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9/2020              

余东海:自由从哪里来?

—— 中西自由观之同异

作者: 余东海

 
 
 
 
百余年来国人追求自由追得好辛苦,但越追越不见自由的踪影,因为道路方向大错。一步错步步错。试图从民族主义、民主主义、民粹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党主义等邪路上寻求自由,固然南辕北辙;希望从“上帝的恩典”中寻求自由,同样背道而驰。把自由归本于耶教,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代迷昧。
 
奥古斯丁说,自由来自于上帝的恩典,这是耶教的观点。耶教是神学,神本主义学说,一旦政教合一,必无自由可言。
 
自由只能来自仁本或者人本。也就是说,只有仁本主义和人本主义两种文化落实到政治上,才能开出自由。人本主义开出来的是西方现代的自由,由民主法治保障;仁本主义开出来的是中华特色的自由,由礼乐制度保障。
 
或说传统儒家没有人权自由的概念。东海曰,这不是问题,以义起之既可。程颐说,礼以义起;东海曰,词以义起,即根据义理表达的需要起用相应的词语、概念。或自铸新词,如孟子自铸良知;或赋予古词以新意,如王阳明赋良知一词以新意;或借用他家词语,如新儒家著作都大量采用现代词语。
 
保守主义思想家巴里•戈德华特说:“在保卫自由时,极端不是恶;在寻求正义时,中庸不是善。”或许是翻译问题,但言者译者显然不明中庸之道。为之改正一下:在保卫自由时,极端就是至善;在寻求正义时,中庸就是至善。中道君子为了追求和保卫自由,寻求和维护道义,无所不用其极。
 
自由完全可以成为儒家与自由派最大的共识。不同在于,儒家的自由有双重性,内而追求道德自由,外而追求王道自由,即中华特色的自由。外在自由需要条件的成熟,内在自由无条件,我欲仁斯仁至,我欲自由斯自由至。只要自强不息,就有望抵达其境。
 
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良知,那么,他就是道德自由者。这样说无论如何都不过分:道德的目的不是废除和限制自由,而是保护和扩大自由。良制良法就是人类道德良知在政治上的体现。
 
这个观点是受哈耶克启发所得,或者说,这段话学舌哈耶克的一句名言。他说:“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这样说无论如何都不过分:法律的目的不是废除和限制自由,而是保护和扩大自由。”(《通往奴役之路》)
 
或说:“自由主义不修内圣,再严密的制度也是空文。”此言不合儒理,过于轻视制度的作用;也不符合事实,自由主义不修内圣,民主法治岂是空文?任何人没有侵犯他人自由的自由,任何人没有违反法律而不受惩罚的自由。这就是法治社会。当然,不修内圣,确是缺陷。不修内圣,政治无法建设王道,无法建设德主刑辅的礼乐制度,亦无法让制度精益求精地严密化。
 
不修内圣,个人难以培养浩然之气,成为圣贤君子。有文章题曰:《英美为何总是产生“问题领导人”?》这个问题就与西方文化不修内圣有关。西方文化有人本主义、神本主义两大体系,都不明内圣功夫,培养不出君子。其中最好的人也只是正人善人的级别,无法进入仁智勇三全的君子境界。故西方包括美英,所产生的领导人多少都有问题。不过,有自由主义价值观的熏陶和民主制度的制约,其领导人最坏也有限,不至于堕为暴君恶棍邪教主。
 
对于自由政治、民主制度和现代文明,儒门态度和看法因人而异。例如,民国诸儒完全认同,视民主为外王;东海不完全认同,又视之为儒宪之外的次优选择;蒋庆先生侧重于批评,认为“民主的形式”与“儒家的内容”不相容。都很正常。
 
新世纪以来,民主制度和西方文明暴露出来的问题和弊端越来越多,儒家有所批判,理所当然,但要注意两点:第一、言之成理,言之有据,不能莫须有和想当然;第二、坚持仁本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不能敌视自由民主和西方文明,不能滑向极权主义。
 
一些人认为现中国并不缺乏自由,争取自由是多此一举或别有用心。这种观点极端错误,要因有三:一是愚昧无知,经过极权洗脑,昧于自由真谛;二是心灵失灵,麻木于持久的奴役,不知自由的可贵;三是奸恶上瘾,习惯于享受丛林式的自由,包括欺世盗名的自由、贪污腐败的自由,巧取豪夺、谋财害命的自由,遂以真正的自由为敌。三种人分别是盲目、盲心和丧心。
 
