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5/2020              

张展:如此“爱国”的吴花燕

作者: 张展

 
 
 
在24岁的如花年纪,吴花燕离开了人间。看到网文,她的情况曾被推荐给德国和英国的医生,但她严辞拒绝了。理由是她觉得接受外国医生的救治是在丢中国的脸,她说她的国家对她很好。
 
她的爱国,怎么就这么虚妄。她如此“爱国”,但是还没有搞清楚,她也是这国的一份子。她觉得抛弃了自己的生命去爱国是一种高尚的情操。她知道自己为国省下的钱都变成了进入下水道的茅台酒吗?
 
吴花燕很“爱国”,只是这爱在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之中。关于爱国和政治教育,全世界都不会有。就像一个日本小学生曾经说:教育他爱国的国家不如死了才好。
 
她的国家,号召她爱国的统治者们,有人爱她吗?她说她的国家对她很好,好到了连续五年天天吃糟辣椒拌饭?好到了24岁的年纪只有43斤——照片明明就是一个萝卜头的形象?好到了大手一挥千亿外援而不能拿出一分钱给她的弟弟本国国民治病?这钱是本国的啊!为什么不优先本国人使用?
 
吴花燕不仅仅是可怜的,还透着不可救药的可悲。
 
她的爱为何具有掩饰,包括掩饰自己国家的问题,掩饰她的病情。她认为承认本国的医疗水平不高就不是爱国了,包括承认自己的生命垂危。她认为她一旦接受了外国人的治疗了她就丢了中国的脸。她的爱被要求满足她的祖国对她的为所欲为和不管不顾。
 
这“得益于”本国庞大的爱国宣传。她接受外界信息的唯一来源就是学校,学校给她的感情模式不是正常的自我保护,而是红色的单向付出。这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记忆的吗?想想从小接触的所有被宣扬的人物形象:雷锋、赖宁、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哪一个不是为了所谓的公有财产和红色政权献身的?从80后人的记忆里,没有正常的属于人性的东西,而是被一套假大空的愚民毒药蒙蔽,只有服从这套系统才能得到老师的认可、学校的接纳。就算她一开始质疑过,但在那种大环境下,她敢不“爱国”吗?
 
在没有真情实感的地方,感情如果匮乏,如果自身低微,就从书本里面所宣扬的脱离人文关怀的“国家”里面寻找。不是“国家”对她好,而是“国家”强势,大概能给无依靠者——她不得不掩饰的、压抑的痛苦和被伤害的自尊以可能的支持。但恰恰,这“国家”是始作俑者。
 
其次是因为她的周边社会环境,她周围的人有没有给她一种她可爱和被爱的感情经历?她的周围平民为她争取过权利吗?让她知道她在本国有免于匮乏的权利吗?
 
这毕竟是苦难池子泡着的、真理极其稀缺、信息封闭的农村。说起权利,村民们会认可权利这种存在吗?他们自己都没有,他们都在匮乏之中,如何为她争取?周围的人最多能给予一点基于残存的人性里面的同情,这解决不了问题。
 
她需要国家支持保护、金钱援助、快乐、幸福的体验,这可能在她的记忆中极度缺失。也许她的快乐仅仅就是从消耗自己的生命中来,因为她在被关注之前、没有体验到被给予的快乐感。
 
她说她的国家对她很好,但她的国家有没有人以国家的名义给她的存在一个合理的解释和改变的可能?没有。
 
一群毫无国家观念且生活奢侈的人号召一个处在绝对贫困里面的人爱国,合理合情吗?如果无所给予到要把自己的生命给了这国才算爱,那么这国给予了她什么?
 
没有。本国只有心满意足战无不胜的官老爷和默默承受灾难的奴民。本国一直在宣扬国民的义务——奉献的义务。而且是“无私奉献”,好像本国国民各个都非必须不食人间烟火成仙似的,而且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权力体系——政府包括学校的认可。这是一种残酷的剥削,吴花燕成为被严重剥削的一个。他们用自私编织成苦棘花给她,送她进入苦难的挣扎之中。
 
她真的“爱”这国的统治阶级,按照他们的要求,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健康。但她此刻,肯定是被当作一个麻烦。因为她掀起了一轮狂潮,她的死真正地丢了本国的脸,不管她怎么掩盖说这个国家对她很好——她死了,死于贫困和饥饿。她的掩饰是她自己讲的讽刺,沉重的笑话。她的出现撕开了本国人民生存状态的真相,直指政府的责任是否尽到位。
 
这国不是一直在不竭余力的愚弄本国百姓吗?吴花燕,一个真正的践行者,她的死去如此地不给他们添乱,他们满意了呢?还是会产生一丝的愧疚呢?
 
 
而“爱国”的吴花燕,可否地下有知? 
 
 
关键字: 张展 如此“爱国”的吴花燕
文章点击数: 939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