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3/2020              

罗祖田: 古代罗马与当代中国

作者: 罗祖田

 
 
全面比较古代罗马帝国与当代中国红朝的同与异,非煌煌巨著不能胜任,今天的时代似也没得必要皓首寻经,毕竟时代不同了。不过,罗马进入帝国后渐成一个犯罪国家,纵然还有几个“最后的罗马人”,也无济于事了,最终导致这个国家乃至这个文明在内外力作用下走向分崩离析。而有史以来,国亡无数,文明湮灭屈指可数。由此比照当今中国的现实,窃以为仍旧意义很大。因此,拙文试就几个问题谈谈。
 
一,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此话的重要性既离不开它的外观辉煌属于不争的事实,更在于它那由此反映出来的丰富内涵。共和时期的罗马,其在欧洲的版图,器物建设,特别典章制度和“市民阶层”的抱团精神,皆堪称空前,也就无愧于奇迹之称。相比较同一时期另一个文明奇迹,东方的中国,国家版图和器物建设以及社会活力不输罗马,但典章制度直到汉武帝尊崇儒术以后,才得以稳定与完善。突出如凛冽的君臣之威便由大秦的李斯打造,但森严的君臣之礼尤其外儒内法成为国策基石,却是权衡了秦汉之交的各种利弊后的事儿。
 
从文明的长久效应来看,典章制度走在中国之前的罗马本应迎来更大辉煌,事实却相反。有个问题不容人不深思:共和理念难以在农耕文明土地上长久地生根开花,特别共和理念严重囿于权力上层小圈子,形成寡头政治。两相比较,中国的外儒内法反倒更适合农耕文明,因为它更适应于慢节奏生活的文化传承。很多中国人至今欣赏儒学儒教,当然不是没有缘由。
 
二,
 
罗马文明从共和走向帝制,应是碰上了发展瓶颈又突破不了瓶颈的结果。很显然,文明只要演进到了新阶段,新问题就来了,相应地对权力的要求亦高。此为水涨船高关系,只要人类存在便不可逆。
 
一般来说,文明新阶段对权力的要求,不外乎进一步分权,扩大参政议政范围,打造更加切实的纠错机制。因为化解新的瓶颈,及时纠错更加奏效,听信官方大师的宏图大计和迷信魅力型领袖人物的非凡才干,大多数场合并不靠谱甚或使局面更糟。此非什么现代人的发现,古人同样明白此理。五百年之久的罗马共和国本身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实际,迷信魅力型独裁者的非凡才干,离不开人性弱点被独裁权力驯服后的习以为常,再经代代相传,成了定势思维。向来如此,培育强韧的民族性格非上十代人努力不可以,但两代人时间便可把强韧的性格彻底打趴。犹如一个人成为大写的人绝非一日之功,但一念之差却能让一个人从此沉沦再堕落犯罪一样。
 
诚然,问题不会如此简单,文明演进可谓处处是悖论。例如打造纠错机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打造纠错机制的前提,必少不得承认先前很多事做错了,甚至对责任人追责,责任人会甘心担责吗?而扩大参政议政范围,明显是要掌权者放权和交权,下一步岂不是要剥夺他们的现世好处?过惯了高高在上生活的人,当然不堪想象把身份降为普通人乃至贱民与奴隶。罗马共和国贵族选择向皇帝让权,换取皇帝对他们特权的保护,期望皇帝集权后提高效率打开新局面,应是那个时代的不二选择。
 
事实上,休说古代罗马了,当代红朝何尝不是这样。尝够了毛泽东独裁苦头的文革后中共遗老。为了保权保位保家族利益,又得容忍邓小平再独裁。往后把一个明显的低能儿习近平推上台,又默许他十九大成为一尊,只能是八旗子弟,衙内哥们加上几个昏聩政治老人的两害相权取其轻。看看当初红二代呼吁“不要打横炮”的鼓噪吧,它反映了这个群体的多数人何其自私、凶狂、骄横。就这么一帮子革命接班人,头几批红卫兵思维的男女,怎么会预料到从魔瓶里跑出来的不会是魔鬼?居然还是个反噬自身的魔鬼。
 
