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3/2020              

孟泳新:斯大林隐蔽战略在东方亚洲的实施成功(三)

作者: 孟泳新

 
  
孟泳新《从斯大林隐蔽战略到毛泽东隐蔽战略》第二部分

斯大林隐蔽战略在东方亚洲的实施成功

斯大林隐蔽战略在东方亚洲的实施成功(三)
 
第三章 斯大林在日本投降后对中国施加的二面手法
 
第一节 面上斯大林压毛泽东赴重庆,参加蒋介石设下的“鸿门宴”
 
    我在《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写道,“1944年6 月10日,斯大林会见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时,斯大林说:“中国共产党人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他们不过是些‘人造奶油’共产党人而已。”抗战胜利后,斯大林建议毛泽东去重庆谈判,中国不能再打内战,要再打内战,就可能把民族引向灭亡的危险地步。
    毛泽东不怕蒋介石的凶险狡诈,在蒋介石磨刀霍霍要发动内战之际,为了争取和平建国,敢于赴重庆谈判,参加蒋介石设下的“鸿门宴”。由于毛泽东的突然抵达,老蒋措手不及,共产党方面摆开一整套和谈方案,并利用一切机会最大限度向全国人民,甚至全世界传递信息:中国共产党要和平,不想打内战。老蒋乱套了,谈,没有准备,即使有准备,共产党提出的方案也是老蒋无法接受的。事实上,国民党对于谈判没有和平诚意,国民政府谈判代表王世杰、张群、张治中、邵力子没有认真准备,一切提案都由中共方面提出。不谈,以前做出的争取民心的姿态全白费还倒退了不少。毛泽东在重庆呆了43天。在此期间,他以一种中国共产党人魅力超凡的领袖风范,雄才大略的政治家气质,豪迈奔放的诗人情怀,征服了朝野政要,倾倒了山城人民。最后只有看着毛泽东潇洒而来,潇洒而去,得了民心,争取的各种政治势力的支持。
   (制造出舆论,)“美国支持蒋介石打内战”
   (制造出舆论,)“中国共产党依靠小米加步枪,在没有任何外来援助的情况下,打败了美式装备的800万国民党军队”, “蒋介石是共产党的运输大队长,中共手中的美式武器都是缴获国民党军队的。” ”
 
