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9/2020              

余东海:中国如何正常化(微论集)

作者: 余东海

 
 
在债务和生存的重压下
 
据报道,2020年4月,央行发布了《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住房约占家庭总资产的70%,而住房贷款则是占到了家庭总债务的75.9%。也就是说,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住房既是家庭最大一笔资产,也是家庭负债的源头。大多数中国人几乎把所有的钱都用在了买房上。
传马云感叹,沉重的债务限制了年轻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东海曰,何止于此。债务和生存的沉重,压垮了无数家庭无数人,对无数国人都造成了深度的道德破坏、智慧戕残、幸福危害乃至生趣剥夺。人民贫弱,国家纵然富强,势必脆而不坚、坚而不久。民不聊生,统治阶级的富贵和安全势必毫无保障。
这是东海千律之一:恶德和厄运都具有强烈的传染性,就像象瘟疫。恶德最容易自上而下传染,官德崩溃必然导致民德败坏;厄运最容易自下而上传染,民不聊生必然继以官不聊生。
 
2020-10-7
 
何谓醇儒
 
 
醇儒,醇在义理,准确掌握儒家微言大义。《易经·系辞下》说:“精义入神,以致用也。”醇儒的特征是精义,精义的意思就是精通儒家理义。《中庸》说:“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孝经·卿大夫章》说:“非法不言”、“口无择言”,都可以用来形容君子思想的醇正。
醇儒与君子,既有交集又有区别。三十而立即为君子,四十不惑方为醇儒。君子虽然大本确立,可能仍有某些微细的思想迷惑。醇儒则洞幽察微,一切无惑,也不受任何非中道的学说、非中正的观点迷惑。君子论道德品格,醇儒论学术理义。君子侧重于以德服人,醇儒侧重于以理服人。君子相对于小人而言,小人非儒;醇儒相对于杂儒而言,杂儒亦儒,只是学术知见驳杂耳。
 
2020-10-3
 
君明臣贤始良配-----君臣关系微论
 
 
五伦是人道之常,君臣是五伦之一,君臣有义。君,就是领导人,中华称君王、皇帝、元首、天子等等,西方称总统。臣就是各级官员,也可以包括吏。
 
无论家天下还是公天下,君臣之义皆不可废,君臣一伦皆不可乱。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无礼臣不忠,君不君臣不臣,道家“欲洁其身”, 杨朱唯己无君,民粹谤君沽直,都是废义乱伦。
 
上有贤明之君,是臣下的幸运;下有贤能之臣,是君主的福分。君明臣贤,是人民的幸福和国家的光荣。
 
最好的明君是圣贤,圣贤之君在上,必能敬天保民,必有三大敬保系统的配套:一、领导集团多圣贤君子,形成君子集团;以最好的文化为立国、治国思想;三、建设或维护良制良法。
 
当然,最好的文化是中道文化,最好的制度是礼乐制度。圣贤之君在上,队伍不行,必重建之;文化不行,必改革之;制度不良,必改良之。
 
最好的贤臣当然也是圣贤。圣贤之臣在下,必能下爱民上忠君。君上有错误,必能勇于谏诤;君主若昏庸,必能善于引导。如果君不君,必能根据具体情况作出相应对策,或辞职,或逃离。君主若残暴,自绝于人民和国家,还可以换位甚至革命。
 
或谓儒家忠君爱国,或谓儒家不忠君不爱国,皆浮空游谈。儒家把爱民放在第一位,爱民爱国忠君具有一致性。然爱民无条件,爱国忠君有条件。换言之,爱民是绝对的,爱国忠君是相对的。
 
儒家所爱之国,是以民为本的国;所忠之君,是爱民爱国之君。君有君的责任,臣有臣的义务,君臣各有各的礼制规范和政治要求,要各尽各的责任和义务。
 
2020-9-29
 
林毅夫画的饼
 
 
10月6日,有国师之称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接受多维网访问时称,自己“常常讲”,中国的经济规模可能“在2030年超过美国”,人均GDP在2050年“达到美国的一半”,届时中国经济规模“是美国的两倍”,产业技术也将达到“和美国相同的水准”。
 
今年9月,林毅夫曾在“2020国际投资论坛”上预测,中国在5年后可以跨过人均收入12,700美元的门槛,变成一个高收入经济体。据报导,林毅夫早在5年前就讲过同样的话。2015年9月,他参加“首届思想中国论坛暨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成立大会”时称,中国可能在2020年跻身高收入国家之列。
 
 
2020-10-8
 
 
要救学生孩子,先救老师大人
 
 
这是去年流行颇广的一篇文章:《一位精神科医生的北大观察:厌学、自杀、抑郁…是什么毁掉了我们的孩子?》现在又有公众号转发了。文章指出:
 
“北大一年级的新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其中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请注意这是高考战场上,千军万马杀出来的赢家。还有40.4%的学生认为活着人生没有意义,我现在活着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这样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
 
 
文章最后给出解决方案:
 
 
“教育干什么去了?我觉得我们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要去做值得学生和孩子尊重的人,我们要身体力行,做出榜样。我们要给他们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不是分数,不是金钱,是爱,是智慧,是创造和幸福,请许给他们一个美好的人生!”
 