于是帝制一成气候,就由不得罗马贵族想当然了。很简单,帝制自有帝制的逻辑,无分古今中外。
 
三,
 
罗马帝国的戏剧性之一,是少了一个外儒内法的法宝,也不存在中国西汉前期无为而治,让几代人休养生息。它在镇压劝善戒恶的基督教这方面,比秦帝国镇压提倡仁政的儒学儒生更不遗余力。而那个时代中国的造化是,暴秦只存在十四五年。形象地说,暴秦只在肉体上重创了中国文明,尚未严重伤及中国文明的心灵。罗马帝国对基督教的镇压,却是直到《米兰敕令》颁布才改观,于是为时已晚。因为对文明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摧残,历经了很多代人,挡不住“人心不古”了。即便此后基督教一跃而成帝国国教,绝大多数罗马人仍不堪回首往事,罗马已提振不了绝大多数人的热情。
 
今日中国的情况就是有力佐证。毛泽东时代特别十年文革不但重击了中国人的肉体,而且严重刺伤了中国人的心灵。六四前十年拨乱反正、平反、发展经济,默许老百姓小声骂娘等等,之所以受到几乎所有人认可,反映了两个问题:1,毕竟只是一代人身心遭罪,虽余悸犹存,“人心不古”尚可补救。2,当权者务必高度重视这个问题,从根本上采取切实措施不再重蹈覆辙,此事的重要性、紧迫性并不亚于发展经济。然而,有几个复出的老革命家重视此事呢?他们不过是旧政客或旧军阀,偏偏他们的头儿邓小平杀人不眨眼,另伙同陈云、王震等人索性把国家公器国资财产给了太子党,无形中把寒门子弟出身的官僚视为了家奴,党天下蜕变为一小撮红朝政治家族的天下,也就从根本上割断了连接大量党官特别众生的情感共鸣的纽带,于是可供补救的时机一去不复返。权贵们只信任自家人,却不过问红二代多数衙内是什么货色。便是那个“好人”习仲勋,他全然不知不学无术的儿子习近平不堪造就吗?他不遗余力钻营,让习近平从政,要干什么?目的何在?果然。,六四后三十年,既然新一代中国人都看穿了红朝老底,看破了红尘,官员无官不贪和“人心不古”迅速发酵和蔓延,又有什么奇怪?
 
有几点是确定无疑的。1,从性质上讲中共的政治家族从此成了中国的大奴隶主。2,打开了看透世事的党官的竞相贪腐之门。3,权力寻租资本的时代推动社会生活纷纷朝贪婪、堕落的路上狂奔。4,这个政权从此可以天下共讨之,不存在反抗错误的问题。
 
事实上,就摧残文明精神,促成“人心不古”方面,无论烈度或广度,古代罗马帝国与现代中国红朝堪称一对孪生兄弟。塔西佗著作里留下了很多尼禄时代的恐怖描述:在那样的时代,多说上两句话都可能成为国事犯。对邻家的不幸表示同情,是国事犯。对官家行为无动于衷,更是国事犯。成天唱颂歌怎么样呢?一样不保险,因为你的吹捧很可能包藏祸心。如果你的家人或亲朋犯了事你未及时举报,那就是你反政府被人赃俱获了。亲人被当局处死,你得赶快去神前谢恩,不能伤心,要表现得愉快。你生活俭朴,是对宫廷生活表示抗议。你享用美酒佳肴,则是向当局示威。你好学,你便不免是帝国未来敌人,你甘愿默默无闻也不行,因为这样的人一样可能铤而走险。。。。
 
毛泽东时代如何呢?
 
你不肯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你是反革命。你不肯骂林贼,你也是反革命。你同情阶级敌人的非人生活,你的立场有问题。你讲人性、良心,你就是需要批判的资产阶级。你胆敢对伟大领袖不敬,哪怕只是不慎弄脏了伟人像或红宝书,你就是反革命。你不肯检举揭发亲朋好友的“劣行”,你就是对党不真诚,只能入另册。亲人被枪毙,你仍得高喊毛主席万岁。你只不过对单位的党支部书记有看法,你也属于反党,因为党的各级书记代表的皆是党。学习班上,必须灵魂深处闹革命,你只不过心里想和某个美女亲热一下,也须坦白交代,一旦讲出口,你就成了未遂流氓犯。你年年月月吃不饱饭,穿不暖衣,你仍得说形势大好,生活比蜜甜。。。。。
今天的习近平时代又怎样?
 
