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3/2020              

一真溅雪: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

作者: 一真溅雪

 
 
 
在国内外一片风声鹤唳声中,不声不响召开的、历时四天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终于在10月29日在北京草草收场了。会后中共当局照惯例,对外发表了一份《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与历届的《中共XX届X中全会公报》相比,这一次的公报显得更加缺乏逻辑、内容更加杂乱无章,更加语无伦次。公报中除与往常一样,充满各种自吹自擂的陈词滥调、假大空话、废话和套话之外,其中前后矛盾、祥林嫂式的一再重复之处比比皆是。实为中共当局历届全会公报中水平最差的一份公报。由此也可看出,由于中共当局选拔人才时的逆淘汰机制,和以对党的忠诚、对党的最高领导人的忠诚为唯一的选“才”标谁,使得中共当局的人才匮乏,已经沦落到了即使按照中共的标准都写不出一份像样的全会公报的地步。中共的逆淘汰机制和建政以来对知识精英的打压催残,现在终于到了自食其果的时候了。
 
公报一开始就强调“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对国内外人士进行忽悠。现在许多人听信中共当局的谎言,把过去毛泽东和中共在延安用来忽悠美国人和国内知识份子和学生们的那些诸如:反对一党专制、反对独裁,要建立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要实现罗斯福总统所倡导的“四大自由”……之类的谎言当作毛和中共的“初心和史命”;也有人把中共当局现在才提出来的“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夏兴”当作中共当局的所谓“初心和史命”。实际上翻开中共自1921年成立以来的历史,前面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从来也未曾成为过毛和中共为之努力奋斗过的“初心和史命”。
 
中共真正的“初心和史命”就是在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国际的领导和支持之下,以暴力夺取政权,建立苏俄式的无产阶级专政的苏维埃政权,进而把世界共产革命推往全世界,实现赤化全球的共产主义“伟大”目标。早期的中共把在中国的暴力革命当作国际共产革命的一部份。
 
在习近平的心目中在全球实现共产革命、赤化全球的“初心和使命”并未改变,只是把它换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包装推向全世界。这就是为什么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在这次五中全会公报中一再宣称:一定能够在新时代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有力地推向前进的原因。
 
面对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和“武汉新冠肺炎”大流行以来,中共当局在国内外政治、经济和外交上所面临的严峻局面,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在公报中除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大话空话,以及一系列无法兑现的许诺之外,没有拿出任何可实施的具体解决办法。
 
老实说,面对如此复杂的进退维谷、内外交困的严峻局面,又要坚持走回到毛时代这条老路、死路的、以习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不要说在常识贫乏、生性鲁钝的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当局,拿不出具体可行的解决办法;即使让老奸巨滑、阴险歹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视民众为炮灰草芥的毛泽东来领导现在的中共,他也拿不出应对现在这种内外交困的严峻局面的办法。
所以他们只好效仿他们的老祖宗马克思在推销他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时老手法,那就是为他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向早期的共产主义者和工人们描绘了一幅永远也无法实现的、具有极大欺骗性和诱惑力的共产主义“美好远景”,以使他们忘却当下的苦难和将要付出的惨重代价,去为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伟大”目标去牺牲、去奋斗。
 
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在五中全会上制定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0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企图以此来忽悠中国大陆民众,继续忍受当前中共带给的们的苦难,继续为那个永远也不可能到来的“美好远景”作出牺牲。
 
这次五中全会公报和以前历届公报一样宣称要坚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车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这些中国大陆社会一切灾难的总根源的陈腐过时的思想观念,也就是要坚持走过去这条给中国大陆民众带来了至今尚未穷尽的史无前例的深重灾难的老路。但又自相矛盾地宣称要“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这表明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坚持走过去的老路是实,而所谓“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不过是个欺骗国内外人士的幌子而已。
 
在谈到“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时,公报居然恬不知耻地宣称中共“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如果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只要稍微把人民的生命和身体健康当一回事,还不要说放在第一位,都不会造成“武汉新冠肺炎”在武汉、在全国和全世界的大爆发、大流行。
 
因为在去年十二月初“武汉新冠肺炎”在武汉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已经有相关医务人员逐级上报至中央,一贯忽视民众生命、视人命如草芥的中共,根本就不把它当一回事,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把疫情扑灭在萌芽状态。而此时的疫情,涉及的人员很少,涉及的地方范围也很小,如果中共当局稍微把人民的生命和健康当一回事,那么,在那时及时采取隔离、治疗措施,仅凭武汉市自身的医疗资源,就完全可以把“武汉新冠肺炎”扑灭,不会使“武汉新冠肺炎”先蔓延至全武汉,然后蔓延至全国和全世界。
 
