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7/2020              

勿鸣:抓周(小说连载三十八)

作者: 勿鸣

 
三十八
 
清琪给华金陔打电话说,再过几天就是爸爸的生日,我想在外面包两桌,给他做个寿,他不干,说在家里弄几个菜就行了,也不要请外面的人。他要你那天务必回来。
华金陔说,你同他商量一下,就在我妈的酒店摆两桌。清琪说,我讲了,他不干。
华金陔说,那好,到了那天我回。清琪说,爸爸喜欢喝酒,到时候你多陪他喝两杯。
华金陔说,我们家还有两箱十二年陈酿陈坛香,放在酒柜的下层,你给爸爸拿一箱去。清琪说好,又说,你给你妈讲一下,要她安排一个厨艺好的厨子,过来帮忙做一下菜。华金陔说好。
做寿那天,清琪的弟弟妹妹都回来了,弟弟还带了一个女朋友回来。清琪、丈母娘、弟弟的女朋友三个人给厨子当下手,华金陔陪老丈人喝茶、聊天、看电视。老丈人心情很好,同华金陔说了很多话,问华金陔会不会下象棋,华金陔说会,于是翁婿二人下了几盘,华金陔输的一塌糊涂。
吃饭时,老头儿特别能喝,对敬他的酒几乎来者不拒,把个华金陔看得呆了,他没想到老丈人酒量这么好,不愧是久经(酒精)考验的共产党的干部。清琪的弟弟已经喝得不行了,女朋友扶着他进房间躺下了。华金陔也喝得有些头晕。
老丈人一看喝得差不多了,对华金陔说,走,到客厅陪我喝茶。
回到客厅,老丈人指着棋盘对华金陔说,饭前我们下了几盘棋,你全输了。你知道输在哪里吗?华金陔说自己棋艺太差。
老丈人对华金陔说,你之所以输,输在没有整体规划,只图眼前,有利时盲目冒进,不利时严防死守,没有一点章法。但凡下棋,在落子之前,就要考虑以后几步的棋局,不能只顾眼前,不管以后。下棋是这样,做事更是这样。
老丈人又问了一些公司的情况,华金陔很认真地回答,老丈人“嗯嗯嗯”的,似听非听,好像不是太感兴趣,不待华金陔说完,问他以后还有什么打算。华金陔说,他打算完善这些公司的内部控制制度,把公司做大做强。
老丈人又问了他入党的情况。
华金陔说他是去年上半年交的入党申请书,不久被列为入党积极分子,去年下半年成为预备党员,转正还有五个月时间。
老丈人说,你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了解多少?
华金陔说他不是很了解。
老丈人说,中国共产党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由北京大学文科学长陈独秀和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李大钊,于一九二一年七月创立的一个政党,是在共产国际的资助下成立的,最初隶属于苏共远东支部。由于其党员多为学者,成立之后以宣传马克思主义为主,这与共产国际要求的武装夺取政权相去甚远。后来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国民党在民国的几次选举中都败给了北洋系,中山先生继而拉拢云南、广西和广东的军阀与北洋政府分庭抗礼,又告失败,只好另想办法。以前支持孙中山的日本、英国、美国等国家都反感孙中山的做法,支持现政府,孙中山只好和苏联合作,在苏联的帮助下在广东组建了军政府,与合法的北洋政府在军事上对峙。苏联人与孙中山合作时提了一个条件,就是要求允许共产党可以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苏联人是想把国民党改造成共产党,如果改造不成,共产党自己也可以在国民党的躯壳里成长壮大。这就是党史上讲的第一次国共合作。于是大批共产党人以个人身份加入了国民党,在国民党内、国民政府内担任要职,如毛泽东,他先是担任国民党二号人物胡汉民的政治秘书,后来担任国民党宣传部副部长、代理部长、国民党中央委员、候补执行委员等。
华金陔说,他对这段历史只了解一点皮毛,具体的一点也不知道,比如您刚才讲的毛泽东在国民党内的职务,以前从未听说过。
老丈人说,这些都是比较敏感的东西,共产党怎么能够让你知道呢。又说,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你对马克思主义了解多少?
