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4/2020              

勿鸣:楝花楝果(小说连载二十五)

作者: 勿鸣

 
 
二十五
 
 “这显然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肇事逃逸案。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我请求省委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市长曾宁在与省委书记明光灿通话。
常乐的死,让曾宁震惊,他已经预示到昌江的水比他想象的还要深,暴风雨提前到来了。
省委书记明光灿也感到问题的复杂性,常乐是他重点培养的干部,在起用常乐出任昌江市反贪局长不久,昌江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福田和常乐到省高检汇报工作,刚好省委明书记在省高检视察,明书记问王福田有没有德才兼备的人向他推荐,他指着常乐说:“这个人应该符合您的要求。”这是明书记第一次见到常乐,当他得知常乐以前是昌江大学副教授时,就有意调他到省里工作了,借调也行,明书记认为,常乐以前在大学工作,与社会接触不多,应该没有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社会关系,被社会不良习气污染的可能性也不大,当时他准备在全省搞一次企业转制遗留问题大清理,然后在全省掀起一个反腐风暴,总感到手头的人手不够。王福田说,那可不行,我快退了,还没人接班呢。
“你再培养一个,这个人就先给我吧。”
“不行呐,明书记。”
以后曾宁和常乐到省里汇报工作,明书记又听过两次常乐的工作汇报,这时候明书记心里有了底,他打算让常乐在基层工作两年,然后调他到省反贪局主持工作。常乐在车祸中死去,给明书记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在电话里悲痛地说:
“曾宁呐,你是我重点培养的对象,越是在关键的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越是要冷静应对,我和省人大主何主任马上就到。另外,常乐那个受伤的同事情况稳定吗?赶快把他转移到省城医院医治,我信不过你们昌江。”
在车祸现场,市公安局局长鲜武贵,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建平、刑警大队大队长周华、政委大刘等在还原现场,因为车祸那天是11月5日,因此昌江公安局刑警大队将这个案子命名为1105交通肇事逃逸案,市内外许多媒体也在现场拍摄、采访,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110出警警员成为媒体重点追逐的对象。
“请问鲜局长,你认为此案定性为交通肇事逃逸案准确吗?”《光华时报》记者向明在采访鲜武贵。
鲜武贵一边用手拨开记者的话筒,一边连连说:“在事情还没有完全清楚之前,我无可奉告。”
“你不认为这不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吗?”
“无可奉告。”
“你不认为你们有一点先入为主了吗?”
“请问你们已经掌握了哪些对侦破有用的线索?”
“听说省里已成立了专案组,你们可以证实这个消息吗?”
对于记者们的提问,所有的现场工作人员都不吱声,只有鲜武贵连说无可奉告。
这时有一群记者在撤离现场,向明一打听,说是国棉总厂的工人把通往省城的路给堵了,他们要求政府释放被抓的上访的人。于是所有的记者都涌了过去。
