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6/2020              

张展:不是哪种死法都是死这么简单

作者: 张展

 
 
情绪之外,是否还能拥有理智?我的意思是人们在绝境之下,能不能突破对共产党的极端恐惧。
 
过去我不敢说这是邪教,因为我害怕。但现在,真的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观察的情况是,人们客观上已经对它惧怕到了宁可死亡也绝不反抗。
 
它比死亡更令人恐惧。因为它往往带来的不仅仅是个人,还有一家人、数家人的生存性命。那么它不是邪教是什么?
 
仿佛它不是人组成的党,是"神"。但这个"神",是亿万条无辜者的生命换来的。这个"神"的胃口,仿佛一条生命无法填满,十万条生命无法填满。人们的心里只有绝望。
 
我要说,不要绝望。因为现在不可能还能和过去一样用大规模的战争武器进行群体屠杀。当然,他们可能发现了生化武器,但这不是说明明目张胆的屠杀已经不可能了吗?这是一个好消息。生化武器,总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死亡率。何况,也存在如何向全世界来交代的问题,比如可以追踪生物学痕迹的基因序列,现在也不能提交。但这,都是一种残忍的可能。之所以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因为死亡乃至于群体性死亡,是本国人头顶关于正义和真理的咒诅。
 
我要说政治的事情,因为它也成了我内心的一个咒诅。我要跨越过这个死亡的咒诅。我要跨过,和绝大部分人一起跨过。不是被埋葬,而是跨越。
 
我知道,人们会想大不了就是死。但我想说绝不是随随便便地说,宁可饿死也不反抗,因为这种选择是对现实的逃避,说这话不是就选择了此刻的软弱吗?要真的不怕饿死,就现在不吃饭试试,因为等待的将来是现在选择的同等重复。
 
或者说难道要抢劫同类、人吃人?这有可能,因为当前的中国,集体的犯罪不认为是犯罪。那么未来怎么就不可能?
 
我不想选择。我现在不想犯罪,将来也不想犯罪。我的意思是加入到生存厮杀里,而不是正义和真理的寻求里。人们,也不可以,我也想阻拦所有内心深深埋藏这种意愿的人。
 
绝不是一句"哪种死法都是死"这么简单。这始终都是人作为人面临的极为重大的选择。今天选择的沉默、麻木,其实是合谋犯罪。明天也极可能加入到合谋犯罪之中。
 
我觉得这个社会,绝对不能堕落到死。清醒清醒吧!人们!
 
我最近一直在玩推倒社区卡点栅栏的活动。我用"玩"这个字,不是对我来说不沉重不艰难,而是在附近居民的眼里,他们不围观、不参与、不过问。警察不抓人、红袖章不认真、我的活动就像经常去的个人娱乐一样了。
 
不过昨天去的时候,我发现红袖章们已经把栅栏穿到石头里,没有那么容易推倒了。不过,我想那个石头也能推倒,和栅栏一个方向。
 
这是我在表达的抗议。对一个完全缺失正义的国家的抗议。我不是一个猴子。 
 
 
 
关键字: 张展 不是哪种死法都是死这么简单
文章点击数: 636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