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30/2020              

曾伯炎:掘党史荒诞事,现腐恶根系谱

作者: 曾伯炎

    
黑许章润教授嫖娼倒联想到党史中的娼事 
 
最近,清华教授许章润的檄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与“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等文,触到当局敏感而粹弱神经,官方养的百万御用笔杆,只会写马屁文字。连文革梁效写大批判那类左棍子文章的笔杆,也没有了,只能重复警察污硕士研究员雷洋嫖娼故伎,去整许章润教授。当年共党劣警殴死雷洋,比今日美国警察过度执法误死黑人弗洛依德,更恶劣,也曾引起过舆论沸腾,劫被共党维稳圧服,再用重金封赔偿把家属驯服,就敉平了。这次想拉黑许章润教授。却只露当局流氓本色,认为爱清高的知识份子。採用道德暗杀,便可制服。谁知,再施之清华许教授这公知。却不灵了,甚至用以言构罪,先下獄再开除他公职,仍难禁他发声,还以不放弃言责,招示天下,让独裁者认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之古训,对傲慢野蛮权力的嘲唉哩!许章润还信心十足地宣扬:天快亮了!诅咒着黑暗,以死威胁,也不灵和难得逞了。 
 
当老夫一听用诬雷洋嫖娼法,去汚许教授,就笑了:毛泽东整人,还以“右派”“走资派”等为借口。现在整人,只能胡诌“嫖娼”的流氓烂招了。不也反应他们黔驴技穷吗? 
 
既然他们爱以嫖娼名义整人,引发老夫联想到中共出世两党魁,还都与娼相关。便翻下中共党史,开篇那个“娼”字,便令人掩鼻而笑,击节而叹矣。 
 
1920年,苏联第三国际派维经斯基来华输出革命组建共党,首先看中的是吴佩孚,认为他有文化有军队又有名望,可是吴的爱国情怀,拒绝做外国代理人。再邀北大校长蔡元培出山,蔡没有搞政治兴趣,此时,陈独秀正因八大胡同闹的嫖娼事,闹脱了北大文学院学长,蔡便荐陈任了总书记。陈有五四文化运动旗手声名,中共党就检了便宜,以五四做包装,掩盖了他们打家劫舍的匪性盜风,陈独秀这招牌,确来招徕了不少热血青年与落第书生入党。并寄生国民党中,啸集于黄埔军校里,诱孙中山北伐一统,苏俄导演的:上绝宪政,下起党争,至今还留此格局,遗害百年! 
 
遗憾,第一位总书记陈独秀,有民主价值与独立思想,不愿紧跟斯大林指挥棒转,斯出的错,还尽推他头上,他不屈,终于被第三国际换马,命汉阳兵工厂出身工人向忠发取代他。这第二任总书记更是常出入青楼嫖客,长期与妓女姘居。甚至被捕,也与嫖相关,但一下獄,他就投降了,差点使上海党中央被一锅端,故周恩来说这总书记人格,还不如妓女哩。 
 
所以,这赤党,实是很黄,加他们匪性的黑混杂,就与欧洲的产业工人运动大有区别,由痞子打家劫舍运动夺到江山,便要垄断一切物质与精神资源,女人被他们视为性资源,能不包括占有吗? 
 
1951年,太子毛岸英被美国飞机炸死朝鲜,彭德怀急了,赶回国向毛汇报,被警卫拦在毛卧室外,彭唬开卫兵闯入卧室,遇毛拥文工团女子正昼寝,惹怒了彭德怀,冲口骂道:“无产阶级领袖,也兴三宫六院吗?”〔见景希珍回忆彔〕不久,彭把原属他调入宫的20军文工团,命令撤走。而毛泽东贪色的滛性,就是在长征路上,他井岗山的压寒夫人賀子珍,也在不歇气为他怀孕产子,如今住了皇家花园中南海,他还不效洪秀全打下南京,就玩后宫嫔妃3千吗?有人统计毛反人类罪害死的生命是8千万时,也算了他滛乱过的女人,计数是上千。老毛玩痞子运动的痞子王好淫,应是其初心哩! 
 