向明没有马上离开,根据他的经验,前面某个地方应该有政府安排的人在设卡堵截记者,他收好采访本、录音笔、数码照相机、笔记本电脑等,把自己打扮成一个驴友,背包上插了些从野外采摘的野花,用树枝给自己编了一个帽子戴在头上、腰上拴一个水壶,走起路来水壶一甩一甩的。果然到处都有设卡堵截记者的身着便装的工作人员,向明骗过了所有的人,来到通往省道的公路上,几个老太太正在给被堵的车上的人发传单,向明走过来,她们也给他发了一张,他简单的看了一眼,传单上大致讲的是国棉总厂二十多人到北京上访,被市上派去的人抓回,全部被非法关押,其中有四人被当成精神病人关在精神病院,传单上有照片,照片上的人伤痕累累。向明不敢使用相机,只用手机偷偷地拍了几张堵路的人群的照片。他打开录音笔,偷偷地录下了他与人交流的声音。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青年走到向明身边,对向明笑了笑,说她认识他,
“你是一个记者。”她说:“我们欢迎你,因为你和他们不同,敢说真话。”
她说她叫阿菲。她想知道向明的联系电话,说也许可以向他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新闻线索。向明给了她一张名片,名片上有他的手机号码、Emai、传真号等。
这时候来了大批的公安,他们在劝说堵路的人,要他们赶快离开公路,让路畅通,否则就以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罪抓捕。 堵路的人理都不理,他们悄悄议论,说是来了一位大人物,一个比武书记还大的人物,这位大人物被堵在城外进不了城了,大人物发火了,要撤武书记的职,武书记一急,说要撤鲜武贵的职,鲜武贵一急,说要撤交警大队长的职,交警大队长一急,就冲他的手下的兵急,手下的兵一急,就冲堵路的人急。堵路的说:你急,老子们偏不跟你急,急死你。
被堵在城外的是省委书记明光灿,他一看车停下来了,就问司机是怎么回事,司机说前面有人堵路,于是他下了车,他的随护人员要他上车,说外面危险,他说外面有什么危险,难道共产党人还怕老百姓?明书记在公路上快步走着,他的随护人员急急忙忙的跟着,看到前面有人在推推搡搡,他问前面怎么回事,随护人员说有几个老太太要过来发传单,维护治安的工作人员收缴了她们的传单,阻止她们过来。
“走!过去看看!”明书记有些气愤。
这时冲过来五六个人拦住了明书记,并对明书记破口大骂,说再不滚开就当刁民抓起来关到精神病院去。并与明书记的随护打了起来,边打边说,谁敢支持刁民老子就打谁。这时候堵路的人中来了十几个青壮年,他们三下五除二,把他们给制服了,可这五六个人还不服气,还在大声地骂:敢跟政府作对,等着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这时候,武元成领着市委的一帮领导也赶来了,他连连对明书记说对不起,让明书记受惊了。
明书记在看老太太发给他的传单,头也没抬,在四五分钟内没说一句话,末了,他抬起头,将传单递到武元成的手上,问道:“这上面的说的东西是事实?”
“这个……我们需要调查……”。
“不用了,我自己会去查的!”明书记发火了:“你们还是共产党员吗?有共产党员这么害怕群众的吗?有共产党员这么对付群众的吗?如果这上面说的东西属实,你们都得给我背书,直接责任人要受到党纪政纪最严厉的处分,触犯刑律的要追究刑事责任,负有领导责任的要引咎辞职!把上访者与精神病人关在一起,这是我们共产党人干的事吗?知法犯法,执法违法,视人民如草芥!如果有人关在精神病院,我要求你们马上放人!!”
这时堵路的人开始鼓掌,有人喊了一声:“大家把路让开,让明书记的车过去。”
于是人们自觉地退到了路的两边,堵路变成了夹道欢迎,被堵的车辆开始起动开行。当明书记的车走过人们的身边时,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鼓掌。
姚古走到被扣的五、六个人身边,对看管他们的人说,看在我姚古的面子上,放了他们吧,他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五、六人不服气地走了,姚古与其中的两个人眨了眨眼。
 
