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1/2020              

张展:强压,转变

作者: 张展

 
 
在一种若干人给予强大的压力和心理干预之后,人的目的、偏好、选择、感情会不知不觉地发生改变。
 
我也会受到影响。我想记录这种影响,也许对于善良的人们有所提防,也许对于毫无准备的人来说永远也不会有需要的时候。
 
起因是今天写一篇文字,我发现思路会有点停滞,因为莫名的恐惧,我心里知道那个Panda face的话在影响着我。但理智告诉自己,要写下去。到了下午在路上的时候,突然就有点厌恶起文字、文章这种东西了。
 
让我来解释的话:寻求安全属于潜意识层面的需求,它会影响意识和感情,进而扭转思维。安全感让我逃离这种危险,以至于对好的东西也因为产生了排斥。
 
但负面的排斥提醒我,这种感觉不正确。讨厌文字很容易放弃文字,之后进而就会继续讨厌起别人,就会恨恶世界。这个结论和认识在那一瞬间,一闪而过地被我的存在观拒绝,一个人无论如何要选择良善。
 
这是毛的价值观——除了自我以外,整个世界都是敌对的。他依旧在统治着主流。那个Panda face就是这样,我判断他自己是一个被转化者。他在尝试转化我,通过层层地、一步步地施压。让我对自己的行动因为恐惧而产生厌恶和排斥,从而实现同化。
 
我猜想,他们可能是一个体系。可能不是,但他还没有完全被同化。我理解这种同化要放弃太多原则,婚姻架构、生命,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到某种极致。今天也不需要。但这套体系依然存在,属于一个极为复杂的隐秘的系统,我没有机会完全了解的一个层面。
 
这种心理转变只需要一秒,不知不觉地一秒。我抓住了那一瞬间,意识到:我不可以被他们改变。
 
这意味着我今后要在一个极不安全的世界里继续。而且,也许这种不被改变要付出一个极大的代价。但我认为在这种心理体验的扭转点上,可能有大批人在这边,有大批人在那边,应该努力地抢救灵魂。
 
也许他们是无意识的,也许他们是有意识的。我记得有数次在描绘一种不同的情境的时候,那个Panda face都嗤之以鼻,也许他拒绝一个诚实和善意的世界。也许是我敏感了,但这是某种征兆。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安全感的临界点,我今天似乎体验到了一个临界点,只是我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转变”,去复制变成一个我鄙视的灵魂。既然这种同化工作以后还会有,不如正面面对吧。 
 
 
 
关键字: 张展 强压 转变
文章点击数: 80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