笔者有陕北出身作家狄马唱的《东方红》原版作证,他唱的是: 
 
“三八枪,没盖盖,八路军当兵没太太。等到打下玉林城,呼儿咳哟!一人一个女学生。”女学生成了他们理想的性偶像。 
 
于是,老夫看到这共党夺到江山后,垄断到一切物质与精神资源后,也方便他们掠夺性资源。1950年,便出现过家庭攺组潮流,胜利者们都要用女学生換黄脸婆,闹到党官们过份滛乱而不得不处理时,四川仁寿县,一个刘书记滛乱落马,換一个薛书记,也因贪色奸女去了劳改农场。西昌的展县长,乞丐出身,光天化日下敢入室强奸良家妇女,被送劳教来敷衍民愤。到了今天,党员们政治暴发,再经这30年经济暴发,可供他们玩的女性,更升级了。底层的乡书记,被民谣讥讽为:“夜夜都在做新郎,村村都有丈毌娘”,上层呢?巳是“满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养红颜”。而今党官党棍们的情妇小三,金屋藏娇的外室,已不藏在小胡同,而是北美西欧的豪宅矣!他们总书记说不输出革命与饥饿,对还说三道四的,很不满。可现在,他们输出的是病毒与腐败,甚过本拉登与巴格达廸塔利班输出恐怖百倍,把忽忧的美国人激醒后,岂是不满而是愤怒矣!这正是许章润教授敏感到的愤怒在瓦解专制制造的恐惧,害怕了的独裁者,不择手段去扑灭正起的民从怒火。 
 
老夫这些揭底,专说共党黑幕信息,供那些被片靣信息蒙蔽的美囯西欧人士开眼醒脑。这中共党,决非正路子工人运动起家,而是野路子流氓痞子团伙。尤其他们的无神论与唯物主义,与传统文明和现代文明都是天敌,他们马克思在《共产党宣员》里也区别开的流氓无产者,今天,才被输出的间谍与病毒促醒:要区别14亿中国人与中共党。中国人自已形容是中共割的韭菜,被绑架的囚徒,剝削了中国,在WTO被美国养肥养大野心,正像他们被民国与国民党养肥灭了民国与大陆国民党,正想吞灭美国与世界哩!谢天谢地,川普、蓬佩奥终于找到真中国通余荗春做智囊受到启悟,不再犯以往的误读误判了。 
 
读许教授辞谢信,现高风亮节偶像 
 
读许章润先生致敬清华校友短信:感动了笔者,忍不住抄录于下: 
 
崴在庚子,时令恶月,章润覉獄,旋遭清华開除公職,顿时生计无着。教書三十四年,於清華服務二十載,至此悉數歸零。 
承蒙清華校友不棄,網上募捐,以为奥援。集腋成裘,凡594人次,自十元而千金,共募款100683、77元整。章润年近花甲,眼虽花,體尚健,可勞力挣飯:學有眼,思不輟,擬賣文買米。校友高義,感銘於内:善款犖犖,謝绝在外。時至今日,廟堂華奢,而同胞多數不過勉强温飽,苦力挣扎:官媒昇平,其實半個中国泡在水中,风雨飄摇。士人普遍萎頓,善作靡靡之音,不甘寂寞:官场心灰意懶,上下虚與委蛇〔注〕,只待棄舟,政體惡質不改,全球诸邦防範,早成孤家寡人。而極權必敗,自由终將降臨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矣!吾人一日不死,便一日呼喚。此為言責,也是天命。活下去,承受苦難,在暗夜鑿火,迎接黎明,正需同温民吾同胞、物吾與也之義。故請將義捐轉付急需之處,情義播撒於苦難深重同胞。 
天快亮了…… 
僅此略陳,再謝校友諸君!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白   注:委蛇,粤音读「委疑」解作对人虚情假意,敷衍應酬。 
 
清华校友网上一呼,便有594人响应,瞬间便聚10万余善款。难道此非一次民意测验:官要惩,民要褒,党要害,民要助。无异于剝夺公民的选票,人们用钞票做选票来推崇这真博士真教授。老夫看到这造假王国,在第一时间便涌出近6百张选票赞赏讲真话具真学问的真博士。这就是我看到的真实民心,也给我予希望。
 
