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台灣上報 】  时间: 12/11/2020              

梅秉彝:中共地下黨

作者: 梅秉彝

 
 
最近幾年,世界各國的學者、教授和評論界紛紛發表了許多關於中國共產黨在西方國家進行滲透、侵蝕活動的文章。其中DiDi Kinsten Tatlow更在文章中指出,有六百個在美國的組織與中共統戰部有聯繫,相信統戰部是通過這些組織進行統一戰線滲透工作。
 
這六百個組織包括有: 83個同鄉會; 39個倡議和平統一台灣協會, 如「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5個美中友好協會; 129個教育學院或教育組織,如「孔子學院」; 70個中國專業人士所組織的聯誼會; 265個中國留學生和學者會。數量是相當驚人的。
 
不過,這些文章雖然都認定了中共利用這些繁多的組織在各國進行滲透活動,卻未能道出中共統戰部如何去滲透,以何種操作方式從事這種滲透活動。答案是: 中共有一個地下黨,中國共產黨以地下形式進行活動。
 
中國共產黨於1921年成立時,正值民國十年的北洋政府時期,活動受到很大的限制。後又經過1927年4月12日中國國民黨發動 "清黨" 運動,大量殺害、清除中共黨員,使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之後,中共黨組織一直以地下形式存在,黨員隱蔽其黨員身分進行活動。直到1949年取得政權,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中共才讓黨組織及黨員身分公開。
 
但是當時香港仍在港英政府的統治下,中共在香港的黨組織因而未被公開,仍以地下形式展開活動。中共黨組織在香港的部分,被梁慕嫻女士稱為「中共地下黨」。地下黨它從未停止利用香港作為基地,在勞工界、工商界、紀律部隊和學界等領域中,發展黨員及其組織, 以"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 的十六字建黨方針進行運作,一直沿用至今。即使是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後,地下黨在香港的運作模式仍然未變,繼續把黨組織藏在地下。
 
不過,中共地下黨組織和黨員都會披上一件外衣,即是有一個可以公開的職業和身分作為掩護,以便公開活動。例如曾任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社長及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簡稱港澳工委)書記的許家屯在回憶錄中說:「我的職務,對外名義上是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社長, 實際上港澳工委書記才是 "正業",是中國政府駐香港的總管。」換句話說,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也就是許家屯的紅色外衣,掩蓋著他的正業:地下「港澳工委」書記的工作,以地下形式總管香港一切事務。
 
前中共地下黨員,中共地下黨揭露者,時事評論員梁慕嫻女士以她個人的經歷證明,中共地下黨確實存在於世上。為了欺騙香港人,為了滲透全世界,中國共產黨變身為地下黨進行活動,中共地下黨是中國共產黨的分部。
 
梁慕嫻出生於香港,在香港長大,現居加拿大溫哥華市。她於2012年2月在香港出版著作《我與香港地下黨》,勇敢地記述了她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經過,撰文抨擊中共地下黨在香港施行的政策,揭露中共企圖侵蝕香港,改造香港的陰謀,指出「一國兩制」政策實為一場騙局。
 
梁慕嫻因應哥哥的叮囑入讀地下黨創辦的紅校——香島中學初中一年級。經校內關老師的引導,參加了學科以外的學習小組;在小組中老師以革命小說為教材,帶領他們由認識祖國到認識中國共產黨,及至認識毛澤東。
 
最後, 於1955年,時年十六歲的時候,在關老師的介紹下,梁慕嫻參加了中國共產黨屬下的「共產主義青年團」,在學校的課室內舉行入團儀式。她成為中共領導下的同志,一個共青團團員
梁慕嫻這一經歷充分說明,香島中學除了掛上中國國旗之外,表面上是一間正常的,普通的私立學校,學生一般學習文科、理科等各項課程,參加政府舉辦的學生會考,但其內部卻存在秘密的中共地下黨。香島中學只是地下黨的紅外衣,掩蓋著校內地下黨組織的活動。
 
入團之後,於1956年,梁慕嫻被黨組織派去「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簡稱學友社)開展學生工作。她於1961年轉正為正式中國共產黨黨員,並由1962年起擔任該社主席。
 