自由与秩序的关系,是不二又有别。有别,意谓两者是体用、主客关系,自由为体为主,秩序为用为客。相对于自由,秩序及维护秩序的制度,都侧重于工具价值。自由与秩序不二,意谓自由与秩序相辅相成,同归于仁。自由必有序,无序非自由,方便说,自由即秩序。
 
无自由的秩序是极权主义恶秩序,无秩序的自由是民粹主义、无政府主义伪自由。无秩序可以建设之,恶秩序必须打倒之。打倒恶序,才有自由。
 
这是一条东海律:人无人格不成人,人无自由即为奴。极权社会就是典型的野蛮社会奴隶社会,最易培养奴才吸引奴才,最难培养和吸引人才。极权的野蛮是丛林和监狱的统一,不适合正人正常人生活,遑论人才。虽有人才,极易败坏。
 
故极权社会必缺人才,缺乏文化、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等各方面的人才。纵然通过特殊手段培养和吸引少数专业性人才,也无后劲和持续发展性。极权社会必然整体落后,绝无赶超自由社会的可能,这是要因之一。
 
美国经济科技实力、国家综合实力之强大举世无双,许多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人类很多重要发明都源自美国。原因是综合性的,包括地理条件的优越、优秀学府的众多、科技人才的荟萃、发展策略的高明等等。但第一因、根本因无疑是自由,其它原因无不植根于自由之上。自由是创造、发明、发展之源。
 
维护人权自由是对人民和国家最根本的爱护,尊重言论自由是对儒家最基本的尊重。言论自由堪称儒家的底线和生命线。没有言论自由,纵然位高金多,无异奴隶囚徒的实质;一切花言巧语,无改人格侮辱的本质。故当局万言不如一行,万行不如一事:结束对言论自由的侵犯。
有一句名言: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东海反其意曰,不让人说话,天会塌下来。道德崩溃,社会黑暗,就是天塌了。不让人民说话的政治,必然暗无天日;不能自由说话的社会,必然风雨如晦。
天塌下来,黑暗中所有人的命运都会被恶化,恶化最全面彻底的是不让人民说话的势力。不让人民说话,就是背道逆天,终将自绝于天道和天下!
 
在极权社会,追求自由是有风险的,故追求自由就值得肯定。这是东海敬佩自由派的要因。东海当年也是自由派。自由群体文化缺陷很大,但他们对中国自由事业的奉献牺牲也是最大的,不少人为此献出了生命。
因此,无论自由派对儒家态度如何,其整体都是值得尊重的。而且,可以视为儒家反对极权、追求自由的同盟军。特此强调,无论自由派对儒家态度如何,儒生都应该对他们保持基本尊重,以礼相待。
 
东海客厅朱明江厅友说得好:“儒家不但要认可和支持自由思想,同时民主制度也是儒家渡向到现代社会和政治的桥梁。”然哉。我非常渴望跨越自由阶段,从极权暴政直接跨向王道仁政。但我深知,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比马家梦更加不可能。从极权升级为王道,首先必须自由起来,就像从盗贼变成君子首先必须善良起来一样。个人和社会的成长都难以躐等,只能一步一步来也。
 
对于自由,可以不追求,不可以反对。没有王道还可以做人,自由政治、民主制度可以保障人权和人格尊严;没有自由则只能为奴,不为奴隶,便为奴才----这就是马邦现状。儒家有比自由民主更高的追求,但最高的追求也必须建立在自由之上,这是人类的底线。
 
追求自由是君子责任,不反对自由则是道德底线。反对自由是非人化两大标志之一。反对自由者,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都是三帮分子。反对自由,不仅不配为君子人,而且不配为人。
 
重申一条东海律:极权与自由之间没有中道。中庸之道不是在两者之间搞折中,而是坚定不移地追求自由。在两者之间搞折中者,不是乡愿,就是三帮。注意,这里的自由,包括礼制德治保障的王道自由和民主法治保障的自由主义的自由。也可以说,极权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有中道,那就是仁本主义王道。
 
 
2020-10-31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1054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