李建平坐在他宽大的办公室里,正在给他的上级孙永隆汇报工作。他说今天省委明书记很生气,关在精神病院的四个人是不是可以放了?孙永隆说你问我没用。
李建平马上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黄色手机,站起身来,身板挺得笔直。他拨打了一个电话。
 
明书记到达昌江后,马上召开了会议,并将“1105交通肇事逃逸案”更名为“1105谋杀案”,并成立了以省政法委书记为组长的专案组,专案组下面设立“1105谋杀案办公室”,办公室主任为昌江市市长曾宁。从全省抽调精干警力全力侦办此案。其中有神探和新成。
和新成是平山市刑警支队支队长,公安部特级英模,今年四十八岁,由他经手的各种刑事案件近百余起,没有一起错案。
和新成提议从查找悍马车的车源入手,这种车价格昂贵,不是一般的人能买的起的,即使买得起,也养不起。和新成从昌江市机动车登记管理所了解到,昌江市共有各种型号的悍马车二十八辆,于是他一辆一辆的查,所有登记在案的二十八辆车都在,并且都能证明十一月五日晚上九点没有作案时间。
十一月五日那天,这辆肇事悍马车是怎么到达案发地点的,什么时候到的,有没有目击证人,走访发现,案发现场路侧两公里的范围内,没有一个目击证人证明,在案发当天有一辆悍马车从这条路上通过。这让和新成有些兴奋——这同他猜测的有些相同。距案发现场二公里的路侧两边共有六家工厂,一到下午六点职工下班后,这里就基本没有什么人了。这就说明这辆肇事的悍马就藏在这六家工厂的其中一家里面,并且越是靠近案发现场,其嫌疑越大。他马上安排人员进入这六家工厂寻找线索——只要悍马车是从某个工厂里开出的,就会在厂区内留下行驶的痕迹。可最后的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在这六家企业里没有发现悍马车行驶过的任何痕迹。和新成马上启动第三套方案:从案发现场逆向查找悍马车的行驶轨迹,可最终的结果是只有一条三百多米的轨迹,到了三百米处就再也找不到悍马车的行驶轨迹了,和新成心中有底了,他把他的人全部带到三百米处,仔细查看地上的痕迹,发现了十二个排列整齐的浅坑:是十二个汽车轮胎的压痕,前面四个,后面八个,和新成分析,这是一个载重三十吨的红岩牌自卸车的轮胎痕迹。从后面的八个轮胎压痕明显深于前面四个轮胎的压痕可以断定,这台车经过了改装,车上安装有液压垂直升降装置,并且车中的上下各两条机械臂可以将液压垂直升降机和车上的物品向车后推出两到三米。由此可以推断,案发前悍马车隐藏在这台红岩牌自卸车内,案发前十分钟左右,安装在车厢底座的机械臂将悍马车推出,车厢顶部的机械臂同步将液压垂直升降机推出,底座的机械臂缩回到车厢,然后由液压垂直升降机将悍马放到地面。这一过程大约需要五分钟。由此可以断定,这辆红岩自卸车应该经过了有摄像头的收费站或红绿灯路口。
“犯罪嫌疑人之所以花了这么大的精力来做这么一个伪装,就是因为如果悍马车自己开过来必须经过装有摄像头的收费站或装有摄像头的红绿灯路口。” 和新成说。他安排手下人分头到各个收费站或城市交通指挥中心调取录像资料,查找十一月五日有没有载重三十吨的红岩牌自卸车通过的资料。
晚上六点钟,和新成派出去的各路人马都回到了专案组办公室,通过梳理收集来的情报,他们锁定了一辆车牌尾号为2618、车籍在康城市的三十吨红岩牌自卸车,和新成带领一个三人小组连夜赶往康城,与康城警方取得联系后,先对红岩牌自卸车进行了确认,得到的结论是这辆车确实进行了改装,确实加装了液压垂直升降装置。他们立即对车主实施了秘密抓捕。凌晨四点将车主带回昌江,秘密控制在一个四星级酒店的套房里,和新成亲自挑选四个可靠的刑警负责看押,楼道和电梯口安排了几名武警。
为了防止车主自杀,他们关闭了房间的电源,取走了房间里所有的尖锐物品,包括灯泡。五点不到,他们开始审讯,车主交待:“十一月五日上午,康城四达汽车贸易公司的韩东山要我将一辆悍马越野车送到昌江东南门的洁美塑料公司门口,说送到时有人提货,我想我在康城的业务也不少,没必要跑这趟昌江的买卖。我就说我没空,韩老板说他不会亏待我的,并说好运费为三千元,我看这钱给的也不少也就答应了。我可没有走私呀。你们可不能冤枉好人呐。”
“你是几点钟到达昌江洁美塑料公司门口的?”
“我到的老早呐,十一点就到了,一直等到晚上八点还不见有人来取车,我几次给韩老板打电话,他总是说要再等等、再等等,我想可能是取车的怕抓,不敢露头,也就再等了等。到了晚上八点半左右,来了一个矮墩墩的人,戴一个墨镜,大约四十岁左右,他说他是来提车的,他给韩老板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把电话交给我接,我一听是韩老板的声音,就相信了,我把车给他卸下来,就走了。我早晨吃了一点稀饭,这时候肚子很饿,我要急着找一个地方吃饭。我真的没有走私,只是帮他拉了一下。”
“那个取车人身高多少?体重大概多少?留得是平头还是长发?脸是圆的还是方的?说话的声音是哪里的?”
“身高约为一米五八,体重大概一百五,平头,方脸,对了,有点像潘长江,声音也像。当时我在想,妈呀,怎么是潘长江呀。”
“你这几天就好好在这里呆着,不能出这个房子,等我们把事情搞清楚了,会放你的。”
和新成马上带领一个由四名刑警和四名武警组成的八人抓捕小组,开了两辆车,趁天还没亮重新返回康城,他们到达康城的时间应该刚好是上班的时间。他要亲自指挥抓捕康城四达汽车贸易公司的总经理韩东山。 
 
 
关键字: 勿鸣 楝花楝果(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838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