无处不见的摄像头,监控着你,没有了反革命罪,但有了寻衅滋事罪,颠覆政权罪,当局说你有罪,没罪也有罪。你去上诉、告状,报社、法庭、信访部门,皆姓党。网上只有两大内容可以说,一是娱乐至死,二是厉害了我的国。不信邪,马上封群销号给你看。党内有不得妄议,全国有七不讲。领袖的禁用词,可以组列出成千上万个。国家敌人的死法千奇百怪,究竟怎么死的?官家说了算,亿元级贪官,已经是小儿科,老百姓已见惯不惯。习大帝放个屁,也是伟大思想。亲情、友情、爱情,皆变味,大街上难见开心的笑脸。公交车上,需要为司机配置心理辅导师,谨防司机把车开进江里。司机当然不可以这样,但什么原因导致司机厌恶人生、仇恨社会,共产党当然不会说。爱国、爱党和制度安全,已包罗万象,看来日后还会延伸到新婚洞房的男欢女爱,事实上已经有人洞房里抄写党章了。。。伟光正永远不变。
 
四,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此话没假,但似应加上一句话,罗马也不是一天毁掉的。共和时期的罗马文明之所以打造出了辉煌,根本原因在于它的权力架构走在了那个时代的前列。共和的核心乃是罗马元老院与市民的联盟。元老院颇似近代代议制下的议会,市民阶层类似于近代的中产阶级,主要由后者的子弟组成的罗马军团,先天就有一种荣誉感与责任心,足以把一盘散沙的奴隶的任何反抗镇压下去。既然社会维稳成本不是很高,打造文明辉煌的几率当然很大。
 
但罗马共和国由盛而衰又是必然的,主要理由前面已述及,便是文明推进到了新阶段,必有新的时代要求。这个道理很多人会讲也易懂,但若要求既得利益阶层向自身利益开战,那就不是道理管用的了。
 
红朝历史又是很好的证明。
 
共产党在中国得势肯定不是偶然的,它和它那夭折的拜上帝会兄长皆是怪胎,但任何怪胎都必有一个母体。中国文明走过了两千年的辉煌后,迎来了盛极而衰,本来不足为奇,哪有生命之树万年不败的道理,坚决地吐故纳新便成。但是,士大夫们或因浅薄或因私利拒不承认这一点,浑浑噩噩的文盲大众只知道随声附和,加上二战前这世界仍充斥着极端恶意,是以朝野毫不怀疑大天朝国粹美轮美奂。然而,纸上的大饼终究不能充饥,自明以降,中国既出不了近现代思想,当然也出不了近现代文明。十九世纪中叶后,中国的体面人纷纷从鸦片中寻找安慰与快感,里面有生理上寻乐的原因,主要还是精神空虚的问题。
 
洪秀全创建拜上帝会,并非只是异想天开。他欲“擒尽妖魔归地网”,反映了他已深知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旧套路火力不够了。至于拜上帝会的实践比孔教的实践更差劲,是另一回事。
 
中共也是一样。元灭宋、清灭明的无情史实,明白地告诉了清末民初的热血青年,老路无从让中国融入现代文明,但现代文明在国际强权主导下仍旧险象环生,看来为大多数人特别为底层工农谋解放的社会主义才是人间正道。这个时段的中共先驱,确有虔诚者。但是,自从苏俄地缘政治介入形势就变了。本来尽可推敲的马克思学说马上就被权力斗争利用,渐渐成了中国共产党讨好苏俄、愚弄百姓,为夺权服务的敲门砖。一个有趣的现象出现了,苏俄从未承认中共是真正的马列党,中共则庆幸它后来没有照“教条”办事,否则便夺不了政权。今日很多人大骂中共是德国人和苏俄的子孙,不免有点儿冤枉了今天的中共。实际情况是,今天这个党的所谓9300百万党员,恐怕能说出共产主义道道的人连零头都不到。只要能让他们日后升官发财死老婆,这个党叫什么名字儿都无所谓了。他们早就六亲不认,犯的着去认马克思作祖宗?
 