然而在今年元月上旬“武汉新冠肺炎”在武汉的蔓延也日趋严重之时,中共当局为维持表面的虚假繁荣景象,仍指使武汉当局于元月十八日照常举行多达四万余人参加的百家宴。中共当局为了防止疫情影响春节的节日氛围、影响它表面的昇平景象,一直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来阻止疫情的蔓延,反而将“武汉新冠肺炎”的疫情、死亡率、人传人的危害性对国内外进行隐瞒欺骗,致使春节前有五百多万武汉人随春节期的人流到达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这才造成“武汉新冠肺炎”在全国和全世界的大爆发、大流行。由此可以看出对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而言,千百万人的生命远不及中共当局的“脸面重要”。
 
此外从中共在中国大陆所实施的、并大力对国内外吹嘘的所谓“全民医保制度”中,也可以看出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是不是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了第一位。
 
据统计全大陆的公共医疗资源有80%是被大陆的四千多万党政军干部和他们的离退休人员占用了,而其余十三亿五千多万的普通民众只占全国医疗资源的20%。
 
党政军干部们,特别是中层以上的官员和他们的离退休官员,看病住院基本上不用自己掏一分钱。而普通民众,即使参加了医疗保险的普通民众,在报销医药费时中共当局设置了重重障礙,不住院,所有的医药费都不能报,而普通民众遇到大病,想到好一点的医院去治疗,在医院没有关系很难住到院,即使住进去了,也要预交一大笔医疗费和数额不等的所谓的门槛费(这是不能报销的),医院才会开始治疗,一旦预交款用完,又没有钱继续预交,医院就会停止治疗、停止用药,病人就只能出院等死(因报销手续要到出院时才能办理)。而且普通民众在办理报销手续时,医疗部门又设置了种种障碍,这也不能报、那也不能报;这项只能报多少,那项又只能报多少,到最后私人负担的部份要占60%以上。最近又有多个省份各自将数以百计的药品排除出医保范围。而普通民众退休后,不仅要继续交医保费,而且与去年相比今年他们交的医保费增加了85%左右。
 
这些事实表明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只是把他们自己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像他们在五中全会公报中所声称的那样:“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公报像以往一样对把中国大陆社会带进目前这种在国际上四面楚歌;在国内不可克服的矛盾重重的危机状况的习近平大加吹捧,以图掀起对习的个人崇拜。公报宣称:“实践再次证明,有习近平同志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领航掌舵……我们就一定能够战胜前进道路上出现的种种艰难险阻,一定能够在新时代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有力地推向前进”。公报中对习的吹捧,使这份公报看起来更像是上世纪毛时代发佈的中央全会公报。
 
公报声称:“全面依法治国取得重大进展,全面从严治党取得重大成果,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快推进”。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现在依法治国了吗?它就连它自己一手制定的那些“法律”、“党章”它都可以视为一张废纸。前不久中共党内著名的异议人士任志强先生,仅因以含蓄的方式对习近平越来越膨胀的个人集权野心提出批评,这无论是按中共党章的规定还是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的规定,这都是作为一个中共党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任先生理应享有的权力和应尽的责任,然而按党章和宪法行使一个党员和一个公民享有的权利和应尽责任的任先生,居然因此被中共当局判处了十八年的重刑;无獨有偶,继任先生被中共当局违法重判之后,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女士也因依党章和宪法赋与她的权力对中共和习近平的所作所为提出了批评,由于蔡女士已出走美国,中共对她已鞭长莫及,才使她逃脱了中共的魔掌,避免了一场与任先生一样的牢狱之灾。然而恼羞成怒的中共当局,竟然把蔡女士依法理应享有的生存权之一的退休工资也无理剥夺了;前几天也是依法行使自己的公民权的耿潇男夫妇也先后被中共当局非法无理抓捕关押,至今杳无音讯,这就是中共“全面依法制国取得重大进展”的真实面貌。
 
至于公报所称:“全面从严治党取得重大成果”则更是一句自欺欺人的谎言,君不见自习上台以来,党政军各级官员,甚至基层干部的贪腐案件,虽经王岐山主导的所谓“反腐重拳”的打击,但至今仍然层出不穷。因为基于不受制约的权力所滋生的腐败,若不是从对权力进行有效的制约和监督着手进行治理,企图靠成立一个又一个名称不同的新“反腐机构”来治理贪腐,这无异于隔靴搔痒,而且这只能给掌握反贪腐大权的官员带来新的、更多的贪腐机会。因为每新成立一个反贪腐机构势必要赋与这个机构及其官员更多、更大的不受制约、不受监督的权力,于是就造成现在这种从上到下的贪腐份子年年抓、年年有更多的贪腐份子前扑后继,而且越来越多,其中有许多就来自于这些新成立的反腐机构的官员。
 
