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25/2020              

张展:说说效忠

作者: 张展

 
 
 
每一个派出所都贴有标语,而"听党指挥"都是头四个字。在我看来这就像一种效忠誓言。"忠心"在中国人的语境里是一个褒义词。但忠心并不一定能表示一种正义。更不能代表一种信仰。一个无神论者按理来说是没有信仰的。但是如果他以马克思的理论为"信仰",那么除非他根本不关注正确和错误的标准,否则很容易发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种种错缪之处。
 
他也不应该因为恐惧,而把自己内心并不认同的价值观和理论当作信仰,这样会让他常常心口不一。比如唱"没有他,我们便不能活"的那些人,这些歌不可能让他们能够真正地让他们的领袖死亡的时候他们也难过的想自尽,并且走在自尽的路上。
 
所以,如果一个无神论者将这种"忠心"非要上升为一种信仰的话,首先要查考这种信仰的正确性。这种"正确性"如果要寻找一种标准的话,我认为不是以谁来占用、占有这个世界为标准,而是谁具有一种良善、道德、合法、真理的品质为标准。一切需要欺骗、威吓、暴力维持的思想都是有害人类自身的,更何况怎么可以谈之为信仰呢。
 
我不知道这样的说辞,是否具有说服力。昨天中午的时候,我碰见两个景查,听到他们在讨论法的事情。便忍不住问他们,怎么看待听党指挥和依法执法的矛盾。他们没有直接回答。晚上又看到朋友圈在转,各公安厅纷纷表示要听党安排云云,十分具有效忠的红色色彩,让人感到这是一场硬仗。
 
不过这是和谁打这场硬仗呢?我认为一是人民,二是受压迫无法继续在这片土地上寻求希望的人、有良知、寻求真理的人。一切对这个党的执政效果、方式、可行性、公正性提出反对和质疑的人。
 
这大概是效忠的内涵。我今天去常青派出所,看到景查的办公场所电视台在不停地播放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这些节目内容都是为了编排而炮制的新闻,而他们所效忠的基础就是这些假讯息。
 
我觉得这挺可悲的。岳飞在效忠。屈原在效忠。但效忠的代价绝对不意味着放弃人性、放弃是非判断、放弃良知、放弃敬畏。如果谈到信仰式的效忠,一定意味着地狱、审判、神。但无神论者的效忠呢?属于哪一种?
 
这既非对法律的敬畏,因为没有国民制宪的宪法是什么呢?这也非对文明的向往,对暴力的滥用推崇是对人民的践踏和虐待。这不是爱和责任,因为这里面只有无法满足的欲壑,和动物性的无限扩张。这种效忠,是反人性的,谈何美与良善。难道是在利益的考量和恐惧的对峙中闭着眼睛任凭人间坠落入地狱吗?
 
我不相信这是任何一个对世界有盼望和人性依然存在期待之人的选择。我仍然相信,效忠于自己内心的良知是这个世界不能抹去的温情,是任何人赖以存在的基础。
 
而党,一个在中国没有合法注册的组织,除非它能回归到法治之下,那么就绝对不应该是国民效忠的对象,而任何一个景查,除非举家外迁,否则都是这个国家的国民之一。
 
毫无疑问,这种无条件的"效忠",和高尚无关,是一种对人的利用,是把一个人的灵魂推入火坑的误导。
而主动请缨的"效忠",又怎样不是助纣为虐,下场可以预见。这种虚假的"互表",令人厌恶。我可以预见,这种关系是很脆弱的,经不起考验的。越是这样强调"效忠",在最后的时刻,越是充满了个人利益的算计和因此带来的迅速的分崩离析。历史是相似的,不幸的是,人类从历史震耳欲聋的钟声前,却假装自己听不见。
 
2020.4.24 
 
 
关键字: 张展 说说效忠
文章点击数: 107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