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9/26/2020              

张展:若人生只剩下恐惧

作者: 张展

 
 
蔡楚注:中国新冠疫情爆发期间前往武汉报道疫情实况的上海女律师张展目前已被起诉到法院。检方9月18日对张展的律师通告了这个消息。中国人权律师团星期天(9月20日)发布声明,谴责当局借故迫害张展。
本刊将陆续转载张展的一些文章,以期引起对她的更多关注。
 
感谢王剑虹女士提供文章! 
 
 
若人生只剩下恐惧,那我能做的就是只有和恐惧反复地较量,直到跨越恐惧为止。因为若不是如此,恐惧之外的一切情绪都是面具。
 
警察、军队、无处不在的监控,呼啸而过的蓝红灯车辆,在这个城市提醒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要忘记他们的存在。
 
他们很强大,强大到可以迅速地调动力量让人的存在转变为一个城市的存在,成为他们炮制的“文明”的摆设。
 
他们可以驱逐,随意地驱逐人。尽管我不想以最坏的方式去猜想他们,但他们就接近是,就快是。
 
当我开始恐惧连最后的居所都快要保不住的时候,我难免感到人性的残忍和撕裂。自以为拥有正义和超“自由”,我是不是轻松了。所以,如果这是抗拒当局的代价,我接受。
 
如果我不能继续尽力地挣扎,我就只能让那潮热的“红色大龙”寄居在我的灵魂。
 
如果一生是一场寻觅真理的长跑。跨越才是目标,不是停留于原地。如果寻找真正的自由,自由在于承担和失去这个世界。
 
恐惧使人变得自私、麻木、堕落、愚昧、邪恶。恐惧的来源是暴力的滥用,而暴力的滥用复将制造更深的恐惧。我不能畏惧和停止。
 
直到现在的中国人一样,变成一种彻底的木头人。除了模仿和跟从以外,几乎丧失了活力和精神。
 
若人的存在具有天然的合理性,那么人将永远在恶的循环中。如果远离罪恶是唯一的追求,它会带领我们一次次地在真理的道路上翻山越岭。
 
当然,沿路我看到自己卑劣的隐秘的存在被一点点疏理、剥离,直到承受原本无法承担的痛楚代替顽梗的脖子。
 
我想证明人性中有不可驱散的东西,但这种证明最后,无一不回到自己仍然没有战胜的罪恶本性。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至高的存在者。如果整个世界还拥有意义。
 
我得像一个真正的囚徒,就像他们现在在灵性上承担的一样。我得把事实上最坏的结果装成一面被子,让它成为遮风盖雨的本身。因为我不是亚伯,而是该隐。
 
如果这一切我不能设防地进入自义的圈套,那么我只能悔改。但我要和这国的强者继续讲道理,且讲到底。哪怕沦落到一无所有和流离失所的悲催境地。
 
人生是一场戏,我要表演到底。这国的黑暗是他们书写的,他们是要面对到最后的最后。但,终究要来问,谁为黑暗负责?
 
这恐惧的背后,原本以为直指的别人的罪恶,我却发现自己都无权嘲讽。因为这太沉重,当我开始体会这份沉重的时候。
 
如果让我面对上帝,我要为他们诚心祷告,求神赦免他们的罪,不是我有任何残存的道德。而是我必须这么做。收手吧!你们! 
 
 
 
 
 
关键字: 张展 上海女律师
文章点击数: 97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