华金陔说,他不了解。
老丈人说,我们共产党的祖师爷是马克思,其实还有一个恩格斯,以前我们常说“马恩列斯毛”,恩格斯是排第二的,不管是马克思,还是恩格斯,都不是绝对追求暴力革命的,他们在晚年都很重视议会斗争,马克思还对他早期的暴力革命论进行了订正、补充、甚至忏悔,认为暴力革命适合独裁专制国家,在一个施行民主和宪政的国家里,应该以议会斗争和拒绝纳税为主,恩格斯说过,要用选票证明无产阶级的强大,事实上他做到了,现在还在执政的北欧五国的社会民主党,其前身就是共产党,他们改名为社会民主党,就是恩格斯领导的共产第二国际的决定。还有英国的工党,最初也是在共产国际领导下成立的无产阶级政党。后来,俄国出了一个列宁,德国出了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他们指责这是修正主义,他们不敢公开批判马克思和恩格斯,只能批判马克思、恩格斯的继承者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列宁和李卜克内西等人在莫斯科另外组建了一个共产第三国际,强调暴力革命,反对议会斗争,导致共产主义阵营分裂,执政的德国共产党也分裂成了两个党:德国社会民主党和德国共产党,让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乘虚而入,在议会选举中获胜。
华金陔说,这些他都不清楚。
老丈人说,是啊,共产党是不会让你知道一个完整的马克思主义的,在我们中国,马克思主义只是一个政治符号,并没有赋予它完整的内涵,要学习、了解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就得到西方的大学。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马克思主义也是。
华金陔说,我们中国共产党好像就是第三国际的成员。
老丈人说,是的,共产第三国际推行的主要是列宁主义,我们常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上这句话有问题,十月革命送来的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送来的是列宁主义。列宁主义主张通过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现在看来,列宁的一些理论是站不住脚的。
华金陔说,毛主席讲过,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这里是把列宁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并列的。
老丈人说,是的,我们以前常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但是现在改成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不提列宁主义了。我们发现列宁主义有一些谬误,但不能公开的说,只能慢慢淡化。比如他的帝国主义论,他讲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的统治已经确立,国际托拉斯开始瓜分世界,资本输出具有突出的意义,帝国主义已经成了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作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无产阶级已经发展壮大,这时候,无产阶级通过武装暴动,就可以夺取国家政权。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随着资本市场的完善,一般老百姓都可以通过购买股票、债券、基金的方式参与国家的经济活动,很多大型公司成了公众公司,通过社会募集方式筹措股本金,公司与公司之间又可互相参股,这个时候的产业工人的手头大都持有股票、债券,他们只会希望国家稳定,经济繁荣,不可能站出来推翻这个国家,给自己掘墓,除非他是疯子。
他们又聊到了共产党的名字,老丈人说,其实,共产党这个名字早该改了,共产党已经是执政党了,你共谁的产?共你自己的产?还有,这个名字总是让人联想到共产党的暴力、血腥,特别是那些在国内做生意发了财的人,他们会想,你们是不是到时候要共我们的产?他们没有安全感,有了钱赶快移民。还有党章也要修改,近几年吸收了不少有产阶级入党,共产党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无产阶级政党了,你还在那里讲,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政党,明显就是自欺欺人。
华金陔连连点头。
他们又聊到了税收,华金陔抱怨公司的税种太多,税负太重。
老丈人说,是啊,国家的税收结构早该改了,到现在还是以流转税为主,这对老百姓是极不公平的,国外的税收基本上以所得税为主,有所得才交税,没所得,就不交。反观我们,只要商品流转了或提供了服务,不管你有无利得,都得交税,都得由商家代收代交,这就苦了老百姓,他们实际上还没出生就开始交税了,死了还要交税。
华金陔觉得老丈人的话新鲜,请教是怎么回事。
老丈人说,看来你的硕士学位水分不小啊。小孩出生前进行胎教,要买几盘磁带吧?磁带的价格是含税价,里面有商家代收代缴的增值税,这个增值税是转价税,是由购买者承担的,磁带是用在小孩身上的,是不是小孩还没出生就开始交税了?人死了,总得要买一个骨灰盒吧,这个骨灰盒也是含税价,是不是人死了还得交税? 
他们又聊起了房价,抱怨房价太高:工薪阶层两口子一辈子不吃不喝,也买不起武汉二环内的一套房;又聊到了汽油,抱怨汽油又涨价了,是国际油价的一点六、七倍;又聊到电信费,骂电信公司无良,打一个电话还要双向收费,到了外地还要收漫游费,还分什么长途、短途、市内、市郊,国外没有哪个国家是这样搞的。
老丈人说,你要有思想准备,不光房价、汽油费,还有水费、电费、天然气、煤气等,只要是国家垄断了的东西,价格只会越来越高。
华金陔说为什么会这样呢? 