令人感动的是许教授身遭如此不幸,仍念念不忘民众勉强温饱和半个中国泡在水中,对比官样文章的虚情假意装饰的套话假话,他人格跃然、风格皎然,心繋民情民瘊尽显字里行间,文中提出的“言责”,令犬儒文人汗颜,能言而沉默者羞愧,许教授这种知识份子的担当性,使老夫极受鼓舞,感到毛的55次政冶运动,清纯文化精英屠尽,爬幽州台上“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的忧愤之士,还未断代,“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出血斑斑”邓拓式书生,尚末绝种。经运动作梳篦式地灭绝后,仍由许章润教授的风骨一亮老夫眼睛,忍不住抄彔其书函全文,使读者更敬慕其精神全貌。
 
 
剝离开党与国党与民,共党更原形毕露
 
 
老夫年少单纯,加之有左倾叛逆意识,也误读误识过中共。到文革,才读懂那洋的赫鲁晓夫,毛恨他,是断了做世界共运老大的梦,那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毛恨他,是阻了他做中国伟大领袖梦。文革,让我读出毛要变党天下为家天下,多少党亊、毛事党国事,都付笑谈中。 
 
1970年,再访中国的美国左派记者斯诺,毛的老朋友,恶心他搞个人崇拜。毛解嘲称自已是马克斯加秦始皇。斯诺当场就将毛与马克思剝离,称毛是斯大林加秦始皇。还说毛没有马列主义,只有三国演义。这就将美国延安工作组谢伟思汇报毛共的民主主义,剝离了。而三国演义讲谋略,美国现代文明讲契约,这二者的矛盾,今天不仍体现在中美关系的破裂中吗? 
 
老夫的五七难友陈达维常向我唠叼:他的妹与堂妹世5人,参加革命5个女学生,都成了新老八路们的老婆,人家的战利品。果如他们《东方红》原版唱打唱的:“打下玉林城,一人一个女学生”。我说我大姐幸好没随她闺密罗瑞先投奔抗日圣地延安,不然也像那闺蜜做了张平化的老婆。而作家丁玲出獄到了延安,窰洞里听毛吹延安,像偏安小朝廷,叫丁玲写个美女名单,他封三宮六院。这小朝廷又将抗日圣地谎言撕破,而中共保安决议:“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扩大地盘”更将宣传的红军北上抗日谎言撕破。 
 
还有1972年,日相田中角荣帶着赔款与道歉来建交,老毛不要赔款与道歉,还说日本侵略有功,助共军削弱国军,不然,共军怎么能得到中国。中共做事无底线,本是卖国主义,却至今藏在爱国主义里。把黑龙江与烏苏里江东北3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签约赠苏俄,却去争弹丸的钓鱼島,又现装扮很爱国,掩盖其很卖国,这敌友不分的混乱,岂不将百年对华友好的美国,硬被树成今天的死敌了吗?今天,使美用才觉醒:联合国常任理亊,是国军浴血抗日获得,被美国人助不抗日的中共篡得,上的当与吃的亏,真是罄竹难书呵! 
 
当年中共间谍,把郭汝瑰派到蒋介石身边,熊向晖派胡宗南幕下,钱壮飞还打入军统中统间谍窝里。 
 
这些成功的样版与模式,今天不是演变与扩大为华为集团成科技间谍、千人计划成知识产权间谍、休斯顿领事馆作间谍情报大本菅,而孔子学院像文化特洛依木马。比当年尼克松坦心中国被培养成“科学怪人”更科的世界红魔哩! 
 
老夫听中共唱的游击队歌是:“没有枪,没有炮,敌人会给我们造”现在巳改为:美国的一切知识产权,都任我们盗了呵!他们盜了中国,正用人类命运共同体作掩护,进行世界盗窃,中国民间那句久走夜路必遇到鬼的俗语,中共从建党走夜路百年,也该原形毕露了哟!  
 
 
 
关键字: 曾伯炎 掘党史荒诞事 现腐恶根系谱
文章点击数: 1417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