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4/2020              

桑杰嘉:《被隐藏的西藏》一部中国非法占领西藏的轨迹图

作者: 桑杰嘉

 
 
 
《被隐藏的西藏》十年之后中文版终于问世了,也是台湾的雪域出版社2019年出版了刘汉城先生的巨著《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之后又一部有关西藏历史的专著。而且,作者对2010年的《被隐藏的西藏》进行了增订,因此,内容更加丰富和完整,不仅仅描绘出了西藏被中国非法侵略、占领的历史轨迹,而且,中国对西藏的文化、种族灭绝进行式---“中国化”政策进行了揭露和批评。最后作者也警告中国谎言和非法占领不会是永恒的:“世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一切都在改变中。”
 
 
《被隐藏的西藏》中也引用了之前在藏学界比较罕见的文献资料,如加拿大政府解密文件,其中1950年代加拿大政府对西藏国家独立主权的认可、中国的非法入侵西藏的批评,以及中国入侵对西藏文明的毁灭表示担忧。当然,还有苏联的官方资料等。
 
 
《被隐藏的西藏》中文版译名为《被隐藏的西藏: 独立古老王国与被佔领的历史轨迹》是由1959年出生于莫斯科,现任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科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专门研究领域为20世纪的蒙古史和西藏史的专家库日茗 (S. Kuzmin)所著。作者介绍中指出作者拥有生物学博士和历史学硕士学历,超过400个科学刊物曾登载他的学术著作,其中包括几本专著。中文翻译者为出生于台湾的赖育宁小姐,毕业于日本庆应大学。《被隐藏的西藏: 独立古老王国与被佔领的历史轨迹》2020年7月在台湾雪域出版社出版发行。
 
 
《被隐藏的西藏: 独立古老王国与被佔领的历史轨迹》共有十三章,包括地理藏人及其渊源、古代西藏与中世纪、大清帝国时期、独立的国家、宗教与文化、国家社会与经济、“和平解放”及其后果、从人民起义到文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到毛时代的终结、重建与现代化、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西藏2010-2020年等,共728页。
 
 
由于作者库日茗的文化历史背景、研究专业的优势、分析研究的精辟,以及资料来源的多样性使《被隐藏的西藏: 独立古老王国与被佔领的历史轨迹》结论更是犀利和精准,特别是作者对中国共产党认知的彻透无与伦比,因此,对中国占领西藏以及对西藏历史的篡改、隐蔽和谎言的揭露更是淋漓尽致。对此,雪域出版社的网页称:“本书戳破中国坚称继承蒙古和满清「遗产」的谎言/由苏俄学者揭露了被中共官方刻意隐蔽的西藏历史/新中国编造了一整个虚假的中国王朝历史”,本书明确的结论是:“西藏就是一个被佔领的国家”,而且,今天西藏国家虽然被中国非法占领,但这不等于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或者西藏国家彻底灭亡。
 
 
 
库日茗先生依他的研究课题西藏和蒙古的优势,汇集西藏各方历史资料在《第一章地理藏人及其渊源》和《第二章古代西藏与中世纪》中以引用大量的西藏历史资料,其中以西藏苯(汉译苯教)历史文献资料进行补充,完整的阐述西藏地理、渊源,呈现了西藏古代历史的完整轮廓。
 
 
在《第三章大清帝国时期》一章中作者首先介绍了西藏与满洲产生联系的过程,以及满洲后来占领中国之后与西藏的关系等。之后介绍了第五十达赖喇嘛访问中国的历史。其中写道:“值得一提的是,也是大清儒家史官刻意不记载的史实,就是当时北京的满蒙王公络绎不竭地前往黄寺拜谒达赖喇嘛尊者。”“达赖喇嘛表示要返回西藏。不过,却得到清廷的婉拒。清廷期望达赖喇嘛能参与蒙古王公大会,利用他的权威压制蒙古诸部落王国的野心。---1653年春天达赖喇嘛还是离开了北京,无法参加蒙满王公大会。”
 