這個學友社是一個學生團体,由地下黨創立於1949年。成員絕大多數是紅校以外的灰校學生,包括官立的、教會的、私立的各種英文、中文書院。社内舉辦各項吸引學生的課外興趣組,比如舞蹈組,戲劇組,合唱團,中樂組,文藝組,補習班等。
 
根據梁慕嫻的回憶,這個社團表面上是非常正常的學生活動團體,沒有掛上中國國旗,更沒有掛上毛澤東像,從外表看完全沒有政治色彩。但梁慕嫻指出,這個社團其實有三位幕後人物是由地下黨上級組織指派來學友社做領導工作的。他們秘密與社內的黨員見面,每週一次,或個別單獨會面,或小組形式討論。但他們三人從來不會公開在學友社的日常活動中露面。
 
至於社團內的每一種活動組,均由若干地下黨員主持及策劃。地下黨員在社內的工作表面上是組織、安排各興趣組學生的日常練習和排演課程,也會籌備每年的多項公開演出工作。但其實每個地下黨員在這些工作的過程中,會物色條件適合的學生對象,以個別接觸或組成秘密小組進行愛國愛黨教育,至成熟時,發展其成為黨、團員,建立黨組織。這些來自灰校的學生,沒有經過紅色汚染,可以輕易地考進香港大學或中文大學,甚至進入政府部門任職。
 
梁慕嫻坦白承認自己曾在學友社做著這樣的工作,像香島中學的關老師那樣。這也說明學友社這個社團不過就是地下黨的灰色外衣,掩護著地下黨員們的工作。
 
現在,曾任山西和青海省委書記的駱惠寜,於2020年1月被中國國務院任命為香港中聯辦主任。也像許家屯一樣,他的職務對外名義上是中聯辦主任,實際上「香港工委」書記才是「正業」,是中共派駐香港的總管。由於駱惠寜有中聯辦作為他的外衣,他這個總管躲藏在中聯辦内,無論香港出了甚麼大事,比如搜查,抓捕,鎮壓,頒布港版國安法,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等等,都只見到港府官員在操作,好像都與他無關,很難找到他的頭上。
 
中國共產黨以地下形式在香港運作是非常成功的,其欺騙性非常有效。當地下黨組織伸展到全港多個領域,如紀律部隊、傳媒、大學、政府部門的時候,它就控制了香港,使香港變色,使「一國兩制」形同虛設。
 
時至今天,中國共產黨把地下黨形式向台灣及全世界推進,繼續進行滲透,侵蝕,擴張的活動。他們在台灣及各國所創立的,多如牛毛的各種各樣公開合法的社團、會所、機構、學院、媒體等組織之內,都存在一個不為人所知,披上一件灰色的或紅色的外衣的地下黨組織。而在中國公開的中共黨組織,特別是中共統戰部的黨組織,卻是秘密地聯繫著、領導著上述社團組織內的地下黨員,向他們傳達黨中央的指示,貫徹執行黨中央的方針政策,指導這些地下黨員訂定各項陰謀滲透的計劃。
 
這就是為甚麼2019年當世界各地市民舉行支持香港反修例運動的遊行示威中,中國領事館可以在各地組織「紅旗軍」(又稱小粉紅),聲勢洶洶地狙擊遊行示威的原因,中共靠的就是地下黨。
 
由於地下黨員隱瞞身分,在公開的社會活動中很難被辨認出來,要靠覺醒了的黨員自我揭露或是知情人士的舉報,甚至是由政府安全部門立例偵缉,搗破。
 
目前來看,在台灣或世界各國中揭出中共地下組織的活動情況非常重要,這是急不及待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至今為止,在香港除梁慕嫻外,已另有九位人士或用口述方式,或在回憶錄中公開了他們的中共黨、團員身分,證實了地下黨的存在。他們是:司徒華,柯其毅,宋樹材,甘玉珍,劉文成,何銘思,翟暖暉,羅孚,金堯如。
 
希望有更多的地下黨員克服恐懼,覺悟到中共禍害的嚴重性,勇敢地站出來揭露中共地下黨的滲透陰謀,使台灣及各國政府加以防範,遏止中共的入侵。
 
作者介紹:
梅秉彝是香港出生的音樂工作者, 現為自由評論員.
 
( 本文原刊於台灣上報 )
 
 
 
关键字: 梅秉彝 中共地下黨
文章点击数: 206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