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歐洲之聲 [北京观察] 】  时间: 12/9/2020              

高瑜:那么多不堪回首的日子——怀念刘晓波

作者: 高瑜

 
 
Liu Xiaobo, a prominent scholar and activist, was sentenced by the Beijing No.1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to 11 years' imprisonment and deprived of political rights for two years on Christmas Day (December 25, 2009). The accused offence was only that Dr. Liu took part in drafting and signing the Charter 08 and writing six commentaries.
 
 
今天是纪念晓波的一个日子。12年前的今天,他因为要在两天之后的世界人权日公佈《零八宪章》被北京公安抓捕。还记得当天给刘霞打电话,她焦急、恐惧又奋不顾身地讲述了一切,至今她的声音还迴响在我的耳旁。
 
次年10月底,我被邀请参加捷克天鹅绒革命20週年庆典,见到哈维尔前总统,请他在带给刘霞的一本着作上签字,并请他援救刘晓波。我还会见了许多《七七宪章》的参加者,都是着名作家、学者和记者,他们告诉我当年他们採用发言人制度,三个发言人被捕,再推举三个顶上。我坦言:“中国知识分子没有你们勇敢,在中国除了刘晓波无人能组织这样大规模的和平运动。”
 
回到北京,就是平安夜审判和圣诞宣判。警察就在我家上岗,我就是当着他们的面,登着梯子把黄丝带系到窗栏上的。
 
2010年是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一年, 1月6日,哈威尔和作家兰多夫斯基、主教马里,选择《七七宪章》签署33周年纪念日,踏着布拉格的残雪,到中国驻捷克大使馆递交写给胡锦涛的公开信,抗议中国判处刘晓波11年监禁。中国大使馆闭门不见。他们三人是《七七宪章》的第一批发言人。哈维尔联合捷克和斯洛伐克40多名议员提名刘晓波为和平奖获得者。
 
 
 
 
 
瓦茨拉夫·哈维尔先生
 
这一年我则整月整月地被上岗,9月李昌先生去世,11月李普先生去世,我都是坐着警车去八宝山参加遗体告别的。好在出行不孤,有一个蹭警车的伙伴——姚监复老友,因为蹭得多了,警长下班,还用私家车送他回家。凭心而论,那时警民关系还算正常,公是公,私是私。绝没有像今年因为我发推特,竟然株连我儿子失业至今。
 
 
 
 
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讲台上放着一张空椅子,上面搁置着奖状,而获奖者刘晓波此时正在锦州监狱中。
 
 
现在网上,依然能查到毕谊民的文章,他给晓波照的一张肖像被诺贝尔基金会选中作为颁奖肖像,2010年的人权日,向刘晓波颁奖,肖像旁边是象徵晓波的空椅子。小毕拍照时曾对晓波说:“你笑起来遮丑。”我还查到晓波病重时我发的多条推文。今天想起来的都是不堪回首的日子。
 
今年本应该是晓波出狱的年头。11年了,我家护窗上的丝带,黄色不褪,鲜艳依旧,每天向着天际飘动着人间对他的思念。
 
 
 
关键字: 高瑜 那么多不堪回首的日子 怀念刘晓波
文章点击数: 2820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