整个谎话连篇的公报中难得的一句真话,那就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快推进”。这句话不假,近几年来,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在在全国各地包括乡村,安装了数以百万计的摄像头;在机场、车站、码头和重要交通干线和路口安装了大量人脸识别系统;在全国建立了手机定位系统、大数据系统、网络管控系统……这些东西确实很现代化,但中共当局使用这些现代化的技术,其目的主要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快推进”;更不是为了方便民众和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中共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加强对全国民众,特别是党内外异议人士的监控,企图使中国大陆的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处于中共当局的严密管控监视之下。
 
此外中共当局为了继续对大陆民众进行欺骗、隱瞒和洗脑,不惜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使用现代网络技术建立“绿霸”、“金盾”防火墙,以阻挡大陆民众通过网络获知国内外历史和现实的真像,以图以此来巩固以习为首的中共在中国大陆的半市场化权贵共产极权统治。
 
公报吹噓:“全会高度评价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决定性成就……脱贫攻坚战成果举世瞩目,五千五百七十五万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城镇新增就业超过六千万人……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近十亿人”。然而据李克强总理前不久在讲话中声称中国(大陆)还有六亿人月收入不足一千元,他们“小康”了吗?
 
笔者前不久与儿位友人曾到山西与河南交界的太行山区作过一次自驾游,途经河南北部和山西南部所见当地之贫困景象仍然令人意外,那里农村的景象仍只相当于湖南湖北上世纪九十年代农村的情况,山西南部太行山区则情况更差,公路、高速路倒是修了不少,但除了一些运煤(这是山西的特产)的大卡车之外其他车辆也很稀少,特别是进入山西东南部的太行山地区之后,就连人烟也很稀少,偶尔见到的几个村荘,也基本上看不到几栋像样一点的房子。当我们到达太行山一处新修的旅游景区时,那里生活水平之低,令我们这些南方人都有些吃惊,为了吸引游客那里的旅游区免收门票,登山的缆车也已停运,可见游人之稀少,那里的民宿,包吃包住开口要价仅每人每天60元,还还价,50元甚至45元一天包吃包住当地民宿都能接受,可见当地生活水平之低下。
至于“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近十亿人”。中共党政军官员干部们的养老保险倒是有了保障,他们少的每月也有四五千元,多的每月上万元甚至数万元,至于那一小撮党政军高干们退休后,每年享受的退休待遇福利从每年数十万、数百万直至数千万不等,而普通民众退休工资多的才有三四千一个月,少的只有两三千其至一两千元一个月,而占人口大多数的数以亿计的农民所享有的所谓养老保险实际上却似有若无,内地农民即使是享有养老保险的每月也只有一百元左右(东南沿海的发达地区要高一些),即使这种似有若无的养老保险,按中共自己的统计数字,全国还有四亿多人没有享受到(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农民),这就是中共在公报中所吹嘘的:“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迎十亿人”的真像。
 
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城镇新增就业超过六千万则更是严重背离现实的瞎吹。在中国大陆目前这种内外交困的严酷环境之下,外资甚至内资和产业链都大量撤离中国大陆,再加上“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重重打击之下,失业大潮已经到来,不仅大学毕业生就业无门,就连农民工都已到了无业可就的地步,最近中共当局号召农民工、大学毕业生回乡创业,企图再次掀起一波“上山下乡”的高潮就是失业浪潮已经到来的证明。
 
此外笔者外出时乘坐的那些K字头、丅字头的普通火车,因票价远比高铁和飞机便宜,通常都是农民工及其家属出行的首选,然而近年来,不仅这类火车的车次大为减少(车次减少的原因不仅是乘客减少,还因高铁的连年的亏损,为把乘客驱赶去乘坐高铁而有意减少普通火车的车次也是原因之一),即使是在车次大大减少后的普通火车上,以前要提前几天才能买到坐位票的普通客车,现在不仅临时去买票都能买到坐位,而且这些以前连过道上都挤满了人的普通火车,现在几乎每节车厢都还有不少空位。而高铁的景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以笔者近年乘坐高铁所看到的情况看,即使在客流量最大的高铁线路之一的京广线上运行的高铁,除节假日之外,高铁的载客量通常都只有百分之五六十左右。这些情况都客现地、无可辩驳证明中国大陆经济下滑、企业倒闭、外资外企外流、失业高潮已经到来的事实。这不是五中全会公报中所凭空制造的那些统计数字和连篇累牍的自吹自擂的华丽词藻所掩盖得了和改变得了的。
 
公报中不止一处一再强调:“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独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
 