没错但空泛。爱、智慧、创造和幸福这些好东西,有赖于正知正见的培养和良制良法的熏陶。而马学马制正是正知正见和良制良法的大敌。马学马制之下,大多数家长和老师也是空心人,或为物质主义小人,或为极权主义恶人,又怎么能为学生和孩子做出好榜样呢,又怎么给把自己都没有的美好的东西给予他们呢?
 
要救学生和孩子,先救老师和大人。要救老师和大人,先革除马制、驱逐马学。无论是儒化还是西化,都必须将马学驱离宪位。
 
 
2020-10-8
 
 
谁之罪
 
 
北京市抽样调查了3000多名中学生的心理状况,其中“对待父母的态度”一项中,只有4.75%的孩子表示喜欢自己的父母,56.28%的孩子表示极度反感或痛恨父母。
 
一些文章追根溯源,都把矛头指向父母。或谓大部分家长不了解孩子,不懂得教育;或谓大多数父母不信任、不关心孩子,有强势控制、情感勒索乃至暴力倾向。
 
东海曰:就家庭而言,主要责任在家长;就学校而言,主要责任在教师,孩子和学生也有一定的责任。家长教师之上,马家教育要负最大的责任。马家教育是物化人心、恶化人格的教育,是彻头彻尾的负教育、仇恨教育,最容易培养利益主义小人和极权主义恶人。
 
痛恨父母,就是不仁不孝、四心败坏的表现,从根本上丧失了爱心,不可能再爱人爱民爱国,倒很容易沦为仇视社会、敌视民胞的爱国贼。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10月8日发出一封署名为“广西艺术学院20届石可”的公开信,题为《我愿意对穷人开杀戒,包括我的父母》。信作者就自称是一名“爱国者”。
 
作者称“那六亿收入不到一千的穷人时刻在拖累我的国家”,他代表“中国全部有钱的正常人” “愿意对穷人开杀戒,包括我的父母。”他还称,大学生联合起来,一个月杀光这些低收入者,可以省下无数的钱和土地。培养出这样恶魔式的爱国主义大学生来,家庭、学校、社会都有责任,但罪责最大的是教育。
 
教育之上,马学马制负有根本性责任。是马学、马制、马家教育三合一,败坏了父子关系师生关系,败坏了无数父子师生的德性心智,制造了这个父不父子不子、师不师生不生社会。
 
2020-10-10
 
 
科技落后问根源
 
 
马邦科技落后的原因,概乎言之有二。
 
其一、科技制度不行。政府主导并投资、以国家机构为主的制度设置,缺乏民间基金投资和民营机构自由竞争,最不利于科技发展和创新。其二、教育制度不行,内容和方法都不行,都会破坏学生的创造创新能力,障碍智慧开发和提升,只会让人工具化、愚昧化乃至邪恶化。马家教育培养人才不行,培养奴才和奴隶则很行。
 
科技制度、教育制度不行,又根源于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不行。其意识形态马列主义是马邦一切落后的总根源。
 
马邦科技整体落后,无碍于某些方面一枝独秀的先进,如在防民之口、防民之眼、奴役人民、造祸于民方面,科技就很发达。这也是两极主义的共同特色。
 
 
2020-10-13
 
 
关于意识形态独尊
 
 
古今中西绝大多数国家,主体文化和意识形态都具有独尊性。然因为独尊的对象不同,政治性质和国家品质亦因之而异。
 
儒术即儒学、仁学,仁本主义文化体系,在政治上开出来的是王道礼制;人术即人学,人本主义文化体系,在政治上开出来的是民主制和私有制;马术即马学,物本主义文化体系,在政治上开出来的是党主制和公有制;神术即神学,神本主义文化体系,在政治上开出来的是政教合一教主制。
 
独尊儒术即坚持仁本主义、民本主义道路,即中道和王道,极端尊儒就是极端追求仁义礼智信,追求极端中正,追求道德和政治的最高境界;独尊人术即坚持人本主义、自由主义道路,极端尊人就是极端尊重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以人为本的思想。民本与人本可以相通,故独尊儒术与独尊人术有同有异,异中有同。
 