 
库日茗先生对中国扭曲第五世达赖喇嘛和满清皇帝的会晤,特别是中国对所谓的“金册”和“金印” 歪曲解释,如大肆宣传满清皇帝“册封”了达赖喇嘛,所以西藏归属满清,进一步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篡改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象征等等谎言进行了揭露,并用历史史实进行了反驳。对此他指出:“后来,因为这个封号,竟也被扭曲解释成,蒙藏二族归附于清政府的证据。金册的汉文内容,完全是中原儒学史家,依据历代相传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意识形态下撰写而成,一字也不提达赖喇嘛和顺治帝之间的关系。”当然,也就掩盖了当时第五世达赖喇嘛 “册封”(按中国的说法)顺治帝“一统天下文殊菩萨圣王”的事。
 
 
书中进一步指出:“清朝继承中原的史观文化,认为跟中原地区来往的外国(外番)都是自动来归降于他的(臣子们故意这么报告,讨皇帝喜欢)。故意忽视事实,自行地在金册中刻印。而不甚懂中原文化及文字含义,天性大而化之的游牧民族君王,认为这只是彼此建交,互相展示友好的外交礼仪。”
 
 
书中也揭穿了中国篡改历史称理藩院是“主管西藏地方事务”的谎言。库日茗先生指出:“清朝的理藩院专门处理对外事务,西藏也在其内。理藩院专门处理“外部关系”,正如其字意一样,理是处理之意,而藩是外藩,外国的意思。---康熙也曾说“理藩院专管外藩事务,责任重大”。”
 
有关中国所谓对清朝 “朝贡”和驻藏大臣的问题也进行了简要明了的阐述。库日茗先生指出:“清代的史官,也沿袭中国史官传统,认为外国派使者来建交,都是来朝献贡,并祈求成为旗下属臣。双方互赠礼物时,一定写成是外臣来贡,回赠礼物时,一定记录为下赐金册,并赐官号获封号。因此,达赖喇嘛和驻藏大臣的关系,被描述成与达赖喇嘛地位平等,共同监理西藏事务。”
 
 
另外,书中也用大量的篇幅对西藏和满清、蒙古、英国、尼泊尔、俄国等关系进行了清晰的梳理。引用大量的史实资料,以及深入的分析展现了西藏国家的独立地位。特别对西藏、英国、俄国、满清当时关系,以及有关西藏问题的立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分析。他指出:“对俄国和英国而言,西藏是他们争夺的主要对象。双方的外交官就这个问题不断地在伦敦和圣彼得堡谈判。”他也指出俄国当时对西藏政策的矛盾性:“俄国对西藏政策,也有两项矛盾处,一方面希望西藏不要被英国占领,一方面因为日益强盛的德国的威胁感,想藉由西藏问题和英国建立友好同盟---”。另外,揭露了满清非法的与英国签定涉及西藏的条约,以及西藏政府始终没有承认满清和英国签署的涉及西藏的条约之事实。也讲述了满清如何入侵西藏,以及想占领西藏,但由于当时实力不及,因此入侵西藏康区和安多地区的情况。最后,作者认为由于满清入侵西藏领土,以及满清所谓“黜革达赖喇嘛称号”使西藏和满清多年的“檀越关系”即曲永关系终止。
 
 
在第四章《独立的国家》中首先从满清王朝的颠覆之后清朝的各地驻军变成劫匪集团,在西藏康区等地枪杀掠夺的情况,其中屠夫赵尔丰等为例。作者也对中国人成立中华民国和所谓的“五族共和”的荒唐性进行了分析。提到了第十三达赖喇嘛从印度返回西藏之后驱逐满清官员、军队,以及宣布西藏回复独立的历史事实。同时就十三世达赖喇嘛和蒙古领袖第八世哲尊法王(又译杰尊丹巴)向中华民国清楚的表达了西藏和蒙古为独立的国家,而非中华民国的一部分。也否认了所谓的“五族共和”。西藏国家领袖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回复袁世凯明确指出:“西藏已是主权独立的国家,身为西藏的统治者,外国对他个人称谓的恢复或承认,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中”。“哲布尊法王表示:「当初蒙古各部族推举的共主是清国皇帝政权,但是,辛亥革命将彼此的纽带斩断,以至于,现今形成两个国家,即大蒙古国和中华民国,由此因缘,两个国家都没有资格向另一个国家,提出额外要求。事实上,你成为了汉族的总统,而我是蒙古族的大汗和法王,这就是最正确的回答,此外,我们也并无必要去煽动彼此民族间的仇恨。」这就是当时西藏和蒙古各自类似的国情发展。”
 