熟悉中国大陆情况的人都知道,中国大陆之所以在科技上缺乏創新,其主要根源还在于中国大陆缺乏“创新”所需要的宽松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创新”所需要的教育体制以及在中国大陆无所不在的腐败的病毒对中国大陆的科研和教育体系的严重侵蝕。
 
中共当为维护其共产极权体制的“长治久安”,其人才选拔机制必然是以对党和党的最高领导人的忠诚度为其最主要标准,这就注定了中共当局的人才选拔机制是一种逆淘汰机制,那怕是在教育和科研体系里也是如此,大凡有自己的独立見解、富有想象力和有质疑勇气的人,在这个体制里都被他的领导和同事们认为是不合时宜的异类,而遭到这些人的排斥、打击和压制。然而又只有具有独立思考能力、丰富想象力和具有质疑勇气的人才具备创新的能力。一大批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和想象力的人,不仅充斥于从上到下的各级党政军的机构,就连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都被这些没有独立见解、缺乏想象力的人所把持,这样的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哪里会有创新能力?哪里会有发明创造?此外中共当局的独裁专制造成的空前绝后的严重腐败已经蔓延到以前号称“清水衙门”的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学术论文造假、科研成果造假、学术头銜与权钱的交易现象在中国大陆层出不穷。就连院士的评定过程都充满腐败,而各级中共官员通过权力和金钱牟取学术头銜的事,更是中共官员的通病,就连中共当局的最高领导人的“法学博士”头銜的获得都令人莫明其妙,一个高小毕业生到清华大学镀了几年金,学的是有机化学,后来写了一篇关于农村经济的博士论文,结果被授与的居然是与有机化学和农业经济风马牛不相及的“法学博士”头銜,这假也造得太失水准了吧!你就给他个“经济学博士”也还算与他那篇有关农业经济的所谓论文沾上了一点边,可见当官的论文造假、博士头衔的造假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了。
 
上行下效,中共的各级党政官员也竞相效仿,纷纷利用自己的权力通过到高校、党校读带职博士生的方式获得了各种学术头銜,你能指望这些官员博士甚至院士有所发明有所创造吗?即使是专门从事科学研究的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也都被那些不学无术的、被民众称之为“砖家”、“叫兽”人所把持。这些人善于钻营、善于吹牛拍马,只有这些人才能申请到科研项目和经费,这些科研经费除被白白浪费了一些之外,大多中飽了这些“砖家”、“叫兽”们的私囊,而这些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中那些真正具备科研实力的人,往往因不屑于钻营和吹牛拍马讨好上级领导,因而申请不到科研项目和经费,这些人之中有不少只好离乡背景出走异国他乡,像这样的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你还能指望他们有所发明、有所创新吗?
 
此外中国大陆缺乏创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共当局那奉行了七十年之久的、以培养党的驯服工具为目的的、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教育方针。在这种以培养党的驯服工具为目的,和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教育方针的指导之下,从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所执行的教育方式,都在于扼杀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想象力、反抗精神和质疑的勇气,培养学生对权力、权威的奴隸式的驯服态度。在这样一种教育体制之下,培养出来的学生,他们也许凭死记呆背在一些书本知识的考试之中能获得高分甚至满分,但这种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学生你能指望他们有所发明有所创新吗?这就是为什么历年全国各地出现的众多高考状元,大学毕业后,无论是留在国内的还是出国留学的,大多表现平平,因为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想象力和质疑的勇气(这些都是一个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人必备的素质)从小就被中共当局的这种教育体制扼杀殆尽了。
 
在当前国内外的严峻环境之下,中共当局已经有末日将临的恐惧,所以整个五中全会公报之中,强调得最多的就是“安全”二字,到公报的后部份还写到:“全会提出,统筹发展和安全,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实施国家安全战略,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统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筑牢国家安全屏障。要加强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确保国家经济安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五中全会公报中所列举的这一系列“安全”和“稳定”所指的仅仅是为了维护以习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的安全和其极权统治的稳定。这表明以习有首的中共统治集团已经意识到在目前的国内外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之下,他们所面临的安全和稳定方面的巨大威胁,然而面对这些来自国内外的对其安全和稳定所构成的巨大威胁,在公报中以习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除了一些空洞的口号和自吹自擂的大话、谎话之外,没有拿出任何具体的解决办法。实际上他们在坚持过去那些导致他们目前这种进退维谷的困境的共产极权教条的情况之下,他们也实在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解困办法。
 
不过办法并非没有,只是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不愿采纳罢了,这个办法就是彻底抛弃他们一直坚持的各种共产极权教条的束縛,放弃他们所攫取的权力和利益,逐步进行真正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接受普世价值观念,实行三权分立的民主宪政,捨此,别无他法。
 
2020年11月2日 
 
 
关键字: 一真溅雪 评 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
文章点击数: 947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