老丈人说,国家为了平衡财政收支,利用价格杠杆,通过提高垄断产品的收费,把老百姓口袋里的钱回收一部分到国库,拿来平衡财政收支,完成国民收入再分配。
华金陔知道,老丈人在调到县计经委之前,是在县财政局工作,熟悉财政预决算,他讲的应该没错。他还有一些疑问,于是问道:我们国家的税种那么多,税负那么重,在税之外,还有许多财政性收费,这些还不能保证财政收支平衡?
老丈人反问华金陔,你说呢?
华金陔说,中央财政应该没有问题,地方财政就不好说了,分税以后,税收的大头是国税,地方财政大都捉襟见肘,但国家有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可以解决地方财政收支不平衡的问题。
老丈人说,财政转移支付只是国家区域性补偿政策,是不能完全解决地方财政入不敷出问题的。
华金陔思考了一下,对老丈人说,他明白房价为什么越来越高了,地方政府没钱,只好卖地,搞土地财政,通过房地产这个产品,把老百姓口袋里的钱收上来,用来弥补地方财政预算的不足。
老丈人说对头,这个土地财政实质上是饮鸩止渴。
华金陔说,国外的房价低,这个好理解,他们没搞土地财政。汽油费、电信费低,也好理解,他们没搞垄断,价格由市场决定。但他们在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福利普遍都好,哪来这么多钱?
老丈人说,他们是服务性小政府,大社会,三级行政体系,财政供养人员少,企业和公民的负担轻,税收除了用于国家机器的运转,有相当一部分用于国民的福祉,当然,这些国家在医疗、养老方面也搞社会统筹,但交费不多。我们国家不一样,有一个庞大的管理性大政府,五级行政体系,人均财政供养人员是其他国家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维护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需要很多钱,钱从哪里来?仅靠国家税收是不够的,还要靠提高垄断行业的收费剪老百姓的羊毛,靠税收之外的财政性收费,靠国家控股企业的红利,靠五花八门的预算外收费,还不够,就超发货币,其结果是加速通胀,哪里还有钱补贴医疗、养老?只能全额通过社会统筹,当然,财政供养人员除外,他们的医疗、养老由财政解决,不需要个人掏钱,这又加大了财政负担。
华金陔说,我们国家为什么不搞三级行政体制,搞小政府大社会?这样会减少很大一笔行政开支。
老丈人说,中国历史上的历朝历代,包括国民政府,基本都是三级行政体制,县以下的乡镇和村庄实行乡绅、宗族长老和行会首领主导下的自治,国外大多数国家也是这么做的,这样不仅可以节约行政成本,而且可以管的更好。共产党就是钻了这个三级行政体制的空子,在国民党统治薄弱的乡镇、村庄发动所谓的土地革命,罗织一个罪名,杀掉乡绅、宗族长老和行会首领,建立共产党自己的政权,国民政府就成了一个空架子,失去了执政的基础,这就是共产党自己所说的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如搞三级行政体制,乡镇和村庄就得自治,如果有人如法炮制,共产党岂不玩完?共产党是不自信啊,它根本不相信它的人民。
华金陔说,如果是这样,国家的行政成本会越来越高。特别是现在,突发事件越来越多,维稳经费逐年攀升,不仅增加了社会成本,也会直接、间接的增加企业制造成本,这样会使一些企业失去竞争优势,丢掉市场份额,弄不好还会使很多企业破产倒闭,或将企业外迁到海外。
老丈人说,这些都是迟早要发生的事,破产倒闭潮、工厂外迁潮迟早要来的,一旦出现破产倒闭潮和工厂外迁潮,失业的人会越来越多,没钱支付房贷、车贷的人也越来越多,银行会跟着倒闭,一旦国家财政枯竭,国家机器就会瘫痪,就会出现大规模动乱。
华金陔说,有没有办法解决或制止这种情况发生?
老丈人沉默良久,说,要解决中国的问题,只有让人民真正当家作主,建立一个小政府,大社会。而大社会,即公民社会只有在宪政的政治环境下,才能发育成长。而搞宪政,共产党就会亡党,以共产党的政治道德和政治伦理,它是不会愿意这么干的,为了它的政权稳固,他们会继续集权,可能会重新回到以公有制为主体的计划经济模式,由国家控制资源配置,或者走国家资本主义这条路。如果是这样,新一轮的公私合营将是迟早的事。
华金陔请教老丈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老丈人说,你看看那些当官的,看看那些有钱人,就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关键字: 勿鸣 抓周(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1047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