 
之后,作者也讲述了西藏政府驱逐满清官员之后,进一步收复之前被满清占领的西藏领土。西藏军队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驱逐满清残余势力以及收复西藏领土的情况。英国和俄罗斯对西藏问题的立场和利用西藏情况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特别对英国和西藏的关系进行了精辟分析,从而揭穿了中国大肆宣传的“英帝国主义阴谋西藏独立”之说的荒诞无聊。
 
 
作者也指出:“事实上,儘管西藏保持事实上的独立,但是,中原政权的中华民国国民党政府还是一昧对外宣称,西藏是他们的领土,不断对国际施压,并用各种手段试图吞噬西藏。”
 
 
但是,中国的外宣以及谎言无法改变的是西藏事实上的独立地位。
 
 
作者在《宗教与文化》中广泛的谈论西藏的宗教文化,其中包括苯教文化和佛教文化。从文化的角度证明了西藏与中国在文化上区别以及独立性。也对西藏佛教传入发展等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他指出西藏佛教:“事实上,是延续印度佛教的传统,如果说印度佛教和西藏佛教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印度佛教从印度逐渐消失,而西藏佛教将印度佛教在西藏重现,并壮大。”
 
 
在《国家、社会和经济》一章中,作者阐述了西藏国家的古代历史、社会和经济发展状况。其中对西藏国家的刑罚制度和满清的刑罚制度进行了对比,结论是:“直到二十世纪,西藏的刑罚并不比大清帝国和之后的中国政权残忍。在西藏,断手足的刑罚,只限于重大罪犯,例如,强盗和重大窃盗等,盲刑则只限于重大政治犯罪。”再一次揭穿了中国虚构的西藏最黑暗、罪残忍的“农奴社会”的谎言。而且,也揭露了中国创作“农奴”的荒诞性。“中共口中所谓的西藏「农奴」事实上,是「佃农」,而他们所说的「奴隶」,不过是家中的佣人。与欧洲和大清帝国相对比,事实上,西藏并没有严重的阶级矛盾”。
 
 
作者承认西藏在科技和物质方面的落后,但是,西藏在哲学文化等方面并不亚于西方和东方其他国家。他指出:“西藏佛法的哲学思想高度,可说是超越古今。”他也指出西藏的改革已经起步,虽然很缓慢。如果没有中国的入侵,西藏的改革一定会成功。“虽然,西藏的改革,在十三和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努力下,无法让西藏的神权政治马上改变,但是,也是慢慢移动脚步走向现代化成长,只不过,因为中共的入侵,让他们最终无法看到努力的成果。如果不是中共得到共产苏联的援助,数十年的改革下茁壮的西藏,应该是有能力单枪匹马击退中共的(百万大军)。”
 
 
在《「和平解放」及其后果》中首先介绍了中国国共之争和苏联共产党对中国共产党的巨大援助的情况。还简述了有关中国共产党入侵西藏时苏联进行的协助,如:“ 1950年1月22日在双方交涉结束时,史达林问毛泽东,是否还有其他要求。毛泽东又传达另一个请求,他说:「我想指出,您派到中国的航空团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共运送了将近一万人。请允许我,史达林同志,感谢您的援助,并请您把这个航空团继续留在中国,帮助准备进攻西藏的刘伯承部队运送军资」。史达林回答道:「你们准备进攻,这很好。必须把西藏拿到手-----”另外,“列多夫斯基(A.M.Ledovsky)回忆录中提到:「第一,这并不只是苏联军机的空军部队,而且操纵战机的也是苏联空军飞行员,但是,因为这个支援是非法的,所以,苏联的飞行员和机场工作人员,都身.中共的军服。第二,为了帮助中共解放军能够移动军队佔领西藏,苏联提供了苏联最大型------”
 
 
作者对中国入侵西藏时所谓的“解放西藏”的荒谬性指出:“中国共产党侵略西藏时,手举正义之旗,宣称他们是要来「解放」。向谁「解放」什么呢?就像打谜语。”
 
