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1/2020              

余东海:把握道德和爱的根本

作者: 余东海

 
 
儒门狮子吼
 
 
仁为人之本,仁性是生命和道德的根本,是儒家最根本的追求、人生最大的意义和幸福,就在于明仁性。仁性,即天命之性,人之本性。
 
于野厅友说“仁”有“分说的仁”和“统说的仁”之别,极是。与义礼智信并列的仁,是“分说的仁”,五常道、三达德之一;作为五常之本、万德之源的仁,是“统说的仁”,这个仁即“性与天道”,即“一以贯之”的一。万理归一,万德归一,万法归一,就是归于仁。
 
知性即知此仁性,见性即见此仁性,尽性即尽此仁性,率性即率此仁性,闻道即闻此仁性,成仁即成此仁性,尊德性即尊此仁性,致良知即致此仁性,明明德即明此仁性,知天命即知此仁性,立人极即立此仁性,允执厥中即执此仁性,从心所欲即从此仁性。儒家的信仰和自信,无非信仁,相信宇宙生命的本质是仁,相信仁本主义真理及其潜移默化的力量。
 
仁也是爱的根本。仁者爱人,仁与爱是体用、本末关系。仁为体,爱为用;仁为本,爱为末。所以,仁是爱的根本,爱是仁的表现。仁者爱人,反过来就是不仁者不爱人。不仁者四端之心不足,一则缺乏爱的内在驱动,二则不能正确、正义、正道地爱人。不仁者往往以爱的名义、行欲的泛滥。他们的爱,无论真伪,无不劣质,不足以利人立人,反而害人毁人,也会毁害自己。不仁之至,必成灾星。
 
凡是不明仁性、有违仁本者都是不仁者。一般不仁,百姓日用而不知,危害有限。沦为神本位、君本位、国本位、社会本位,不仁之至,危害就大了。爱神主义者多了,是人类的大不幸;爱君主义、爱国主义、虵蜖主义者多了,是国家的大不幸。如果这些人得势得志成了领导阶级,灾难必然特别深重持久! 
 
 
不明仁性则道德无根,就难以保守道德更无力追求之,荀学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此。荀子主张性恶和“化性起伪”,殊不知可变可化的是习性,天命之性至善而不易,只可明之尽之不可化之。荀子不明仁性,虽强调道德追求和礼义保守,但缺乏内力。其学生守不住仁义和礼学原则而堕落为法家,良有以也。
 
马家的道德更是无根,要因有二:一、哲学上物本位,会对仁性造成深刻的遮蔽;二、政治上党本位和经济上社会本位,制度上党主制和公有制,从根本上人民的主体地位和基本权利。故马家的无道缺德、三非五反具有原则性和不可改变性。
 
道德无根不能爱,反掉道德就只有仇恨,马学就是典型的仇恨哲学。马家所谓爱民爱国,只能是巧言令色、自欺欺人的空话。马家说:“始终把人民放在第一位”,绝对是假的;说“对党忠诚是第一位的政治要求”,相对是真的。为什么相对真?因为这个党不是正常、正义的党而是特权利益集团,只有特权利益才是绝对真的。
 
马家人不仅不能爱民爱国,也不知自爱。不明仁性而不能仁化,没有人格尊严和性天关怀;信奉唯物而必然文化,必然堕落为物质主义和权力主义。马家人自以为自爱自利,其实最终结果都是自害的,轻则害了自己,重则害了家国害及子孙。
 
郑重说明一下,独尊儒术和独尊马术,性质和后果截然相反。独尊儒术是以儒立国,以民为本,以仁本主义为指导思想,导出来的是王道,即仁政德治,政治礼制,经济民有制(近乎西方私有制);独尊马术即以马列主义为意识形态,导出来的是极权主义政治,是党主制和公有制。
 
