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3/2020              

勿鸣:楝花楝果(小说连载三十四)

作者: 勿鸣

 
 
三十四
 
 
大刘担任昌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政委后,几乎无所事事,他对党务工作本来就没什么兴趣,也不擅长思想政治工作,他更多的时间是参加各种业务会议,又不便在会上发表自己的看法。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不能让从事业务的同志认为他干预了业务工作。
他知道,黄四保杀害高宏达一案已经侦结,案卷材料已经移送检察院,市检察院正在准备起诉。他总觉得这个案子中的证据存在诸多瑕疵,在业务会议上,他本不想发言,实在忍不住,说了几句。这毕竟是一个大案,人命关天,不能随意。
这个案子是周华接任大队长后领衔承办的第一个大案,周华认为这个案子不会有错,无论是物证、书证、还是证人证言,都是经得起推敲的,证据也是通过合法途径取得的,证据与证据之间也是具有关联性的,犯罪嫌疑人的供述、犯罪现场的勘验、辨认,也都遵循了规定的程序。检察院收到案卷后,没有退回案卷,也没有要求刑警大队补充侦查,这就说明没有问题。周华这么说,大刘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向明来到市刑警大队,找到大队长周华,要求就黄四保杀人一案采访大队长周华,周华说你找我们的政委吧,他是分管党务和对外宣传工作的,于是向明找到了大刘,向明开门见山的说黄四保杀害高宏达一案是错的,这让大刘大吃一惊,大刘问向明有什么证据?向明向他透露了他掌握的资料后,说道:
“杀害高宏达另有其人,黄四保不过是一个顶罪的。”
大刘顿感问题严重,这正好印证了他以前的疑虑。他突然明白周华为什么急于结案,为什么坚持这个案件没有问题了,他一定有难言之隐。以周华的业务水平,他不应该对那么多的证据瑕疵视而不见。他微笑着听向记者讲话,脑子里飞快地想着问题,他不想趟这趟浑水,他得赶快扔掉这个烫手山芋,远离这片瓜田李下。
向明说话时,他只是“嗯、嗯、嗯”的回应,表明他在听,待向明说完,他说: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他拉着向明的手,说,“这个案子已经送检,检察院正准备公诉,您应该去找检察院。”
向明走后,大刘静下来想了一会,要不要将这件事向孙永隆书记汇报一下?最近一段时间,市井闾巷有很多流言,似乎在说高宏达的死与孙书记有干系。刚才那个叫向明的记者也暗示了这一点。他仔细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不说,装糊涂为好。
向明没有去检察院。他直接来到了昌江市政法委,他要直接采访政法委书记孙永隆,接待处的人一看是上次来过的向记者,让他等一下,他们要给孙书记打电话,确认孙书记有没有时间。不一会,他们告诉他,孙书记现在有空,让他上去。
当向明走进孙永隆宽大的办公室时,孙书记笑咪咪地看着他,要他坐在他的对面。他说他正好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他。
孙书记从抽屉中拿出一个U盘:“这是一个叫李猜的人寄给我的,我看了一下,应该是寄错人了,直接寄给你才对。” 说完,将U盘递给向明。
向明连说谢谢,将U盘随手装进了采访包。
“你不想看一看这个U盘里是什么东西?”
“我回宾馆后慢慢看吧。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就是采访您。”
“你还是现在就看吧。”
“好的。”
向明从背包中取出笔记本电脑,开机,插入U盘,孙永隆笑嘻嘻地看着他。
当他看到是他和江流的性爱录像时,他尴尬地冲孙永隆笑了,
“是谁这么无聊。”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感觉这只是无聊吗?你不认为这件事很严重吗?你想过没有,这个东西被你们报社的领导得到,你将会丢掉饭碗,流传到社会,你将会身败名裂。”
“没这么严重吧?”向明说:“我和江流是大学同学,在大学期间,她就是我的同居女友,一直到现在,她没嫁,我没娶,我们谈恋爱,难道也不行?她一直不想嫁给我,这么一搞,她不嫁我都不行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孙永隆一听,也尴尬地笑了。向明一走,他气得摔了喝茶的杯子,当他想到江流早就是向明的同居女友,不是向明给他孙永隆戴了绿帽子,而是他孙永隆给向明戴了绿帽子后,他的情绪就平和多了。他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那个红色手机,给孙永昌打了一个电话。
第三天上午,向明正要出门,市刑警大队的警员来到了永昌商贸大酒店,向他出示了刑拘证,给他戴上了手铐,把他带上了警车,他涉嫌性虐待,江凌把他告了。
姚古得知向明被抓后,非常着急,他马上赶到昌江看守所,给彭管教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有没有一个叫向明的记者关在这里,得到确认后,他交给彭管教两包烟,托他务必现在将烟交到向记者手上,回到入监处,给向明存了一千块钱。又马上赶到昌大律师事务所,他要给向明找一个律师。一个带眼镜的三十多岁的律师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不待姚古说完,他说道:
“你看错没有?他们给他戴上手铐,押上警车了?”
“没看错,他现在就羁押在昌江看守所,我刚从那里来的。”
“他这个事我清楚,是一个自诉案件,告他的是一个女孩,是不是?”
“是啊。您怎么知道?”
“我昨天到法院办事,正好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要自诉一个记者,正在那里办手续。”
“哦。”
“对自诉案件的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在法院开庭前,是可以不必采取强制措施的,也就是说,向记者完全可以不抓。”
“那么,我们可以把他弄出来吗?”
“当然可以,取保候审即可。”
正在这时,姚古的电话响了,是阿菲打来的,只说了简单的两句话就挂了机:“给向记者存点钱,送点烟即可,其他事不要管。”
姚古担心向明在看守所受苦,他又来到了看守所,给彭管教和汪管教一人一个红包,说向记者是他的好朋友,希望他们照顾一下。
 