五,
 
但中共堕落之快,也得多说几句。自夺得政权,尤其斯大林很快归天,毛泽东便争取到了对马列主义的相当解释权。而要让当时的社会主义阵营诚服他也是正宗,他就需要在社会主义道路上比苏联干得更出色。毛泽东的一个很大成功,是把工人阶级抬上了领导阶级地位,很快又利用城乡户口分离,把城里人变成了罗马共和国的“市民阶级”。用入党、提干、进城作诱饵,把解放军变作了充满荣誉感和责任心的“罗马军团”。他没有也不肯在党内上层恢复“元老院”,只能解释为此乃独裁者的本能。正是利用了这个新的“市民阶级”和“罗马军团”,他不但镇压了形形色色的反抗,而且坐稳了皇帝位子。改开以来,大多数惶惶然的下岗工人成了毛粉,怎不发人深思?
 
   然而此种统治术并算不得共产主义创举,本是一切野蛮嗜血政权的无师自通。不说古代罗马了,只说中国,把国人分作几等,满清这样干过,蒙元更是如此,其奥妙无非充分利用人性恶的一面,拉一派打一派,进行分而治之。
 
事实正是如此。毛泽东时代主要分布在农村的四类分子及其子女,人数不下几千万,俨然现代奴隶。他们只配自生自灭,在59年到62年的人为大饥荒中首当其冲,十年文革中家家户户生不如死,中共邪教的教条教规自是元凶,“市民阶级”和“罗马军团”分明也是帮凶和打手。有什么奇怪,红朝的城里人鄙视乡里人,性质上无非就是罗马人习惯了人兽斗。今日北韩金家王朝不倒,我看相当部分应功于有一个平壤人。他们为了不过外郡人的卑贱生活,当然要拥戴金家王朝。
 
就深谙帝王之术而言,毛泽东不愧为红朝太祖。在他当政时期,五类分子及其子女的奴隶地位从未改变,于他便有了“他们人还在,心不死”的高度警觉,也就有了阶级斗争需要“天天讲”。他的初衷未必想把几亿农民变作半奴隶,但由不得他了,因为经济政策失败后有限的资源先要照顾“罗马军团”,又要施舍“市民阶级”。正是这个由不得他了,到他临终之际,有饭吃的“罗马军团”固然未乱,缺衣少吃又无安全感的“市民阶级”终于不耐烦了。
 
改开改变了毛泽东时代的很多恶政,但好景不长。邓小平时代的所谓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等等,当然有相当的正面效果,但我个人不相信一样擅长权谋的邓小平没有权术考量,那无非就是打造中国特色的“中产阶级”。因为有这个“中产阶级”作为稳定器,便不难实现保党保权目的。
 
无情的现实再次证实了这一点。中国知识分子身上的劣根性从不比平民少,还有中国人的秉性见了官就谄笑,早为反右以后的权贵们所熟知。只要掌握了枪杆子,便无须担忧被招安的他们会造反。事实上他们连不合作的勇气都没有,招不招安没两样。尔后从王沪宁、胡鞍钢到金灿荣、胡锡进等等,大捞名利上面一个比一个贼精。而大量的追求实惠的各界精英,则纷纷钻营于各个利益集团,正是这帮被民间视为楷模的精英为中共当鹰犬,先天贫血的八旗子弟便能量倍增。六四后红朝能够屹立不倒,为虎作伥的精英阶层当推首功。
 
