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9/30/2020              

张展:中国堕入第三世界,中产恐成贫民

作者: 张展

 
 
 
一说制度需要推倒重来才能解决经济危机,大部分人都还认为自己总还过得去。所以不愿意去管。但我想说,他们太低估公有制的“优越性”了。中国即将进入第三世界,中产阶层将来也只是贫民而已。
 
第三世界相比第二世界的不同是制造业的极不发达。只剩下最基本的、原始的手工艺制造维持粗糙的、简单的生活。
 
看看官方最近几年宣传的导向:下乡、炸油条、种红薯、养猪。制造业基本萎靡不振。许多靠沉积资金、银行信用才能勉强维持。大量的制造业在地产黑洞中被挤走。
 
没有基础工业支撑的社会,就只有投向非洲这些地方来看社会形态了,大量贫民、饥荒、疾病、纷乱、甚至战争将成常态。
 
瞅一瞅社会主义朝鲜,看看国有化后的委内瑞拉,对比一下独裁和经济控制的伊朗。不难发现中国的好朋友的“家庭情况”:贫穷一直是大规模的、伴随大部分人的普遍情况。
 
伊朗:把巴列维王朝时期的一个准发达国家生生变成难民聚集地。把一个富饶之地变成贫穷之地,把大量中产阶级变成贫民。
 
朝鲜:以一个巴掌大地方治理成黑暗世界,现在每年都有数千万人遭受饥饿的威胁,除了三月半大腹便便,就连身后的高官都面带菜色。
 
俄罗斯:俄罗斯现在的GDP不如一个广东省,昔日的苏联大国早已经成为历史。大部分人很难找到生活的希望。
 
在微观领域,对国内的信息管制来说,大部分人都以为自己的情况是个别的情况,他们思考的问题是个体问题。但不是,绝大部分人都面临严重的经济挑战带来的家庭矛盾。他们不明白这是公共政策带来的普遍问题,大家有普遍的感受。在这种互害的生存模式的社会中,人们也严重缺乏信任和同情。
 
所以许多人宁可活在当下,不惜牺牲后代的利益。或者说是生活在当下的侥幸里,不面对现实。
 
但这不代表他们也在“努力”,只是用错误的方式来做一些毫无意义的无用功,积攒快速贬值的“人民币财富”。
 
我身边的中年人都为子女的将来忧心忡忡。两个做生意的人,一个为了家里的子女上学,每周都回家陪读两天。他说老大读书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操心。另一个人,为了子女读书,给老师送礼好让子女得到关照。
 
他们担心子女将来的生存。因为就他们的生意来说,他们眼看着越来越难维系。他们除了顾得住自己的生存,压根无法荫蔽子女。
 
这是事实,大部分企业、制造业都奄奄一息,子女以后生存靠什么?除非骗局都可以一直存在。不会,骗局都是一个个消失,就像泡沫一样。除非又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新骗局。会这样吗?骗局只会越来越低劣,那么除了迎来崩溃,还能有什么?
 
委内瑞拉的社会里面到崩溃的时候,人们最爱去的地方是垃圾堆,捡拾旧物。原来扔掉的东西被免费再次使用。这是社会倒退的结果。
 
有一个90后,天天打游戏,他认为反正他老家(一个四级县城)已经有房子了,家里帮忙买的。我说你把你房子挂一挂,看能不能卖出去。呵呵,地产泡沫降下来,你的房子会发生贬值。美国次贷危机发生时,底特律市的一幢房子严重贬值到只值一双皮鞋的价格。所有的地产泡沫退去,都会有大范围的降价甩卖,只是中国土地垄断给大家一种“稀缺”的假象。实际上,中国房子少吗?到处都有无人居住的楼群。稀缺,只是交易双方地位不对等产生的一种心理上的假象。
 
还有一个两孩妈妈。她说她就只听官方新闻。我给她说大部分人生活负担:房子、养老、教育,座座都是很重的大山的时候,她说自己很轻松啊,老公赚钱,有房有车,她来带娃。不过在我说工作的时候,她主动提到假账的事,谁能说假的不是真的?她们的假账可以做的和真的一模一样,还能上市。
 
 
我想,如果她在上市公司,产生她一个富翁,一场财务诈骗下来,要制造多少贫困户呢?靠欺骗赚钱,自己一个人赚大钱要多少股民、投资者受损?
 
为了生存,这种几乎全民偷骗的社会,谁能积累出财富来?我能想到最大的可能性是最后全变成一群穷光蛋。因为没人干活。
 
另一方面,我身边的人选择离开中国跑路地越来越多。甚至不惜选择一些原来“看不上眼”的地方:菲律宾、缅甸、墨西哥。去的人大多都因为移民费用低,还有一个重要的基本保证:可以过上正常生活,有最基本的生存安全保障。
 
他们离开这里——中国,一个号称自己是GDP第二的国家。因为这里生存感觉不到安全,没有稳定的未来。他们宁可选择这些在发展中国家排名靠后的国家,也不愿意继续在此地生活。
 
没有用脚投票更能说明问题。尽管中国曾经创造了经济发展的奇迹,但是大部分人不愿意正视这种发展的背后原因——全球环境等等因素,这个和政府大面积的传播谎言有极大关系。
 
这种畸形的“发展”也还没有让国人思考政治的意义。也许要重新回到起点,才能倒逼、激发人们退回学习、突破,问公共问题怎么解决。
 
 
关键字: 张展 中国堕入第三世界 中产恐成贫民
文章点击数: 834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