 
儒学即仁学,学儒就是为了明仁,为了把握道德和爱的根本。把握了这个根本,就能理解仁本主义之五常五伦五观和三本论三权论。
 
二程尝言,吾学虽受之先儒,但天理二字却是自家体贴出来。王阳明也称,致良知三字是自己从百死千难中体贴出来的。东海于仁本主义这个概念也是如此,是我从千难万险中体贴出来。以五观三本为支柱、以百论千律为要义构成仁本主义体系。所谓千律只是泛说。东海律尚在不断增加中,不限于千也。
 
仁本主义概念是我发明,体系是我开发,仁本这个词语则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司马法》。《司马法》是现存最古老的军事思想,比《孙子兵法》更古老,一般认为是西周的兵法著作。 
 
《史记·太史公自序》说:“自古王者而有《司马法》。”又说:“《司马法》所从来尚矣,太公、孙、吴、 王子(成父)能绍而明之。”宋陈师道说:“所谓古者《司马兵法》,周之政典也。”唐朝李靖曾对唐太宗说《司马法》出自姜太公之手,姜太公曾担任周文王的大司马。《司马法》有《仁本篇》,开宗明义论述以仁为本的战争观,以仁为战争之本。它说:“古者以仁为本,以义治之之谓正。”
 
仁本主义五观(略)三本指道德仁本,世界人本,政治民本。三者缺一不可。大哉仁性,论道论德都必须以仁为本,否则就是妄论;仁者爱人,爱神爱物都必须以人为本,否则就是邪爱;仁政爱民,爱国爱君都必须以民为本,否则都是伪爱。
 
仁本必然展开和落实为人本民本,人本民本必须依据于、归结于仁本。故分而言之为三,统而言之为一,人本民本,同为仁本所统摄。
 
仁本主义三权论,又名中华三权分立论。论主权,人民最大;论治权,元首最高;论教权,儒家最先。这是东海多年前提出的新三权分立论,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为仁本主义政治学要义之一。王道政治具有三重合法性:获得一定程序的民意授权,此为民意合法性;以儒家为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此为道统和传统的合法性。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能替天传道能替天行道。行道的主要方式是推行王道政治,辅助方式是通过义刑义杀义战等方式惩罚罪恶,诛灭凶暴。国家实施义刑和发起义战,个体进行义杀。同时,以仁本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辟邪说,也可视为行道的一种思想准备和辅助方式。
 
义刑义杀一词出自《尚书·康诰》:“用其义刑义杀。”原意指正义、适宜的刑罚和杀戮,都指执法。孔传:“义,宜也。用旧法典刑宜於时世者。” 曾运乾正读:“义,宜也。刑罪相报,谓之义刑义杀。”东海将义刑义杀义战并列,义杀特指个体或法外的正义杀戮。如臣子为复君父之仇而杀戮,就是典型的义杀。
 
仁者最大的责任是推行王道政治。唯有王道政治,才能通往大同理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愿景、追求极好,然必须立足于儒,立足于仁本主义,坚持仁本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这是基本文化前提和道德基础。
 
没有这个前提基础,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空中楼阁,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百建不成。立足于马,立足于物本主义,坚持物本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那构建起来的只能是人类厄运共同体,不仅无效而已。
 
实现王道政治的基本社会条件是自由。没有自由的民主不值得追求,那是民粹主义的民主,伪民主;没有民主的自由则值得追求,而且更值得追求,那是仁本主义的自由。自由主义的自由次优,仁本主义的自由最优,那就是礼乐的自由,王道的自由。王道政治,自由品质与秩序品质双优。
 
最后,谨以写志自誓联一副与海内外有志之士共勉:孤光誓破百年黑,万击难回一片心。百年黑,指五四至今百余年来的文化颠倒社会黑暗。相信假以时日,仁本主义之光明可以破之。万击,出自于于谦《石灰吟》:“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郑燮《题竹石》:“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2020-12-17 
 
 
关键字: 余东海 把握道德和爱的根本
文章点击数: 10513

 
english twitter