 
对中国的入侵和西藏政府坚决的抵抗进行了全面的研究。特别是揭穿了中国“十七条”的欺诈和荒唐性,如“和平协议的起草制定,在含糊、双关、暧昧翻译手法之下,让中文和藏文产生不同解读。首先,并没有标明藏中双方明确的边界地点。大部分的西藏人民所认知的西藏领土,并非只有1951年西藏政府事实统治的西藏领土,还包括之前被前中国政府中华民国以武力佔领,并非法纳入中国省份的西藏领土。”还指出:“这份十七条协议,可以说是西藏代表团在中共官方恐吓要胁下,盖上中方提供的伪西藏官印,签署完成的。其中的一些条款,被故意设计成,可以有很多的解释。从一开始中共官方的做法和态度就很粗暴野蛮。”
 
 
中国依靠庞大武力入侵西藏时,国际社会的反应很多专著焦聚与印度、英国和美国对西藏历史地位的确认和反应。库日茗引用了加拿大政府2009年最新解密的官方资料。加拿大政府对当时中国非法入侵西藏提出了质疑,并承认西藏是一个真正主权独立的国家。如下:“1950年11月21日加拿大外交部长送了一份法律备忘录给加拿大驻美国华盛顿大使,让他在联合国针对西藏问题,提出讨论。内容提到,即使中共当局提到1911年前中国在西藏的主权问题,也是证据微弱,后来证明就像是虚构小说裡的剧情。事实上,在过去的四十年间,西藏不管是内政和外交上,都完全掌握在西藏政府当局手中,是一个真正主权独立的国家。像这样的情形,在国际法上,就被视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另外,加拿大政府官方也对中国强迫签到所谓的“十七条”认为是无效:“1951年9月9日加拿大驻印度高级专员呈送一封密件给加拿大外交副部长。他报告说西藏代表团,在签署和平条约后返回了西藏,但是西藏代表团说,没有达赖喇嘛事先的批准,事实上,他们并不想签署的。根据这位高级专员的报告,在将来这份协议,藏方可以申诉无效,因为是在被胁迫之下签名。1959年6月29日同样一个类似的情况,加拿大驻香港贸易专员向他的国家外交部报告:「藏中十七条和平协议是个不平等条约,如同西方列强诸国强加在清朝帝国时一样」。”
 
 
而且,中国一方面强迫签订了非法的所谓的十七条协议。另一方面又自己撕毁了协议。“事实上,违反十七条和平协议的是中国共产党政府,而不是西藏政府。这项事实报导在苏联可是人人皆知:「…如众多事实所示,毛泽东和他的手下,事实上根本没有遵循1951年签署的十七条和平协议的任何一条,而且他们也无意执行,所以才会强行要进行民主改革这就是为什么毛泽东在西藏刚开始叛乱时说,这正好给了我们战争的好藉口…闹得越大越好」。中共领导人单方面终结十七条和平协议,却将责任推给了,没有支持西藏人民抗暴起义的西藏政府。”
 
 
《从人民起义到文革》一章中作者分析研究了西藏发生起义的原因,以及中国的血腥正压情况。中国所谓的民主改革的残酷性,以及中国对西藏的反抗中国侵略者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阐释,并揭露了苏联插手镇压藏人的情况。他指出:“根据中共的记载,1959年3月中共当局向苏俄的领导报告,他们持续在镇压西藏抗暴起义之事,于是,苏共政府向中共政府提供了西藏护教军游击队的动向和人数等重要情资。”并指出:“比较美国CIA提供给西藏游击队及苏联提供给中共解放军的武器种类和数量,可以明显知道美国方面的计划并不是要支持西藏获得独立。而西藏游击队方面则是,有援助总比没援助好,他们一心只想要收复西藏故土,重获自由,而不是为美国对中共政府施加压力而拼命战斗。”另外,作者也指出中国非法占领西藏后对西藏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政策,因此,苏联都看不下去批评了中国的对藏政策。
 
 
作者对藏人起义抗中国的战斗和对美国的援助是这样描述:“西藏人民纷纷站出来捍卫他们的国土和传统制度。关于支持西藏游击队,美国政府採取了两面手法,一方面想要削弱中共的力量,一方面又不希望西藏独立。西藏游击队接受美国政府的援助,并不是他们支持外国的帝国主义,只是,他们得不到任何的支援。西藏从外国得到的援助,都是合乎情理及国际正义,如同其他的国家一样,西藏人民有保护自己国家的权利,包括护教军游击队活动和争取外国世界及社会的支援。”
 