固然中产阶级的大部分人,如中小企业主和成功个体户以及放贷吃租金的有闲阶层,他们与权贵们的纠葛不多,骨子里曾经深恨这个王朝,他们拥护现状,主要是怕动乱影响自己的好日子,其资产并非没浸泡血汗。但是,他们由屈从现实到习惯成自然再到认为丛林法则不可逆,进而甘心与残酷的现实同流合污,也是不争的事实。
六,
怎奈人算不如天算,红朝只要邪教本性不变,当然它也变不了了,不论它收买招安多少精英当帮凶,这个通过权力寻租而来的“中产阶级”最终仍旧靠不住。很简单,油水不可能无限有,分赃不可能很公平,加上习大帝领着他们不是往平川跑而是朝着悬崖奔,他们既然都是精英,自然不缺见解,不甘心殉葬便是一定的了。只消看看三十年来这帮人里多少人往海外移民,转移财产,做完裸官就脚底抹油,答案便不言而喻。这帮子聪明人失算的是,时代不同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箴言不灵了。被惹毛了的山姆大叔真有可能宣布中共为犯罪组织,如此凡身子不干净的共产党员,无分出身,都不免会迎来需要“说清楚”的那一天。今天,有多少党官忧心忡忡呢?还听得进中南海的话? 
 
   可怕的癌细胞就这样向文明肌体的肺脏和血液部位蔓延而来。看来,再来一场新冠病毒或委内瑞拉生活也未必能震醒太多的中国人。例如,那些笑逐颜开参加万家宴后染疫的武汉良民,你以为粉饰了太平,病毒就会放过你?他们肯定后悔,但是迟了。他们其实醒着,装睡不愿睁眼而已。此情况预示了两大趋势。1,无论中国如何走向深渊,日后他们都会作壁上观。这里的积极因素是,一朝中共喊救命,他们也会无动于衷。2,即便文明湮灭,一样不会关他们什么事,因为他们已心死。这就不是积极因素了,等于化疗也杀不死癌细胞,中国转型路上出现缅甸、埃及、委内瑞拉等情况将是大概率。
 
   细数红朝的罪恶和习当局的极端丑陋低能,不是拙文的主题。今日中国,其实一切所谓硬实力都是由人造数字的泡沫所支撑。最博眼球的那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体型上或许有八分真,质量上就只能哄哄五毛和爱国民众。不谈质量与后劲,不谈经济规模如何形成的,不谈人均收入特别负债量,一时的体型庞大又如何?还有三峡、高铁等等姓党不姓民,出了事却是姓民的填窟窿。罗马帝国崩溃之前,它的体型在欧洲岂止庞大,而是超庞大,结果呢?而越是体型庞大的社会,就越是只要轰然倒塌便难以收拾,一盘散沙般的社会,谁能把它扶起来?
 
  顺便说几句:二战后德国、日本再度崛起,佐证了这一点。通常认为它们靠了良好的工业基础和尚存的技术人才,赖于美国的扶持。这几个因素全不假,也重要。其实主要靠了文明魂魄未散。美国崛起,难道靠的是母国提供了工业基础?复国的以色列,全靠头脑和精神。台、港和新加坡能够成为华人例外,靠的是融合进了国际社会。便是寻常家庭,当家的凶残无能,成员过一天算一天,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这些故事早成常识,实在无须多言。
 
   罗马帝国罗马文明灰飞烟灭,就是栽在这个上面。当最后时刻到来,罗马城内燃起了熊熊大火,罗马曾经的支柱,市民阶层,竟纷纷无动于衷,作壁上观。原因就那么简单,他们寒了心,世事不堪回首,曾经的荣光皆成了耻辱,祖国成了被诅咒的对象。
 
  极而言之,恶贯满盈的罗马帝国覆灭,靠了外力,尽管是股蛮凶之力。曾经灿烂的罗马文明湮灭,毁在堕落的自身。后者的故事于中国,并非不会再演。
 
  万幸的是,时代不同了,如今来了外力,且是正义之力,相信这一次无人机的目标不会放在驼峰。巨大的效应将陆续显现。有两点是肯定的:1,极权自身并不发力,它的能量来自于内外的驯从与退让。只要一极严重倾斜,另一极无从自持,便是民主胜出之时。毕竟海风挡不住,非民主不能救民生。2,未来之路绝不会平坦,千年的文化荒谬加上70年的红朝毒瘤,并发了整体上痴呆、夜盲、毒品麻醉下的肉欲亢奋。。。。构成了华夏文明的劫数,多半还需要一两代人买单,对此不可多存侥幸。 
 
 
关键字: 罗祖田 古代罗马 与 当代中国
文章点击数: 2227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