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3/2020              

张展:这是一群呼求立王的百姓

作者: 张展

 
 
 
圣经旧约中,以色列人不想听上帝的带领,他们呼求要有自己的王,甚至同意这王的奴役,上帝虽然知道他们要受苦,也应允了他们。
 
但现实是:要求立王的百姓实在是无法拥有成功的民主。因为民主是自治的、是指挥王的。民主的成功不是建立一套选举机制就可以。前提是有一部分人可以成为社会脊梁的精英群体,形成被广泛认可的主流价值观。是人带动机制,不是机制带动人。虽然事实证明是极少数人带动机制——这是历史的常态。
 
我觉得大部分人信奉的还是万事不如钱要紧——他们似乎完全忘记了建国后贫穷的原因。这还是这套机制为了维持自己的存在给灌输的一套,而不是思想。
 
当然,这个曾经的经济自豪感即将逝去,生存的逼仄会使得支持这套机制存在的理由必然成为瓦解它的理由,而且使得独裁的终结成为唯一的结果。
 
纵观历史长河的一次次先例:集体活活饿死或者群体性的吃土、乃至于人吃人。我就要提醒不要低估中国人集体的昏昧、荒谬、残忍甚至失去人性。
 
认为跟随大众是安全的,基本都要后悔。只能说跟随大众是省心的、方便的、轻松的。跟随别人唯一的理由就是懒惰,但就免于承担错误的后果吗?
 
历史上这种盲目的恶果很严重——包括集体越来越丧失人性。
 
许多人在大众之中都是内心极度自卑的,害怕与众人不同。但据我观察,大部分祸害都是集体酿造的,而个体的出离和怪异基本顶多就是博眼球而已,谈不上酿造什么祸端。所以不要自卑呀!
 
如果翻看斑斑点点的中国历史的话,人们参与政治的唯一方式就是科举做官。而不像现在,就是发条朋友圈也是在参与,就是在与他人的微博互动也是在参与政治活动。这不完全是一个皇帝社会——没有人敢于公开承认皇帝的合法性,而是类现代社会。
 
悲哀的是,因为经济的极度崩溃,我怀疑人们可能已经失去了民主的能力。因为民主的时间是长的、程序复杂的、花费成本的。目前经济能力似乎不具备。不过我想也许以后可以朝别国举借外债——子孙后代若干年注定是要还债受苦的了。
 
绝大部分人依然是沉默者。都在公有制制造的自己“拥有很多”的幻象中没有醒来。觉得还有鱼可以捕,田里还有稻粱,觉得大部分人都还有许多钱可以花。但事实呢?当经济坏到没有钱赚的时候,哪里还有多少钱可以花?而谁知道,经济的重启要多少筚路蓝缕的艰辛?中国人谁有多少心理准备呢?!
 
大部分人觉得不思考可以免于思考的麻烦,也都没有下定决心做是非善恶的选择者。这意味着不能免于灾难性的后果。令人恐惧的决裂,抗拒迎在面前的几乎整个社会。
 
民主的果效对于真理的认识是否更接近理性,比如真理的推进在于生命的同行,而不仅仅是时间。时间会什么都不是,连个参数都算不上。如果不在上帝的旨意之下,生命会一代代地彻底荼炭,直到人们发现上帝的存在为止,时间才有意义。
 
一切都会好的,但一切不会自动变好。许多人的政治观念还在歌颂大救星中,而不是拥有面对现实的生活里。而似乎没有意识到任何大救星的出现根本没有可能性。或许说制造大救星的心态就是在扭曲状态的。
 
而麻木不仁不管不顾,用某历史学家的话说,一头猪下台之后再来另一头更坏的猪。人们不切实际地期待可以有一个和自己完全一样的人做自己盼望的所有事——他们心中的王。就像在强大的奴化机器的灌输下,他们把自己强制变成了一个内心分裂表面浮躁的木头人一样。对于中国人的历史,因为根本不存在民主,自然关于民主只是一次次地被欺骗的假话蒙蔽,而只是浑浑噩噩地迎来下一位皇帝。
 
人们没有对人性的认识,对他人的认识还完全从自我的感受出发。而语言,极少能交流到所想的层面,因为许多中国人认为巧妙地隐藏自己的想法是一种智慧。语言,对于中国人来说是用来寻求幻想的“机巧”的存在。这里面或许是自卑,或许是自傲,或许是意图不明不白的蒙昧。
 
在当前的情形下:人们传播一个又一个假想的无私者,或者他国的美好民主愿景,以及充斥暴力的斩首行动。人们欢呼和平的牺牲,欢呼暴力战争的正义。但这一切都是以围观的欢呼者姿态,极少有人真正在和他人共情,愿意亲自共同承担他们的责任。我认为面对现实的痛哭也比这种集体在黑夜里的狂欢好。
 
这种想法是比较幼稚的:“要么你给我一个完美的明天,要么你让我默默的混吃等死,但我不要承受痛楚。”但孤独的人们啊,是否寻求一起承担痛楚者,而不是孤独的一人呢?
 
如上,这不是民主的、积极的,而是寻找首领式的、消极的。然而,民主不是我们自己是自己的首领吗?当前,他们寻求的是王,只有王才能给他们带来免于一分钱的成本的公正。而这个骗局,愿意自己打破地很少,他们宁可自己睡着。
 
国际上愿意与如此庞大的集团对抗的,似乎还没有,也许以后有。虽然各国也不再待见他们。对于别国,大部分都是中立的,这意味着除非他们的国内矛盾上升到一个水平,他们才会选择对外寻找输出,但现在他们输出大规模武力的可能性也很少。经济掠夺者倒是有,虽然是别人制止你继续掠夺而已。
 
国内的大部分人既不愿向上帝下拜,又在盼望他人先死。这是某警察说的,即便中国出现大饥荒,也是边远的山区先出现饿殍。杀人的不是亲自动刀,而是希望他人死的就是杀人了。
 
我认为上帝一直在开路,但百姓一直在寻找退缩的理由。现在事实就是这样,人们无力的在逼仄的环境里面兜兜转转。围观、坐观……似乎天可以自动亮,没有,天不会自动亮,也不是鸡鸣叫醒了白天,而是上帝的力量。 
 
 
关键字: 张展 这是一群呼求立王的百姓
文章点击数: 916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