第二节  暗中又送枪炮又加挑唆,由中共发动了国共内战
 
     我在《“以人为本”还是“以人的尊严为本”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下〕之五(博讯2013年10月20日)讲解道,
    “ 旨在抢夺东北的1945年9月14日刘少奇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先期进入沈阳的冀热辽军区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自9月6日成立了沈阳卫戍司令部后担任沈阳卫戍司令。按照8月14日签署的中苏条约,“在(苏联)红军退出满洲之前,蒋军及八路军均不得进入满洲”,苏军表面上要求八路军已经到达沈阳、 承德、长春、大连的部队退出这些地区,等苏军撤退后,由中国自行解决国共两党的军队如何占领东北的问题,私下里斯大林则派特使米高扬专程到沈阳,告诉曾克林,“苏军愿意在桌子底下给予中共帮助”。〔-引自于人民网文章,《刘少奇三次代理中共中央主席职务始末》〕〔笔者评点:这表明了,①假若没有斯大林的世界及东方战略和谋略以及斯大林的具体指导和实施,就不可能有毛泽东在解放战争中的军事谋略上的成功。②旨在抢夺东北的1945年9月14日刘少奇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这是一次对中国内战命运极为重要的会议,是两个阴谋家〔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密商会。〕1945年9月14日曾克林与苏军驻东北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元帅遵照莫斯科的指示派贝鲁罗索夫中校(其他文电又译为卫斯别夫中 校)及翻译谢德明,乘飞机从沈阳经多伦到达延安。这架小型军用飞机于当日上午11时许,降落在延安东关机场。在机场,受到杨尚昆、伍修权的迎接。
    贝鲁罗索夫中校一下飞机,就去拜会朱德总司令,向朱总司令正式转达马林诺夫斯基元帅 的意见:在苏联红军退出东北之前,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军均不得进入东北;已到沈阳、大连、长春等地的八路军,必须请朱总司令下令这些部队退出苏军占领地 区;苏联红军不久将撤退,届时中国军队如何进入东北应由中国自行解决,苏方不干涉中国内政。经过谈判交涉,苏军同意进入东北的八路军部队先以“东北人民自治军”名义开展活动,苏军将不再加以限制。这显然是苏联政府的意见,不可等闲视之,朱德立即将情况告诉刘少奇。
    1945年9月14日,延安王家坪。由刘少奇紧急召集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于下午1点准时召开,出席会议的有朱德、陈云、彭真、彭德怀、高岗、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人。 刘少奇看与会人员都到齐了,便让工作人员将在隔壁窑洞休息的曾克林领进会议室。刘少奇拉着曾克林的手,向大家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第一批出关的先锋官曾克林同志,现在请曾克林同志谈谈他们出关的情况和目前东北的现状。”
    曾克林说:“我们翼热辽军区第16分区接到向辽宁、吉林进发的命令后,于8月16日出发,由我和分区副政委唐凯率领,共4000人……,”“部队发展情况怎么样?”朱德迫不及待地问道。 “非常迅速!”曾克林说,“目前,部队已扩 大到3万多人。” “3万多人!”任弼时惊笑道,“不到一个月,就扩充了八九倍!” “武器装备和后勤供应情况如何?”朱德又询问道。 “我们接管了大量仓库,军火、粮食、被褥,什么都有,我们都换装了……”曾克林兴奋地说。〔笔者评点:如同一群盗墓山寨王们在听取他们的先锋小喽囉新发现了一群汉代墓,并预挖了一个墓葬的偏室,收获就如此丰盛以后,惊讶赞叹不己,兴奋不止。岂不知,汉代墓葬乃属国家所有,盗墓是非法之行为。此乃是始于对当代的群伙犯罪心理学的分析结论吧!〕
  刘少奇打着有力的手势对曾克林说:“这是千载一时之机。我们的部队先进去了,就站住了脚,就可以控制东北,我们掌握了东北,就可以加速中国革命的进程。”
   会议从14日下午1点,一直开到15日凌晨。中央政治局会议根据曾克林汇报的情况,在摸清苏联红军具体态度的基础上,详细研究了对东北工作的方针和具体部署。会议认为,东北的日、伪军已被全部摧毁,国民党的势力尚未进入东北,这是中国共产党争取东北的“千载一时之机”;应迅速调整力量和部署,全力争取控制东北。会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以彭真、陈云、程子华、 伍修权、林枫为委员,彭真任书记。彭真、陈云、伍修权等随后搭乘苏联红军的飞机,前往东北赴任(程子华、林枫已到东北)。
    会议结束已到次日凌晨,刘少奇回到窑洞,顾不上休息,又字斟句酌,一连起草了三份电报,连夜发出。第一份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全党的指示,提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全国战略方针。〔笔者评点:什么向北发展,向南防御,这方略的提出乃是中共主动挑起了战争的明证。挑起了战争,难道就不考虑承担历史责任吗?〕第二、第三份电报是给毛泽东、周恩来的。一是向他们汇报几个战略区领导人的调配情况,二是提议长江以南部队迅速全部北撤并以此作为向国民党谈判的一个让步条件。9月15日,果真周恩来在重庆谈判上提出把长江以南部队迅速全部北撤的方案。〔笔者评点:演得不错,终于将重庆谈判演成了蒙骗公衆的忽悠、自摆乌龙。〕
  9月15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会见了贝鲁罗索夫中校,将写给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信件请他带回。该信是以中国国民革命军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的名义写的。〔笔者评点:中国国民革命军的招牌就那么的香吗?至此了还有必要打用中国国民革命军的牌子吗?〕
   9月15日中共中央通知各部队,“在东北决不能采用八路军番号,也不能用共产党的名义公开和红军接洽并取得其帮助,而只能用东北地方正规部队和非正规部队以及非共产党的面目,才能与红军指挥机关作正式的接洽,并取得红军的各种帮助…”〔笔者评点:做人要光明正大,何必如此鬼鬼祟祟的呢!〕
   9月19日中共中央发出指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因此中共在华北大规模破坏主要的铁路交通线。此时中共陆续派遣十一万大军挺进东北,刘少奇还特意嘱咐,派往东北的干部不要带武器,一律穿便装,打扮成劳工模样,“你们要赶快去抢”。〔转引维基百科自于《党史博览》2006年第08期〕〔笔者评点:“抢”这一字用太“妙”了,真传神〕” 
 
 
关键字: 孟泳新 《从斯大林隐蔽战略到毛泽东隐蔽战略》
文章点击数: 807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