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 】  时间: 9/29/2020              

江棋生: 略议弗里德曼之“担心”

作者: 江棋生

美籍犹太裔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 1912-2006)于1976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是二十世纪最具全球影响力的经济学人之一。
 
                      
 
 
 
弗里德曼曾在他的一本书中写道,不用担心中国偷窃美国技术,因为美国可以很快发明新的技术。最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偷窃了美国独立宣言、宪法精神等代表美国价值的东西。当中国开始拷贝这些东西的时候,才是中国强大的开始,那才会对美国构成实质威胁。
 
我看到,不少人把弗里德曼这段话,视为真知灼见,赞叹有加。而我,则对之有不同看法。
 
我相信,人们一般都不会误解弗里德曼,以为他这么说,是他对偷窃行为不反感,他主张面对窃贼不设防、抓到了小偷不惩处。很明显,弗里德曼所强调的,是美国对这类偷窃行为大可“不用担心”。“不用担心”的依据是什么呢?是一个众人皆知的事实:美国拥有强大的原创驱动力,而中国却是一个匮乏原创能力的国家。美国除了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得主和经济学奖得主外,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美国都手握若干关键的掐脖子技术。基于这一事实,弗里德曼认为中国构不成美国真正的对手,中国想“弯道超车”肯定没戏,充其量只能跟在美国的屁股后面爬行。
 
弗里德曼之“不用担心”,理由显然成立。但我觉得,说成是“真知灼见”,过誉了。
 
至于弗里德曼“最应该担心的是”那句话,我给出的,就只能是差评了。
 
常常洞若观火的弗里德曼,在颐养天年之际,是真没必要瞎担心啊。他说完那句话之后,都快20年过去了,共产中国偷窃了美国独立宣言、宪法精神等代表美国价值的东西没有?没有。行动上没有,动机有了吗?共产中国开始有想偷窃那些东西了吗?也没有。不仅没有,有人还干脆扔掉了“韬光养晦”之饰品,一再代表14亿中国人民旗帜鲜明地坚决拒绝那些东西。
 
而且,正是在坚拒的大前提下,共产中国战狼般“厉害”起来了;如今,把16字校训中的后8个字“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剔除的清华大学,也自我宣称为“世界一流大学”了。这么一来,不就更没有偷窃美国价值的念想了?
 
事实表明,弗里德曼的杞人之忧,应属多余;至少,他老人家无需那么焦虑,说什么“最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偷窃了美国独立宣言、宪法精神”。否则,他说不定还能宽心地多活6年、长命百岁呢。
 
紧接着,弗里德曼担心中国强大起来后,“会对美国构成实质威胁”。我对他的这一“担心”,就更不以为然了。诚如弗里德曼所言,中国如果不偷窃美国独立宣言、宪法精神,那么,就算中国科学院信誓旦旦立下军令状,就算砸多少万亿下去大炼中国弘芯,也不“会对美国构成实质威胁”。但是,我不能认同,中国偷窃了美国独立宣言、宪法精神,真正强大起来了,就“会对美国构成实质威胁”。
 
我的看法是,那时的中国,将会成为美国的真正对手,甚至是公认而不是自封的、货真价实的一流对手。但是,既然服膺相同的普世价值观,中美这两位对手,就不会是有你无我的敌人,而会是朋友,甚至是盟友;中美不仅互不构成对方的实质威胁,反而会使双方都更加精进。
 
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我的一位好友曾跟我提到过的北丐和东邪的故事。金庸先生笔下的北丐洪七公与东邪黄药师,都是绝世高手,都想争当天下武功第一。但是,因为二人人品都过关,所以在竞技中根本不会去加害对方,反倒是彼此都更为潜心练功,待华山之巅二次论剑时再去公平地一决高下。而当曾以蛤蟆功闻名于世的西毒欧阳锋——此人为夺得“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不择手段逆练九阴真经并走火入魔——也来到华山绝顶的时候, 二人则联手襄助后浪郭靖与黄蓉,共同阻遏了倒行逆施的老毒物。
 
如果把话说得较有学术味一点,那时的中美关系会是怎样的呢?我认为,那时的中美两国,不会宿命般地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要回应这种实质威胁,于是你死我活的战争就变得不可避免。
 
平心而论,对智者弗里德曼之“担心”,我无意苛责,只是略加评议耳。世事,毕竟难以逆料。没准,有谁疯爱上了牛顿第二定律。又没准,在新晋牛顿铁粉一连串亮丽的加速动作完成后,弗里德曼多年前的担心之事却快快靴子落地了呢?
 
2020年9月27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9月28日播出) 
 
关键字: 江棋生: 略议 弗里德曼 之 “担心”
文章点击数: 103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