 
作者对中国在西藏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结论是:“1976年9月9日毛泽东死亡,文化大革命也随之落幕。此时的西藏,就像被原子弹轰炸后的广岛一样,凄凉残破,死伤累累。”而且,作者认可联合国的谘询机构国际法学家委员调查结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西藏犯下种族灭绝行为,企图摧毁西藏宗教及民族特有的传统生活习惯等。”并指出中共不如德国纳粹:“不像德国纳粹,他们深知所夺取的艺术品的价值。而中共并不知道艺术品的价值,持续地摧毁殆尽”。书中记录很多有关中国掠夺西藏珍贵文物以及大量的文被金属工厂溶化的情况。
 
 
作者用很大的篇数对西藏流亡政府公布的120万藏人非正常死亡的数字进行了讨论,也对质疑120万藏人非正常死亡的学者之观点进行了分析。最后,作者认为:“值得一提的是,那些不同的计算程式,竟然得出令人玩味的结果。主张藏族死亡人数远低于120万的学者,不论其计算方式出来的结果有多不同,不论其中包含多少臆测,他们都体认到,他们的计算方式不可能成为,1953年到1964年间藏族死亡人数的计算方式,因为那是超乎常理,超乎人类的所能想像的悲惨壮烈及残酷和可怕。”他还指出:“虽然那些资料(指西藏流亡政府调查120万藏人非正常死亡的资料)并不非常准确,但是这些依据事实的数据比起外面的推测更为正确。”
 
 
并指出文化大革命:“是西藏及蒙古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面。从1966年开始,数世纪遗留下来的历史遗产,几乎都被摧毁殆尽。这是毛泽东和其政党所犯的罪责。”
 
 
并谴责称:“中共一方面强烈指责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所犯的罪行,另一方面却极力隐藏自己所犯的罪责,文化大革命只是其中之一。”
 
 
在《重建与现代化》中国作者经过深入研究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事实上,西藏在过去40年的进步中,面对的是种族灭绝、文化大革命、宗教和文化破坏。”而中国对西藏的投资或者所谓的“援助”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一个「配套」,包含奖励大量中国人移住西藏、汉化少数民族、还有稀释当地少数民族的人口比例”。而:“现在西藏被中共视为自己开发出来的领土,不仅只是自然资源的来源,还是中国人赖以生存的空间。”
 
 
《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中作者从国际法的角度对西藏历史、主权地位进行论证。并驳斥了中国的说法“唐、宋、元、明、清并不是一个国家的各个朝代,而是由不同帝国统治的不同朝代。没有文献纪录西藏是上述任何帝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特意出版许多旧文献,目的是要证明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属国,但是,结果证明却恰得其反。”
 
 
作者总结道:“我们可以持续一系列的反问,但是答案只有一个:「因为数世纪以来,国际关係中,压倒一切的权利,是强者的权力。国际标准仅用在平衡权力利益。如果弱小国家没有强大的支持者,就无法永远独立于邻国。在过去的时代,天然的地形屏障虽然有用,但是在现代,不能保证可以得到保护。西藏的命运就是一个例子」。”
 
 
作者就中国政府在西藏推行的文化、民族灭绝政策深表担忧。指出:“不但要消灭西藏传统的游牧生活方式,中共政府还希望将藏传佛教规范成适合它的政治政策,并要强迫西藏人接受,中共官方改造的西藏历史,给予的教育、生活方式、语言和经济模式,以达到将西藏中国化,汉化西藏人的目的。”“换句话说,藏人不被汉族同化的唯一机会是实现他们与中国人的分离,并努力保持藏族的意识形态。藏族的精神基础是西藏宗教(佛教和苯教)、文化和历史,而其国家基础是达赖喇嘛办公室、藏人行政中央和藏人组织团体。”库日茗先生说。
 
 
 
关键字: 桑杰嘉 《被隐藏的西藏》 一部中国非法占领西藏的轨迹图
文章点击数: 806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