 
独尊马术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极端尊马就是马列主义原教旨;独尊神术即坚持神本主义道路,极端尊神就是宗教极端主义。显而易见,独尊儒术与独尊马术、独尊神术,性质截然相反。
 
以上政治都是意识形态独尊的,然性质、品质、道路、目的和结果都大不同。例如,在意识形态领域,仁本主义或自由主义一元化,都能维护文化多元和言论自由;而有了物本主义或神本主义一元化,就没有了思想文化市场的多元化。
 
 
2020-10-13
 
 
一段话三大错
 
 
或说:“与同时代的其他理论相比,马克思主义显得更为系统完整、博大精深,更有说服力。马克思的理论涵盖哲学、历史、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他深入论证了人类从原始社会,经过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最终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必然性。”
 
这段话有三大错误。其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大部分原则错谬,与纳粹的民族社会主义并为现代极权主义两大邪说,由于系统完整博大精深,危害性更大。作为自由主义初级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社会问题确实很多,很容易被马克思主义乘虚而入。
 
其二、误将马学强烈的迷惑性、欺骗性和煽动性当成理论说服力了。马学之所以三性强烈,是因为集民粹主义之大成,把民主主义、民族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科学主义等等中西民粹思想结合在一起,最适合反常的社会,最投野心家阴谋家和愚民刁民暴民之所好。这也是马家暴政的危害性远远大于法家暴政的根本因。
 
其三、历史五阶段论是错误的,不符合中西历史事实。共产主义纯属物本主义的空想,仁本主义的大同理想才具有历史的必然性。
 
 
2020-10-15
 
 
君子上位三条件
 
 
君子上位,要具备三个前提条件,方才大吉大利。
 
其一、有一批志同道合的正人君子,可以形成优质团队和健康力量。其二、有一定的社会基础,一定的尊孔尊儒氛围。在反孔反儒的、逆淘汰的邪恶社会,姑不论君子无法上位,纵然侥幸上位,也难以施展身手。其三、有一定的家庭精神条件,家人纵不能锦上添花,至少能守住法律底线和一定的道德底线,不闹丑闻,不拖后腿。
 
例如,论家庭精神条件,特朗普就比较好,拜登就很差。即使自己没问题,也被拜家子坑死了,遑论他自己非正人。拜登、普京之流,本质上都是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小人,不可以高位,更不配为君。这些人位高权重,是其民其国的大不幸,也是它们自己的大不幸。
 
论及家庭条件,世人大多重在物质条件,殊不知更加重要的是精神条件,包括家庭成员的文化素养、道德水平、生活方式,家庭关系气氛等。齐家,侧重于家庭精神文明的建设和精神条件的优化,办法是对家庭成员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国有国礼国法,家有家礼家法,齐家就是以礼治家。所以,修身是必须的,但不能止步于此,还必须做好齐家工作。然后入仕,才不会有后顾之忧。
 
2020-10-21
 
 
仅有勇气是不够的
 
 
勇气是必要的,仅有勇气是不够的。孔子说:“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智勇双全才是仁者。置身极权社会,君子应该勇于说真理辟邪说,求自由反极权,同时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度德量力而行,千方百计提高明哲保身抗风险的能力。
 
儒家的智,范围广泛,包括权道而高于权道。知识广度、见识深度、思想理论高度、观察预测能力等等,都属于智慧的范畴。通权达变、随机应变、明哲保身自是智慧题中应有之义。然复须知,灵活变易是有限度的,方式方法可以变,立场观点不能变,基本原则不能变。否则就成了变色龙,变成朝三暮四的无耻小人了。
 
君子尽量保身,是为了更好地尽卫道弘道辟邪抗暴的责任,让自己的努力、奉献和牺牲意义最大化,让生命价值最大化。即使万不得已遭到迫害乃至献出生命,也要让恶人恶势力付出最大的代价!
 
