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4/2020              

蔡楚:小镇的蝉鸣(手机拍摄)

作者: 蔡楚

 
 
今晨去给丝瓜浇水,发觉一只蝉,比四川的蝉略小,经搜索,知了的寿命是所有昆虫中最长的,但在它们的一生中,能够在太阳下生存的日子却不多。蝉的蜕变主要是在地下完成的。难怪,我总听到蝉鸣,却少见它透明的翅膀。
小时候,在成都常听得蝉鸣。夏秋之际,“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小镇的蝉鸣声,屋前后的树林里“知了”声一片,但声音比成都小。若是黄昏或夜晚,你到湿地去,更是蝉鸣、蛙鸣、雁唳、鱼跃声、瀑布声.....混成天籁之音。湿地沉浸在没有纷扰的意象中。
现今,我以为目力减退,已看不见蝉。原来蝉的一生中大部分时间以幼虫形态穴居在地下。
 
 
 
 
图:四川蝉和北美蝉。
 
 
 
 
例如,中国蝉的穴居时间为3至7年,法国蝉的周期大多是4年,在北美这个周期可以长达17年。也就是说,虽然在许多地区每年都能见到蝉,但蝉的种类及生命周期还待更多的研究。
小时候,常在成都用蜘蛛胶粘蝉玩的童趣,则不需要研究,却能在我的记忆中闪烁。
“木落多异感,蝉鸣非故乡。”此中感悟深矣。
 
 
 
 
蝉不知雪,夏生而秋死,故蝉不知雪花的潇洒。
古人云:“蝉鸣如雨”。小镇的蝉鸣,就是在林中听细雨打密叶的那种淅淅沥沥的落叶声……落丛林,知了知了;落草地,知了知了;落芦湖,了然一生。
听听那蝉鸣,穿过故乡的夜空,到达湿地的清晨。它不是蛩吟的乡愁,而是蝉的共鸣。预示着万象更新,春将降临。
 
 
2020年8月1日 
 
 
关键字: 蔡楚 小镇 的 蝉鸣
文章点击数: 1200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