它送回巢里,我想在它能够飞之前巢对它是最安全的地方。一连数天,我既不敢喂米,也不敢走近去看,唯恐它受惊又跳摔着……再看时,这只鸟儿已经不辞而别……
 
  随着鸟儿一天天长大,吃喝拉撒,巢上、门上、台阶上掉满了鸟儿的粪便。最后的一只鸟孤独地躺在窝里,除了喘息,几乎不动弹。我想它病得厉害,没有法子救了。却束手无策,写信请教高耀洁妈妈,她回信说:“这个小鸟可能是最后出生的那个,比较弱,抢不到食吃。我们也没有办法。”
 
  “你把它放地下,把门口收拾干净。”先生抱怨门口太脏。
  “NO!放下去,它会死的,找不到吃的,或者被什么小动物吃掉。”我一口拒绝。鸟儿从筑巢到孵蛋出生,已经在我们家生活了两个多月,是我们家的鸟。鸟可以弃我而去,但是我不能抛弃一个弱小的病鸟。鸟儿不吃也不动,更不张开眼睛看我,有气无力。我不断的安慰自己,生老病死是自然界的正常现象,心理上也准备好了,一天早晨看到巢里一具小尸体。如果那样,我就把它安葬到后院林中,它只是鸟中的不幸者,早早夭折,还未享受飞翔,享受天空,享受树林,享受恋爱……
 
   有句老话,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经常看到鸟妈鸟爸出没,它们不放心自己最后一个孩子,一个身体欠佳,奄奄一息的孩子。它们时常回来看看、护理、照顾他。按照前面两只鸟推算,它早该飞走了。我自作聪明的判断,它可能是残疾鸟,动不了。也琢磨过接它到家里面疗养,给它准备了一个鞋盒,一碟米和水……。但是以我不多的经验,这样做结果可能就是谋杀。鸟儿需要野生野长,更需要自由。
 
   过了几天,这只鸟儿发生了奇迹。眼睛一下子睁开了,明亮亮的,瞪着人看。也有活力了起来,有时候山中无老虎,猴子呈霸王一般站立在巢上,仰望天空白云。一但发现我们在窥视它,立即卧下假寐,一动不动,好几次都是这样。先生嘲笑:“这鸟挺狡猾,还会装死。”我想它是要逗逗我们两个空巢期的老家伙吧,你们不是每天吃饱饭就围着我转吗?鸟儿的康复,有我们的祈祷和祝愿,它父母不离不弃的照顾,更重要的是它本身顽强的生命力,或者来自于上帝的爱。它发育迟缓,病病怏怏,落后它鸟。但是它终于复活,终于站起来,终于拍打翅膀,终于飞上天空……成为一只真正的鸟。我更自作多情地想,它是不舍得我们,装病多陪伴我们几天。它要飞走之前,眼神告诉我它的恋恋不舍……我把那只没有成为鸟的“坏蛋”埋在玫瑰花下。
 
 鸟去巢空,世纪大瘟疫期间从天而降的喜事结束了,留下失落,留下回味,更留下甜蜜的记忆。
 亲爱的鸟儿们,我们的家永远是你们的家,欢迎你们常回家看看。
 我爱你们! 
 
 
关键字: 依娃 我家 的 鸟儿
文章点击数: 871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