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王剑虹(脸书) 】  时间: 10/27/2020              

张展:去后湖派出所寻方斌记

作者: 张展

 
 
方斌,2020年2月9日被后湖区派出所带走。至今已经有两个多月,但没有一丁点消息。
 
我今天去后湖派出所询问方斌案件的进展。第一次是一个女性接待,她拒绝透露任何关于方斌的信息。
 
我只好等了两个小时第二次进去,恰好进去的时候碰见了承办民警,他说方斌现在人身安全得到保证,不过说这句话仍然保留了一点气息。但我问方斌案件的罪名是什么?他说是机密。又问案情,他都说是机密。我问为何方斌超期羁押,他也说这是机密。
 
我心里想,方斌去医院停尸房拍照片不就是因为机密太多了吗?多到了以至于民众基本的知情权也没有保证。他的案子本身是具有公众性的,怎么可以以"机密"一掩而过。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案件都可以以"机密"为理由拒绝回答,特别是方斌案件涉及到的情况,比如疫情的死亡人数、关于政权是否具有暴力的滥用且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以至于宪法形同虚设,这些问题怎么会是"机密"呢?对方斌案件的处理恰恰是亿万人民非常关心的话题,与公众具有极强的利益关系。所以,景查以"机密"来搪塞是站不住脚的。
 
在我第三次进去的时候,有一个辅警说,方斌的生活是得到较好保障的。我听到这句话,也算是得到了经过两次确认的消息。不过出门后我想,一个人得到生活的基本保障难道不是最基本的权利吗?难道这也可以算作对方斌的公正对待吗?当然不能。
 
所以,我再次提出来要求再次会见承办景查,在那里的辅警拒绝了我的要求。我说请转达我的意见:请立即无罪释放方斌。他也不答应转达。最后我只好要一张纸头,写下:"呼吁立即释放方斌,停止滥捕中国公民、停止超期羁押"的个人诉求,并签字确认。
 
不过,如果方斌现在还没有逮捕,就意味着他在遭受至少来自于心理方面的压力。我记得他曾说要求自己得到道歉。如果他的羁押延长,应该是有因为某些原因中断计算,为什么呢?大概是强迫认罪和有关承诺吧!
 
我进去的时候本来在一直录像,不过后来断断续续的,因为他们要求不准录像录音。他们说大厅有录音录像设备。不过,何止大厅,满街道都是摄像装置,现在安保措施几乎无孔不入。既然几乎每一个人民都被当作犯罪分子,那么当然每一个官员、执法人员也应该当做犯罪分子来看,这样的权利义务才勉强对等。
 
所有的景查都会给自己预设一个合法的地位,然后把人民重压之下的一点点反抗当做违法来对待,那么他们自己意识到自己的站位已经错误了吗?
 
我后来发现前面的接待者全部是辅景,连景查都不是。那么我今天的呼吁对他们来说还有任何的果效吗?拭目以待!
 
当没有选票的时候,人民的态度就是选票。当没有制衡的权力时,公众的舆论就是最好的制衡和监督力量。
 
2020.4.22 
 
 
 
关键字: 张展 去后湖派出所寻方斌记
文章点击数: 163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