 
2020-10-21
 
 
中国如何正常化
 
 
有文章题为《中国需要正常外交思维》,标题非常正确,但文章开头即错:
 
“外交官应该是中国国家利益和国民利益的维护者,而不是意识形态的宣扬者。当中国外交不再考虑敌我只考虑得失与是非,中国外交也就告别了弱智走向了正常。中国长期不是一个正常国家,也就缺乏正常外交思维。”
 
东海曰:外交官应该是国家利益和国民利益的维护者,也应该是意识形态的宣传者。但宣传的意识形态必须正确。意识形态是非是最根本的是非,与国家利益和国民利益密切相关。
 
中国长期不是一个正常国家,长期缺乏正常的内政外交思维,根本原因就在于作为意识形态的马列主义极端反常。国家要正常化,首先意识形态必须正常化。儒化西化都是正常化,前提都是彻底去马。
 
2020-10-21
 
 
关于疫情和疫苗
 
 
张文宏先生说:“中国防疫情靠的就是两条,第一是老百姓真听话,第二是真怕死。”东海补充曰,还有两条更厉害,第一是双操:操控真相,操控数据;第二是双低:低检测率,低准确率。
 
这就是中国疫情防控碾压美国和西方的要因:数据统计、信息保密、口径统一和异议防范等等工作都做得很好,试图进行自由调查和提出问题的人都被妥善解决了。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能力,做假新闻的能力,马帮经验特别丰富。
 
9月23日上午,广东举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事迹报告会。钟南山在会上表示,在抗疫的过程中,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中国是科学支撑政策决策,而不像有的国家,是政治来指挥科学。”
 
此言完全颠倒。马邦才是权力指挥科学。其支撑政策决策的科学,无非纯属歪理邪说伪科学。重要的话说两遍:权力指挥科学,伪科学支撑政策决策,这是科学落后、科技落后、人祸不断、内忧外患不断的根本原因。
 
金灿烂教授说:“从制造业的角度观之,20年后世界可能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外国。”东海学舌曰:从文明的角度观之,疫劫之后,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马邦,一个是外国。
 
马邦的疫苗,即使免费,也要慎打。有微友讥笑争打疫苗的粉红群体:“全世界巨无霸医药公司都停止了疫苗试验!你们竟然相信一个连食品都管不好的食药监治下的丑闻缠身的疫苗公司生产的疫苗还掏钱打?”
 
 
2020-10-21
 
 
美国病和马邦病
 
 
寓言《扁鹊见蔡桓公》中,扁鹊将疾病按程度分为四类:疾在腠理,病在肌肤,病在肠胃,病在骨髓。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在肌肤,针石之所及;在肠胃,火齐之所及;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我一向认为,中美两国都有病,但程度大不同,也效仿扁鹊,诊断中国病在骨髓,美国疾在腠理。近来,随着美国三界内幕不断曝光,我感觉以前对美国病判断有误。
 
黑命贵运动持续不断,拜登父子如此龌龊,民主党如此卑鄙,美国司法部、政府及FBI和CIA、以及大量公众媒体腐败堕落,布什父子政府、克林顿政府、奥巴马政府、川普政府都有重量级人物被重金收买。再说美国病在腠理,未免轻判。应该是病在肌肤了。
 
不过,这些问题都是美国自己内部揭出来的,专治各种不服的老军医特朗普总统,也是美国社会成长推举起来的,可见美国自有一定的治病勇气自愈能力,不像马帮那样病入骨髓而讳疾忌医。美国病从腠理发展到肌肤,马帮和伊朗等等两极主义功不可没。
 
马邦病是现代极权之恶疾,无药可救;美国病是现代霸道之病,虽重可疗。然美国终究病的不轻,这进一步证明东海两个判断:一、美国的文明强大是马邦的野蛮衰弱衬托出来的,即自由政治的优秀是极权暴政的低劣陪衬出来的;二、如果中国能够彻底去马归儒,充分吸收自由民主的精华,在新的历史平台上重建王道礼制,追赶美西并最终实现超越,就是政治逻辑的必然。
 
2020-10-21
 
 
敞开的文明
 
 
关于黑族和曼德拉,特朗普曾说过一些有违“政治正确”的话(详见东海《与特朗普总统不谋而合》),被一些人斥为种族歧视。也有些人为之辩护。一位名为汤姆·克林根斯坦(Tom Klingenstein)的剧作家在其文章《川普2020:一个人和一场运动的较量》中说:
 
“不管你从民主党人口中听到了什么令人作呕的话,川普大概是我们见过的最没有种族歧视的总统之一。川普不是在捍卫白人的生活方式,而是在捍卫美国的生活方式。这是一种不看肤色的生活方式,它会对任何愿意接受它的人敞开。”
 
非常认同对特朗普的这个评价,也相当认同特朗普的这个态度。在维护人权自由方面,仁本主义与人本主义高度一致。同样,儒家是最没有种族歧视的文化,东海是最没有种族歧视的儒者。我们不是在捍卫汉族的生活方式,而是在捍卫中道文化,弘扬中华文明。这是一种不看肤色的文明模式,它会对任何愿意接受它的人敞开。
 
2020-10-22 
关键字: 余东海 中国如何正常化 (微论集)
文章点击数: 119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