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中国:历史与未来 】  时间: 10/9/2020              

陈天庸:左与右是一个圆圈

—— 另一种诠释

作者: 陈天庸

 
 
(编辑说明: 本网站数日前发表了张千帆先生对中国与西方的左右翼的分析长文,引起很大的反响,稍后网上陆续流传一些相关讨论的文章。本网站也收到陈天庸先生的来文,谈他对此问题的看法。文虽短,但涉及一些重要问题。在他看来,左与右是一个圆,而不是一条线。极左与极右其实是殊途同归的,而主张宪政民主市场经济人权法治等普遍共识的人们其实事实上具有共同的使命与命运的,不必同室操戈,应共同努力。我们刊发此文,与读者共享,也欢迎大家就此问题继续讨论)。
 
  
  意识形态上的左与右,有不同的理解,按笔者的理解,两者不是在一条线上的,相向而行,愈行愈远。左与右可以合成一个圆,上下都相交。
 
   圆的顶端是宗教信仰与理性相交点,人类的思辩、信仰与理性在此凝结,结成了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宗教与真善美,这些宗教给人类美好的天国向往,给人灵魂不灭的希望,同时也告诫人类认识自己的局限,理性指引人类在大地上更好地繁衍生息、通过知识的累积与自律臻于完善。
 
   沿着圆右侧向下,人类虔诚地信仰宗教,小心谨慎地辛勤劳作,吃苦耐劳,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强调维护旧的传统,保守,主张稳妥、秩序、渐进、缓慢的改革方式,不好高骛远,自律而且律人。把终极希望建立在身后的天国上。
 
   沿着圆的左侧向下,人类更多受理性、真善美的指引,发展出积极乐观、天真烂漫、叛逆不羁的情感,激情洋溢,爱心满满,主张积极变革,主张把旧的意识形态和制度革除,从而建立新的意识形态和制度,希望在地上就建立起与天国媲美的美好世界。 
 
    左与右是西方国家的话语,在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中,左派支持平等、反对阶级统治;而右派认为社会分层有其自然性和不可避免性。左派通常包含进步主义、世界主义、社会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平等主义、左翼民粹主义、反帝国主义、反资本主义以及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等。而右派通常包含保守主义、世俗主义、资本主义、反共主义、右翼民粹主义、无政府资本主义、福利资本主义、民族主义、法西斯主义等(参照维基百科)。
 
  这左右两侧都沿圆弧在下,最后右侧的法西斯主义与左侧的共产主义在圆的最下端相交,凝结成人类最暗黑的一个极点。
 
   可以在这个圆的中间划一道横线,横线之上,左右两侧都在宗教信仰与理性之光照耀下,都是人类明亮的和谐的有益的探索。横线代表人类共识,目前已有的左右共识,有宪政民主、市场经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人权与法治、遵守共同贸易规则、全球环境保护、共同发展、和平解决纷争机制等。
 
    横线以下,是对共识的逐渐背离,以各自不同的主义之名。横线之下人类的探索渐入暗黑阴影部分,终极于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这个最暗黑的极点。
 
    当前中国的左右合成的这个圆,被沿着顺时针方向倒了90度,以上横线变成了竖线,以上圆的上半部分的左右,都变成了竖线的右侧,只要主张宪政民主、市场经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人权与法治、遵守共同贸易规则等,都属右派,有时叫资产阶级自由派。
 
   这些中国的右派们有时也互撕,有人说我们是自由主义者,与你们保守主义者不是同道,有人说我们是真正的右派,与你们这些西方意义上的左派没有共识,云云。
 
   本人自认为属于双料右派,中国的右派与西方政治族谱上的右派。但也有许多好友,是西方政治族谱中的左派。在左右构成的圆的正常位置中,我处于东北角,我的那些左派朋友们,处在圆的西北角。我与处于东北角的师友们心心相印,但这些年,我也与西北角的朋友同气相求,因为在中国,圆被放倒了,我们都处于圆的右半侧,我们共同主张宪政民主市场经济人权法治等普遍的基本认识,这成了我们两方共同的原罪。争取普世价值,将是我们几代人的共同使命,这辈子,以宪政民主等为底线目标的我们,注定是同道。
 
     中国左右构成的意识形态这个圆,正在继续向下转,横线底下暗黑的半圆要升到横线的上方碾压我们,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相交点,要占据圆的顶端。正常状态下横线之上的我们左右两方,在中国注定是右翼同一阵营的同道与战友,需要长期并肩作战,反抗暗黑的另半边,争取让我们的下一代,能够在宪政民主人权法治的底线之上去讨论左右问题。现在在中国讨论西方左右问题且争论不休,空耗时间精力,没有多大意义。如因此逃避了对极权的抗争,只对同道逞强斗狠,就更是走偏了。
 
                       
陈天庸2020年10月6日晨于南美
 
 
 
 
关键字: 陈天庸 左与右是一个圆圈
文章点击数: 55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