小静是永昌公司的银行出纳员,她正在编制银行存款余额调节表,发现银行提供的对账单中,有一笔银行已收、公司未收的50万元未达帐,她从银行票据夹中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进帐单。
“看来,还得去一趟银行。” 小静一边整理票据,一边说。
她上了一趟洗手间,回到办公台,正准备拿上东西上银行去,突然发现那张进帐单就在桌子上,
“怎么回事?”她搞糊涂了,“刚才找了半天,明明没有啊?” 
她看了看单据上面的备注,备注栏写的是“归还黄四保借款” ,她将单据编了号,交给会计编制记帐凭证,会计马上查找黄四保以前的借款,发现没有叫“黄四保”的户头。
“会不会借款时挂的公司名称?” 会计自言自语,她又查找了一会,没有结果,只好去找财务部经理,经理帮忙找了半天,也没结果,只好去问总经理,总经理也不清楚,只好去问董事长孙永昌,孙永昌接过单据一看,马上明白了。他说,这是我私人借给这位朋友的,记账时冲减我的应收款。他顺手拿过一支签字笔,“唰唰唰”签了几个字。
待总经理和财务经理离开,孙永昌马上给孙永隆打了一个电话。他都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仿佛死神就在他的身边,无影无形,正瞪着一双大眼,看着他。
孙永昌使劲地揉了揉太阳穴,又捶了捶头,他实在太累了。
孙永隆也不轻松,昌江坊间有很多关于他的说法,说8.29入室杀人案的凶手是他故意放走的,说宏大娱乐城老板被杀是他弟弟孙永昌所为,黄四保只是一个收钱顶罪的,最近又在传他和一个叫向明的记者争风吃醋,利用手中的权力抓了记者。
的的确确,向明是他设局抓的,但不只是因为他睡了他的女人,他总是在高宏达被杀案子上面捣蛋,这让他和孙永昌寝食难安、坐卧不宁,他和孙永昌商量,让孙永昌的相好江凌勾引向明,搞到他的精液,告他强奸,可这个向明就是不上钩,只好让江凌告他性虐,先把他关起来再说,等高宏达的案子审结,黄四保下了狱,再放他出来。现在看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向明的背后还有一帮神秘的人,孙永昌刚才打来电话,那个敲诈他五十万的人,已经将那笔款存进了永昌公司的银行账户,说是归还黄四保的借款。他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他们想干什么?他们是什么人?
他的电话又响了,是孙永昌打来的。他告诉他,记者向明放出来了,问是怎么回事?
他马上给公安局副局长李建平打电话。在抓向明之前,他就给李建平打过招呼,对向明不适用取保候审,他的手下怎么给这个捣蛋份子办理了取保候审呢?他知道,自诉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是很容易取保候审的。
李建平说,他要问一下再回复。
不一会,李建平来了电话,他告诉孙永隆,江凌已经撤诉,我们只能放人。
孙永隆感到很意外,他没有想到江凌会撤诉。他马上给孙永昌打电话,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了孙永昌。
孙永昌说他已经知道了,他正在联系江凌。
向明从看守所出来后,直接去了江流的家里。他不想回酒店见那个告了他的女孩。
江流正在生向明的气,他对向明性虐江凌一事十分不满,堵在家门口,生气地看着向明,不让向明进屋。
一见江流生气的样子,向明笑了起来,他说那帮人傻的厉害,安排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勾引我,没想到我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们没了辙,就告我性虐。
“你对那个女娃性虐没有?”
“没有。如果真的有性虐,我能回来吗?”
“没有就好,进来吧。”
“那个小姑娘告我性虐,我正好顺水推舟,进到看守所,采访了杀害高宏达的嫌疑人。”向明说。
江流一把抱住了向明,深情的看着他的眼睛。
“我要……你……性虐……我”她说。 
 
 
关键字: 勿鸣 楝花楝果(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109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