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16/2020              

张展:上街行走是危险的

作者: 张展

 
 
 
因为政府将对疫情的控制放在首位,所以任何人从事易于感染的活动就接近于危险的犯罪。确诊的数字让政府压力山大,人民也就战战兢兢。
 
从逻辑上讲,居民被感染就是给官员找麻烦,这接近于犯罪。而现在不但自己患病是犯罪,如果给别人感染,那就是“危害公众”。所以上街很危险,街上行走很危险。“危害他人”就是最好的限制自由的理由。这给了封路封城者拦截民众无限制的扩大审查权力的理由:公共利益。尽管“解封”,但在外隔离治病要全部自费。
 
但实际上,没有公共议事程序、压制人民声音、剥夺投票权利的政府部门还能代表公众利益吗?但“公众利益”已经构成了有力的“公德”绑架,还会带来惩罚。这不禁令大部分人闻风丧胆。
 
防疫没有错,但以防疫的名义剥夺人民的自由、财产安全。就像一种带着微笑的欺骗,常常面貌也十分凶狠。什么允许、什么不允许,当被公众默认被遵守的时候,就成了本国的“法”,专制统治就是这么成功的。
越严酷的统治背后越发是恐惧,不是民众感染很可怕,而是政府害怕。但暴力使用地越多,这个国家就越是野蛮、原始、抵抗智慧、与文明对立。此国正在加强这种统治思路,但是这无法改变本国的发展将每况愈下而且无可挽救的现实。
 
我想起来那天在汉口火车站坐了一会儿,两个警察就跟得紧紧的,我觉得有点烦扰。不过我又忍耐了一会儿。看见警察把旁边坐在一起的一对情侣拨开,说你们分开坐,要不他随身携带的对讲机就要叫了。
 
我记得之前没有这么紧张。但现在有了。如果这个趋势继续,民众的生存大抵是这样的:没事不出门。工作完了就回到家。回家就安生呆着。不和陌生人讲话。
 
 
所以这个社会目前治理成效显著。社会呈现的结果是所有人每天都毕恭毕敬,出门按照编号定时定点溜达。疫情和人都控制住了。
 
我想,这似乎看起来很“整顺”,但却消灭了人们的灵,这并不会太久。因为这种关于静止的想象,关于沉默社会的想象。如果一个社会完全沉默,那么一旦有一点人类的声音,那么这个声音就是有关自由的抗争。 
 
 
关键字: 张展 上街行走是危险的
文章点击数: 387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