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4/2020              

张展:这是一个政治咒诅

作者: 张展

 
 
怎样的政党才能如此地破坏“法”的原本含义,把“永远执政”在人民的内心里铸化成一种对死亡恐惧的防范、把“有限期执政”演变地与反对求生之本能一样“不可能”呢?——仿佛只有它——这种执政要求能活着,自己才能作为人活着;自己要想活着,就得让它在台上。
 
 
过去几十年来北京的大事件,特别是那些不可说的,一直在人群之中最隐秘的地方,就像魑魅影子,在最重要、最关键、人们自认为遗忘的时候闪现,并决定着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模式、社会关系、家庭状态。
 
尽管绝大部分真相在地下,但不代表它们在这个国家是一片空白的。相反,它们留存在人民不可言说的记忆里,并且成为决定中国方向的关键。
 
但方向没有扭转过,对方向盘的把握也从来没有能回到人民的手中。这样“政治优秀”的成果,除非极其残暴,否则不可能实现,直到国民被驯服成闻风丧胆的呆鸡呆鹅,彻底的傀儡。这种与死亡挂钩的残暴成为阻碍社会前进、推国家陷入泥潭的咒诅。
 
人民一边生活,一边只能学习隐瞒、遗忘,否则无法生存,但却根本不可能遗忘——拥有的黑色的集体记忆,除非我们能有人活着越过这个专制、专政,走入下一个时代,否则我们就永远在这死亡的咒诅之下,过着浮躁、迷失、亢奋、或者寡欢的人生。
 
这样的咒诅,若不打破,就根本无法实现进步。
 
今天,在这样溃烂的社会里,抛开正在肆虐的瘟疫,抛开国际的压力,难道国内的政治开明不是还很遥远吗?
 
他们一直在试探和打破民众的底线——就像一路飙歌的房地产价格——他们不在乎,因为他们一直一路胜利。但对民众,却越来越艰难和沉重,因为罄竹难书,因为白骨已累累。人民每一次的失败都以血泪、溃败为代价,而无数次命运般的挫败,终于把这个政党彻底凌驾于国民之上,把永远——万岁——化为现实。
 
这使得这样的咒诅——已经存在而且越来越深重——的打破,因为个体的势单力薄,群体的普遍沉闷,只能生死对垒中以激烈的方式打破。因为它直接指向矛盾解决里最激烈的状态。
 
用公法学家施密特的观点来看,政治就是矛盾的运动、敌我的划分,而政治最激烈的方式就是敌我之间产生肉体的消灭。
 
而这种政治的恶在于,它直接指向了不同意见者之间是肉体消灭的关系。一方越是为所欲为、一方越是沉默不语,这种矛盾的对抗越是激烈。
 
这种政治咒诅如果不能打破,那么中国的社会就无法跳出生死反复对抗的循环。 
 
 
 
关键字: 张展 这是一个政治咒诅
文章点击数: 760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