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2/2020              

勿鸣:楝花楝果(小说连载三十三)

作者: 勿鸣

三十三
 
向明从红玫瑰娱乐城出来后,直接到了老同学江流的家里。江流让保姆做好了一桌子好菜,一个人坐在桌子边等他。
江流是他大学同班同学,她攻读了两年新闻学专业,大三时改学播音专业。向明从大二开始追求江流,直到大学毕业也没追上,大学期间的江流就像一位皇室格格,高贵、矜持,追求她的人有一个加强班,她根本没把他向明看在眼里。
他们已经两年多没有见面了。上次见面是在省城。她抽调到省电视台协助工作,住在外面的酒店。她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了她的住址。他高高兴兴地赶到酒店去见他的女神,她不再是那个青涩的少女,已经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少妇,她有高高耸立的、丰满的胸脯,有玉一样洁白、细腻的皮肤,有美女蛇一样婀娜多姿的身材,有一双灵动的、足以慑人心魄的眼睛,她的手指削葱一样的细嫩、白净,仪容高贵、端庄,神态凛然不可侵犯,让见到他的人不能不想入非非、魂不守舍。他请她吃了晚饭,两个人喝了一点红酒。她说她有些醉了,要他搀扶她回房间 ,他受宠若惊,扶着她到了房间,他把她平放在床上,她一把拉住了他,他一个趔趄,压在了她的身上。
 
永昌商贸大酒店3616号套间电视房。
江凌在看电视。她手里握着遥控器,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台,没有一个让她喜欢的节目。她心烦意乱。
一个小时前,孙永隆打来电话,问了记者向明近几天的行踪,她告诉孙永隆,向明近几天早出晚归,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孙永隆问江凌,这几天有没有人找过向记者,江凌讲今天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找过向记者,孙永隆问他们在哪谈的话,江凌说在向记者的卧室。孙永隆说,知道了。
孙永隆又给车夫打了一个电话。车夫住在江凌的隔壁,他接到电话后,马上来到向明的卧室,他先敲了敲门,确认里面没人后,从口袋里取出一根细铁丝,插进锁孔,刹那之间房门开了,他踅进室内,拉开写字台,取走吸附在墙上的窃听器,重又安放了一个窃听器。将写字台复位,关门,飞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时间不超过十秒。
半小时后,孙永隆又给江凌打来了电话,要她务必在三天之内搞到向明的精液,价格二十万元。
 
向明是早上八点回的永昌商贸大酒店,他计划好今天上午采访蒋小芹的“第三个男人”赵卫国,他在锦绣花园当保安。他本来可以从江流家里直接到锦绣花园的,但他的手机充电线放在了酒店。他只好回到永昌商贸大酒店取充电线。
江凌给他开了门,她一把抱住他,对他说,她等了他一晚上,她说这话时流了泪,眼睛红红的,向明马上有了一种犯罪的感觉——他实在不该与这个女孩发生性关系,让自己又多了一笔风流孽债。
他对她说,别闹了,他现在有事,他回来拿点东西后马上得走。
她以为他要搬地方了,拉着他的两只手,不让他走,
“你走了,我会被开除的。”
他告诉她,他只是回来拿点东西,不会换地方的。
她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晚上回来吗?
他也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回来,他为了摆脱她,说道,要回来,要回来。
她很高兴,一蹦一跳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打开门,车夫站在门外,问他:“先生是要到哪里去?”向明告诉他,上街随便走走,一会就回,不用麻烦。车夫没再说话。
向明下楼,走大街,穿小巷,步行了十几分钟,在一个路口拦了一个的士,告诉司机,到锦绣花园。
司机将向明拉到锦绣花园正门,向明下了车,向门卫打听赵卫国在不在,门卫告诉向明,赵卫国在东门值班,于是向明又步行到东门,那里有一老一少两个门卫,他猜想那个年轻的门卫应该就是赵卫国。
他向年轻门卫走去,问他,“你是赵卫国吗?”
“是啊,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是黄四保的好朋友吧?”
“是啊,你是谁?”
“我是记者,”
赵卫国一听向明是记者,对老年门卫说道:“老刘,辛苦你一下,我老家来了一个朋友,我要陪他坐一会,就在对面那个茶馆,领导查岗就说我上厕所去了。”
他们向对面的茶馆走去,赵卫国边走边说,“你怎么现在才来?”
向明问他,“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赵卫国说是一个男的在电话里告诉他的。
他们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要了两杯碧螺春。
赵卫国说,这一段时间他很郁闷,为四保的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向明问道:“你相不相信黄四保杀了高宏达?”
赵卫国说:“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四保会杀人。”
“外面都在传说,高宏达与黄四保的女朋友蒋小芹不清不白,黄四保吃醋,杀了高宏达。”
“那是瞎扯蛋!”
“何以见得是瞎扯蛋?”
“四保……他……不在乎他女朋友有这些事。”
“怎么能呢。只要是男人,都不能容忍这些事的。”
“四保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他性变态,他的女朋友蒋小芹同别的男人好,他不仅不生气,反而高兴。他希望蒋小芹同别的男人好。高宏达同小芹好,他只会高兴,怎么会杀他。”
“我是一个记者,喜欢直来直去,希望你能理解。我得到一个消息,说你、黄四保、蒋小芹三人之间的关系很特殊,不知道这件事确不确实?”
赵卫国看了看四周,红着脸说道:“是的,我们三人的关系的确特殊。朋友妻,不可欺,我开始死活不干,四保做我的工作,求我,我就答应了。”
向明一边听,一边点头。
“四保出事后,我就搬走了,不想让蒋小芹找到我,以前和她好是为了四保,四保进去了,我就没有必要还和她好了,躲得越远越好。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
看来这个赵卫国还是一个蛮重情义的人,向明本来想把蒋小芹已经当了小姐的事告诉赵卫国,一想可能会把事情搞复杂,就打住没说了。
“黄四保已经承认杀了高宏达。如果不是他干的,他为什么会承认呢?”向明说。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一件事。”
“我有一个推测,你看有没有道理。”
“您请说。”
“黄四保很爱蒋小芹,因为自己不能满足她,心里很自责,他给蒋小芹找了一个男人后,想成全他们。而要成全他们,他自己必须远离或消失。正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高宏达被杀一案,凶手想找一个人顶罪,于是找到了他,并且答应给他一笔巨款,他的母亲得了白血病,正需要钱,于是黄四保答应了这桩交易。这样既满足了他长期消失,让蒋小芹重组家庭的目的,又筹集了给妈妈治病的钱,一举两得。”
赵卫国仔细地听着,没有说话。
向明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有没有感觉蒋小芹对你有些特别?” 
赵卫国仔细想了想,觉得蒋小芹真的喜欢他,只是碍于四保的情面,尽量压抑自己,当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会表现的很自然,就像一个妻子——她已经把她当成了他的妻子。
 “你不该离开蒋小芹,应该选择留在她的身边,照顾她。”向明说:“黄四保出事被抓后,她一个女人,孤孤单单,需要有人照顾。宏达娱乐城被关后,她需要吃、需要住,需要用、需要穿,她得重新找工作,你一个大男人,屁股一拍,就跑了,这样不好。”向明不好告诉他,蒋小芹已经当了小姐。他要把蒋小芹当小姐的责任推到赵卫国头上,让赵卫国自责。
“请你说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赵卫国说。
向明说道:“把蒋小芹找回来,一起证明高宏达被杀的那个时间点,你们三人在一起,黄四保没有作案的时间。” 
 
 
关键字: 勿鸣 楝花楝果(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108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