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31/2020              

马萧:共产主义、道德与自由?

作者: 马萧

 
“冷战”终结以来的全球化运动清楚地表明,一种贪婪、虚伪、失去道德节制的自由经济和一种冷酷、噬血、奉行集中营原则的统制经济是可以并行不悖的,而一个阴险、腐败、伪善的官僚主义政府也并非只是成长于那些依靠撒谎和秘密警察实施独裁统治的现代极权国家。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现代政府,无论它以何种形式、何种面目出现,都越来越像失去控制的脱缰野马,它逐渐失去了耐心和倾听的能力,变得日益骄横、武断,自行其是;它将自己隐藏在一个封闭的小圈子里,只有极少数被称之为“精英”的人才有资格进入到它的内部世界;它唯一感兴趣的主题就是权力的自我保存以及从事不受约束的扩张事业,为此,它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法律、制度、规则、秩序和运作法则,一个人,一旦触及到它的利益,或是试图挑战它的权力,最终都只能接受失败的命运。说到底,在一个上帝消失了的现代世界,还没有哪一种社会力量能够与政府及其围绕它所形成的政治体系相抗衡。在某种意义上,一个崇尚人类理性和个人至上的现代社会,政府,已经取代上帝的角色,成为人们心目中新的道德权威和精神图腾。
 
毫无疑问,当今世界的主要问题的根源,仍然来自于奉“平等”之名实行独裁统治的社会主义思想和真实的人类平等之间的斗争;来自于极权主义暴政咄咄逼人的扩张野心和对个人自由的保守之间的斗争;更来自于匿名化的、非人性的、旨在追求表面的团结与稳定却又不断膨胀的官僚主义政治和社会的自我成长、活力与自主性之间的斗争。
 
今天,即使是那些通过自由选举和授权政治组建的有限政府,也越来越热衷于不断拓展自己的权力边界,一方面,通过定期选举产生的政府机制已经逐渐成为某种政府形式是否具备政治合法性的法律和道德根据,与此同时,即使是这样的政府,其规模也变得日益庞大、复杂,盘根错节。通常,它并不是以社会主义的面目出现,但是,却和社会主义有着相同的权力观,即充满对个人财产权的蔑视,强调政府在财富分配以及对社会结构的改造过程中的作用。
 
从总体上说,这种权力思维建立在个人财产权的不信任和敌意的基础之上,认为个人财产权乃是造成社会不平等和阶级分裂的根源,而为了弥合社会分化,为了实现社会的正义,政府——有责任,同时也有权利——通过征收富人的财产,让渡给穷人,从而安抚他们的不满和愤怒情绪。
 
 
这种表面上充斥着道德激情的观念正是来源于现代社会,是现代社会本身的产物,然而,在它不断地被人们接受的过程中,却在一步一步反噬现代社会赖以形成的思想基础。它颠覆了自约翰-洛克、亚当-斯密以来的自由主义哲学家们所推崇的正确观念,即财产权是个人自由乃至公民社会的基础。今天,政府,正取代个人财产权,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个人自由和安全的保障。甚至于,为了使社会的大多数人获得更多的自由,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政府通过强制税收的方式剥夺一部分人的财产,也已经成为政治上的时尚和被社会所默认的普遍共识。
 
这种权力观与共产主义有着共同的思想渊源,只不过后者直接源自马克思主义,而前者,则深受马克思主义的教唆和影响,然而,在公开场合,它很少承认与其有任何的牵连,但在本质上却是殊途同归。与共产主义的暴力革命不同,这种对个人财产权的腐蚀和冒犯建立在普遍的民意认同和合法性的基础之上,因此更加隐蔽,让人更难以察觉它的破坏力。今天,这种危险的观念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而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将自己化身为社会正义的仲裁人和良心审判的首席法官,它的权力之手也藉此抵达个人和家庭的日常生活领域。
 
如果说政府的权力边界日益扩张,会导致个人自由的逐渐萎缩,那么,对人类生活更为持久、更为深远的影响无疑是整个社会的道德和精神危机。我认为,仅仅将反思的目光停留在马克思主义,停留在共产主义及其衍生出来的极权主义暴政是远远不够的。在我看来,我们应该去审视现代社会赖以形成的思想基础,重新省察人的定义、本质以及人类的道德属性,而这同时也是现代社会所主张的“人的权利”(人权)的真实起点。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进化论成为人类起源学说的不二真理。实际上,这门学说早已超越生物学的研究范畴,发展出一套完整的哲学和价值观体系,它抹平了人类与自然界其他物种的物理界限,拆除了两者在道德和伦理上的藩篱;然而,在它将人的本质降格到低等生物水平的同时,却又将人类拔高到世界的绝对统治者的地位,赋予自己以至高无上的生杀大权;它删除了道德在人类生活的作用,将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视为最高的人类生存法则。
 
相信自然进化的科学和先进性,还是承认在这个世界之上、在人类之上,还有更高的创造主?相信人类是自然进化而来,其生命品质与猴子、鼠类、蛆虫并无二致,还是相信人是造物主的杰出作品,并因此拥有独特的灵魂和生命的尊严?相信道德是造物主与人类达成的良心之约,是先验的、绝对的,而人的理性必须无条件服从于它的呼召,还是相信道德是人类理性思考的结果,是经验的、相对的,是由人来定义,可以根据需要和变化随时加以修改的?是继续保持一种虚假的、盲目的乐观态度,混迹于进步主义的合唱团,还是回归常识,重新尝试去过一种有道德意识的生活?自欧洲的启蒙运动以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便一直在左右着人们对于世界的不同认知以及由此发展出来的生命品质。
 
对于我来说,相比起喧嚣尘上的伊斯兰恐怖主义,无神论原则才是真正构成对人类世界的长远威胁。原因在于,通过滥杀无辜和制造恐怖的方式来推行其意识形态主张,固然会引发人们对它的恐惧甚至屈辱的服从。然而,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同样会遭到世人的唾弃和反抗,从长远来看,它注定不可能获得成功。而无神论原则却完全不同,它以人类理性和科学真理的名义出现,通常,人们很难抵挡住它的诱惑。然而,一旦接受这种看似无害的观念,它就会悄无声息地进入到人们的精神世界并将其充满。从根本上说,这种学说无法给世人提供一个坚实的道德基础,最终,它会导致生活的荒芜和生命及其内心秩序的虚无化。一个由无神论原则所统治的社会,必定是一个道德败坏,人们争相堕落的世界,而今天的人们恰好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它已经成为现代社会无法自我愈合的不治之症。
 
“自由来自恩典!”奥古斯丁这样写道。今天,有着完全不同信仰历程的人们有必要静下心来,去侧耳聆听那些生活在远古世界里的人们曾经思考的东西。
 
2020年10月28日
 
关键字: 马萧 共产主义 道德与自由?
文章点击数: 1261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